静静行走白月光

什么季节,你最惆怅 ?放下忙乱的箩筐。

【ALL盾/ABO/主冬盾】向阳坡

背景:泪珠钻石+鸳梦重温AU,无能力AU,泪珠钻石里的贫苦农夫很可怜,情感上很压抑。冬盾的生死两茫茫,也十分适合鸳梦重温的剧情。想写一个在逆境中坚持自我的Omega,如同林间永远向阳的山坡!


警告:ALL盾请注意,盾受请注意,结局是冬盾1V1,安静写文不想撕,不适者请自行离开。


前文:1  2  3  4  5  6  7  8  9  10


****************

本章 虎巴基·全美船王·寒冬先生闪亮登场~

***************************


第十一章


坐火车游玩是富人们热爱的度假方式,通常都是一家人租个豪华包厢,如托尼这般专列出行,便算在富人中也是凤毛麟角。正因为没有别的闲杂人等,史蒂夫放下了心理包袱,度过了一段少有的快乐时光。托尼是个精力旺盛的家伙,通常起的很早,因为怜惜Omega身体,也减少了成结的次数。史蒂夫很快适应了Alpha的需求,同时也享受到极致的快乐,两个人很合拍。


不过按照托尼的话说,史蒂夫是一个有着高级趣味的Omega,相对于床弟间的戏耍享乐,史蒂夫更喜欢在城镇郊野间游玩。佩珀安排的都是些景色别致的小城镇,史蒂夫很喜欢去溜达,踩着破旧的青石板路瞎转悠都能傻乐上半天。


托尼知道这是因为贫苦的底层Omega从没出过远门的原因,挣开眼睛就得干活,一直干到闭上眼睛睡觉才算能休息,Alpha想想都觉的心疼,对Omega愈发的温柔缱绻。有几次碰到了下雨,Alpha就带着Omega站在别人家的屋檐下避雨,两个人缠绵的拥吻,托尼会偷偷带甜甜圈出来吃,这吻就更加的甜美醉人。


史蒂夫特别喜欢逛杂货铺,他告诉托尼自己有在杂货铺打过短工,还遇到了一个特别善良的Omega姑娘。托尼一边撇着嘴说这世上最善良的Omega只有史蒂夫你一个,一边悄悄记下史蒂夫看的次数比较多的小玩意儿,到了晚上准会出现在Omega的枕头边上。


Omega开心极了,把这些不值钱的小玩意儿珍而重之的放在小包袱里,时不时拿出来把玩,嘴角有清浅的笑纹。每当这时托尼就在心里感概,价值一万美金的泪珠钻石Omega转手就能送人,对这些一块钱就能买一堆的小玩意儿倒舍不得放手,只能说Omega其实是个笨蛋,有一颗金子做的笨蛋心。


花花公子阅Omega无数,又从出生就站在金字塔尖上,他知道这个Omega是难得的珍宝,动了标记的心思。这天雨下的好大,绿绿的原野弥漫着湿润的水气,一切都是雾蒙蒙的,两个人躺在浴缸里温柔细腻的缠绵。Alpha再次成结,史蒂夫浑身都透着粉红,仰头承受Alpha绵密的亲吻,长睫毛忽闪闪的,痒进了Alpha的内心。


“甜心,让我标记你,好不好?”在等待栓结消退的时间里,托尼想了想,还是说出了已经在心中盘亘许久的念头。


史蒂夫被累到了,缓气缓了一会才明白Alpha的话语,很有些吃惊,“为什么?托尼!”


托尼轻抚Omega的脸颊,斟酌着开口:“这世上的人都认为是我太风流,不肯娶佩珀,其实他们都错了,不是我不肯娶,是佩珀不肯嫁。她把斯塔克军工看的比命都重要,她是我的远远远远远房堂姐,从小就被我父亲带在身边学习,就是为了长大辅助我发展壮大家族企业,她感念我父亲的栽培,把这责任看的比什么都重要。”


“本来这没什么,我父亲希望她这么做,我其实也希望,因为我不爱管理公司,我就想着做研发,有佩珀帮助我,我乐得轻松。这一切都在佩珀分化成Beta后变了样子,本来我是想等佩珀分化后,就和她结婚的,我会收敛起所有的浪荡,专心致志对她一个人。佩珀却说什么都不肯结婚,她认为Beta生不出孩子来,就算能生出来,也不是顶阶。斯塔克家族的继承人必须是顶阶,这是她的执念,为此她塞了好多Omega给我。”


“刚开始我生气她的做法,再加上年纪小刚分化的时候被Omega骗过好几次,就特别着意地去羞辱Omega,现在想想是我的不对,有机会我要向原来被我羞辱的Omega道歉。特别是在遇到你之后,史蒂夫,你有一颗金子般的心,如果我想标记个顶阶Omega,生一个顶阶Alpha孩子,我希望你是孩子的爸爸。”


“如果是你,我想佩珀会真心接受,我爱佩珀,如果我想结婚,在上帝面前宣读誓言,给我戴上结婚戒指的一定是佩珀。我不想佩珀伤心,我也不想让你伤心,史蒂夫,你温顺、善良、又充满了爱心,你会是一个好爸爸。我会给予你最大的尊重,除了不能和你结婚,我愿意给你一切,你值得被珍藏,被爱护,我们的孩子也将会是斯塔克家族的继承人。只要你能让我标记,我托尼·斯塔克承诺会对你一生一世,不离不弃。”


伟大的托尼·斯塔克先生并拢三个手指,面色庄重的发誓,如果不是下半身还结在史蒂夫的体内,这真是一个再严肃不过的情景了。史蒂夫眨眨眼睛:“托尼,你知道巴基他是在亚特兰大失踪的吗?”


“我知道,我会安排人去寻找。”


史蒂夫摇头,“不需要,托尼,我会自己去寻找,等到你觉的我还债还的够了,肯放我走了,我就去找。十年八年的总能找到,也许他就在哪个角落里等着我呢,他脑子受过伤,忘记了回家的路,我去带他回家,回我们的孟菲斯。”


这是明明白白的拒绝,两个人再怎么温存流连,对史蒂夫来说都是还债,这让托尼非常受伤,栓结消退,只觉的水变的很凉,Alpha轻轻拔了出来,一声不响地擦干净身体,穿好睡衣爬上床躺着。


过了一会,收拾妥当的Omega小心翼翼的上床,把脸贴在Alpha后背上,闷闷的开口:“托尼,你爱佩珀,不想伤她的心,我很理解。我原本和费雪结婚,就是存了被她标记,为她生孩子的心,但那是在婚姻的基础上,我的孩子不是私生子。因为巴基,费雪不肯标记我,我特别特别开心,除了巴基我其实不想被任何人标记,也不想为任何人生孩子,便算因为没被标记发生了这么多事情,我也不后悔。”


“对不起,托尼,你对我很好,按道理我应该报答你,只要不是标记生孩子,你想让我做什么都可以。我会陪着你直到你放我走的那一天,你对我的好我永远都记得,但你不是巴基,这世上没有任何一个人能代替巴基,如果因为这个你要惩罚我,我愿意承受。我会干很多活,也不需要住好的地方,饭也会少吃,也能自己挺过热潮期,你把我随便安排在哪都可以,只要你的气消了,放我走,我会一直一直的感激你。等我找到了巴基,就是我们俩一起感激你,你是个好Alpha,我和巴基都会向上帝祈祷,祈祷你和佩珀婚姻幸福,有很多顶阶Alpha孩子,你也一定会有的,上帝保佑Alpha!”


上帝保佑Alpha是所有Alpha的口头禅,带着上位者阶级的洋洋自得,也有着对其他阶级深深的鄙视。由史蒂夫这个被压迫在最底层的Omega说出口,自带着一种浓浓的悲凉,托尼心软了,叹了口气,回转身抱住Omega。托尼知道Omega说不愿意那就是不愿意,不是什么以退为进的招数,史蒂夫诚实纯真到做不来半点假,而他也确实不能给Omega名份。Alpha可以标记多个Omega,但是真正的合法妻子只能有一个,私生子的境遇也确实是很惨。


贾维斯小时候就一直顶着个私生子的名头,如果不是他特别争气到有能力带着Omega妈妈认祖归宗,他到现在也依然是个不体面的私生子。贾维斯身上全是伤痕,这是他认祖归宗后被长兄虐待的,直到分化成了顶阶Alpha,这种情况才彻底扭转。


史蒂夫生的孩子不会是私生子,伟大的托尼·斯塔克先生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但是史蒂夫并不肯替他生孩子。有巴基的存在,Omega沦落的再落魄,也会坚持着不被标记,这是Omega执拗的地方,他被史蒂夫的温柔顺从迷了眼睛,忘记了这是一个多么倔脾气的孩子。


“好吧,甜心,是我越了界,对不起。”托尼轻柔地吻Omega的额头,想想还是不死心,又问了一句:“如果十年后你还找不到巴基,怎么办?”


“不会的,巴基一定是在哪个角落里等着我,如果十年找不到,二十年总能找到,如果二十年找不到,我就一直找,找到我死为止。”Omega说的很平淡,他不认为这是什么豪言壮语,为了寻找爱人竭毕生之力,他觉的这一切都是理所当然,如果他失踪了,巴基也会这么做的。


托尼被打败了,在这份缠绵悱恻的爱情面前,他想让Omega替他生孩子的事情,就显得特别渺小不上台面。向来争强好胜的斯塔克先生,这次一点脾气都没有。“甜心你真是个硬骨头,我差点被你的小肉屁股骗啦!好吧,如果你真找到了巴基,我就放你走,让你俩回孟菲斯,好好的过日子。如果找不到,你就要一直留在我身边,让我保护你,我说了要让你不再颠沛流离,伟大的托尼·斯塔克先生说到做到。”


“谢谢你,托尼。”Omega开心极了,主动送上丰盈红唇,勾引着Alpha情潮涌动,翻身压上这完美健壮的肉身,开始了又一轮的抵死挞伐。


快乐时光总是过的飞快,史蒂夫算算都已经玩了一个多月了,之前说是15天出游计划的,怎么一转眼过了这么多天。找戴珊过来问了一下,戴珊回答说是庄园整修的原因,波兹小姐也快从纽约总部回来了,应该是这几天就回亚特兰大。史蒂夫不疑有他,心里想着快点到亚特兰大,但也要服从波兹小姐的安排。Omega不知道戴珊心里是多么的惊涛骇浪,就因为Omega轻飘飘的一句喜欢野蔷薇,想要住花房。斯塔克庄园大肆整修,遍植蔷薇花,又花重金设计建造了新花房,就等着Omega莅临斯塔克庄园呢。


波兹小姐很快传来消息,确认可以返程了,斯塔克家族的火车专列轰隆隆开进了亚特兰大。史蒂夫还没来得及看一眼火车站的景色,就从专用通道进到了豪华轿车里。托尼一直在照镜子,一会梳头发,一会整理领结,还问Omega,他帅不帅,有没有帅到惨绝人寰的境界。Omega微微笑,知道托尼是因为太久没有见到佩珀有点紧张,好笑之余又有点羡慕,上帝保佑Alpha,巴基也是Alpha,上帝也一定会保佑他的。


开了没多久就到了一处平坦的道路,周围人迹稀少,景色却秀美怡人,Omega有点好奇,隔着窗子张望。贾维斯体贴地将车窗降了下来,告诉Omega这是斯塔克家族的私家道路,不用怕信息素外散,没人敢在斯塔克家族的地盘上撒野。


托尼撇嘴说有一头臭老虎就敢在这里四处乱撒尿,总有一天他要打断臭老虎的腿。Omega很好奇,又是贾维斯答疑解惑,说臭老虎名字叫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全美国最大的船王,是和托尼穿一条裤子长大的好兄弟。托尼坚持拒绝好兄弟的定义,臭老虎腿肥爪子大,谁要和他穿一条裤子。这是史蒂夫第一次听到全美船王的名字,这时候他不知道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就是巴基,心性冷硬的西伯利亚虎将会带给他无尽的悲伤。


斯塔克庄园遍植蔷薇,车子一路开进来,红如赤霞粉若春华,史蒂夫被惊讶到了。贾维斯解释说蔷薇科的花朵好养活,四时长开不败,种类多颜色也多,他和波兹都觉的不错,索性就整个庄园都种上蔷薇花。


Omega看花看到痴傻的小样子,让托尼觉的他真是分外可爱,忍不住凑上去亲了一下。亲完了又马上坐好,把衣服褶皱抚平,待车子停稳,施施然摆出最帅的样子下了车。


史蒂夫和贾维斯也跟着下了车,史蒂夫抬头就看到不远处站了几十个身穿统一制服的仆人,最前方站了个金发姑娘。个头高高的,穿着米白色的裙子,看到托尼下了车,金发姑娘向前走了几步,也就走了几步,就站定不肯走了。是托尼一下车就跑过去,紧紧抱起金发姑娘转了好几个圈子,金发姑娘发出快乐的笑声,任托尼转了一圈又一圈。


托尼转的够了,停下来拉着金发姑娘的手,十指紧紧相扣,向着史蒂夫介绍:“史蒂夫,这是佩珀,我最心爱的姑娘,最苛责的秘书小姐,最可怕的老嬷嬷。”又转过头对佩珀介绍:“佩珀,这是史蒂夫,最香的小桃子,最甜的小甜心,最倔脾气的小Omega。”


佩珀大笑,露出洁白整齐的牙齿,轻轻拥抱了Omega,“别害怕,史蒂夫,我是个Beta,你果然如同描述般美丽,青金石色的衣服最衬你的眼睛。”佩珀长的并不十分漂亮,但她金色的头发,健康的皮肤,大家风范的气度,让人没法不折服,这是一个很强大的Beta,强大到可以匹配顶阶Alpha。


“谢谢您,波兹小姐。”史蒂夫不知道如何来夸奖这样一个出色的女性Beta,刚到斯塔克庄园,突然面对这么多陌生人,让他有点拘谨。


佩珀心领神会,拉起史蒂夫的手,轻拍了两下以示抚慰,同时转身对所有的仆人说道:“这位是史蒂夫·格兰特·罗杰斯先生,是一位顶阶Omega,是这世界上最尊贵的存在,也是斯塔克先生带回庄园的唯一Omega,我希望所有人都如同尊重斯塔克先生一般,来尊重罗杰斯先生。当然罗杰斯先生并没有被斯塔克先生标记,据我所知,并不是斯塔克先生不想,而是罗杰斯先生不愿,我希望所有人都收了自己的小心思,认真对待罗杰斯先生,准确执行罗杰斯先生的每一条指令。”佩珀一边说看了戴珊一眼,这一眼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戴珊吓坏了,浑身发抖地退回到仆人的队伍中,再不敢起任何的心思。


史蒂夫没想到佩珀竟然这样隆重的介绍自己,给了如此尊贵的礼遇,底层Omega没经历过这些,微微有点出冷汗。托尼上前拉住了Omega的手,又拉起佩珀的手,慢慢向花房走去。这行径给Omega解了围,是托尼温柔细腻的情感表达,史蒂夫很感谢,转头向托尼和佩珀露出甜美的笑容。佩珀捂了下心口,直说被电到了,惹的托尼哈哈大笑,说他被电的次数太多,已经被电晕了。


新花房漂亮极了,分了几个层次,前几个层次是玻璃结构,通透明亮,种满了花。后面连着一处木结构的大屋子,分了好几个房间,布置的温馨又实用。卧室里一张大大大的床,浴室里大大大的浴缸,明显是照顾到托尼的使用习惯。Omega的脸有点发红,碰到托尼戏谑的眼神,更是连耳垂都红了。


佩珀解释说如果真住在花房里,会太潮湿也不透风,时间长了会影响健康,所以联接着花房又建了木屋,舒适方便,史蒂夫兴致来了想养花弄草,抬腿就到了。木屋里最显眼的是衣帽间,火车上的衣服都搬了过来,佩珀依然觉的不够,转身朝着托尼感叹亚特兰大太不时髦,同纽约没办法比。


托尼表示这有什么难的,把纽约最好的裁缝请过来就行了。佩珀气死了,挽起两只手,下巴抬的高高的,“还不是詹姆斯,他把纽约最好的裁缝都绑到了咆哮山庄,摆明了这个社交季想让我们出洋相,难道我和你要穿着上一季的衣服跳开场舞吗?!”再精明能干的女生,面对没有新衣服穿的情景也会抓狂,佩珀皱紧了眉头想办法。


另一边的咆哮山庄里,却是另一番景象,寒冬先生穿着新做好的衣服,来来回回的照镜子。寒冬先生是个极英俊的顶阶Alpha,钢青色的眼眸,梳的一丝不乱的头发,紧咬的下颌骨,嘴唇抿成了一条线,一边试一边开口问裁缝:“亲爱的老约翰,您难道没觉的少了点什么吗?”


新衣服是孔雀蓝偏石绿的颜色,这个颜色很难调配,本身就极为昂贵稀有。面料更是来自于布鲁塞尔的最好织工,在超细羊毛中加入了黄金线,这令衣服在灯火下会闪现出神秘的光泽。老约翰自认为实在是太衬全美船王的钢青色眼睛了,听到寒冬先生的问话,还真是努力地在琢磨,究竟是缺少了什么呢?


“老约翰你真是让我失望,明明是缺少了一顶王冠呢!哦,对了,还应该有一个纯金制的小球。当一个漂亮的顶阶Omega不小心把金球落到井里的时候,我就戴上王冠,“哔”的一声变成青蛙王子,去把小金球叼回来,然后魔法就解除了,我就永远穿着这身绿皮扮青蛙王子了,你说是吗?”寒冬先生扭头看了老约翰一眼,如果眼神可以化成飞刀,老约翰已经被分尸了。


老约翰吓的疯狂用袖子擦汗,这颜色真是特别衬全美船王的眼睛,他真没有别的想法。“……巴恩斯老爷……您不喜欢这颜色……那……那就换……换别的……”老约翰都吓结巴了,其实布料和颜色都是全美船王看小样时自己选的,做出来不喜欢,也不能全责怪裁缝啊!老约翰心里这么想,嘴巴可不敢这么说,只想着赶紧把活干完,远离这尊凶神。


”亲爱的老约翰,您觉的我是个没底蕴没内涵的暴发户吗?我又不是托尼·斯塔克!“寒冬先生提到托尼,忍不住露出古怪的笑容,很自然的亲近偏又要装的凶狠,这让他的表情极度扭曲,几乎吓破了老约翰的胆。


”我家祖上可是有俄罗斯贵族血统的,想必您是看罗曼诺夫家族倒台了,才敢这么怠慢我。可不是怎么着!我比不上斯塔克家的贾维斯,人家是英国来的爵爷,贾维斯家族祖上是什么爵位来着?“最后一句话是问红头发助理的。


”是侯爵,贾维斯家祖上是侯爵。“红头发助理利落的回答,艳丽无双的脸,笑容妩媚之极。


”你看看,人家是侯爵呢!老约翰,去年是您给贾维斯做的衣服吧?害我的娜塔莎穿的没有英国爵爷好看,今年您还想害我输给托尼·斯塔克,你真是太令我伤心了!“全美船王懒洋洋的声线,语气也十分的漫不经心,这是他心情尚好的表现。老约翰赶紧表示,马上重新做,连同着其他几名纽约裁缝加班加点。


”也不是那么急啦,你们慢慢做,今年的社交季你们要一直留在这里,娜塔莎可是要做很多新衣服的。“詹姆斯为了不让裁缝们给斯塔克家族做新衣服,可谓是丧心病狂。


老约翰连忙表示太好了,罗曼诺夫女士这么高贵美丽,能给她做衣服真是荣幸之至。


詹姆斯哈哈一笑,全没有半点真诚,连眼角的波纹都没起变化,”老约翰,您要记住,我是个低调的人,于无声处响惊雷才是我想要的。“老约翰表示明白,心想都说寒冬先生是个不爱读书的,平时连笔都不拿,看来谣传实不可信。“于无声处响惊雷”这词用的多贴切多优美,看来之前做的确实太招摇了,这次来个简约低调有内涵的。


老约翰走了,寒冬先生松开了衬衫领子,长叹了一口气,看起来很忧愁。寒冬先生有两个大腮帮子,线条是锋利还是圆润,要看他是不是俄罗斯炖菜吃多了。最近寒冬先生心情不好,因此大腮帮子的线条很锋利,这让他看起来寒威凛凛。仆人们个个谨言慎行,菲尔·寇森更是轻易不出现,只留着美貌的红头发助理来应对。


“怎么了?詹姆斯。”娜塔莎·罗曼诺夫女士走过来轻抚寒冬先生的肩膀。两个顶阶Alpha的信息素不由自主的微有冲撞,伏特加的甘冽气息,同暖哄哄的毛皮味交织在一起,感觉十分的强横。


“你没听说小柯基带回来一个顶阶Omega吗?唉!我好发愁,据说这个顶阶Omega倾国倾城,因为喜欢蔷薇花,喜欢住在花房里,小柯基就整修了斯塔克庄园,真够难为佩珀的,这得多大的涵养!”詹姆斯私底下很欣赏佩珀,很是替佩珀不值。


“这可怎么办呢?我要输啦,去年我就没赢,今年再输,我要去跳太平洋啦。”寒冬先生愁坏了,表示今晚上的炖菜汤又吃不下了。


娜塔莎仔细观察着西伯利亚虎的表情,挑了下细长的眉毛:“我其实认识个顶阶Omega……她一直想找到能般配的顶阶Alpha……如果你有兴趣,我可以介绍你们认识。”


“哦!这太好了,长的漂亮吗?我要的是那种能美到闪闪发光的顶阶Omega。”


“她很漂亮,只要她出现,她就是所有人目光的焦点。”


“这太好了,她叫什么名字?”寒冬先生来了兴致,肩背都挺直了。


“她叫佩吉·卡特!”



心性冷硬的虎巴基,小桃子要吃苦头了哟!

评论(60)

热度(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