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静行走白月光

什么季节,你最惆怅 ?放下忙乱的箩筐。

【ALL盾/ABO/主冬盾】向阳坡

背景:泪珠钻石+鸳梦重温AU,无能力AU,泪珠钻石里的贫苦农夫很可怜,情感上很压抑。冬盾的生死两茫茫,也十分适合鸳梦重温的剧情。想写一个在逆境中坚持自我的Omega,如同林间永远向阳的山坡!


警告:ALL盾请注意,盾受请注意,结局是冬盾1V1,安静写文不想撕,不适者请自行离开。


SY主页:请点击  同步更新 请惠存

AO3主页:请点击 更新稍慢 请惠存


前文: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

本章 舞会继续,交待清楚各人物背景~

***************************


第十五章


同样感觉遗憾的还有一个人,就是朗姆洛,他看着两对璧人舞姿曼妙,在心里放声哀嚎。“老子真是没法混了,TM的来了个佩吉·卡特还不够,再要来个乡下小子,都是顶阶Omega,老子真是没活路走了。”朗姆洛打算找找下家,放眼四顾,又觉的没人比巴恩斯老爷更有钱,器大活好不说,关键还特大方。


Omega抚育院很缺钱,但最缺的是抑制剂,巴恩斯老爷虽然是个混蛋,却看在他尽心尽力伺候的份上,给钱又给抑制剂。罗林斯开心的像条狗,恨不得去抱巴恩斯老爷的大腿,奉献上他那没人要的廉价忠诚。罗林斯是个傻乎乎的Beta,也全亏了他这个Beta,在林赛嬷嬷老的走不动时,一肩担起了抚育院的职责。


他俩的分工很明确,朗姆洛负责出去找钱,罗林斯负责守护抚育院的安全。朗姆洛14岁就分化成Omega了,还是个高阶,从小就在抚育院长大,认字不多又没什么专长,为了身边的兄弟姐妹,很自觉的去当了小婊子。这一晃12年过去了,抚育院的小孩子走了一拨又一拨,走的都是Beta,能分化成Beta是孩子们的幸运,大多数的都是分化成了Omega。


底层Omega的日子实在难过,林赛嬷嬷自己就是个Omega,受尽了苦楚,上帝怜惜Omega,所以有了Omega抚育院。小孩子们都是孤儿,如同朗姆洛这般,刚出生就被丢在门口,想必都是底层Omega受尽侮辱生下来的种。这些孩子大部分都会分化成Omega,仍然是贫苦的底层,能吃口饭就不错了,除非走出去当小婊子。


有很多长相漂亮不甘平庸的Omega走出去,很少有能回来的,死到哪里都不知道。朗姆洛是一直坚守着抚育院的Omega,他也混的最好,毕竟是高阶,虽然字认得不多,天生的会看人眼色,功夫也练的好,慢慢的就混出了名气。经手朗姆洛的有钱人太多了,Omega很注意保护自己,一直没出什么大事,直到碰到了皮尔斯,一个满脸褶子的顶阶Alpha。


皮尔斯是个变态,打的朗姆洛遍体鳞伤。朗姆洛是个皮实耐操的小婊子,都受不住了,到最后都有点怀疑人生了,觉的实在是活不下去了。皮尔斯很喜欢赌博,经常组局豪赌,屁股里塞着东西的朗姆洛乖顺的陪在一边,他被玩的太惨,勉强坐着都是力不从心。巴恩斯老爷就在朗姆洛痛的浑身冒汗,几乎神智不清的时候,众星捧月般出现了。


赌局是巴恩斯老爷串通了皮尔斯专门做的,为的是另两位顶阶Alpha手里的货船,朗姆洛在冥冥中认定这是他唯一的机会,扯尽了眉眼顾盼流传。朗姆洛的相貌称不上特别好看,却也十分风情,长眉深目,笑容迷人。关键是他在皮尔斯眼皮底下,还敢勾搭别人,这份小心思小胆量吸引到了巴恩斯老爷。


世人皆叹服巴恩斯老爷枪法如神,其实不知道巴恩斯老爷还是个赌神,挥手间两位倒霉的顶阶Alpha倾家荡产,组局的两个混蛋坐地分赃。皮尔斯觉的他组局功劳不小,狮子大开口就要分走七成。巴恩斯老爷没多言语,只说反正也组了局,要么真刀真枪的赌一局,一局定胜负。皮尔斯真白当了多年的老赌棍,没看出来巴恩斯老爷赌技通神,还以为是他自己牌搭子做的明白,才顺利的赢了局,这只能说巴恩斯老爷的赌技太高明了。


结果可想而知,皮尔斯一艘货船都没拿到,忿忿不平间,巴恩斯老爷提出来可以用朗姆洛换一艘货船。顶阶Alpha之间打赌,用Omega做赌注是常有的事,皮尔斯虽然舍不得皮实耐操的小婊子,更舍不是货船,因此成就了朗姆洛有史以来最高的成交价——总载重吨达到5万吨位的货船一艘。


这事让朗姆洛得意极了,认为够资格写入《Omega:不为人知的另一段历史》,可惜他不认识伟大的托尼·斯塔克先生,否则肯定要讲述一下多年做小婊子的心得。巴恩斯老爷是全美国最有钱的人,朗姆洛做梦也没想过能碰到这种超级大富豪,拿出浑身本事伺候。更是摸清了路数,知道巴恩斯老爷不碰良家Omega,天生是个冷酷无情的花花公子,这太好了,朗姆洛当过太多年的小婊子,最喜欢这种恩客。着意的浪荡,对巴恩斯老爷也是冷嘲热讽,他算是看透了,巴恩斯老爷不喜欢规规矩矩的情人,就喜欢他这种风骚带劲不投入真情的小婊子德性。


果不其言,朗姆洛越不投入真情,巴恩斯老爷就越放心,西伯利亚虎谁都不相信,只拿来玩耍不需要情感负担的小婊子最合心意。两个人少有的合拍,彼此都是最真实的嘴脸,一时间打的火热,巴恩斯老爷都不玩别的Omega了,专心致志的玩朗姆洛。这要是别人,可能真就动了情,只有朗姆洛,清楚知道自己是个什么身份,如果想接着要钱要抑制剂,就得遵守规则。


朗姆洛也是个奇才,坚持不动真情一百年不动摇,眼看着只要再多跟巴恩斯老爷混几年,就能洗干净上岸了。没料想佩吉·卡特出现了,紧接着又来了个乡下小子,都TM是顶阶Omega,老子真TM是混不下去了。朗姆洛自顾自的哀叹,没去听佩吉·卡特同娜塔莎的墙角,事实上他也听不到。佩吉·卡特拿了把金漆骨绢本彩绘花卉折扇,小小的精致非常,来自于遥远的中国,是尼古拉二世陛下的珍藏,当年赐予了女伯爵娜塔莎·罗曼诺夫,又被女伯爵送给了她最心爱的顶阶Omega。


时代不同了,扇语已经不太流行了,但佩吉·卡特走的是英伦复古范儿,拿着把小扇子倒也不突兀。微举起小扇子遮挡住下半边脸颊,用俄语在同娜塔莎交谈:“娜特,带我走!我们在纽约混的好好的,你为什么非要来找巴恩斯家的小子?我已经快两年没见到你了,我来亚特兰大这种乡下地方,就是来见你的。我陪着巴恩斯家的小子玩耍,也是为了要你开心,你能不能……能不能别逼我了,我不想和别人结婚,我也不想被别人标记,我只想和你在一起。”


佩吉·卡特的眼睛很大,是一种虎虎有生气的美丽,听她说话的语气能听得出她很伤心焦虑,面上却不动声色,眼神平静无波,眉毛都没动一下,这是一个久经训练的顶阶Omega。她举起扇子遮住脸颊,是为了防备有人能看懂唇语,听说贾维斯家族的间谍儿子就跟着托尼·斯塔克混。佩吉·卡特知晓顶阶权贵间所有的腌臜与龌蹉,因为她本身就是罗曼诺夫家族训练出来,专门要奉献给沙皇陛下尼古拉二世的礼物。


罗曼诺夫家族常年在全世界各地挑选资质上佳的童男童女,根据每个人的不同特质,因材施教。佩吉·卡特是英国人,7岁之前没吃过饱饭,在Omega抚育院里争抢着长大,养成了坚毅的性格。她与女伯爵娜塔莎·罗曼诺夫的相遇,像极了传说中的爱情故事。女伯爵跟着老侯爵满世界转悠长见识,在英国伦敦的大街上,碰到了在马车边伸手要钱的小佩吉。


Omega抚育院里的小孩子,有空就会跑到大街上伸手要钱,要不到偷也行。7岁的小佩吉已经有了美貌的模样,充满欲望的眼神令人过目难忘,小小的女伯爵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带走了她。这是女伯爵第一次自做主张,老侯爵不但没生气,还很赞赏。罗曼诺夫家族训练小礼物的流程已经非常系统与标准,自有年老的女官进行评级分类管理。


佩吉·卡特评级很高,又专门请人进行最正规最高标准的英式教育,要的就是这份独特的英伦风情。女伯爵一直陪伴着小佩吉,两个小姑娘一起长大,青梅竹马,爱情就这样静静的滋生。女伯爵的血统注定会分化成顶阶Alpha,至于佩吉·卡特,大家都在等着看,如果只是分化成高阶Omega,就留给女伯爵,如果分化成顶阶Omega,就要奉献给陛下。


佩吉·卡特最终分化成了顶阶Omega,在两个小姑娘的眼泪中,所有人都在举杯庆祝,多年的训练没有白打水漂,陛下的皇冠上又会增添一颗闪亮的小明珠。所有人都没想到,两个小姑娘的胆子竟然这样大,在一个漆黑寒冷的夜里,干净利落的私奔了。这一私奔恰巧救了她俩的命,革命开始了,天命神授的皇帝陛下尸骨无存,娜塔莎成为了罗曼诺夫家族唯一存活下来的血脉。


两个小姑娘辗转来到了美国,停留在纽约,靠着顶阶Omega的美貌,四处勾引新生代的小富豪们,再凭着顶阶Alpha的等级压制,敲诈钱财,一时间混的如鱼得水,闯出了“AO大盗”的名声。两个小姑娘都精似鬼,知道不能惹到顶阶权贵,骗的都是新生代,最多就是高阶Alpha,所以一直都顺风顺水,没有失过手。


好景还挺长,直到女伯爵敏锐的感觉到,小富豪们越来越不好骗了,捂紧了荷包里的钱,甚至有高阶Alpha面对等级压制时,存了鱼死网破的心。“风向变了!”这是女伯爵第一个感觉,“AO大盗”不是吃素的,满肚子的理论知识和生存哲学,经过认真观察分析后,认为一次全世界范围内的经济大萧条就要来临了,日子不好混了。


女伯爵这时候才想起来远房亲戚,全美船王巴恩斯老爷,收拾行装果断投奔,把心爱的顶阶Omega留在了纽约,藏的严严实实。“AO大盗”没有钱就先上了岸,所幸巴恩斯老爷没亏待女伯爵,薪资水平很优渥,再加上之前坑蒙拐骗的一些钱,维持了佩吉·卡特隐密高尚的生活。


顶阶Omega的生活是很奢侈的,女伯爵又不想让爱人受一点苦,没两年就捉襟见肘,入不敷出了。佩吉·卡特一个人留在纽约,饱受了相思之苦,女伯爵搞不到钱,也是急的掉头发。巴恩斯老爷是个眼睛里不揉沙子的主儿,女伯爵没胆子搞小花样。思来想去才出此下策,为了让爱人能一直过着顶阶Omega的豪阔日子,女伯爵忍痛把爱人推到了巴恩斯老爷面前,想着只要能当上咆哮山庄的女主人,还不是金山银山随便花销。这才是顶阶Omega应该过的日子,至于她们俩之间的爱情,不要也罢。宁可自己日日伤心,也舍不得让佩吉·卡特摘下保护手部皮肤的小羊皮手套,去刷哪怕一只杯子。


女伯爵认为依照佩吉·卡特的性子,肯定会赞同这件事的,毕竟没人不想着过好日子。她没料想佩吉·卡特爱极了她,她也忘记了佩吉·卡特出身Omega抚育院,根本不怕吃苦。佩吉·卡特也知道如果她梗着脖子不同意,恐怕连亚特兰大都来不了,所以电话里答应的千好万好,到了亚特兰大就变卦,缠着女伯爵要第二次私奔,还故意在热潮期不吃抑制剂,勾引女伯爵进行标记。


第一次私奔时,佩吉·卡特刚分化,颠沛流离的不安定,女伯爵心疼她,没有进行标记。后来到了纽约,为了行骗方便也没有进行标记,佩吉·卡特相信娜塔莎是爱她的,所以也没催促。这次到了亚特兰大,佩吉·卡特着急了,换着花样的逼娜塔莎标记她。


女伯爵既要小心应付巴恩斯老爷的试探,又要防备着被佩吉·卡特勾引,还要与菲尔·寇森勾心斗角,心力交瘁之余开始觉的佩吉·卡特不懂事,白费了她的苦心,甩出来的话自然是硬梆梆的。“别闹了,佩儿,你想想你这一身衣服,想想你一个月要花多少钱在脸上身上,你要知道这世上有多少顶阶Omega想同詹姆斯结婚,这是你千载难逢的好机会,难为詹姆斯对你也是存了心思的,你给我老实结婚,老实生孩子,咆哮山庄早晚是你的,这才是你应该过的日子。”


娜塔莎一脸冷漠,细长妩媚的眉毛高挑着,把酒杯倾斜着举在脸颊边,做出欣赏气泡的表情,挡住了说话时的唇部动作,也没有突兀的感觉,这是顶阶贵族多年训练出的结果。


“我不!如果我要结婚,另一边站着的顶阶Alpha只能是你。我不是那个乡下来的Omega,看到巴恩斯家的小子,恨不得扑上去,立即就脱裤子,真给我们顶阶Omega丢人。”佩吉·卡特说着极度嫌弃的话语,很是看不上史蒂夫,脸上却看不出分毫,始终是一副冷淡高贵的神情,这可真是门好功夫。


寇森盯着看了半天,也没看出破绽,不由得有些泄气。“贾维斯,你看出什么了吗?”


“没有,这对“AO大盗”名不虚传,我完全读不到唇语,毕竟曾经是尼古拉陛下身边的人,手段很厉害。”


“哈哈!你说这对“AO大盗”知道不知道,我们都知道了她们的底细?”菲尔·寇森这话说的可真够拗口的,不过贾维斯完全听懂了,慢悠悠的开口:“其实无所谓,关键是巴恩斯老爷怎么想,巴恩斯老爷不计较,你就不能计较。不过话说回来,这对“AO大盗”可不是省油的灯,你要帮蔷薇庄园照看着史蒂夫。你接触过就知道,史蒂夫真是个特别善良的Omega,值得这世上最好的对待。如果不是史蒂夫先属于托尼,还一直倾心于詹姆斯,我是很乐意同他结婚的,史蒂夫会是个特别称职的配偶,顶顶棒的Omega。”


贾维斯毫不避忌的夸赞史蒂夫,悠悠然带着英伦贵族特有的优雅,令寇森很有些惊讶。“真的假的,顶阶Omega我是怕死了,惹不起我躲得起。看在蔷薇庄园的面子上,我会看顾史蒂夫的。我接下来会留在亚特兰大,毕竟詹姆斯把咆哮山庄当成是老巢,我不能让娜塔莎一直占着。”


“你能留在亚特兰大是最好不过了,蔷薇庄园会承你的情,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开口。”贾维斯大方的承诺,对于史蒂夫,蔷薇庄园可谓是尽心心责,全力回护。


贾维斯说话的效力,等同于是托尼,这让菲尔·寇森对史蒂夫有了重新认识。心想这个乡下小子能让托尼改变了不碰顶阶Omega的规则,肯定是有过人之处,他要用点心,咆哮山庄的另一位主人,究竟是谁,还真不好说。


思忖间第三场舞开始了,这是正式舞会的开始,权贵们纷纷下场。托尼用了十足贵族礼仪的尊重邀请了佩吉·卡特,托尼终于碰到身高差不多的舞伴了,自然是衣袂飘飘,倜傥之极。佩吉·卡特的舞姿就连最挑剔的舞蹈嬷嬷都会拍手称赞,小扇子风情摇曳,大红裙子满场飞舞,顶阶Omega的风姿着实令人赞叹,很给咆哮山庄长脸,挣回了几分颜面。


巴恩斯老爷得意之余,伸手邀请了斯塔克本家的一位贵妇人,聊的开心跳的也漂亮。按道理巴恩斯老爷是可以邀请史蒂夫真正跳一场舞的,但想想这场舞跳完,好看的高鼻梁上就要被砸白手套了,还是远离史蒂夫为妙,毕竟这一场决斗戏的起因就是他。


转眼间史蒂夫就落了单,娜塔莎立即走过去。女伯爵是顶阶Alpha,代表咆哮山庄邀请史蒂夫,可谓是名正言顺,想趁这个机会探探顶阶Omega的底。佩珀变戏法般出现在史蒂夫身边,优雅地伸出了手臂,娜塔莎为了不失礼,只好接住了蔷薇庄园当家主母的纤纤玉手,两个姑娘都是舞场高手,跳的十分较劲。


佩珀早就存了心要敲打娜塔莎,自然不会放过这次机会,表面上言笑晏晏,说出来的话却是硬气十足。女伯爵自然不肯示弱,开玩笑好吗?!她都忍痛放弃了佩儿,更不能让佩儿吃一丁点亏。一时间刀光剑影,舞跳的较劲,话也是你来我往,夹枪带棒,分毫不让。


贾维斯自去邀请了朗姆洛,这小婊子声名狼藉,却是个有眼色的。英国爵爷最知道世情冷暖,决定从朗姆洛这里下手,让他能递个话传个消息什么的,不至于让史蒂夫受了委屈也不知道出声。


一时间几位顶阶捉对厮杀,各自使出浑身解数,该敲打的敲打,该探口风的探口风。漩涡的中心史蒂夫却落了单,有些个拎不清的就想过来牵连着史蒂夫去跳舞。菲尔·寇森笑咪咪地往史蒂夫身边一站,再拎不清的人也打了退堂鼓,无论是咆哮山庄或者是蔷薇庄园,哪个都惹不起。


菲尔·寇森略微有点秃脑门,别人问起他一概回答说是为了巴恩斯老爷愁的,平时里总是笑咪咪的,看上去十分友善。知道他手段的,都叫他笑面虎,主子是西伯利亚虎,他就是个咬人不见血的笑面虎,为什么不见血,因为从来都是整只吞下肚的。就这么个人,微笑着向史蒂夫伸出手:“你好,史蒂夫,我是菲尔·寇森,巴恩斯船务公司的总经理,你叫我寇森就可以了。”


史蒂夫多日来学习的课程终于有了发挥的地方,寇森的态度很自然,完全是平等的对待,笑容无论真假,起码看上去很真诚。顶阶Omega回了个礼貌的微笑,落落大方的握手:“你好,寇森,我是史蒂夫·罗杰斯,我没在城里工作过,就是个种棉花的农夫,你叫我史蒂夫就可以了。”


顶阶Omega不卑不亢,丝毫没为自己微末的出身感到难过,也没炫耀正有两位顶阶Alpha在为他神魂颠倒,仅是温暖得体的微笑,眼睛又大又亮,湛蓝里又带着空山雨后的新绿。菲尔·寇森微微有点被电到,心想如果这是场赌局,他押史蒂夫会赢!



又乖又甜的小桃子~盛世美颜~


******把章节序列重新编排过,能说作者有强迫症吗?!不愿意看到补档两个字,宁可冒着再被屏蔽的风险,把补档章节重新插回到序列里面,喜欢整整齐齐的感觉~

评论(36)

热度(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