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静行走白月光

什么季节,你最惆怅 ?放下忙乱的箩筐。

【ALL盾/ABO/主冬盾】向阳坡

背景:泪珠钻石+鸳梦重温AU,无能力AU,泪珠钻石里的贫苦农夫很可怜,情感上很压抑。冬盾的生死两茫茫,也十分适合鸳梦重温的剧情。想写一个在逆境中坚持自我的Omega,如同林间永远向阳的山坡!


警告:ALL盾请注意,盾受请注意,结局是冬盾1V1,安静写文不想撕,不适者请自行离开。


SY主页:请点击  同步更新 请惠存

AO3主页:请点击 同步更新 请惠存


前文: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重要预警:进入飞小刀片的区间,不能接受者请提前避让~

原因一:初衷即是想写一个坚持自我永远向阳的小桃子,作者初心未改;

原因二:遵循《鸳梦重温》本身的故事脉络,金融寡头冷酷无比;

原因三:虎巴基的性格冷硬,但他绝对不渣,他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利已主义者,这在美国的托拉斯形成早期,是普通现象,例如年轻时的洛克菲勒。

拒绝因剧情框架&虎巴基性格而引起的不必要diss,能接受者请看下文~


****************

本章 万字更新~

本章 炮灰维杰里夫人下线~

***************************


第二十二章


终于等到Alpha们聊的尽了兴,一行人慢悠悠的回转,史蒂夫磨磨蹭蹭地落在了最后面,寻思着回木屋去。他没认为巴基会再想要找他,毕竟还有另外两个Omega,他也没打算掺合,就等着巴基吩咐大家都可以散了,他也就直接走了。


巴恩斯老爷走到一半,就不走了,示意其他人散了吧,他要等他的小Omega。其他人识趣的快步走远,巴恩斯老爷在月色下笑咪咪地看着一步一挪走过来的小Omega,伸手掌摩挲小Omega的腺体,“小Omega你走的可真够慢的,老爷我等着急啦。”


史蒂夫柔顺的露出颈项,被摩挲的浑身发抖,被标记的Omega没有任何办法抗拒标记他的Alpha。“巴基,我以为你是要回主宅去,你是要和我一起回木屋吗?”


“当然不是,小Omega你要和我一起回去,老爷我都回来啦,你一个人住在木屋里象个什么话。”


史蒂夫眨了眨眼睛,心里百转千回,还是将拒绝的话咽了回去,他确实不想惹巴基生气,尽管巴基的房间对他来说如同噩梦一般。可怜的Omega就是在这房间里被标记的,也是在这房间里被抛弃的,史蒂夫现在回想起巴基拔腿就走的绝情模样,还是会怕到浑身发抖。


巴恩斯老爷明显是心情很好,拉着小Omega的手慢慢走,两个人都是特别标致漂亮的人物,在月色下确实有一生一世一双人的感觉。史蒂夫乖顺的低着头,进到房间里时,明显有一瞬间的颤抖。巴恩斯老爷目光灼灼,抬起史蒂夫的下颌,定定盯着小Omega的湛蓝眼眸,“别怕,史蒂夫,老爷我什么都明白,老爷我再不会伤你的心啦。”轻轻地温柔地吻了史蒂夫,难得的不带情欲的亲吻,还散发出温暖的青草香信息素,缓缓安抚小Omega一颗惊惧的心。


史蒂夫还以为自己装的挺好挺平静,没想到巴恩斯老爷明查秋毫,瞪圆了一双大眼睛,惊讶地看着Alpha。这乖巧温软的模样可取悦了巴恩爷老爷,“哈哈,我的小Omega,你不会以为灵魂标记是没用的吧?我们俩距离这么近,你的情绪波动,老爷我可是全能感受到的。别怕,史蒂夫,老爷我说了对你好,就一定会对你好。”


房间里的装饰竟然全都换过了,连大床的位置也重新挪了个地方,这是巴恩斯老爷对史蒂夫的耐心与柔情,当然前提是顶阶Alpha心情好,愿意迁就小Omega。巴恩斯老爷拉着小Omega的手,来到了露台上,露台很大很大,竟然摆满了蔷薇花。看蔷薇藤来回扭曲的形状,还有特别粗壮的根系,应该是专门培育出来的,花朵绽放的璀璨之极,形成了一个长长的蔷薇花拱道,花朵缤纷,落英飘摇。


花拱道中间摆着纹饰精美的桌椅,巴恩斯老爷绅士之极的拉开椅子让史蒂夫坐下,从闪耀的金发间擢摘下蔷薇花瓣,深深地亲吻小Omega。“哦!我的小Omega,你不知道老爷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你头发上也有蔷薇花瓣,是佩珀帮你摘了下来。老爷我当时就恨不得立刻冲过去把佩珀推开,再狠狠地揣上她两脚,让她敢动我的Omega!哈哈,老爷我从第一眼看到你起,就知道你是属于我的,永远永远是属于我的。”


棉花田里长大的孩子哪经历过这个,如果是别人这么做,Omega只会觉的真是又浪费又矫情,但这是巴基做的,是巴基在表达他的歉意,Omega感动的泪光莹莹,紧紧抱住Alpha送上最甜最软的亲吻。“是的,巴基,我永远永远属于你,我也只属于你。”


皎洁月色下,花朵翩跹,两个人甜蜜的拥吻,史蒂夫开心到不知要如何表达,只是一遍一遍地亲吻巴基的鼻子嘴唇。巴恩斯老爷却是个冷静非常的人,柔情缠绵了一阵子,就把漂亮精美的茶具推到了小Omega面前,拿起纯银茶壶亲手给小Omega倒了杯茶,一边倒还一边笑骂:“妈的朗姆洛这个小婊子,抢了老爷的戏码,本来老爷专门给你准备了炸土豆和盐焗鸡块,就想着你晚餐没吃饱,给你准备点好吃的,结果你吃了朗姆洛的意大利香肠,现在肚子里肯定饱着呢,老爷只好改成了喝茶,这是春摘大吉岭,史蒂夫你不怎么喝茶,先从口味清淡的开始喝。”


史蒂夫吓了一跳,“……巴基你怎么知道朗姆洛给了我香肠面包吃?你不会责怪他吧?”


“哈!朗姆洛的长相一看就知道是意大利人的种,估计是哪个意大利贵族Omega来美国玩的太爽,意外生出来的,随手就丢给了Omega抚育院,否则抚育院那种破烂环境,怎么可能会有底层Omega分化成高阶。这小婊子在美国长大,却有个意大利舌头,最爱吃意大利特产的萨拉米肉肠,他平时小气的不行,老爷我给他的好赏赐,都被他捂的紧紧的,卖了钱填补给了抚育院,就这口香肠他怎么也戒不掉,老爷我可怜他,专门让人从意大利采买回来给他吃。萨拉米肉肠味道又香又独特,老爷我的鼻子可灵了,一嗅就知道啦。”


“这小婊子也算拎得清,知道你是老爷心尖尖上的Omega,看你没吃饱,还知道把香肠拿出来给你吃,老爷我还是挺开心的。史蒂夫,虽然朗姆洛是个小婊子出身,但他心地不坏,老爷我平时事情多,万一真有个照顾你不到的地方,朗姆洛却能留意到,所以你和朗姆洛多多亲近,不用担心老爷我不开心。刚才老爷看你几乎吃不下俄式大餐,老爷我为了平衡大家的体面,没叫厨房给你单做,但老爷心里有数,以后会吩咐厨房给你做你爱吃的食物的。今天晚上只是想着回到房间偷着给你加餐,朗姆洛却知道补上这个空缺,这挺好的,现在吃确实有点晚了,容易闹肚子疼。”


史蒂夫真没想到巴基竟然有留意他没吃饱的事情,底层Omega这些年来一个人支撑家业,向来是干活多饭量大,能不能吃饱对他尤其重要。刚刚还难过竟然连吃饭都不得自由,这会儿被一壶红茶就收买了,觉的巴基虽然失忆了,却还是把他摆在心尖尖上的,开心的不行。心地纯良的Omega完全没想到,真正的巴基可是断不会让他吃这种无来由的小苦头,真正的巴基会可着Omega爱吃的食物让Omega先吃,每次都是Omega吃完了巴基才接着吃的。


小Omega虽然出身贫苦,但他整个少年时期都是被巴基捧在手掌心里长大的,巴基愿意捧着他,一心一意地捧着他,这也保全了小Omega的纯真。现在碰到的是巴恩斯老爷,小Omega完全想不到竟然会有人天生就是阴谋诡计的胚子。巴恩斯老爷确实很喜欢小Omega,却不想让小Omega多生事端,最主要是要听话,所以才这么一冷一热的哄着,一苦一甜的小手段弄着,小Omega无形中就将底限降到很低,这也是巴恩斯老爷刻意想要的。


天性柔顺的小Omega放低了身段,那更是柔情刻骨,巴恩斯老爷得意的享受着。终有一日得意的忘了形,触碰到小Omega的底限,拥有坚硬本心的小Omega是个硬桃核,谁也磕不碎,这也是真正的巴基用尽心血气力,培育滋养出来的。越是底层的穷人,越是要有尊严,巴基他硬挺着骨头坚守这一点,等于是被他一手带大的小Omega,可谓是尽得真传,唉!真不知是福是祸。


小Omega听话的搬回了主宅,不过白天还是终日泡在花房里,巴恩斯老爷很忙,有时会好几天见不到人影。小Omega就正常上起了绘画课,维杰里夫人教导的尽心尽力,只是衣服首饰的花样在一点点的翻新增多。朗姆洛有空就到花房里玩耍,遇见过维杰里夫人好几次,还出言敲打过维杰里夫人,下了课还磨磨蹭蹭的不走,是不是想偶遇巴恩斯老爷,裙子底下是不是流了一裤腿骚水了。


维杰里夫人脸色涨的通红,却不敢得罪说话恶毒的小婊子,急忙忙的走了。朗姆洛转过头就告诫史蒂夫,一点防人的戒心都没有,看这个下作的高阶Omega,凭借着会画两刷子画,又有几分烂姿色,就想着勾引巴恩斯老爷,史蒂夫你这心可真够大的了。


善良的小Omega又不是傻子,当然看得出,只不过他相信巴基,巴基肯定不会做出让他伤心难过的事情的。朗姆洛真是恨铁不成钢,“操你的,史蒂夫,你就是个傻子,还是最傻最傻的那种。这世上所有的Alpha都不能相信,尤其不能相信巴恩斯老爷这种顶阶Alpha中的顶阶,你以为所有他妈的顶阶Alpha都能拥有两种味道的信息素?这是巴恩斯老爷站在顶阶Alpha的顶端才能具备的,单论信息素攻击,巴恩斯老爷会完胜托尼·斯塔克。这么一个顶阶Alpha,是所有Omega的梦想,维杰里夫人肯定天天晚上发春梦,去给巴恩斯老爷舔鞋底子呢,史蒂夫,你就长点心吧!”出身Omega抚育院的朗姆洛,从十四岁起就一肩担起抚育院的生计,其实骨子里是有鸡妈妈特性的,捶胸顿足到不行。


“我知道,朗姆洛,谢谢你提醒我,不过我相信巴基,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如果巴基连维杰里夫人都看得上,那他就不是我的巴基了,我的巴基一定不会这么做的。”


史蒂夫笑咪咪地画画,还安慰朗姆洛不用担心,可把小婊子气到了,劈手就把画笔抢过来,沾了颜料乱抹几下,直接毁了史蒂夫画到现在最满意的一幅睡莲。这可把史蒂夫气坏了,拿了画笔沾了黑颜料,就要给朗姆洛画胡子。朗姆洛当然不肯,双手抓着一把画笔反击,两个Omega好一顿打闹,弄的全身上下都是颜料,都觉的开心极了,哈哈大笑成了一团。


“哦,我的Omega们,这是在做什么?老爷我才不在了几天,你们就玩出新花样来了。”巴恩斯老爷的声音永远懒洋洋的,顶阶Alpha的威严却是深蕴其中,朗姆洛被掐了鸡脖子般地消了声音,脸都憋红了,用胳膊蹭着脸上的颜料飞跑了出去。


巴恩斯老爷对朗姆洛的识相表示赞许,走过来拉起了史蒂夫,又亲手洗了手帕给史蒂夫擦脸,“我的小Omega,看来这几天你都没有想老爷,难为老爷我一直想你,一做完事情立即跑回来看你。”


史蒂夫闭着眼睛让巴基擦脸,笑容大大的灿烂极了,“我天天都有在想你,但我也不能啥也不做,就这个干待着想你啊!我画画的时候想你,种花的时候想你,给苹果树捉虫的时候想你,给蔷薇花修枝的时候想你,吃饭的时候想你,洗澡的时候想你,晚上睡觉的时候想你,我已经想的足够多了,想着想着你就回来啦。”


Omega甜蜜蜜地送上亲吻,说出来的话又天真又深情,巴恩斯老爷真是十分爱听,心里面受落的很,“这还差不多,小Omega你去换身骑马装,老爷我新得了两匹好马,你来给她们起名字,这是老爷送你的小礼物。”


史蒂夫没骑过马,年轻人心性难免好奇,立即去木屋里换了骑马装。黑色的燕尾服高礼帽搭配白马裤黑色长马靴,身形高壮又笔直的史蒂夫穿的妥帖又好看。巴恩斯老爷也换了一身漂亮的骑马装,又亲手给小Omega穿上防护背心和护腿,又把高礼帽换成了防护头盔,手套也重新换了一双。这一换,史蒂夫照照镜子,再转头看看帅帅的巴恩斯老爷,可不乐意了,觉的自己穿的又蠢又笨。


“哈!史蒂夫,你刚开始学骑马,还不到耍漂亮的时候,快跟老爷来。”巴恩斯老爷很喜欢小Omega这任性的小模样,心想这人长的漂亮,无论做什么都让人觉的赏心悦目,佩吉也长的极漂亮,就是没个活气儿,看着就牙疼。


两匹纯血的阿拉伯马,就连巴恩斯老爷也是费了心思才搞到手的。咆哮山庄有一处很大的马厩,还专门辟出了一大块草地当马场,只不过原来养育的都不是血统高贵的阿拉伯马,巴恩斯老爷嫌弃不够气派,很少骑来玩耍。


现在这两匹可是真正的纯血,一匹纯黑色的,毛色闪闪亮,左肩膀还有一块天生的仿似五角星的图案。巧在另一匹枣红色的也有仿似五角星的图案,是生在额头上的,巴恩斯老爷认为这天生就应该是属于他和史蒂夫的宝物,巴巴的送过来在小Omega面前献宝。


“哇!真是太好看了,巴基,你真厉害,这么好看的马都能被你找到。”没有什么称赞能比得上史蒂夫的这声惊叹,巴恩斯老爷觉的苦心真是没有白废,此时此刻心满意足。“史蒂夫,给她们起个名字吧!这匹黑色的是老爷的,你看起个什么名字好。”


“巴基,别人都叫你寒冬先生,其实他们都不知道便算是最寒冷的冬夜,天上也还是会有北极星的。你就是这寒冷冬夜里的北极星,发着最亮最亮的光芒,永远都在这里,只要有你在,所有人都不会迷路,也是你一直在指引我生活的方向,所以这匹马就叫“寒星”好不好,你看她的左肩上还有漂亮的五角星呢。”


巴恩斯老爷真是很惊讶,虽然知道小Omega爱他爱的要死要活,却依然会被史蒂夫时不时流露出的深情所震惊,差点被亲叔叔害到暴尸荒野的顶阶Alpha谁都不相信,但他却相信了小Omega的真心。“史蒂夫,“寒星”这个名字太好听了,老爷我就是这七海上的北极星,有了你的祝福,巴恩斯船务永远不会迷路,老爷我太喜欢这个名字了,这匹枣红色的是你的,也给她起个好听的名字。”


史蒂夫很不好意思的笑,把脑袋顶在Alpha的肩背上,孩子气的来回拱,“巴基,如果你是指引方向的北极星,那么我就是守护你的盾牌,无论在哪儿,无论何时,我都会守护你,这匹枣红色的就叫“星盾”好不好?你看她脑门上也有个五角星,寒星与星盾天生就应该在一起,就像我和你,天涯海角,我都会找到你,我也找到了你,我们永远不分离。”


这一刻巴恩斯老爷的冷肠肺真是有了温暖的感觉,“史蒂夫,“星盾”这个名字棒极了,寒星与星盾天生就应该在一起,我的小Omega,老爷我真是太感动了,不过老爷是顶阶Alpha,并不需要你的守护,老爷会保护你的,这一生一世,老爷我护你快活的过日子。”


两个人互诉衷肠,又骑上马小跑着溜达,史蒂夫学的很快,刚开始还只敢在马场里小跑,没多久就飞跑了出去,巴恩斯老爷吓了一跳,赶紧的在后面追。史蒂夫年轻人心性,看巴基在后面追,反倒加了两鞭子,跑的更加快。这一场你追我赶,跑遍了咆哮山庄,直到星盾跑累了,史蒂夫心疼她,停下来放马休息,自己躺在草地上晒太阳。


不多时寒星也跑了过来,两匹马挨挨蹭蹭地在一起玩耍,巴基还假装生气的样子,逗着史蒂夫亲了他好几下,才肯躺下来一起晒太阳。晴暖的阳光下,史蒂夫的脸色粉粉白,额头上还有一点点汗,桃子味的信息素弥漫开来,巴恩斯老爷亲了又亲,用手摩挲着小Omega的嫩滑皮肤,舒服到昏昏欲睡。史蒂夫只觉的这日子幸福的不像真的,就用嘴去咬巴基肩膀上的肉,听巴基一声一声的呼痛。哈!看来是真的,枕在巴基胸膛上闭起了眼睛,睡的又香又甜。


巴恩斯老爷忙过了这几日,又得了点空闲,就经常去花房里看史蒂夫画画。维杰里夫人确实动了勾引的心思,眉梢眼角间春意荡漾,趁着史蒂夫不留意,就乱飞眼风。巴恩斯老爷不动声色,心想自己真是花名在外,就这么个货色也敢勾引顶阶Alpha,估计出门前忘记照镜子了。


巴恩斯老爷同伟大的托尼·斯塔克先生的脾性不一样,托尼是一个不碰顶阶Omega,也很少去碰交际花的,洁身自好型的花花公子。巴恩斯老爷玩过的顶阶Omega却不在少数,因为最高等级的交际花通常都是顶阶Omega,价格极昂贵功夫极好,巴恩斯老爷玩的很开心,几乎没碰过良家子。巴恩斯老爷嫌弃良家子麻烦,容易上手但不好脱手,顶阶Alpha喜欢银货两讫的交易。床上伺候老爷舒服了,下了床就大把的给钱,他花的起也乐意花,只要伺候的老爷满意。


维杰里夫人这点姿色的高阶Omega,一看就是个不好脱手的闷骚寡妇,老房子着火,真不知道是谁伺候谁呢!再说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巴恩斯老爷也就招惹了史蒂夫这么一个良家子,也没想过再脱手。史蒂夫听话又温顺,又是身怀名器的顶阶Omega,次次都能让巴恩斯老爷上天堂。都说家花没有野花香,但也要看这野花是什么花,路边随便的狗尾巴花就想勾引到巴恩斯老爷?真是白日做梦!顶阶Alpha不肯降低格调,又觉的厌烦,想想就打算辞了这个不安份的绘画教师。


维杰里夫人勾引不成,却也是心急如焚,巴恩斯老爷的光芒太过耀眼,她也是存了赌一把的心思,眼看着不成功,心知是待不下咆哮山庄了,嫉妒让高阶Omega失了理智,想着自己不好过,也不能让史蒂夫好过,就琢磨出了个下作的招数。


这天巴恩斯老爷同寇森、娜塔莎正在书房里商量正经事,就听外面吵吵闹闹的声音很大,巴恩斯老爷很不开心,从鼻子哼了一声,“寇森你真是越混越回去了,老爷我在家里,仆人们都吵成这样,老爷我不在家,还不得翻了天去!”


寇森心想这可真是冤枉,急忙的跑下楼去看是什么情况,就看到维杰里夫人衣衫不整的呼天抢地,旁边围了几个试图给她穿衣服的Beta仆人,都被维杰里夫人推了出去。这来回的推搡,维杰里夫人胸前一对白兔子颤悠悠的晃荡,白花花的可晃瞎了寇森的眼。史蒂夫一脸尴尬地站在边上,衬衫也被撕破了几个口子,脸颊上还有红嘴唇的印记,金发散乱乱的随风飘散。


“得!这事我可处理不了,还是等大老爷来吧!”寇森心想这眼瞅着就是一个捉奸现场,就是谁奸谁可说不准,家务官司还是留给巴恩斯老爷的好。


巴恩斯老爷也到了现场,还没等站稳,就被维杰里夫人抱了大腿,一双白兔子软软颤颤紧挨着顶阶Alpha的大腿肉,哭的梨花带雨。说史蒂夫起了歪心,在学画画的时候想占她便宜,她拼死抵抗跑了出来。她也是好人家的女儿,这名节算是毁了,想从此以后就留在咆哮山庄,做牛做马也在所不惜,只求能保全住体面和贞节。


一边哭一边低头露出颈项,她那早死的烂赌鬼Alpha留下的标记几乎浅淡到看不见,颈背曲线也算挺不错,白生生的瘦弱弱的,腺体色泽也挺光润,这是一个随时可以被重新标记的高阶女性Omega。


女伯爵看着有意思极了,忍不住就笑出了声,一边笑一边优雅地举着翡翠鎏金烟杆吸烟,一副看热闹的嘴脸。朗姆洛拿着件风衣急忙忙的跑过来,递给史蒂夫让他赶紧穿上,挡住破了口子的衬衫,又看到史蒂夫脸颊上的红嘴唇印子,就拿出手帕想帮史蒂夫擦掉。佩吉大踏步地走过来,一把就把他推了出去,推的力气很大,朗姆洛光顾着忙活史蒂夫,一不留神被推了个狗啃泥。朗姆洛狂怒,跳起来就想张嘴骂,只看到佩吉翻了个大大的白眼,从鼻孔子里哼了一声。朗姆洛是个懂行情的,立马就醒悟过来,暗骂自己算是白混了,竟然没有佩吉反应快。


巴恩斯老爷腻烦透了,他讨厌一切把他当白痴耍的行为,难道他脸上长着“白痴”两个字,还是说他就是个没见过世面的穷鬼,露个奶子就能勾引到他。“维杰里夫人是吗?你说史蒂夫想要毁你的贞节,为什么他脸上的红嘴唇印子完完整整的?他都要强迫你了,你还想着亲他?还亲的这么用力气?我看是你欺负史蒂夫对你没什么提防,自己扑上去使劲儿亲的吧!紧接着你就撕破了史蒂夫的衣服,再露着你的大奶子四处跑,哭哭啼啼的这一顿吵闹。”


巴恩斯老爷真是聪明透了,说的仿如亲眼见到一般,维杰里夫人还想着申辩,被巴恩斯老爷用膝盖顶了一下,这一下力气极大,差点背过气去。维杰里夫人不敢再在顶阶Alpha面前嚣张,只拿着白兔子去蹭巴恩斯老爷的大腿肉,眼中流露出哀怜的神色。她的相貌其实挺不错,这如果是换了别的顶阶Alpha,可能也就顺水推舟了。毕竟豪富人家多养几个Omega,也不是什么大事情,有这送上门的资质还不错的Omega,留下来也无妨。可巴恩斯老爷不是别的顶阶Alpha,寒冬先生脾性冷硬,自己喜欢耍阴谋诡计,却看不得别人在他眼前搬弄心机。


“你打的主意也算不错,正常体面的人家肯定不想家丑外扬,虽然这事全是你搞出来的,但体面人家会把你留下来,还会把你安置的不错,然后你就可以安生妥当地四处露奶子勾搭人。勾搭不上老爷不要紧,还有寇森,还有娜塔莎,总之无论勾搭上谁,你下半生也算有着落了。你还挺聪明的,老爷我喜欢聪明人,但你不应该诬赖史蒂夫,小Omega是老爷我的心头肉,再说史蒂夫能看得上你?史蒂夫就算肯同朗姆洛搞一搞,也不会同你搞,两个Omega再怎么搞还能搞出什么来?你这自做聪明的蠢脑子,真是污了老爷的眼。”


西伯利亚虎瞪着双大眼睛凛凛生威,招手让小Omega过来,拿出自己的真丝手帕擦掉了史蒂夫脸颊上的红嘴唇印子,再把真丝手帕兜头扔到维杰里夫人的奶子上,转头斥责寇森:“你看你找来的是什么人,自己处理掉,罚你半年薪资,别再来烦老爷。”抬脚就揣开了维杰里夫人,还是用了力气的窝心脚,维杰里夫人被揣的喘不上气,还想扑上去抱巴恩斯老爷的大腿,早被得了吩咐的Beta仆人按了个实成,又用手帕堵了嘴巴,连话都说不出。


史蒂夫很有些于心不忍,看着维杰里夫人白生生的胸脯沾满了灰土,哭的凄惨之极,连声音都发不出,“巴基,别难为维杰里夫人好不好?她一个人讨生活,实在是不容易。”


巴恩斯老爷哈哈大笑,挥手示意Beta仆人把堵嘴的手帕拿出来。狠厉的骂声震的人耳朵生痛,“史蒂夫你这个烂货,老娘不用你假好心,你个被操烂了的穷逼,别以为老娘不知道你被多少人操过了,凭什么你这个烂货就能得了好下场,吃好喝好过上好日子,老娘我是正经的良家……”维杰里夫人被满肚子的怨气逼疯了,不想着趁机求饶,只想着痛骂史蒂夫来解恨,污言秽语狂喷,如果不是被按的结实,恨不得扑上去咬史蒂夫一口。


寇森赶紧让Beta仆人再把她嘴堵上,回头看了史蒂夫一眼,很担心史蒂夫受不了。寇森不知道在史蒂夫成长过程中,这种烂话听的耳朵都要起茧子了,底层人的恶毒来得更加直接而纯粹。这就是嫉妒的愤恨,史蒂夫没想到维杰里夫人竟然这么恨他,不过想想也是有道理的,维杰里夫人又不可能去恨顶阶Alpha,也不敢去恨朗姆洛这种厉害的Omega。柿子从来都是拿软的捏,史蒂夫不是软柿子,他是个又香又软的小桃子。


史蒂夫微有点郁闷,转身就走了,他是善良没有错,但也不是一个随便被利用的烂好人。巴恩斯老爷挑了下眉毛,朗姆洛得了眼色,飞跑过去陪着史蒂夫走了,一边走还一边拍大腿自责:“妈的,老子差点遭了这贱货的道,好死不死的要替你擦脸上的印子,这是证据好吗!如果是你强迫她,哪可能亲的这么完整漂亮。这贱货是个脑子蠢的,就想着诬赖你了,她可不知道巴恩斯老爷是个眼里不揉沙子的主儿。”


“谢谢你,朗姆洛,真没想到,唉!”史蒂夫挠着头发叹气,他倒是没担心巴基会弄不明白,也不担心巴基会责怪他,这事情不是他的错,Omega不认为有错,那就是胆气足腰杆壮,他只是觉的维杰里夫人原本好好的,绘画教师的薪资也挺不错,何苦来要如此呢,赔上了体面和名节。


“我早和你说了,巴恩斯老爷对这些贱货来说,那就是颗最大最闪的大钻石,恨不得扑上去舔鞋底子呢,你总不信。这次佩吉竟然还帮了老子一把,如果不是她推了老子一下,老子就把证据擦掉啦……到时巴恩斯老爷肯定会觉的老子太蠢,从此以后就不搭理老子了,哎呦,可吓死老子了。”朗姆洛越想越害怕,一路嘟嘟囔囔的陪着史蒂夫回了主宅。


巴恩斯老爷这颗超级闪亮的大钻石,正把手指上的大祖母绿戒指摘下来,送给寇森,想想不够,又把腕上的百达翡丽给了出去。最好的制表工匠花费三年时间才打磨出的顶级精品,寇森老早就盯上了,这可把他给高兴坏了,把自己戴的手表收起来,直接就戴上了百达翡丽,把表盘放到耳朵边,闭上眼睛陶醉地听着机械走动的美好声音。


“妈的,看把你美的,你把这位维杰里夫人处理掉,可真够烦的,要么我就不爱用外来的闲杂人,谁让我这么帅又这么有钱,顶阶Alpha也是有烦恼的。”巴恩斯老爷叹了口气,伸手拍了拍寇森的肩膀,“寇森,你是我的兄弟,我从不会亏待你,不过只有兄弟还不行,还要有用着合适的好帮手,娜塔莎是我看得上的好帮手,表面上肯定要一碗水端平,我罚了你半年薪资,就用戒指和手表补给你,你要明白我的苦心。”


“我知道,詹姆斯,我都知道,我这条命都是你的,你放心,我对你永远忠诚,誓死跟随你。”笑面虎收了假模假样的微笑,流露出生死与共的真性情。


好兄弟不用多言,巴恩斯老爷点点头,他从不在寇森面前摆老爷的谱,想到什么就说什么。“你想想再给史蒂夫找个信得过的绘画教师,总得让Omega有事情做,闲极了就会生事端,我可不想后宅不安生。”


“其实佩吉的画技就不错,她一个人的时候,也不能天天的用鼻孔子看人,也会弹个琴画个画什么的,她让仆人装裱的时候,我拿给史蒂夫看过,史蒂夫说画的很好,足够当他的老师了,要么就让佩吉教史蒂夫算了,朗姆洛肯定也想着凑热闹,这么一弄,三个Omega都有事情做了,后宅也就安生了。至于他们之间来回绊嘴,小事一桩,两个朗姆洛都斗不过一个佩吉,史蒂夫就是个围观旁听的,一点用都没有。”


哈!巴恩斯老爷轻巧的吹了一声口哨,想想两王一后凑在一起画画的样子,都是个顶个的美貌,当老爷走进来的时候,齐刷刷的抬头盯着老爷看,哦!这场景,才是真正顶阶Alpha的巅峰人生。


就这么定了,巴恩斯老爷一锤定音,说完就走了,他要赶紧安慰小Omega去,万一小Omega被骂的伤心难过可怎么办。回了房间正看到Omega洗好了澡,穿着睡衣在擦头发,看到巴恩斯老爷回来,还挺惊讶,“巴基,你没事情做了?怎么回来了?”


小Omega实在是太美貌了,穿着青金石色的睡衣,擦着闪亮亮的金头发,肌肤胜雪,眉目如画。巴恩斯老爷被电的发晕,接过大毛巾让小Omega坐在床上帮小Omega擦头发,“还不是老爷我牵挂你,担心你伤心难过,这个维杰里夫人是个不识相的,无端的搞事情,老爷我已经处理掉了,接下来会让佩吉教你画画。”


小Omega很开心,抬起头笑容闪亮亮,“我就知道巴基你不会上当,也不会相信别人诬赖我,也不会被别人勾引了去,这事情不是我的错,我才不会被骂了几句就伤心难过,多不值当。”


“哈!这才是我的小Omega,老爷我知道你很坚强,顶阶Omega就是应该这样,也只有这样才能配得上老爷。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老爷的格调才不会这么低,再说有了你这么个顶顶漂亮的Omega,别的Omega都是尘烟灰土。”巴恩斯老爷低下头亲吻小Omega的眉眼,“快告诉老爷,你都哪几个地方被亲到了,老爷我要多亲几下,把痕迹盖住。”


小Omega眼珠子滴溜溜转了一圈,灵动狡黠的样子,让巴恩斯老爷喜欢到心坎里。小Omega用手指着腮帮子说这里,指着红红的嘴唇说这里,又指着粉红色的小乳头说这里,又翻转过身体撅起圆润挺翘的小肉屁股说这里,还把小肉屁股掰开说这里。粉红色的入口微张着翕动,勾引的巴恩斯老爷鼻血都要流出来了。


“哦!我的小Omega……”巴恩斯老爷合身扑了上去,一时间春光无限,桃子味和青草香纠缠在了一起。露台上的蔷薇花瓣漱漱而下,宛如小Omega在情潮下颤抖的身躯,艳歌娇舞欲无穷,巴恩斯老爷惟愿醉死在这温柔乡!


***作者有话说:因为下章要飞刀,大过年的就不添堵了,所以这是年前最后一更,为了感谢一路追文的小亲亲们,特意送上万字更新~这一章甜蜜中带着丝丝阴霾,巴恩斯老爷的操控欲望得到了极致的满足,但如同文中所言,小桃子的坚韧心性是巴基给培养出来的,在爱中长大的小Omega虽然贫苦却内心强大,所以这其实是巴基与巴恩斯老爷的战争~


另外特别要打个广告~作者的另一篇文《河间沙粒几许多》已经写到了剧情转折章节,之前可能有小亲亲看CP配对是盾王子CP,所以不吃,现在终于揭密了作者的初设定,其实是双巴基设定!


《河间沙粒几许多》是作者开坑写文的初衷,也为了心目中的瓦坎达大战,所以倾注了十二分的心血,当然《向阳坡》同样如此,但《向阳坡》是年代爱情小片儿的设定,写起来不难~


《河间沙粒几许多》作者为了贯通漫威MCU宇宙,同时为了打一场波澜壮阔的瓦坎达大战,可以说倾尽心力重新构建了宇宙,所以很希望有更多的小亲亲们能喜欢~


当然并不强求,仅是作者在自己写的文里打打广告~如果感兴趣的小亲亲想去看的话,建议先看阅读提示~因为剧情线设定确实很复杂~这篇文里体现了作者对 MCU宇宙所有的私人构想,体现了我对盾冬最深沉的爱,盾冬恒永远~再次感谢追文的小亲亲~提前祝新春大吉~万事如意~



又乖又甜的小桃子~

评论(173)

热度(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