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静行走白月光

什么季节,你最惆怅 ?放下忙乱的箩筐。

【ALL盾/ABO/主冬盾】向阳坡

背景:泪珠钻石+鸳梦重温AU,无能力AU,泪珠钻石里的贫苦农夫很可怜,情感上很压抑。冬盾的生死两茫茫,也十分适合鸳梦重温的剧情。想写一个在逆境中坚持自我的Omega,如同林间永远向阳的山坡!


警告:ALL盾请注意,盾受请注意,结局是冬盾1V1,安静写文不想撕,不适者请自行离开。


SY主页:请点击  同步更新 请惠存

AO3主页:请点击 同步更新 请惠存


前文: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重要预警:进入飞小刀片的区间,不能接受者请提前避让~

原因一:初衷即是想写一个坚持自我永远向阳的小桃子,作者初心未改;

原因二:遵循《鸳梦重温》本身的故事脉络,金融寡头冷酷无比;

原因三:虎巴基的性格冷硬,但他绝对不渣,他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利已主义者,这在美国的托拉斯形成早期,是普通现象,例如年轻时的洛克菲勒。

拒绝因剧情框架&虎巴基性格而引起的不必要diss,能接受者请看下文~


****************

本章 大老爷终于说出了“我爱你”~

***************************


第二十五章


圣诞节的钟声敲响了,绚烂的烟火漫天华彩,美不胜收,正是火树银花不夜天的煊赫时刻。宾客们都去到了庭院里,巴恩斯老爷一个人在黑暗中颓丧,大腮帮子的线条都显示出了愁苦的模样。


几乎全美国他看得上眼的顶阶Omega都来到了舞会现场,巴恩斯老爷挨着个的邀请跳舞。相貌好的感觉性格不好,性格好的又感觉不够坚强,心性坚韧的又感觉太可苛责,不是个善能笼络人心的合格当家人。好不容易有个相貌好性格坚强又长袖善舞的,一看这不就是佩吉·卡特么,巴恩斯老爷跳舞跳的糊涂了,自己家的顶阶Omega都忘记了。


佩吉·卡特哪都好,就是对着老爷没有个活气息,皇冠上的小明珠,把所有的鲜活灵动都留给了女伯爵,巴恩斯老爷在小明珠眼里就是块边角料。但所有这些个顶阶Omega都没有史蒂夫好,史蒂夫顶顶爱老爷,相貌又冠绝所有在场的顶阶Omega,心性更是坚韧无比,既有天生的宅心仁厚,也不是个被随意糊弄的烂好人,真心能承担得起咆哮山庄当家人的职责,但他出身实在是太过卑微,婚都结过一回了,唉……


巴恩斯老爷头痛的不行,仰天长叹,寇森走了过来,拿过雪茄匣子亲自给大老爷剪雪茄。“史蒂夫能分化成个顶阶Omega,他的血脉里一定是有传承的,要么我们仔细查一查,看他是哪只血脉的遗留,有了身世背景,他就能配得上巴恩斯家族了。”寇森是大老爷的过命兄弟,是真心了解大老爷的人,替大老爷分忧解难也是他职责所在。


巴恩斯老爷接过雪茄猛吸了一口,又深深的叹了口气,烟雾升腾,“这些我都想过了,史蒂夫的亲生父亲只是个低阶Alpha,妈妈是个中阶Omega,还是个精神病,没几天清醒时候。史蒂夫说他妈妈家境贫苦的不行,分化的时候没人管,被个坏Alpha吓出了精神病,是被他父亲恰巧经过救了下来,也就嫁给了他父亲。这位罗杰斯先生都没上过什么学,从小在各个家庭里寄养长大,也只是分化成了个低阶Alpha,可想而知便算祖上有什么Alpha血脉,也是稀释的不成样子。”


“史蒂夫长到了二十岁才分化成了顶阶Omega,如果当年真是我一直陪伴着他,那就应该是我的顶阶Alpha信息素影响了他,再加上他家传的顶阶Omega血脉确实很强大,有隔代复苏的可能,才让他在二十岁“高龄”的时候,分化成了个顶阶Omega。寇森你想想,如果不是他祖上出现了重大变故,怎么会沦落到这种境地?搞不好史蒂夫的祖上血脉,来历并不体面,可能是私生的,甚至有可能是什么流亡的犯人。”


“这种家世背景,对巴恩斯家族一点用都没有,一旦被掀开来,甚至会带来耻辱。巴恩斯家族一定要在我手里成为世界船王,我天生就是要君临七海的,所以我不会冒这个险。史蒂夫是很值得喜欢,但他也就是个卑微的底层Omega,他没什么别的路可走。如果他是个老实肯听话的,我不介意宠着他,其实我……真是很喜欢他……我也专门和他说过老爷很喜欢他……可他就是不肯听话,真是要气死我了。”


巴恩斯老爷真是聪明透了,前后想想就想明白了史蒂夫的血脉传承,也是因为巴恩斯老爷太聪明了,聪明人都不肯冒险,更不肯明知是火坑还往里跳,史蒂夫注定只是个底层Omega,再美貌再是顶阶也没有用。


对这些个弯弯绕一无所知的史蒂夫乐呵呵地看完了烟火,距离是很遥远,但在同一片天空下,也能看出个热闹。Omega笑咪咪的把苹果馅饼放进了烤箱里,第一次按配方做,还挺忐忑,不知道馅饼皮会不会起酥。Omega是个闲不住的人,趁着烤馅饼的时候,就跑去马厩给星盾梳毛。


马厩是高档地方,马童们也都是中等级的仆人,驯马师更是高等级仆人,在仆人们中间称得上是作威作福了。不过星盾谁也不让骑,勉强能接受个刷毛清洁之类的,剪毛都得要史蒂夫才肯,所以史蒂夫也算马厩里的半个粗使仆人。


Omega拎得清楚,除非马童们跑过来找他,他白日里很少去马厩,只在晚上没人的时候,才去找星盾说说话。星盾总是很耐心的听他说话,温润的大眼睛眨巴眨巴的望着他,每当这时,史蒂夫都觉的很开心,便算他孤独到终日不说话,也还是有星盾陪伴着他。寒星就不行了,寒星的性子和她主人一个德行,仿佛通人性的知道Omega被抛弃了,还惹了寒冬先生很生气,理都不理史蒂夫,也不理星盾。


星盾也是个有脾气的,寒星不理她,她也就拿屁股对着寒星,两匹马也闹起了别扭。寒星更是没人敢骑,她也不让任何人骑,倒是很享受马童们的用心伺候,一副马大爷的模样,真是像极了大老爷。不过寒星却喜欢被史蒂夫梳毛,也就这时候两匹马能挨挨蹭蹭的玩在一起,史蒂夫就每天晚上过来梳毛,梳下来的闪亮毛发,都做成了毛娃娃。


这两天休息,史蒂夫就多梳了一会,把毛发仔细的收好,亲了寒星一下,却被轻轻的很嫌弃的踢了一脚,Omega哈哈大笑,又搂着星盾亲了个够,才美滋滋的回转。刚走到小院子门口,就嗅到了香甜甜的苹果味,Omega担心馅饼被烤焦了,赶紧进房间想着把馅饼拿出来,正看到巴基用件衣服包了手,从烤箱里往外拿馅饼。


Omega吓了一跳,立即就退了出来,想着找个地方躲躲,天气挺冷的,去马厩里睡一晚上也还行。巴顿先生应该是一直候在外面的,史蒂夫走的太高兴竟然没发现,“史蒂夫,你别跑了,老爷是特意过来找你的……你要抓住这次机会……你是顶阶Omega,不应该过这种苦日子。”巴顿先生是高阶Alpha,并不方便同史蒂夫说太多,但不让史蒂夫逃走的态度却是毋庸置疑的。


史蒂夫不想让巴顿先生难做,但他也实在是不想见巴基,盘算着抑制剂的数量,并不够他再喝一只的,这可要怎么办?Omega心里面很难受,但也只能硬着头皮进了房间,径直的打开窗户,站在上风口,尽量减少吸入顶阶Alpha信息素。


巴恩斯老爷看的分明,知道史蒂夫真心不想见他,但他实在是舍不得小Omega,只觉的舞会里所有的顶阶Omega都及不上史蒂夫的半分好。这思念一起,真是到了抓心挠肝的地步。想想老爷同个Omega置什么气呢,好好哄一哄,哄回去就行了,小Omega爱他爱的要死要活,肯定会回心转意的。大老爷自己找台阶下,也算是人生头一回,举起了手中的毛娃娃,没话找话,“史蒂夫,这是你做的?做给巴顿家的小丫头?”


毛娃娃史蒂夫一共做了六个,后来星盾的毛发不够了,就用了寒星的毛发,还杂了些别的马毛。不过巴顿家小小姐的毛娃娃是第一个做的,用的全都星盾的毛发,漂亮的枣红色,闪着亮光。巴恩斯老爷手里拿着的正是这个枣红色的毛娃娃,史蒂夫点点头:“是的,巴基,这是我给巴顿先生家小小姐做的,她可喜欢了,你为什么要抢小孩子的玩具?这是小小姐最喜欢的玩具了。”


抢小孩子玩具的巴恩斯老爷很是尴尬,“老爷我没抢,我就是看做的漂亮,拿过来看看的,我过会儿就还给克林特。”搭话失败的巴恩斯老爷越挫越勇,开启了另一个话题:“史蒂夫,你这馅饼烤的真不错,不知道味道怎么样。”钢青色的大眼睛紧盯着小Omega,心里想着“快说让老爷尝尝,老爷肯定使劲夸奖。”


史蒂夫轻吐了一口气,Omega快要憋死了,他都不怎么敢呼吸,担心再会湿了裤子,他只剩下三只抑制剂了,是下个热潮期要用的量,他没有多余的抑制剂了。“巴基……你能不能离开……我的抑制剂是定时定量发放的……我没有多余的抑制剂了,我是被你标记的Omega,我太久没见你了,我的热潮期也快要来了,我实在是受不了……你就当是可怜可怜我,快离开行吗?我不知道你来是为了什么……如果你是想玩我,我们换个地方,只要是我们两个人,你怎么玩都行,只要你玩满意了放我回来就行了……还有你在玩我之前能不能给我喝只抑制剂……我太久没被玩了,热潮期也就在这几天了,可能会发情,到时影响了你心情……”


开了窗户的小房间,温度并不高,Omega却是汗透重衣。他太久没见Alpha了,热潮期也快要来了,正是最需要Alpha信息素的时候。面对灵魂标记他的顶阶Alpha,Omega只觉的全身都沸腾着渴求,从血液里冒出来的饥渴。这是缺乏Alpha信息素的原因,纯生理性的,和心理上接不接受没多大关系,这也是被标记的Omega离不开标记他的Alpha的根本原因。


Omega一边说一边眼睛里闪着盈盈泪光,巴恩斯老爷知道这是纯生理性的,心理上史蒂夫根本不愿意见到他,顶阶Alpha这次是真心疼了,他的小Omega忍受了太多煎熬。立即走出门把毛娃娃还给了克林特,又让他快着点的拿抑制剂过来,在抑制剂没拿来之前,顶阶Alpha就站在院子里挨冻。心想着后宅不宁真是做什么事都没心情,这次要好好的哄回小Omega,听话就好别再闹腾了。


克林特撒丫子跑的飞快,没一会儿就拿了抑制剂过来,巴恩斯老爷没多言的拿给了Omega。史蒂夫直接就喝了,颤抖了好一会才缓过来,起身把窗户关上,“巴基,你等我一会,我去洗个澡,你是想在这里玩?能不能换个地方,这周围还住着别的仆人,我的味道大,会影响到他们。”


Alpha心想我有那么不是东西吗?我其实就是想你了,想和你说说话,想吃你烤的苹果馅饼,想哄你回心转意,当然最终目的是要玩你的小肉屁股。巴恩斯老爷咳嗽了一声,“史蒂夫,老爷我没那么混蛋,我就是想你了,想和你说说话,你说了要烤苹果馅饼给老爷吃的,现在烤好了能不能给我吃一块?”西伯利亚虎刻意撒娇成了个大猫样,眨巴着钢青色的大眼睛,嘴角笑咪咪地翘起来,就差过去蹭小Omega的大腿肉了。


Omega没办法拒绝巴基,这是他的巴基,他的巴基想吃苹果馅饼了。立即动手切了好大一块,热乎乎的苹果馅闪着微光,香甜甜的气息真冲鼻端,“小心烫,巴基。”


撒娇的大猫得意极了,嗷呜来了一大口。天啊!快要烫死老爷啦!快要齁死老爷啦!巴恩斯老爷被烫的直跳脚,好不容易咽了下去,再张嘴说话,嗓子都哑了,“天啊,史蒂夫,你这是要打死卖糖块的啦!这也太甜了,齁死人啦。”一边说一边就走出了门。


Omega不明所以,也吃了一口,这甜度是刚好的,巴基就喜欢吃这么甜的,可那是陪伴他一起长大的巴基,吃不到冰糖也买不起甜苹果的巴基,不是现在的巴基,现在的巴基是巴恩斯老爷……


史蒂夫一口一口地吃完了手里的馅饼,明明很甜,为什么他却觉的苦呢!可能甜的太多了,就会变苦。Omega默默的哭了,他没想着再去招惹巴基,就让他这么安生的过日子不好吗?为什么还要来吃苹果馅饼?吃完了还觉的太甜了,这是他烤给巴基吃的馅饼,巴基吃了一定会觉的很好吃,一点都不会觉的甜。


Omega用手背擦去了眼泪,准备把苹果馅饼收起来,明天当早餐吃,这么好吃的馅饼只能他一个人吃,不应该给别的什么人吃。巴恩斯老爷端了壶茶进来,看小Omega哭的伤心还挺诧异,“怎么了,史蒂夫,你哭什么?老爷才只吃了这一口馅饼你就舍不得了?”


“……是你觉的馅饼太甜了,不好吃……巴基是一定会觉的很好吃的,巴基就喜欢吃这么甜的,是你说的要放很多很多冰糖,放很多很多黄油,用最红最红的红苹果烤最甜最甜的馅饼吃……是你说的……”Omega哭的委屈极了,用手背不停的擦眼泪,像个小孩子样的发出呜呜呜的声音。


“哦,可心疼死老爷了,老爷没觉的不好吃,就是太烫了,也确实有那么一点点甜,就一点点,一点都不多,老爷是出去拿壶茶来,喝着茶吃馅饼才叫一个好吃呢,小Omega你可别哭了,老爷我的心都碎了。”


巴恩斯老爷这次是真心疼了,搂着小Omega一点点诱哄,温柔的亲吻,释放出最温暖的信息素,青草香浸润在甜苹果味道里,暖哄哄的舒服极了。史蒂夫擦干了泪水,眼睛都红通通的,把苹果馅饼拿到巴恩斯老爷面前,“那你把馅饼都吃完,一点都不许剩。”


“好的,我的小Omega,我们一起吃。”巴恩斯老爷心想幸好这是拿了满满一壶茶,否则真得齁死我。两个人你一口我一口的吃完了苹果馅饼,巴恩斯老爷茶喝的太多,直打了两个嗝,“真是太好吃了,史蒂夫,真不敢相信这是你第一次做的。”


Omega相信了,Omega永远相信巴基,笑的眼睛都见不到了,“巴基,我还有两个苹果呢,我现在就再烤一个,你拿回去吃。”


天啊!可饶了我吧!再吃嗓子就吃坏了。“不用了,史蒂夫,你是要跟老爷回去的,回去了让厨房烤来吃,苹果还有很多,你想怎么吃就怎么吃。”


“我不回去,巴基,我现在过的很好,你要的听话我做不到,也不想做,会有很多Omega听你话的,你去找那些听话的Omega,我……我一个人挺不错的,我也有努力干活,没有吃闲饭,谢谢你,巴基,让我能有口饭吃,有地方住,我就这么守着你,也就知足了,我没有别的想法了,你……你还是离开吧,或者我离开也行,我去马厩里睡,等你待够了我再回来。”


唉!小Omega真是又纯真又可爱,这么个破房间,如果不是有小Omega,老爷我没事来这儿干嘛?连个舒服的椅子都没有,破凳子坐的老爷屁股疼。“小Omega你就回来吧,是老爷不好,老爷我知道了,不会再想着玩什么三人游戏,多人游戏,你这么好,老爷怎么舍得让别人分享你,是老爷晕了头,老爷我向你道歉,你看你的手,全是水泡,你是顶阶Omega,不应该用这种苦。”巴恩斯老爷心疼的拿起小Omega的手,用嘴巴去吹,挑起眼睛望进小Omega的心里去。


“巴基,你想玩我,不需要这样的,只要是我们两个人,我永远都是属于你的,所以你不需要骗我回去,我受不了你骗我,你如果再骗我,我会很伤心很伤心,我其实难过的都想死了,又担心留你一个人在世上,万一你恢复了记忆,发现是你逼死了我,你肯定也是要死的,我舍不得你死,才这么挺着活,你不要再骗我了,就让我一个人过日子,我守着你就心满意足了。”


史蒂夫说出来的话,真是又纯真又深情,他永生永世都爱着巴基,活为了巴基活,死也是为了巴基死,自己不想活了,还担心如果死了会连累到巴基。巴恩斯老爷真是无话可说,什么是情深极致,这就是呢!唉,看来老爷还真不是个东西,这么爱你的顶阶Omega也舍得伤害。


“小Omega,老爷我感动死啦,唉!你要怎么样才能相信我呢,我再不会伤害你了,你是老爷捧在手心里的Omega,老爷我……我……爱你,老爷我……真的爱你,可能还是不如当年的巴基那么爱你,但老爷我确实是爱你的,你给我点时间好不好?也许我睡了一觉,就恢复记忆了也说不定,到时一睁开眼睛,发现小Omega你在这里受苦,你说说老爷我的心,得是要多伤心难过!得是要多后悔自责!”


能让奸猾似鬼的巴恩斯老爷说出“我爱你”,史蒂夫还真是头一个,巴恩斯老爷自己说出口都觉的诧异之极,心想这可能真的就是情之所致,想不到小Omega早就住进了老爷的心坎里。巴恩斯老爷乘胜追击,立刻抓住小Omega心疼老爷的“弱点”,开始装可怜。


善良的小Omega心软了,瞪起了波光粼粼的大眼睛,“我不玩三人游戏!也不玩多人游戏!我只和你在一起!你不要逼我做不喜欢的事情!”


“好的,史蒂夫,老爷我答应你。”


“你发誓!”


“我发誓,如果老爷我再逼你做不喜欢的事情,就……就……就让我失去……失去……失去……发誓的左手。”


这誓言可够重的,小Omega却没有阻拦,史蒂夫是极善良没有错,却是个极坚守承诺的人。他坚守承诺,自然也要求巴基坚守承诺,盯着巴基说完了誓言,禁不住绽开了微笑,“巴基,你要记得你的誓言,你这么爱漂亮,万一失去了左手,你可是要伤心死了。”


唉,真是最毒Omega的心哟!还以为小Omega会拦着老爷发誓,想不到一定要等老爷说完誓言,也罢,史蒂夫本就不是别的Omega,他是老爷心坎里的Omega,老爷再不会辜负他,再不会惹小Omega伤心了。


想到这,巴恩斯老爷也舒展开了眉眼,凑过去亲小Omega的甜嘴唇,被小Omega一把推开,“不要在这里,我们俩的味道太大了,我们回木屋好不好?”


“不好,木屋好久没人住了,没人气的地方老爷不喜欢。”


“那回我原来的房间呢?”


“不好,现在主宅里还有好多人,烦死了。”


“……好吧,巴基你跟我走,我带你去马厩好不好,寒重和星盾住的马厩可好了,地方大不怕味道重。”


得!睡自己的Omega,还得去马厩睡,巴恩斯老爷也没了脾气,还被小Omega盯着刷了牙洗了脸,苹果馅饼确实有点甜,不刷干净会坏牙齿。又等着小Omega自己拾掇干净了,再把被子枕头顶在脑袋上,乖乖跟着小Omega走去马厩。还在心里庆幸好险让克林特先走了,否则巴恩斯老爷的一世英名就这么毁啦。


顶着被子枕头走了许久才走到马厩,寒星与星盾白日里闹别扭,晚上却是紧挨蹭在一起睡。纯种阿拉伯马的马厩条件极好,宽敞干净的大单间,地上铺的干燥细软的草,还有纯羊毛的薄毯子披在马背上,冬天的寒夜颇有些冰凉,薄毯子是十分有必要的。


Omega轻手轻脚的走过来,却还是惊醒了星盾,歪头看向顶着被子枕头的巴恩斯老爷,大眼睛眨巴眨巴,意思是在说巴恩斯老爷蠢透了。被匹马看到不好意思的巴恩斯老爷,也是十分的无可奈何,抖了抖被子,“这被子好薄,小Omega你平时肯定很冷。”


“也还好,我每次睡觉前都洗热水澡,趁着热气睡觉就不冷了,白天干活多,晚上就能一觉到天亮,没觉的有什么。”Omega拿过被子铺在干草堆上,把枕头摆正,又把星盾的毯子拿过来,担心星盾冷,就把寒星的毯子拽过来一些,想两匹马盖一个毯子,这可惹恼了寒星,把头一甩就要发飙。


巴恩斯老爷走过去轻踢了一脚,“嘘,你个娇小姐,拿你个毯子还不高兴了,老爷我难得晚上过来看你,乖乖的,等天亮了老爷叫人拿糖块给你吃。”物似主人形,寒星打了个响鼻,转头不搭理这瞎胡闹的大老爷,拱了拱身体,同星盾挨蹭着在一起睡了,漂亮的马尾巴还搭在星盾身上。


史蒂夫笑咪咪的,“寒星可娇气了,和你一样,天天装大老爷德行。”


巴恩斯老爷扑上来,三两下就把小Omega剥了个精光,担心小Omega冷,就紧紧抱住用薄毯子裹起来,用热哄哄的嘴去亲小Omega,“哈!我的小Omega,老爷我不是装的,老爷我是天生的大老爷德行,老爷我是顶阶Alpha中的顶阶Alpha,注定为王!”


史蒂夫真是爱极了巴基这天生自信的模样,钢青色的大眼睛熠熠生辉,再黑再暗的夜里也依然如那北极星般闪闪发光,“是的,巴基,你是我的北极星,我是守护你的星盾,永生永世都是,我们永不分离。”Omega送上甜美的唇,津液交融,仿佛这许久时日来的苦楚从没有发生过。Omega不觉的苦,甚至也不生Alpha的气,只要Alpha肯尊重他那么一丝丝,Omega就愿意奉上全部的爱,情深到极致,爱尽到刻骨。


这一刻巴恩斯老爷真心感动,唉!老爷我真是何德何能?有这么个顶顶好的顶阶Omega,生生死死的爱老爷,想想老爷真的太不是东西了,老爷再不会犯傻气,再不会瞎折腾,就这么好好的爱小Omega,将来再生养出几个顶顶漂亮的顶阶孩子,到时老爷君临七海,身边还有小Omega陪伴着,人生巅峰不过如此!


权势是Alpha最好的情药,巴恩斯老爷勃发到不行,青草香信息素浓重到起了漩涡,在这漩涡中心就是仿如献祭般的小Omega。微光下小Omega的肉身闪耀着点点星光,白皙到极致也精壮到了极致,大老爷只觉的满腔子血都要喷出来了,喷在小Omega这完美的肉身上。让这脸这胸这腰这腿这屁股都沾染上他的血,带着他血的印记,永生永世,这是永远属于大老爷的Omega,恨不能拆吃入腹,融为骨血。


西伯利亚虎的咆哮响彻了山庄,久久不息,猛兽的獠牙狠狠咬住小Omega的颈子,恨不能把这血肉都吸干,又恨不能把自己的脑浆子都射出来,将自己的心都剖出来送给小Omega。猛兽之王找寻了生生世世,终于找到他永生的爱侣,永世的归乡,永恒的桃源。


小Omega承受了这一切,他也承受得起,一声声的呼唤,一次次的成结。他的一切都是属于巴基的,他的肉,他的骨,他的血,他的灵魂都是属于巴基的。小Omega流尽了眼泪,交缠着,承受着,也给予着,两条长腿紧紧盘着属于他的Alpha,癫狂着死了一回又一回。


巴恩斯老爷喘的不行,用舌头去舔小Omega的眼泪水,“别哭……史蒂夫……我再不会惹你伤心啦……我爱你……我的小Omega……我永远都爱你……”伴着这声声爱语,巴恩斯老爷再一次的成结,史蒂夫纵声吟哦,“……我也是……巴基……我也是……”两个人紧紧搂抱在一起,累到了极致,满足到了极致,甚至来不及再说上一两句情话,就晕睡过去。


远处的烟火繁盛,月光绽放着微芒,这一刻,有情人终于在了一起。生生世世的纠缠,寒星与星盾,永远不分离。再光亮的北极星也还是需要星盾的守护,再甜润的桃子也还是需要永远向阳的山坡,再红再红的红苹果也还是需要大大的烤箱,多多的冰糖,厚厚的黄油,才能变成最甜最甜的苹果馅饼。巴恩斯老爷再强大也还是需要最香最软的小Omega,有了小Omega,巴恩斯老爷才不会迷茫,才能找到回家的路!



让大老爷认清楚自己的心意,还真是不容易呢~

评论(89)

热度(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