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静行走白月光

什么季节,你最惆怅 ?放下忙乱的箩筐。

【ALL盾/ABO/主冬盾】向阳坡

背景:泪珠钻石+鸳梦重温AU,无能力AU,泪珠钻石里的贫苦农夫很可怜,情感上很压抑。冬盾的生死两茫茫,也十分适合鸳梦重温的剧情。想写一个在逆境中坚持自我的Omega,如同林间永远向阳的山坡!


警告:ALL盾请注意,盾受请注意,结局是冬盾1V1,安静写文不想撕,不适者请自行离开。


SY主页:请点击  同步更新 请惠存

AO3主页:请点击 同步更新 请惠存


前文: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重要预警:进入飞小刀片的区间,不能接受者请提前避让~

原因一:初衷即是想写一个坚持自我永远向阳的小桃子,作者初心未改;

原因二:遵循《鸳梦重温》本身的故事脉络,金融寡头冷酷无比;

原因三:虎巴基的性格冷硬,但他绝对不渣,他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利已主义者,这在美国的托拉斯形成早期,是普通现象,例如年轻时的洛克菲勒。

拒绝因剧情框架&虎巴基性格而引起的不必要diss,能接受者请看下文~


****************

本章 大老爷开始作死(哦!不!是开始做局了)~

本章 因为大老爷做局,所以开始小刀子飞飞~

***************************


第二十八章


巴恩斯老爷很忙,并不能经常回亚特兰大,有时候出于各种交际场合的需要,还会让佩吉和朗姆洛陪同着去纽约。巴恩斯老爷也想让史蒂夫跟着去纽约,连说了好几次,都被Omega拒绝了。这要是放在从前,大老爷肯定特别不高兴,会强迫着史蒂夫一起来纽约。搁在今时今日,巴恩斯老爷可舍不得惹小Omega半点不开心,不来纽约就不来,大老爷有空就回亚特兰大,两边跑也是应该的,正在情热时分的巴恩斯老爷并不觉辛苦。


说什么都不去纽约的Omega却是有自己的想法,巴基就是在亚特兰大失踪的,他来到亚特兰大就是为了寻找巴基,他也找到了巴基,孟菲斯才是他和巴基的家,向阳坡上的大橡树还等着他们回去呢!在巴基没有恢复记忆之前,Omega哪都不会去,就在亚特兰大等着。等到巴基恢复了记忆,就带巴基回孟非斯去,让巴基看看他们的家,看看他们一起牵手走过的棉花田。密西西比河缓缓的流淌,他和巴基会站在堤坝上晒月亮,那才是Omega魂牵梦萦的美好时光。


这一天终会来到的,史蒂夫坚信着这一点,巴基是他的信仰,是他勇气的源泉。夜半时分相思成狂,也不肯向巴基吐露一个字。Omega从不诉苦,从不抱怨,也不求哀怜,他只是那向阳坡上的青青草儿,扎根大地,努力向阳。佩吉和朗姆洛都去了纽约,Omega一个人待着也从没有放松过一刻,努力编写课本之余,更是设计出了十分得体的校徽。


佩吉的顶阶Omega信息素是鸢尾花香,香气浓郁,却又有着超凡脱俗的感觉,相当的独特。小明珠很引以为豪,争抢着说校徽一定要有鸢尾花。史蒂夫就画了一个鸢尾花环,花环里面是连绵起伏的向阳坡,坡上一颗茂密的大橡树,这是史蒂夫的个人标记。朗姆洛头痛极了,因为他是没啥个人标记的小婊子,他的Omega信息素味道是加了薄荷的金朗姆酒,总不能画个酒瓶子上去吧。


史蒂夫就问朗姆洛最喜欢什么,小婊子出身Omega抚育院,从小到大没拥有过啥好东西,有点好东西都赶紧着卖了养活抚育院。想了半天,新近画出来的大肖像、雪花木匣子、法贝热彩蛋是小婊子最喜欢的三样东西,是要保留一辈子的,再难也不会卖掉。这就是“布朗学院”校长终生挚爱的三件宝贝,除了大肖像挂在大礼堂外,另两件宝贝一直摆在朗姆洛校长的办公桌上。校长去世后,捐献给了本学院博物馆。巧夺天工的两件宝贝代表着两大豪门世族的友谊,自然不能流落出去,罗林斯先生很好的执行了校长的遗愿。


没有个人标记的朗姆洛,可挺让史蒂夫为难的,想了想就画了个人像剪影上去。一个年轻的男性Omega靠着大橡树看书,微低着头,眼睫毛翘起的很分明,小鼻子头也是圆润挺直的,这是朗姆洛的小剪影肖像。这可能把小婊子乐坏了,佩吉和史蒂夫都是花啦大树啦什么的,就他是整个人上去的,这太好了,小婊子的圆鼻孔都要顶到天上去了。


佩吉假模假样的骂了小婊子几句,并没有认真的反对,三人标记就这么定了下来。史蒂夫也是有私心的,在鸢尾花环里的左上方,是视觉的中心点,史蒂夫画了个北极星上去。这是巴基,巴基是永远的北极星,光芒万丈,照耀世间。佩吉就说画北极星是可以的,将来一定要巴恩斯老爷捐钱,要捐很多很多的钱。


这样一来,一个完整的校徽算是确定下来了,史蒂夫来回的推敲,计算比例,绘制图样,把个校徽设计的很是典雅大方。三个人都挺满意,史蒂夫还很细心的将鸢尾花环画成了节点设计,每一个节点都是可以断开的,并不会影响鸢尾花的完整度。佩吉和朗姆洛都问为什么要这么设计,史蒂夫就说将来谁捐钱捐的多,谁就有资格将家族标记放进校徽里。


花环里面的图案是核心设计,一定不能动,但花环可以随意断开,方便嵌入标记式图案。史蒂夫这一招真是太妙了,斯塔克家族的飞机标记老早就嵌入进来,托尼大把的捐钱,就是想把北极星挤下去,让斯塔克家族的飞机标记进入到核心设计里。巴恩斯老爷自然是不肯的,无论斯塔克家族捐多少钱,大老爷永远比托尼多捐一万美金。假大方真抠门的大老爷,只肯多一万美金,也不肯再多了,但每次都把托尼打压下去,可要气死托尼了,真正得了好处的却是“布朗学院”。


除了斯塔克家族,还有奥丁森家族和斯特兰奇家族,这都是真正的豪门,出钱出力出人出资源,才有资格嵌入家族标记。其他的一些小家族小富豪,都是跟着风的捐钱捐物捐资源,为了能巴结上校董会,进入Old Money的圈子。史蒂夫提前就预想到了这种场景,建学校自然是百年基业,但在建校之始,就能想到这一步的,确实没几个人,这真正属于是Omega的天生禀赋。


先期的手绘教材是由佩吉随身带着的,因为要教导朗姆洛努力学习。Omega学校的教师也一定是Omega,朗姆洛将是这所学校的第一位教师,不好好学可是没办法教书育人的。小婊子清楚的很,学习的异常刻苦,佩吉教导的也是十分用心。只不过朗姆洛是个没有经受过任何前期启蒙的小婊子,长到了27岁才开始学习,确实有点笨,佩吉又是个聪明伶俐启蒙早的,每每都会诧异为什么小婊子你就能笨成这样?


学习到焦头烂额的小婊子自然会反唇相讥,吵架都不够还会动手打起来,没有了史蒂夫在中间调节,战况往往激烈到需要巴恩斯老爷出场拉架的地步。问起原因,两个人都守口如瓶,相互翻大白眼珠子,转瞬间又头挨头的凑到了一起。巴恩斯老爷又好气又好笑,去问娜塔莎,同样是一头雾水,不知道家里的Omega是在琢磨啥呢。


巴恩斯老爷私心里其实很愿意看到两个Omega吵嘴打架的场面,永远冷若冰霜鼻孔子朝天的小明珠,这时候意外的生动鲜活。眼睛瞪的很大,虎虎有生气,扔高跟鞋扔的又快又准。巴恩斯老爷喜欢这样的美人,开始觉的佩吉真心不错,挽着小明珠手去参加舞会时,会悄悄捏她的漂亮手指头。这可把佩吉气死了,心想史蒂夫对你深情一片,你为什么就是不知足呢?!Alpha真就是随时随地发情的猪,顶阶Alpha更是一直挺着个老二的猪。


佩吉回到亚特兰大就同史蒂夫说了,没有半点避讳和隐瞒,现在三个Omega是最好的朋友,佩吉是个讲义气有担当的顶阶Omega,她不想史蒂夫陷的太深,伤的太重。史蒂夫只是微笑,感谢佩吉的提醒,Omega不会再说“巴基他是真心爱我的”诸如此类的话了,因为他的巴基还没有回来。巴恩斯老爷是不可能只爱他一个人的,Omega有这个认知,也答应了不让大老爷为难,他说到做到,只期盼着巴基能快点回来。只要巴基回来,是一定只爱他一个人的,史蒂夫坚信这一点,而且巴恩斯老爷也是同意过的,只要恢复了记忆,就只爱他一个人,这句话给了史蒂夫等待下去的信念。


“史蒂夫,我不是说你不能等下去,我只是希望你不要陷的太深,不要抱太大的希望……万一,我是说万一……詹姆斯他一直恢复不了记忆,你可要怎么办?咆哮山庄是一定会有另一位主人的,便算不是我,也有可能是别人,却永远都不可能是你,史蒂夫,我不想让你受伤害……如果一定要有另一位主人的话,我倒真宁可是我了,我能保护你,如果是别人,史蒂夫……我真的不敢想。”


小明珠眼圈红了,三个Omega都是通透的人,一旦产生了真正的友谊,就会是一辈子。佩吉深吸了一口气,决定把话再挑明白一些,“史蒂夫,你是良家子,你不知道这圈子里是有多丑陋多腌臜。我7岁的时候被娜塔莎带回到俄罗斯,刚能吃上两口饱饭,知足的不行,又很担心再被扔出去,就天天想着多巴结贵人们。仆人欺负我是新来的,背地里磋磨我,我也不敢反抗,只能躲在被窝里偷偷哭。”


“这时候有个顶阶男性Omega对我很好,一直安慰我,还唱《三套车》给我听。他长的漂亮极了,也是金头发蓝眼睛,笑起来灿烂的样子能让人觉的花都开了。我当时年纪小,却也知道这是属于老侯爵的一个Omega,还打听到他是农奴出身,家里穷苦到不行,饭都吃不上,可巧竟然分化成了顶阶Omega,就被家里人卖进了侯爵府。”


“每一个顶阶,无论是Omega还是Alpha,都不是白来的,都是有血脉来源的,但底层的Omega没人去在乎,老侯爵并不喜欢他,但也不苛待。真正让他……让他……让他……”小明珠泣不成声,事隔多年还能哭成这样,可想而知当年的悲惨情境。


“真正让他活不下去的,是侯爵夫人特别喜欢他……史蒂夫,男性Omega是可以带给女性Omega快乐的,还不用担心怀孕,侯爵夫人就天天让他过去伺候。老侯爵无所谓,因为家里面太多Omega了,如果能用个男性Omega换夫人开心,真的没什么,再说也没办法怀孕,不怕出事情。有时候老侯爵起了兴致,还会加入进来,三个人一起……”


“史蒂夫,你想想,这个可怜的顶阶男性Omega,同你一样,是个良家子,他受不了……他是上吊死的,死的时候穿着从家里面带出来的破衣服。我难过的也想去死了,可又不敢表露出来,躲在被窝里整夜整夜的哭,这时候已经没人过来安慰我,唱《三套车》给我听了。史蒂夫,我不相信詹姆斯……我甚至都不相信娜塔莎……Omega只能自己保护自己……”


“娜塔莎说是为了让我过好日子,才把我带到咆哮山庄,谁知道她是不是如同老侯爵一样,把我当成了“贡品”。无论怎么样,我给娜塔莎时间,让她去实现她对我的承诺,如果她实现不了,我就和她同归于尽……但也有另外一条路走,就是我成为咆哮山庄的另一位主人,我保护你,保护朗姆洛,我再搞到钱建学校……但这不是我想要的,我只想同娜塔莎在一起,我也想詹姆斯能恢复记忆,能只爱你一个人,但如果不行呢?史蒂夫,你要好好想想,不要把自己逼上绝路……”小明珠动了真感情,哭花了精心描绘的妆容,顶阶圈子从没把Omega当人看过,这是催人心肝的现实。


朗姆洛也红了眼圈,小婊子见惯了大场面,更是知道这里面的恶心情景。“史蒂夫,我靠不到有钱大码头的时候,也会接散活,就接到过……这也是男性Omega比女性Omega要贵很多的原因,因为可以双插,先生太太们能够一起玩,有钱人真没把我们底层Omega当人看过……如果咆哮山庄真有了另一位主人……史蒂夫,早做打算总不会吃亏的……”


史蒂夫从来不知道男性Omega竟然还能被这样对待,之前维杰里夫人诬赖他,Omega并没有放在心上,虽然先后经历了三个Alpha,但Omega的本心依然纯洁如白纸,一时间很有些茫然,歪头想了半天,依旧是咬紧了牙关。


“巴基他不会的,他答应过我的,你们不用担心,如果巴基真的同别人结了婚,我就主动离开,我永远不会让这种事发生在我身上,哪怕是把腺体割了,我也会离开……你们放心,我不会想去死的,我会回到孟菲斯,回到向阳坡上,守着我和巴基的家,哪都不去,巴基他……终有一天会回来。”每一个经历过战争的人,都不会轻言生死,Omega牢记住这句话,再艰难都努力向阳的活着。


气氛实在是太沉重了,一时间三个人都愣愣不得言,朗姆洛想着逗大家开心,就拿出课本说哪哪哪编的不好,还得改一改。佩吉也为了调节气氛,假模假样的大骂小婊子太笨,她皱纹都被气出来好几条。朗姆洛自然是要反口的,两个人故意吵的很凶,史蒂夫急忙着拉架,一来二去的,可算是冲淡了压抑悲苦的情绪。


巴恩斯老爷尽量抽时间多回来,因为史蒂夫很需要他的顶阶Alpha信息素。史蒂夫平时都是住木屋的,巴恩斯老爷回来了,Omega就到主宅和大老爷同住。巴恩斯老爷表现的很尊重Omega,连雪茄烟都不怎么抽了,更不会去睡小婊子。


朗姆洛经常去纽约,在纽约巴恩斯老爷睡小婊子睡的欢,回到咆哮山庄,却不想让史蒂夫有一丁点的不开心。朗姆洛巴不得如此,小婊子也不想让史蒂夫不开心,在纽约伺候大老爷就够了,回到咆哮山庄算是小婊子的度假期。朗姆洛去纽约也会带着雪花匣子和法贝热彩蛋,经常拿出来把玩,称得上是爱不释手。


巴恩斯老爷对史蒂夫把雪花匣子送给小婊子没什么意见,给了史蒂夫就是史蒂夫的,他想送给谁就送给谁。只是对法贝热彩蛋十分的稀罕,听说小明珠还有8枚,回了咆哮山庄就去到小明珠房间,要求看彩蛋。这是巴恩斯老爷第一次进佩吉的房间,行为举止自然是端谨有礼的,但小明珠仍然吓的心嘭嘭跳,情不自禁的去摸头上一直都戴着的红蜘蛛发夹。


这发夹是一对的,一只红蜘蛛一只蓝蜘蛛,最顶级的斯里兰卡红宝石和蓝宝石,小明珠和女伯爵各一只,永远都戴在发间,从不离身。因为蜘蛛肚子是可以打开的,里面是见血封喉的毒液,这是“AO大盗”最后的保命武器,是罗曼诺夫家族秘传下来的。巴恩斯老爷漫不经心的看了一眼发夹,夸奖发夹的精致好看,看过了8枚法贝热彩蛋,又问了沙皇彩蛋的下落,转身要出门的时候,搂过小明珠的脑袋,轻轻亲了下脑门。


“佩吉,别担心,老爷我不会强迫你的,你的蜘蛛毒液不需要用在老爷身上。”巴恩斯老爷笑盈盈的,微挑着眉毛的坏胚子模样,透着分外的俊俏潇洒。擅于虚以委蛇的小明珠,也扯出了一抹微笑,勉强算得上甜美,却也带着丝恰到好处的推拒。见惯了世面的小明珠,并不稀罕美男计,巴恩斯老爷哈哈笑,他喜欢聪明人,又大力的亲了下小明珠脑门,毫不留恋的走了。


小明珠拿手帕使劲擦脑门,擦出来红红的一大片,担心吃晚餐的时候被看出来,还得用粉遮住。小明珠一边喃喃自语的骂着,一边给脑门上擦粉,女伯爵慌张张的敲门进来,她才得了消息说巴恩斯老爷进到佩儿的房间,可要急死了,一路飞奔。佩吉轻瞄了女伯爵一眼,从鼻孔子里发出哼哼声,讽刺女伯爵说这不正是她想要的么。


佩吉聪明透了,看到女伯爵紧张的样子,立即就说詹姆斯其实挺不错,真要当上咆哮山庄的女主人也还行。女伯爵知道佩儿是在故意气她,但这也是事实,佩儿担得起咆哮山庄女主人的职责,娜塔莎也一直是这样打算的,只是没想过事到临头,她的心会痛到要死要活。女伯爵恨恨的表态,让佩儿给她些时间,她会奉献出全部的忠诚,换取巴恩斯老爷的信任,得到封疆大吏的位置,这样她们俩就能堂堂正正的结婚了。


佩儿自然是给娜特时间的,小明珠最懂得见好就收了,只是说很担心史蒂夫。女伯爵铁石心肠,并不以为然,每个Omega都有自己的路要走,旁人没办法帮着走。史蒂夫是个认死理的,不撞墙撞到头破血流不回头,就让他撞墙去,只要撞不死,终会有醒悟的时候。佩吉想想还真就是这么回事,嘱咐娜特多照应着史蒂夫,她和史蒂夫还有朗姆洛不是竞争关系,是真真正正的朋友。


女伯爵自然是答应的,后宅里有朋友总比有敌人要好,巴恩斯老爷绝对不是只甘心拥有一个Omega的人,到时候后宅里莺歌燕舞,肯定会有特别爱搞事情的Omega,佩吉能同史蒂夫和朗姆洛抱团,是件好事。罗曼诺夫家族里的腌臜事,女伯爵一清二楚,Omega要知道保护自己,同时也需要相互保护,娜塔莎认可了三个Omega的友情。


巴恩斯老爷知道史蒂夫也很喜欢法贝热彩蛋,为了讨小Omega开心,一出手就送的是沙皇彩蛋。人世间最顶级的稀世奇珍,将来升值的潜力无可限量,巴恩斯老爷这是在攒家底,悄无声息收购到了11枚彩蛋,源源不断的送到了史蒂夫手中。


史蒂夫爱极了这些彩蛋,日日把玩,Omega知道价格肯定是极昂贵的,如果说花钱就能证明爱情,是不是说明巴基对他的爱情,已经是到了极致?史蒂夫很有些不知所措,甚至随着沙皇彩蛋数量的增加,愈发的忐忑。


佩吉和朗姆洛也是喜欢到不行,三个Omega终日凑在一起玩赏,每个彩蛋都有相配的装置匣子,巴恩斯老爷还定制了专门的珠宝箱来装载这些稀世奇珍。朗姆洛就劝史蒂夫,有的玩就玩,有的拿就拿,当然沙皇彩蛋无论如何是不能卖的,但这也是专属于Omega的财产,有了这些个彩蛋,便算被赶出去也不用怕了。


小明珠就讥讽小婊子没见识,这些个沙皇彩蛋都是咆哮山庄的家底,真以为是送给史蒂夫的?别做梦了!这是巴恩斯老爷正在情热兴头上,让史蒂夫暂时玩着罢了,趁机会多玩玩就得了,别想着据为已有。佩吉说的在理,史蒂夫这才安下了心,还哈哈笑说自己没见过世面,还真是会错了意,这么昂贵的宝贝怎么可能是送给他的。


朗姆洛是个一点就透的人,想想也是,那就啥都别说了,抓紧时间玩吧!三个Omega把每个彩蛋都拆开来再装上,多少次都不嫌腻烦,史蒂夫还照着彩蛋样子画了好几幅画。花房里阳光灿烂,映出沙皇彩蛋的璀璨华耀,美好到仿佛不应该存在这人世间。正所谓世间好物不坚牢,彩云易散琉璃脆。很快的消息就传回了咆哮山庄,巴恩斯老爷新得了一位女性顶阶Omega,据说金发碧眼,玫瑰气息的信息素如若夭桃浓李,艳香倾城。巴恩斯老爷极喜欢,专门给这位女性顶阶Omega起了个昵称叫“小玫瑰”。


史蒂夫事后有点回想不起来听到这消息时,他是如何反应的,小婊子说他一切如常,甚至还笑了笑,遣退了来通报消息的仆人,还把画都画完了。史蒂夫自己听了都惊讶,微笑着说想不到自己还挺镇静的,Omega还想说几句玩笑话,可胸口实在是太痛了,他不是惯会情绪外露的人,只想悄悄的一个人硬忍着。


佩吉和朗姆洛却是明白人,知道要留出空间来给Omega伤心。小明珠立誓说不用怕,如果这个什么小玫瑰真是个没好心的坏Omega,她会努力保护史蒂夫和朗姆洛的,三个Omega是永远的好朋友,利益共享,福祸均当。


史蒂夫觉的自己可能是生病了,因为他枯坐在木屋里好久,都不知道眼下是几点钟了,只感觉头晕晕的,看所有的东西都是变形的。Omega想着烤个蛋饼吃,他很爱吃蛋饼的,再搭配上两片厚厚的烟熏牛肩肉,每次都吃的开心又满足。


食物是可以治愈一切的,史蒂夫信奉这一点。蛋饼烤的很好,放了很大块的黄油,很多的奶酪丝和波菜碎,烟熏牛肩肉也切的很大片。苹果树枝烟熏炙烤出来的牛肩肉,在孟菲斯的时候从来都吃不到,因为价格太贵,巴基买不起。巴基只能帮别人家收棉花,卖苦力气换几块烟熏肉给他吃,还都是边角料的地方。每次他都吃的很开心,巴基一口都舍不得吃,全留给他吃。


史蒂夫静静的哭了,没有什么声音,只是流泪,巴恩斯老爷不是他的巴基,他的巴基消失了,再也找不回来了吗?Omega浑身颤抖,他答应过不让巴恩斯老爷为难,可这痛实在是太痛了,他要如何面对新来的小玫瑰,他要如何面对永远不会只爱他一个人的巴恩斯老爷。史蒂夫扪心自问,答案是不能,他没办法面对,他要惹巴恩斯老爷生气了,他要让巴恩斯老爷为难了,他要永远失去他的巴基了吗?


Omega不愿意相信这个现实,想着快别哭了,流眼泪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只会让旁人看笑话。可这眼泪是自己流出来的,流也流不尽,他管不了。Omega哭着哭着就睡着了,恍惚间回到了向阳坡,原本果实累累有很多香甜桃子的桃子树,已经枯萎了,树叶全都掉光了。凛冬降临!除了这向阳坡上,周围一片冰寒雪原,雪花漫天飞舞,Omega被冻的遍体鳞伤。伤的很重,手脚四肢上的冻疮全都裂开了大口子,不停的流血。Omega又累又痛,蜷缩在桃子树底下闭起了眼睛,任由冰冷雪花洒落在这向阳坡上,巴基已经忘了他了,他要冻死在向阳坡上了。


一声幽幽的叹息在耳畔响起,“我的小Omega,我回来了,别难过,我不会忘记你的,我说了我是真心爱你的,我没有说谎,也永不会遗忘。”温暖气息环绕着Omega冰冷的身体,青草香信息素给向阳坡注入了新的生气,枯黄的草儿开始返绿。史蒂夫睁开了眼睛,巴恩斯老爷紧紧的抱着他,努力释放出最温暖的青草气息。


“巴基,是你吗?你回来了?你带我走好不好?我们一起回孟菲斯,回我们的棉花田里去,你说了我们要永远在一起,你说了……你说了……”史蒂夫用尽全身力气抱住巴基,一声声凄厉的叫喊,眼泪水止不住的往下流。Omega用衣袖使劲的擦,可怎么也擦不完,Omega绝望了,窝在巴基怀里嚎啕大哭,“为什么你要这样?为什么?是我不够好吗?是我不够听话吗?是我不够爱你吗?为什么……为什么……”


巴恩斯老爷紧咬着腮帮子,咬的很用力,以至于脸上出现了很明显的肌理,“史蒂夫,你再听话这一次,就一次,我知道你难过,也知道你心里苦,我全都知道,事情很快就能解决掉,全世界范围内的经济大萧条已经开始了,这是我的好机会,史蒂夫,我绝不会违背我对你的诺言,沙皇彩蛋是我对你的补偿,你在我心里,就是这绝世奇珍的沙皇彩蛋,是最好最好的Omega,我也将会是最好最好的Alpha,我们永远在一起。”


“可你总会有别人,为什么会有别人?巴基,我只拥有你,你也只拥有我,这样不好吗?我哪里做的不好?你告诉我,我可以改,我只求你不要再拥有新的Omega了,我已经容忍了佩吉,容忍了朗姆洛,我没有让你为难,我也克制了我的妒嫉,你为什么还要拥有新的Omega?你拥有了这一个,将来就会拥有很多个,你把我放在哪里?你说你真心爱我,真心相爱的人不是这样的……巴基,我受不了,我受不了……”


史蒂夫不知道要如何表达自己的伤心难过,他如同信仰般的爱巴基,为什么巴基却可以一边说着爱他一边去睡别的Omega?这是为什么?棉花田里长大的纯真孩子,被巴基捧在手心里呵护了整整七年的Omega,完全接受不了,更是想不通为什么Alpha就一定要拥有很多个Omega?两情相悦的AO生生世世一双人,难道不好吗?


担心着小Omega,为此连夜赶回来的巴恩斯老爷深深叹了口气,“史蒂夫,我不是当年的巴基,我是巴恩斯老爷,我是顶阶Alpha中的顶阶Alpha,我承担着家族责任,我也一定要君临七海,我说了我的诺言永远都算数,你担待我这一次可以吗?就这一次,我是个惜福的人……你等我做完了这一桩事情,我永不会遗忘你对我的爱,对我的好,史蒂夫,你别让老爷为难可以吗?”


Omega紧紧的闭起眼睛,这是他的巴基,可他的巴基是巴恩斯老爷,他只是巴恩斯老爷拥有的一个普通Omega,这一点永远都不会改变。Omega只感觉心都枯了,他没办法改变巴恩斯老爷的任何决定,再流泪再哀求,也只是大老爷眼中的不知进退,胡搅蛮缠罢了。Omega被这个认知打击到体无完肤,颤抖着松开手,难过也罢,伤心也罢,娱乐的也只是Alpha。


“对不起,巴基,我能一个人待会儿吗?是我的错,是我让你为难了……”史蒂夫仰起头,这样眼泪水就不会流下来。月光照耀大地,却照不见Omega的心伤。这世间没人在意Omega的想法,无论是凄风苦雨的时候,亦或是雪花落满天涯的时候,Omega的祈求从没被上帝听到。


“史蒂夫,你别这样,我是专门回来陪你的,我知道你伤心难过,我是真的爱你,否则我也不会连夜赶回来,让我抱抱你,我的小Omega。”巴恩斯老爷也是心痛难抑,灵魂悸动抽搐的不行,这说明Omega实在是太难过了,如果就这么放任小Omega难过下去,保不齐会发生什么事情。巴恩斯老爷自问是个雄才大略心如铁石的人,可他真不想让小Omega太过于伤心,发散出最温软的青草香信息素,带着暖烘烘的气息去亲小Omega。


史蒂夫用了狠力气挣脱开大老爷的怀抱,“巴基,你亲过别人了,就别再来亲我了,我会听话,我不会让你为难的,但你也别再来了,我知道我没有资格拒绝你,你是巴恩斯老爷,你拥有被你灵魂标记Omega的所有权利……我只是想过段时间,这时间不会太长的,你让我自己疗伤可以吗?便算我是颗大树,被砍掉了枝干,也得缓缓,等到第二年春天才能发出新芽,你说是吗?”


Omega没在流泪了,现实如此催折,流泪于事无补,徒惹人厌烦罢了。月光映着史蒂夫的眼眸,里面承载着万千星河,自带着眉目如画的倾城模样。伤心难过也罢,心碎呕血也罢,这都是Omega自己的事情,自不会去向旁人诉说。因为说了也没用,底层Omega的话是没人爱听的,也是没人想听的,那就不说了。阶级地位的巨大差异,Omega现在算是知道了,这没什么,Omega皆是如此,挺挺也就过去了


史蒂夫的执拗巴恩斯老爷是知道的,这是小Omega硬起了脾气,大老爷不想顶在杠头上再惹小Omega难过,心想自己这是真爱史蒂夫,冷不起半点心肠。寒冬先生放暖着气息,拿出了个精美匣子,“史蒂夫,这是月桂树彩蛋,我觉的这是所有沙皇彩蛋中最美丽的一枚,你肯定是最喜欢的,就想着亲手送给你。所有的沙皇彩蛋都是送给你的,这是对你的补偿,我是真的爱你,可能还是不如当年的巴基,但我想我也爱的足够深了。”


巴恩斯老爷很无奈的叹了口气,拿过小Omega的手,把彩蛋匣子放到小Omega手掌里。匣子尺寸不小,小Omega并不能一手握住,巴恩斯老爷自己的手掌也上去,把小Omega的手指头一个一个的收拢起,再紧紧的握住。


“你不喜欢我过来,我就不过来,我再不会对你摆大老爷的谱儿,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但你是被我灵魂标记的Omega,如果我长时间不过来,你会缺顶阶Alpha信息素,所以你别抗拒我,我会洗的很干净,还有你以后就住在这木屋里,不要去主宅了,晚餐的时候如果有特殊需要,我会请你过去,请你再担待我这一次,不出意外的话,事情应该很快就能解决的……那位“小玫瑰”,你不用搭理她,我并没有标记她,这桩事情其实我也有点意外,不过这是我们顶阶Alpha之间的事情,你不用管,也不用操这个心,请你放心,我只爱你一个人,现在是,将来也是,永远永远。”


巴恩斯老爷低下头想去亲小Omega的手指头,Omega使劲抽回了手,紧握着彩蛋匣子背到了身后。“巴基,你定制的珠宝箱是12个格子的,前几天我还纳闷只有11枚彩蛋,为什么是12个格子,现在我知道了,你别说是什么意外,我没傻到那个份上,你是个走一步算三步的人,你说事情能很快解决,我不知道是什么事情值得你往家里带新Omega,我现在不相信你,等你解决了再来吧,顶阶Alpha信息素是可以买到的,我不需要你过来。”


史蒂夫皱紧了眉头,还是很有凛凛之威的,顶阶Omega也有着冷若冰霜的气息。巴恩斯老爷真是爱极了史蒂夫,不但不生气,还觉的史蒂夫这样子真是好看极了,说是一个顶阶Alpha都没人会怀疑。“哈!我的小Omega,就知道瞒不过你,放心吧,等这桩事情解决掉,我会和你说清楚的,不过你千万不要泄露任何消息,连佩吉和朗姆洛也不能说,如果不是担心你难过到去做傻事,我是不会和你说这些的,相信我,我说过的话永远算数。”


Omega好看的眉毛挑起来很高,明显是不相信,却也不愿意再纠缠,垂下眼帘坐在了床头,去拆月桂树彩蛋。连夜奔波的巴恩斯老爷其实累坏了,却也知道再说下去,肯定会惹的小Omega哭个不停,他舍不得小Omega流眼泪,再说事实摆在眼前,多说无益。精擅阴谋诡计的寒冬先生想着还是抓紧时间布局,尽快收网,这样才能再得回小Omega的心,弯下腰去亲了亲小Omega的头发旋,不多言的走了。


巴恩斯老爷一走,史蒂夫的眼泪就流了下来,月桂树彩蛋精巧美丽到了极点。树叶是翡翠做的,叶片间缀满了宝石水果,树冠顶端有一颗特别大的红宝石果子,顺时针转动后,顶端的翡翠树冠徐徐打开,一只美丽的宝石小鸟站在树叶间,婉转歌唱,唱完后,它又会躲回到树叶里,翡翠树冠缓缓合拢,宝石小鸟杳然无踪。


这真是史蒂夫最喜欢的沙皇彩蛋了,巴恩斯老爷真是很了解他,Omega狠狠的擦眼泪。12枚沙皇彩蛋是Alpha对他的补偿,可Alpha再了解他,也不会知道Omega真正的愿望,只是想回到孟菲斯在向阳坡上野餐而已。也可能巴恩斯老爷知道,只是不屑于去做,巴恩斯老爷不是他的巴基,他的巴基有可能再也回不来了!Omega肝肠寸断,眼泪水一滴滴的落在了翡翠树叶上,晶莹剔透,闪耀着辉光,像极了小Omega这一颗金子般的心,可这心巴恩斯老爷并没有去珍惜!





稀世奇珍的月桂树彩蛋~



大老爷做局考虑到了所有,唯独没有考虑到小桃子~

评论(95)

热度(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