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静行走白月光

什么季节,你最惆怅 ?放下忙乱的箩筐。

【ALL盾/ABO/主冬盾】向阳坡

背景:泪珠钻石+鸳梦重温AU,无能力AU,泪珠钻石里的贫苦农夫很可怜,情感上很压抑。冬盾的生死两茫茫,也十分适合鸳梦重温的剧情。想写一个在逆境中坚持自我的Omega,如同林间永远向阳的山坡!


警告:ALL盾请注意,盾受请注意,结局是冬盾1V1,安静写文不想撕,不适者请自行离开。


前文:1  2  3  4  5  6  7  8  9  10  11


****************

本章 说清楚虎巴基失忆的原因~

本章 冬盾见面的最后铺垫~

***************************


第十二章


又下雨了,轰隆隆的雷声阵阵,深夜时分的咆哮山庄静谧安宁,老虎也有打盹的时候。巴恩斯老爷舒舒服服地躺在柔软的被子里,享受着一根雪茄的温暖与惬意。


他的手无意识地抚摸着胸前的一枚小钥匙,这是他失忆时期留下来的唯一物件。巴恩斯老爷丧失了整整七年的记忆,这是一个天大的秘密,这世上只有他自己一个人知道。也许还有什么人知道?寒冷冰原上的嗜血老虎,不动声色的观察,又一个七年过去了,巴恩斯老爷一无所获。


巴恩斯老爷只记得七年前他是在亚特兰大一间小破诊所里醒来的,医生很不耐烦地问他要诊疗费,说他被汽车撞了,撞伤他的人把他送到诊所就跑了,顺便拿走了他全部的行李。巴恩斯老爷身无分文,头上缠着绷带,坐在小诊所的小破椅子上拼命回想——他是谁?他从哪来?到哪去?


无论如何回想,他只能想起是在去萨凡纳港的路上被暗算的,暗算他的不是别人,正是他的亲叔叔。巴恩斯老爷当年还是一个刚刚掌权的小少爷,轻信了亲叔叔的话,说萨凡纳港有一批便宜甩卖的货船,去晚了就被别人抢走了。


小少爷直奔萨凡纳港,这是一笔大交易,只有他亲自去才放心。走的时候太匆忙,只来得及带上两名中阶Alpha当护卫。两名中阶Alpha是家生子,小少爷可真没想到他一个顶阶Alpha竟然差一点就死在这两人手里。


幸运之神的名字叫作“托尼·斯塔克”,是托尼送的两把M1911救了他。巴恩斯还记得当时一路奔逃的惨状,亲叔叔知道西伯利亚虎的本事,加派了六名高阶Alpha围追堵截。所幸当年的小少爷虽然还只是个虎崽子,依然杀开了一条血路,逃出生天。


一路逃到哪了呢?巴恩斯老爷想破了头也没想起来。看看小诊所这破烂景象,再看看身上穿的破烂衣服,竟然还大了一码,完全不合身,布料也超级差,染上了血迹脏污的很。巴恩斯抓抓头发,心想这七年过的可真不怎么样!眼看着医生去上厕所,一秒钟都不耽搁,立即翻窗逃走。


逃的飞快却抵不住一分钱难倒英雄汉,巴恩斯老爷摸遍浑身上下,一个子都没有,应该是被坏人盯上故意撞伤的,趁机拿走了随身财物。好在还有点良心,送到了小破诊所里,没把他丢到野地里自生自灭。


巴恩斯老爷落魄街头,蹲到桥底下找了个流浪汉闲聊,三言两语就开始称兄道弟。捱到晚上顺利摸出流浪汉藏在胸口的四十六块钱,西伯利亚虎站起身,伸了个懒腰,抖了抖浑身的皮毛,开始了复仇夺权之路。


如果换了别人复仇夺权,肯定是要忍辱负重几多年的,巴恩斯老爷不耐烦搞这些。一路摸回纽约,找到了菲尔·寇森,他唯一信得过的心腹,一名高阶Alpha。七年前寇森被调走了几天,现在想想就是亲叔叔为了方便下手,不过也算放过了寇森一命。这七年寇森过的很不如意,窝在纽约港里当一名搬场调度员。


巴恩斯老爷直接找到了寇森,两个人咬着牙去打了两场黑拳,换回来一把M1903春田步枪和5发子弹。靠着这5发子弹,枪法如神的巴恩斯老爷制造了一场车祸。亲叔叔一家连窝端,又打死了几名高阶Alpha保镖,巴恩斯老爷闲庭信步般完成了这桩杀人买卖。


剩下的事情顺理成章,巴恩斯老爷重新掌权,提拔了唯一的亲信菲尔·寇森,开始了血腥的大清洗。寒冬先生的名头就是这时候闯出来的,如果说七年前的小少爷是卧在草地上晒太阳打盹的小老虎崽子,七年后的巴恩斯老爷就是寒冻冰原上饥饿无比的猛兽之王。他谁都不相信,也谁都不肯相信。天生的玩世不恭转变成了刻薄毒舌,后天的聪明才智转变成了阴狠心机。大刀阔斧的整饬公司,无所不用其极的打压对手,鲸吞海吸般的收购货船。


巴恩斯老爷目光精准,胆子也奇大无比,经典名言是:“如果你要借钱,就要借一大笔”。靠着天生的敏锐嗅觉,迅速成为了全美船王,而这一切仅仅是在他重新掌权后两年之内达到的。两年时间对巴恩斯老爷来说还是太慢了,他着急回亚特兰大,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想尽快回到亚特兰大,仿佛命运在勾引着他。


寇森在亚特兰大修建了占地极广的咆哮山庄,几乎是在局势刚一稳定后,巴恩斯老爷就急忙忙的来到亚特兰大,从此再也没有离开。他在等待着命运,但是命运是什么,巴恩斯老爷一筹莫展。


两年时间确实太久了,罗杰斯家已经耗尽钱财,再也没能力来到亚特兰大寻找失踪的巴基。老罗杰斯是穷人,穷人的眼界很有限,他也就是在流浪汉里,下等旅馆中寻找。找的方法也很单一,就是举着史蒂夫画的素描像一处处的问人,也曾经狠下心找家小报社登报纸。老罗杰斯不是城里人,他不知道城里人骗起乡下人来有多恶毒,小报纸只印了一份,拿给老罗杰斯装个样子就算了。


穷人的家底经不起折腾,前后找了大半年,生计尽乎无法维持。老罗杰斯因为心疼儿子,再加上四处奔波寻找的疲惫,染上了酒瘾,从此再没放下过酒瓶子。


巴恩斯老爷心性冷硬,他不认为偷流浪汉的救命钱是什么错误的事。这个流浪汉是唯二见过他的人,因为被偷了救命钱,去跳河自杀了。而另一个见过他的医生是个落魄的高阶Alpha,老罗杰斯是个贫苦的低阶Alpha,等级间的天堑鸿沟,阻断了所有的路。至于开车撞伤他的坏蛋们,随机流窜作案,早就撒丫子换别的城市了。命运就这样错过了,一错就错了七年。


雪茄的香气舒缓了巴恩斯老爷的头疼病,从恢复记忆以来,他就有了头疼病,医生说是太劳累所致。只有巴恩斯自己知道,这是两次失忆留下的后遗症。是的,巴恩斯凭借野兽般的直觉捋顺了时间线。第一次失忆是在被亲叔叔暗算后,他忘记了自己的真实身份,不知道流落到了哪里,过起了下等人的生活。就这么过了七年,不知道为什么来到了亚特兰大,被车撞了,把以前的记忆撞回来了,却失去了这七年的记忆。


原本按照巴恩斯的心性,是不会在意这七年人生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很在意,在意到心里发痛,恨不得去撞墙的样子。他一丝一毫都想不起来了,只有随身带着的这枚小钥匙,视若至宝,不允许任何人触碰。巴恩斯还藏着一个小匣子,里面放了三张素描像,画的超级细腻真实,这是他偶然间得到的,费尽气力也只搜罗到三张。在素描像里他穿着件破衬衣,上面还有补丁,戴着个破帽子,充满爱意地看着前方。


巴恩斯知道画像里的自己应该是看着给他画像的人的,这个人是谁呢?巴恩斯常常在至深至暗的黑夜里扪心自问,他的灵魂深处没有羁绊的印记,说明两个人并没有真正的结合。七年过去了,这个人还在吗?如果还在的话又是在哪呢?巴恩斯老爷盯着袅袅轻烟,又一次陷入了沉思。


一只手突兀的过来,毫不客气地将雪茄从巴恩斯老爷嘴里拽了下来,“你还干不干?不干老子要睡觉了!”声音很沙嗓,拿着雪茄的手指骨节分明,肤色是漂亮的棕褐色,泛着莹润的光泽。顺着手臂往上看,脸也长的不错,长眉深目,只是被撇嘴的不屑神情破坏了,这是一个很有风情的高阶Omega。


巴恩斯老爷咧嘴笑了起来,刚硬的眉眼转换成戏谑浪荡的神情,隐约还透着一丝轻蔑,“朗姆洛你个小婊子,屁股又痒了是不是?”


朗姆洛嗤笑一声,“随便你,出钱的是大爷,你包了我也有一年了,玩腻了就直说,我换个人家。”深陷的眼窝子里大眼睛也算黑白分明,狡黠地转了转,“要么你带我去今年的社交季舞会,我去勾搭托尼·斯塔克。”


“得了吧你!我劝你死了这份心,托尼他新得了个顶阶Omega,你算老几。再说我刚玩过你,你就去找托尼,你把我的脸往哪搁?你也就是在亚特兰大,还能称得上是个出名的Omega,托尼不像我,他更多是待在纽约,就你这长相,到了纽约只能去端盘子刷马桶。”


“老子在哪混要你管,就你那大玩意儿,除了老子谁伺候得了你!赶紧的,要干就干,不干拉到!老子想跟着你去社交季舞会,你还不愿意了,你上哪找顶阶Omega去?今年你输定了。”朗姆洛毫不示弱,反唇相讥。他是亚特兰大有名的高级货色,床上功夫好着呢,想包他的有钱人排长队,不担心没生意做。


“上哪找顶阶Omega,不用你这个小婊子操心,娜塔莎帮我找了一个,不过话说回来,找的是个女性顶阶Omega,万一托尼新得的是男性顶阶Omega可怎么办?”在权贵们的圈子里,默认同阶层的男性Omega要比女性Omega贵很多,巴恩斯老爷又发起了愁。


“要么说你要带我去呢!怎么说我也是男性高阶Omega,能帮你涨威风,你们有钱人带的不都是我这样的货色,一个愿意卖一个愿意买,有什么可丢人的!”朗姆洛翻了个大大的白眼,他当婊子当的很开心,从没想过立牌坊。


巴恩斯老爷想想也是,重又开心起来,一翻身就压在Omega肚皮上,掰开两腿就捅了进去。“操你的,巴恩斯,你就不能轻点!”朗姆洛呻吟了一声,夹紧了双腿盘上Alpha的腰。


“小婊子你还怕这个,你都松成什么样了!”巴恩斯嗤嗤笑,全无怜惜的挺动,力气大的很。朗姆洛白着一张脸,紧抓着Alpha的胳膊,上气不接下气的出言讽刺,“就你这德性……将来同你结婚的Omega真是倒了血霉……”


巴恩斯老爷哈哈大笑,“这可不劳你操心,总会有个好Omega等着老爷我的!”小巴恩斯毫不放松,快速的进出,两个人滚作一团。


巴恩斯老爷不知道这世上真的有一个好Omega一直在等待他回来,不过说是他也不是他,史蒂夫一直等着的是巴基,一个有着青草香信息素的Alpha。


史蒂夫在一阵阵的青草香中睁开眼睛,伸了个长长长的懒腰,昨天托尼没来,估计同波兹小姐久别胜新婚,会有很长一段时间不会来找他。史蒂夫其实是有些高兴的,他不会推拒托尼的求欢,但也并不热衷。起床快速的洗漱干净,骑着个自行车在庄园里转悠。庄园很大很大,史蒂夫毕竟是年轻人心性,溜达的很开心,直到有仆人追过来说波兹小姐邀请他去主屋吃早餐。


自行车骑的飞快,史蒂夫进了主屋,装修的格调很高雅,每个房间都大的吓人。史蒂夫尽量克制住好奇心,没有四处乱看,被仆人带到了餐厅。餐厅布置的简洁温馨,却只有波兹小姐和贾维斯在。


“嗨,史蒂夫,昨晚上睡的好吗?有不合适的地方要和我说。”波兹小姐挽起高高的发髻,露出了腺体处整齐的牙印,能看出来伟大的托尼·斯塔克先生牙口很好,没有蛀牙。


看到史蒂夫的视线停留在腺体处,波兹小姐很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脖子,自嘲的说:“其实没什么用,我是个Beta,是托尼他一直坚持,还要我梳起头发露出来,他恨不得让所有人都知道我是他的,就差在我身上撒泡尿了。”说完又觉的太过粗俗,禁不住捂嘴笑了一下,任谁都能看出来,她与托尼之间的柔情爱意。


说不羡慕那就是假的,史蒂夫也笑了笑,规规矩矩的坐下。他有认真回想巴基的牙齿长什么样,万一将来标记时,露出颗蛀牙就太难看了。想了半天记起巴基牙齿也是很好很整齐的,就低头静静的微笑。Omega并不知道自己的微笑,带着一抹淡淡的忧伤,衬着他美丽的眉眼,是多么引人怜爱。


佩珀忍不住轻握住Omega的手,“不用担心,史蒂夫,我会派人帮你找巴基的。托尼这几天就会找班纳医生过来,看看你的手。等你的手好了,你就画幅巴基的肖像,我在纽约时报上给你登广告,一定能找到的。”


“谢谢您,波兹小姐。”


“史蒂夫,叫我佩珀,我们是一家人。”佩珀微笑,拍拍Omega的手,转头吩咐仆人不需要等斯塔克先生了,现在就开餐。


“托尼一早就去工厂了,S1到了最后调试的阶段。”贾维斯温和的解释,同时说自己吃完了早餐也要去工厂,佩珀小姐会安排课程,让史蒂夫安心学习。斯塔克军工的核心研发室设在亚特兰大,S1飞机经过本轮调试后就可以试飞了。


史蒂夫点头,吃完了早餐就跟着佩珀到了三楼的办公室,这是专门辟出来给Omega学习的地方。佩珀坚持认为学以致用是最重要的,安排Omega学习速记,同时还要学习法语和社交礼仪,交谊舞也要跳的好,更要拥有高雅的艺术鉴赏能力。虽然佩珀没说,却完全是按照一名优秀的Omega伴侣的模式在教导史蒂夫。


Omega有点不明白,但能多学些本事总是好的,就认真努力的学习。托尼不经常露面,也不怎么再来睡Omega,只设计了一副手套出来,让Omega一直戴着,通过某种弹簧的拉力来进行复健。班纳医生有定期来检查,他也是名顶阶Alpha,据说拥有七个博士学位。Omega很是咋舌,心想这就是上帝保佑Alpha,顶阶的就只和顶阶在一起。巴基也是Alpha,不知道是什么阶层的,没关系,等找到了巴基,就回孟菲斯种棉花去。


史蒂夫静静的微笑,使劲的学习。不过他最喜欢的还是同花农们一起种花栽树,从小生长于土地,在棉花田里长大的孩子,割舍不去对土地的眷恋。仆人们都很喜欢这个谦恭有礼的顶阶Omega,一点都不娇气,很厚道朴实的干活。


在这期间Omega经历了一次热潮期,本以为身在纽约总部的托尼不会回来,Omega就躲到花房里准备吃抑制剂。没想到托尼竟然回来了,虽然很疲惫,但还是温柔地陪伴Omega渡过了热潮斯。史蒂夫很感动,眼泪汪汪的说不知道怎么来回报Alpha。


托尼哈哈笑,说Alpha陪伴Omega渡过热潮期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不需要感动,只需要乖乖的练好交谊舞。社交季马上就要开始了,到时候他和佩珀跳过第一支开场舞,第二支舞就同Omega跳。听说詹姆斯那家伙也找到了一个顶阶Omega,到时候决不能输给他。


托尼和佩珀都不讳言要靠着史蒂夫赢过本次社交季的事情。托尼是一心一意同詹姆斯比赛竞争,佩珀则是用老母亲的心态由着这两个大龄儿童胡闹。史蒂夫自认他就是个扛旗子助威的,不过托尼很认真,无以为报的Omega也拿出了十二分的认真。


佩珀从巴黎请来了最顶尖的裁缝,给全家人设计礼服,顺便让史蒂夫练习法语。学以致用的效果很显著,史蒂夫的法语水平突飞猛进,擅长画画的Omega又有着良好的审美,礼服设计的十分出彩。佩珀信心百倍,放出豪言壮语说本年度的社交季,蔷薇庄园赢定了。斯塔克家的人都很喜欢蔷薇庄园这个名字,索性换了铭牌,斯塔克庄园变成了蔷薇庄园。


这一变不要紧,亚特兰大上流圈子都知道伟大的托尼·斯塔克先生得了个顶阶Omega,听说长的倾国倾城,倍受宠爱。因为顶阶Omega喜欢蔷薇花,就在庄园里植满蔷薇,连名称都改成了蔷薇庄园。史蒂夫还未露面就引起了强烈轰动,大家都称颂着这位顶阶Omega的传奇经历。


据说出身特别贫贱,从小就美貌非常,还结过一次婚,勾引着Alpha自相残杀,听说死了几十个有钱的高阶Alpha呢!是个货真价实的大“祸水”。上流圈子里的Omega们一边啧舌一边窃窃私语,Alpha们则翘首期盼这位顶阶Omega的首场露面。在这场人未至,声先闻的社交季竞赛里,咆哮山庄出奇的沉得住气,大家都认为西伯利亚虎是在憋大招,都揣着看好戏的心态,静等着社交季开锣。


在这暗流涌动的气息里,在蔷薇花开始了第一轮盛放的时刻,亚特兰大的社交季开始了。史蒂夫穿着青金石色的礼服,伴同着佩珀站在千锦繁花下。那一刻月光皎洁,蔷薇花飘落,灯火中顶阶Omega的眼睛,映衬出星辰大海,而他的闪亮金发,则照亮了初春的夜空。所有见过史蒂夫的人,都惊叹于他的美丽,就在这惊叹声中,巴恩斯老爷登场了!



美貌无边的乖顺Omega~唉~CE真是无敌美貌~



青金石色,可惜没找到真正穿礼服的图片~


*****虎巴基·全美船王的经历来自于希腊船王奥纳西斯,经典名言也是奥纳西斯说的~

评论(113)

热度(1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