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静行走白月光

什么季节,你最惆怅 ?放下忙乱的箩筐。

【ALL盾/ABO/主冬盾】向阳坡

背景:泪珠钻石+鸳梦重温AU,无能力AU,泪珠钻石里的贫苦农夫很可怜,情感上很压抑。冬盾的生死两茫茫,也十分适合鸳梦重温的剧情。想写一个在逆境中坚持自我的Omega,如同林间永远向阳的山坡!


警告:ALL盾请注意,盾受请注意,结局是冬盾1V1,安静写文不想撕,不适者请自行离开。


SY主页:请点击  同步更新 请惠存

AO3主页:请点击 同步更新 请惠存


前文: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重要预警:进入飞小刀片的区间,不能接受者请提前避让~

原因一:初衷即是想写一个坚持自我永远向阳的小桃子,作者初心未改;

原因二:遵循《鸳梦重温》本身的故事脉络,金融寡头冷酷无比;

原因三:虎巴基的性格冷硬,但他绝对不渣,他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利已主义者,这在美国的托拉斯形成早期,是普通现象,例如年轻时的洛克菲勒。

拒绝因剧情框架&虎巴基性格而引起的不必要diss,能接受者请看下文~


****************

本章 朗姆洛其实是个善良的人哟~

本章 巴恩斯老爷说起了心里话~

***************************


第十九章


史蒂夫陷入了因标记产生的高热当中,这时刻最应该是Alpha来陪伴Omega的,Alpha柔情蜜意地散发出温暖的信息素,将是高热中Omega最好的安慰,可巴恩斯老爷走了,当天就去了纽约。这是巴恩斯老爷五年来第一次回纽约总部,按道理是要提前准备一段时间的,因为还要例行巡察各分部,可巴恩斯老爷二话不说,直接就走了,甚至带着点落荒而逃的架势,抛下了史蒂夫,抛下了刚刚被他标记的可怜Omega。


持续的高热把史蒂夫烧迷糊了,嘴巴周围全是燎泡,每呼一口气都像是在吐岩浆,Omega很硬气,不肯发出一丁点声音,只恍惚间被抬到了浴室里,有人分开他双腿,手指头进到内里掏弄。Omega疯狂挣扎,发出凄惨的低喊,声音沙嗓到不忍卒闻。


“嘘……史蒂夫,我不会伤害你,你被巴恩斯老爷标记了,巴恩斯老爷也发了情,不掏干净,你会生小崽子的。”朗姆洛低声诱哄,示意另外两名Omega仆人按住史蒂夫,拿过工具尽量温柔地往里面注水,再用手使劲压出来。


史蒂夫里面其实是受了伤的,三天的热潮期,巴恩斯老爷无节制的索取,多次重复地标记,都不记得成结了多少次。虽然是温水注入,却还是很痛,Omega痛的浑身发抖,禁不住的要蜷缩起身体,却被硬按着只能张开,Omega发出嘶哑的哭腔,“巴基在哪儿……让他过来陪陪我……我好痛啊!”


“嘘……史蒂夫,巴恩斯老爷去纽约了,没事的,我陪着你,不要紧,掏干净就可以了,班纳医生等在外面,他会给你药吃的,别难过,史蒂夫,Omega皆是如此,挺挺就过去了。”


朗姆洛是一把小烟嗓,低声安慰着史蒂夫,还哼起了小歌谣。曲调淡淡的忧伤,歌词也是诉说着身为Omega的哀怜,这是朗姆洛从小听到大的。小时候他哭泣难过的时候,林赛嬷嬷就会抱起他,哼这首小歌谣,告诉他“Omega皆是如此,挺挺就过去了。”


许是歌谣起了作用,史蒂夫慢慢停住了挣扎,半晕半睡地放松了身体。朗姆洛手法很俐落,出身Omega抚育院就这点好处,对这些勾当熟悉的很,再说14岁就下海当小婊子的人,如果不熟悉,早就弄垮了身体,再不能在海里浪荡啦。


掏干净了,朗姆洛又带上手套给抹了药,身体也清洗干净,腺体标记处也上药包扎完毕,又细心地给史蒂夫穿上柔软的袍子,包裹严实了才又抬出浴室。班纳医生是名顶阶Alpha,他把自己裹的密不透风,信息素收敛到尽乎没有,这是他独有的本事,也是他成为一名优秀医生的前提。认真仔细地诊断了史蒂夫,打了退热针,留了药,给朗姆洛嘱咐了注意事项,又特意看了史蒂夫带过来的抑制剂,抽了一管血才走。


朗姆洛心知这是巴恩斯老爷吩咐的,史蒂夫已经被标记了,如果热潮期同巴恩斯老爷在一起,受孕的机率太大了。巴恩斯老爷是不可能让史蒂夫拥有头生子的,史蒂夫以后的热潮期将只能依靠抑制剂度过了。所幸巴恩斯老爷并不苛待Omega,专门请了班纳医生来给史蒂夫调配最合适的抑制剂,但这不是巴恩斯老爷的柔情,这只是身为顶阶Alpha的教养,狗屁的Alpha绅士精神。


14岁就下海当小婊子的朗姆洛,见惯了人世间的悲欢离合,更知道身为Omega的无奈与伤凉。按道理他应该是个冷漠到无动于衷的人,朗姆洛自己也是这么认为的,但他看到史蒂夫的惨状,还是不由自主的感同身受。寒冬先生是个捂不化的主儿,史蒂夫终会被冻的遍体鳞伤。朗姆洛微叹了口气,爬上床搂住史蒂夫,轻轻地哼起了小歌谣:


夜深人静的时候,


有个Omega在向上帝祈求,


他祈求什么呢?



凄风苦雨的时候,


有个Omega在向上帝祈求,


他祈求什么呢?



月光照耀大地的时候,


有个Omega在向上帝祈求,


他祈求什么呢?



雪花落满天涯的时候,


有个Omega在向上帝祈求,


他祈求什么呢?



哦,他祈求面包里有黄油!


哦,他祈求不再露宿街头!


哦,他祈求无需出卖自由!


哦,他祈求上帝能把他带走!


这是一首没有名字的歌谣,也不知道作者是谁,想必也是一个际遇可怜的Omega。歌谣在Omega抚育院里流传了很久很久,几乎每个Omega小崽子都会唱。朗姆洛从小唱到大,在悲伤的时候,在高兴的时候,在同罗林斯一起跑出去,拿着仅有的一分钱买糖块的时候,在把糖块敲碎了分给每一个Omega小崽子的时候,大家都会唱起这首歌,上帝怜惜Omega,所以有了Omega抚育院。


退热针起了作用,朗姆洛小心地照顾着史蒂夫,并不假手于Omega仆人。避孕药也放到汤里,喂着史蒂夫喝了下去,昏沉了一个礼拜的Omega终于在这天傍晚睁开了眼睛。Omega消瘦了很多,更主要是他的眼神,透着无尽的悲伤,愣愣地看着窗外落日的余光,长睫闪动,细碎的星光从眼里透了出来。


“你醒了?把这碗汤喝了,你晕睡了一个礼拜,班纳医生说让你先多喝汤,过几天再慢慢恢复食量。”朗姆洛叼着一根轻巧的细烟,把土豆奶油汤端给史蒂夫,还细心地在上面挤了点番茄酱。想挤个爱心形状,但他实在是没天赋,把爱心挤成了大圆茄子样。朗姆洛自己都觉的不好意思,把烟掐灭了,干笑了两声。


史蒂夫接过了汤,一口一口地喝掉,Omega不是个浪费的人,又要了一小块面包,把最后一口汤吃了个干净。“谢谢你,朗姆洛,谢谢你这几天照顾我。”


“哈,想不到你胃口还不错,这样很好,只要有胃口吃饭,就不需要担心,这世上事,只有吃饭大过天。”


史蒂夫扯动了嘴角微笑,“贾维斯和我说过,只要是经历过战争的人,都不会轻言生死。我当时听了他的话,就想想自己还算幸运的,起码没在战争中死到路边上去……巴基他……只是没想起来,如果他想起来……他是不会这么对我的……”Omega看着窗外,轻声地诉说,与其说是给朗姆洛听,不如说是给他自己听的。Omega坚信巴基对他的爱,巴基是爱他的,刻骨铭心的深到骨血里的爱,只是他没想起来。


落日的霞光映在Omega的眼睛里,给他憔悴的容颜又带来新的生气,史蒂夫是永远向阳的山坡,在那向阳坡上有他永远的巴基。Omega不会放弃,也没有气馁,他会坚持等到巴基恢复记忆的那一天,他坚信自己能等到。经历过战争的人,都不会轻言生死,如他这般拥有真爱的人,同样不会轻言生死,他与巴基的爱情,终会开花结果,就像那大红大红的红苹果。


朗姆洛在心里纳罕这个小Omega真是意外的坚强,关键还这般美貌。朗姆洛之前看到佩吉·卡特的时候,内心里是很恐慌的,担心巴恩斯老爷从此以后就不需要小婊子伺候了,再也找不到比巴恩斯老爷更有钱更大方的主儿了。紧接着又来了个史蒂夫,不旦救过巴恩斯老爷的命,还是私定终身的老情人,朗姆洛都开始收拾行李了,想着多搜罗些值钱的小物件,还能卖了换钱。


史蒂夫同巴恩斯老爷蜜里调油的那几天,等同于是把朗姆洛放在油锅里煎,还听说巴恩斯老爷这次是找到真爱了,史蒂夫将会成为咆哮山庄的另一位主人。朗姆洛的小婊子心哟,惊惧到了极点,罗林斯这个傻Beta来看他的时候,还挺高兴,让朗姆洛趁机上岸算了。罗林斯还伸展出手臂的肌肉,说他有力气,可以赚到钱,养活朗姆洛,养活抚育院里一堆Omega小崽子们。


朗姆洛呲之以鼻,傻Beta能赚到什么钱,还是要想办法抱牢寒冬先生的大腿。机会说来就来,标记过后巴恩斯老爷没想起来,拔腿就去了纽约,临走前吩咐他好好照顾史蒂夫。“刚经历过标记的Omega通常会很脆弱,情绪上会有起伏,老爷我又不在身边,所以朗姆洛你要尽心照顾史蒂夫。”这是巴恩斯老爷的原话,说这话时巴恩斯老爷明显很颓丧,永远意气风发的大腮帮子脸,展现出破碎的线条。


朗姆洛当时就很惊讶,他是个知情识趣的小婊子,巴恩斯老爷给安排了任务,自然尽心尽力的去完成。更何况贾维斯还代表蔷薇庄园嘱咐过他,蔷薇庄园的人情可是很值钱的,贾维斯也是个顶阶Alpha,虽然是个没什么财产的假爵爷,但朗姆洛本着将来有可能靠岸靠到贾维斯身上的心,对贾维斯也是曲意奉承。小婊子还不想上岸,现在是靠到了巴恩斯老爷这个大码头,谁知道将来会怎么样,贾维斯也是个不错的码头,总能让他暂时落个脚喘口气。见惯眼色的朗姆洛,早早的给自己留出条后路,就愈加尽职尽责的照顾史蒂夫。


没料想史蒂夫真是太惨了,明显是个没常识的Omega,腺体都快要被咬穿了。按道理巴恩斯老爷不是个喜欢虐待Omega的人,肯定是一直都想不起来,老爷他着急了,进行了多次重复标记,想着多标记几次就能想起来,结果还是没能尽如人意。同是底层Omega,朗姆洛不由得起了怜惜的心思,拿出了少有的细腻心思照顾史蒂夫。再想想巴恩斯老爷当时的颓丧模样,不管最终能不能想起来,史蒂夫在他心里肯定是很有分量的,这笔买卖亏不了。


朗姆洛有着一种特殊的敏锐直觉,打算从此以后就站边史蒂夫了,他和史蒂夫联合起来,就不用怕佩吉·卡特这个小婊子了。天天装高贵,什么陛下皇冠上的小明珠,谁不知道谁啊!也就是个出身Omega抚育院的小婊子,就是命好,碰到了罗曼诺夫女伯爵。现在女伯爵也失了势,跟着巴恩斯老爷混饭吃,大家都是伺候巴恩斯老爷的,凭什么这个小婊子就能鼻孔朝天!哼!早晚老子给你些好瞧的!


朗姆洛打定了主意,决定提点下史蒂夫,这也是巴恩斯老爷临走前吩咐的,说史蒂夫明显缺乏Omega常识,需要从头学起。朗姆洛不管会不会有Omega教养嬷嬷过来,他先要把生存准则教给史蒂夫。


“史蒂夫,你应该知道我是Omega抚育院出来的,像我们这种底层Omega其实是有行为准则的,我现在告诉你,听不听随便你。”朗姆洛坐到史蒂夫床头前的椅子上,这几天他衣不解带的照顾史蒂夫,一直是坐在这个椅子上的,有好几次史蒂夫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都看到朗姆洛困到不行打囤的样子。


棉花田里长大的孩子,很懂得知恩图报,别人对他一分好,总要还回去三分,更何况朗姆洛是真心实意的,史蒂夫不是傻瓜,他能分辨出来。“好的,朗姆洛,你说给我听,我妈妈大部分时间都是在精神病院里,我缺这方面的常识,之前还被巴基责骂过,我不想再丢巴基的脸。”


“哈,你说的这种需要的是Omega教养嬷嬷,我不管这些,我只教给你底层Omega的生存准则。史蒂夫,你要时刻记得自己就是个底层Omega,有钱有势的老爷先生们并不会珍惜,所以三个准则:一不要相信任何一个Alpha; 二要保护好自己一定不能怀孕;三时刻带着足够份量的抑制剂。”


“是的,朗姆洛,你说的很对。”史蒂夫用力点头,“我没有相信任何一个Alpha,我只相信巴基,在巴基没想起来之前,我不会怀孕的,抑制剂我一直都有带的,我从未漏算过热潮期。”


“哈,巴恩斯老爷是Alpha中的顶阶Alpha,不能相信所有的Alpha,我说的是所有!”朗姆洛沙哑着小嗓子噗嗤噗嗤乐,这是善意的笑,但也带着恨铁不成钢的焦燥。


“巴基他不是别的Alpha,他是我的Alpha,他不会骗我的,他只是没想起来。”史蒂夫的执拗脾气顶了上来,他不想让任何人说巴基的不好,巴基是最好的Alpha。


“哈,好吧,那么我再说下同巴恩斯老爷相处的决窍,在这方面我算是你的前辈了。一绝对不能动真情;二是一定要听话;三时刻记得要钱。多要钱,猛要钱,越要钱,巴恩斯老爷就越放心,我们的日子也就越好过。老子我并不想当太久小婊子,赚够了钱就洗干净上岸,到时把腺体一割,老子妥妥的是个好Beta,四处风流快活,开心的很。”


朗姆洛还有一句话没说完,藏在了肚子里,那就是“当个好Beta,才能同罗林斯在一起。”朗姆洛知道罗林斯的心思,两个人一同长大,一同吃苦,一同守护Omega抚育院,傻子也能看出来罗林斯的真情意。朗姆洛知道罗林斯会一直等着他,只要能抱牢寒冬先生的大腿,相信这一天就快来了,罗林斯不需要等太久了。


“还能割腺体?不是只有死人才能割吗?难道活人也能割?活人就割死了吧?”史蒂夫的注意力完全不在朗姆洛想要表述的点儿上。对于巴基,史蒂夫有自己的一套行为逻辑,任谁也不能撼动分毫,反而是割腺体的事情,史蒂夫第一次听到,年轻人心性,立即追问起来。


朗姆洛心想自己这也算是尽了提点的义务,现在你不听,将来有你哭的时候。见多风浪的小婊子并不会与史蒂夫多纠缠巴恩斯老爷的事情,听史蒂夫好奇宝宝的问题,乐坏了。“哈,当然了,否则市面上那些倒卖Omega腺体的黑心商人要怎么发财呢!Omega割腺体是会割掉半条命,如果不是实在走投无路,没人肯割腺体卖钱的。”


“Omega抚育院有秘不外传的手法,而且各个地方的Omega抚育院手法也都不一样,我所知道的其实不是割腺体,只是破坏掉腺囊。腺囊被破坏掉了,就不再会发情,也不再会有热潮期了,这样很方便,还能节省买抑制剂的钱,老子到时候就打算这么做。”


朗姆洛一边说一边脱了半边衣服,把腺体露出来给史蒂夫看,用手比划着,“就这样,在这个位置,横切一刀,再这样竖切一刀,十字花刀的中间部位,就是腺囊,一刀下去戳破就行了,估计会挺痛的,不过血流不出太多,我小时候看人割过,抚养我长大的林赛嬷嬷就是切腺囊的好手,她就是自己动手给自己割的。”


“割了难道不会死吗?”史蒂夫听的惊讶极了,缺乏常识的Omega被打开了新世界。


“不会!我看到的Omega都没死,别的抚育院我不知道,各地方的手法不同,这都是秘不外传的手艺。再说哪个Omega不是实在没活路了,才会想着去割腺体,正常人家的Omega,不可能知道还有这种方法。我们这些底层Omega,贱如路边的尘土,过的就是苦日子,反正都是苦,割了腺体还能省了买抑制剂的钱,多好的事儿,老子到时就打算这么做。”


朗姆洛很健谈,之前没有同他一样的Omega,他没地方找人说话,天天闷着。现在来了个史蒂夫,表面上看巴恩斯老爷是特殊对待史蒂夫的,但本质上朗姆洛认为他们俩是一样的,都是伺候巴恩斯老爷的小婊子而已,所以自动将史蒂夫划归到了同类范围里,也就没多少戒心,聊的还挺投缘。


史蒂夫怎么说也是年轻人,身体强健,没几天就恢复过来。班纳医生重新调配了抑制剂,还称赞了瑞贝尔医生给买过来的抑制剂,说挺适合史蒂夫的,单独给配了另外两种,让史蒂夫在热潮期里分三次服用,会相对舒适的度过热潮期。又送来十双复健手套,手背上斯塔克字样醒目之极,说这是他同托尼一起研发出来的,只要坚持用,受伤的手会好转的。


史蒂夫很开心,郑重地感谢了班纳医生和斯塔克先生。史蒂夫自认为是被巴基标记了的Omega,更是要端正自持,不肯叫托尼的名字了,改称斯塔克先生。班纳医生是个气质极温和的人,笑咪咪地说托尼现在纽约,他接下来也会去纽约主持斯塔克医学研究所,到时会把史蒂夫的问候带给托尼。


伟大的托尼·斯塔克先生是在纽约,更是出现在了巴恩斯老爷的超豪华办公室里,两个顶阶Alpha正斗鸡一般地相互瞪眼睛,比谁的眼睛更大更圆更闪亮。托尼已经一天一夜没合过眼了,所以这场瞪眼睛比赛是他输了,揉着满眼的生理性泪水,气愤的大骂巴恩斯老爷。


“詹姆斯你是不是有病?丢下刚被你标记的史蒂夫,跑到纽约来。你说说纽约有什么事情值得你丢下一个刚被你标记的Omega奔命似的过来,你如果不想着对史蒂夫好,我就把他接回来,蔷薇庄园养得起一个顶阶Omega。”


巴恩斯老爷同样在揉眼睛,钢青色的大眼睛也盈满了泪水,嘴角也撇了下来,这让他看上去委屈极了。“托尼,你才有毛病吧?我标记了的Omega,用得着你来找场子!最主要……是我什么都没想起来,我不知道要怎么面对史蒂夫……我请了布鲁斯去看他,也让朗姆洛好好照顾他,等我想明白了,我会回去看他的。”


“我看你是真有病,布鲁斯没什么,你让朗姆洛个小婊子照顾史蒂夫,这俩个Omega是竞争关系,我没说错吧!若是朗姆洛敢起坏心,我饶不了他。”托尼气坏了,他明白这其实是因为顶阶Alpha的领地意识造成的强烈愤怒,毕竟史蒂夫曾经是属于他的,而且相处的很融洽,他未曾舍得伤过史蒂夫一根手指头,结果到了别的顶阶Alpha这里,竟然会不被珍视,潜意识中感觉受到了冒犯的托尼,立即跑过来找场子,瞪起眼睛比大小。


“哼!朗姆洛他还敢有这个胆子?老爷我把他扒皮拆骨!再说贾维斯也私底下关照过,让他照顾史蒂夫,这小婊子老早就想留后路了,他还能不尽心尽力?你当我是随便找个人照顾史蒂夫的?史蒂夫缺乏身为Omega的常识,如果我让别人照顾他,指不定要下多少阴招磋磨他呢!朗姆洛不会,他拎得清楚,会教导史蒂夫如何保护自己的……我真没想伤害史蒂夫……我就是很失望……太失望了……我找谁哭去呢?”


巴恩斯老爷揉够了眼睛,抽起了雪茄,神色委顿极了。看得出是真伤心,不过这也是在托尼面前,等同于是亲兄弟,西伯利亚虎才肯示弱,说出心里话。“我会对史蒂夫好的,标记他治好了我多年来的头痛病,这是他的功劳。史蒂夫将是我结婚之前唯一标记的顶阶Omega,便算我和他没有那七年的过往,他一直留在你的蔷薇庄园,他的地位也就是如此了。托尼你还能和他结婚吗?蔷薇庄园的另一位主人永远都会是佩珀,也只能是佩珀。史蒂夫现在我咆哮山庄的地位也就是这样,我没亏待他。等我想明白了,我会回去看他,带他来纽约也有可能,托尼你不用担心,我说过的话什么时候不算数了!”


西伯利亚虎说清楚了一个事实,那就是史蒂夫在蔷薇庄园的地位也不过就是如此,出身贫贱的底层Omega,再美貌也上不了台面,只能沦为顶阶权贵的附庸。托尼被憋住了,这是事实,没什么可争辨的。再说他之所以如此生气,也是身为顶阶Alpha的领地意识在作祟,又不可能真为了个Omega就同从小好到大的兄弟翻脸。


伟大的托尼·斯塔克先生输人不输阵,“詹姆斯你要记住你今天说的话,结婚之前不能再标记别的顶阶Omega了,再说佩吉·卡特有哪点好啊?她和娜塔莎并称是“AO大盗”,你也真够荤冷不忌的了,就不能找个体面的性子好的顶阶Omega结婚吗?这样史蒂夫将来的日子也不会太难过。”


巴恩斯老爷仰天打了个哈哈,“得了吧,托尼,你说说哪家的顶阶Omega性子好?圈子里的顶阶Omega个顶个的烦人,亲个手指头就要嫁给你,天天往身上脸上抹东西,我的鼻子本来就不好,打个喷嚏就说我不尊重她,要死要活要跳楼,这样的顶阶Omega你怎么不娶一个摆家里?我也没说佩吉·卡特有多好,起码她用鼻孔子看我的时候,还是个真性情,我不用天天对着张假脸装恩爱。“AO大盗”我知道,这也是我没想好的地方,我又没说我就要同佩吉·卡特结婚了,我也担心生完了小崽子,哪天我就死在她肚皮上,老二还翘的老高,我可丢不起这个人!”


伟大的托尼·斯塔克先生被说的打了个寒颤,有钱人都怕死,托尼属于不怕死的那一个,但他也没想过会死在Omega的肚皮上,临死还高翘着老二,纵欲过度还算正常,搞不好就是被害死的,“AO大盗”指不定干出些什么事来。“好在我有佩珀,可吓死我了,我要走了,S1到了试飞阶段,驾驶舱在现有条件下,只能设计的很小,我要减掉15磅左右才能坐进去,我宁可就这么摔死,也不要死在哪个Omega的肚皮上……詹姆斯你要帮我看顾着佩珀,万一我……唉!可惜佩珀没能帮我生个孩子。”


S1是军用飞机,试飞失事的可能性非常大,贾维斯坚持要由他来试飞,但贾维斯个子很高,坐不进驾驶舱。这是托尼一手一脚设计出来的飞机,托尼认为理应由他自己来试飞,生死难料,托尼今天来,其实有托孤的意思。焦糖色的大眼睛眨巴眨巴,挠乱了头发,沉重的叹息,未能有继承人的斯塔克军工,其实很脆弱。


大家是兄弟,话不用多说,西伯利亚虎坐到托尼身边,使劲拍了拍托尼的肩膀。“你放心,万事有我,你成立斯塔克医学研究所,就是为了佩珀生孩子的事吧?这种事急不得。唉!史蒂夫热潮期的时候,我也发情了,我又标记了他,这种情况下肯定能生出个顶阶孩子来……这次真是可惜了,将来我有了头生子后,会让史蒂夫多生几个孩子的。”


“你说什么?两个人同时发情标记,就一定能生出顶阶孩子来?”托尼唬的一下跳起来,眼睛瞪的超级大。


这可把巴恩斯老爷吓了一跳,不由自主的也跟着站起来,“是啊!老一辈人都这么说,两情相悦的高阶以上AO同时发情,就一定能生出个顶阶孩子来。”


“我不知道啊!我父亲可没同我说起过……”托尼说到一半说不下去了,斯塔克家族严格意义上还算是新贵。托尼仅是第二代超级大富豪而已,当然托尼的祖父也是顶阶Alpha,但距离豪富还差的远。这种事情都属于家族秘闻,各世族豪门都有特殊的保护血统的技巧,身为新生代的超级大富豪,缺的就是这种底蕴。


托尼再不多言,急冲冲的跑了。两情相悦的AO可以,那么两情相悦的AB也是有可能的,这是个天大的喜讯,他要赶紧回去研究。至于史蒂夫,他也算是仁至义尽,就让Omega自求多福吧。Omega大抵如此,这已经是身为一名底层Omega的史蒂夫,所能遇到的最好局面了!



小桃子真是好乖好甜~标准的美国甜心~


*****小桃子缺乏身为Omega的常识,朗姆洛承担了一定意义上的引导责任,这也是当初设定这个角色的原因,否则小桃子会特别可怜的一个人跌跌撞撞~

评论(46)

热度(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