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静行走白月光

什么季节,你最惆怅 ?放下忙乱的箩筐。

【ALL盾/ABO/主冬盾】向阳坡

背景:泪珠钻石+鸳梦重温AU,无能力AU,泪珠钻石里的贫苦农夫很可怜,情感上很压抑。冬盾的生死两茫茫,也十分适合鸳梦重温的剧情。想写一个在逆境中坚持自我的Omega,如同林间永远向阳的山坡!


警告:ALL盾请注意,盾受请注意,结局是冬盾1V1,安静写文不想撕,不适者请自行离开。


SY主页:请点击  同步更新 请惠存

AO3主页:请点击 同步更新 请惠存


前文: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重要预警:进入飞小刀片的区间,不能接受者请提前避让~

原因一:初衷即是想写一个坚持自我永远向阳的小桃子,作者初心未改;

原因二:遵循《鸳梦重温》本身的故事脉络,金融寡头冷酷无比;

原因三:虎巴基的性格冷硬,但他绝对不渣,他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利已主义者,这在美国的托拉斯形成早期,是普通现象,例如年轻时的洛克菲勒。

拒绝因剧情框架&虎巴基性格而引起的不必要diss,能接受者请看下文~


****************

本章 12000字更新~

本章 破局ing,大老爷雄材大略哟~

***************************


第三十章


史蒂夫收拾着行李皮箱,因为巴恩斯老爷要带所有人去棕榈滩度假。史蒂夫都不知道棕榈滩在哪,朗姆洛告诉他是在佛罗里达州,是最有钱的Alpha们冬季度假休闲的地方。巴恩斯老爷在棕榈滩有一栋超豪华的大别墅,度假的时候夜夜笙歌。


巴恩斯老爷自从得了小玫瑰后,明显放纵了很多,原本他不是个耽于美色的Alpha,为了巴恩斯家族的发展称得上殚精竭虑。现在可好,带着小玫瑰四处玩耍,得亏有寇森和娜塔莎帮着,否则这就是败家的迹象。


自从上次猎狐节,史蒂夫没搭理巴恩斯老爷后,两个人再也没见过面,也算是相安无事。这突然间的要带所有人去度假,Omega很想不去,去找了寇森说,寇森却说做不得主,要史蒂夫自己去问大老爷。史蒂夫明白这是寇森在推拒,表明了要所有人都去,寇森自然是没办法做主的,Omega不想同Alpha说话,想想算了,收拾衣物跟着来了。


巴恩斯老爷拥有的不是一栋别墅,而是另一处缩小版的咆哮山庄,私人海滩静谧美丽到了极点。朗姆洛玩的极畅快,佩吉也是,每天打扮的漂亮又得体,专门请了个拍照片的,给她拍各种好看的照片,佩吉也算是跟拍的鼻祖了。


美丽的风景总能令人心旷神怡,史蒂夫也有点高兴,Omega很害羞,并不敢穿了泳裤去游泳,但看朗姆洛游的挺爽快,也不由自主的会开心些。如果晚上不需要参加舞会就好了,这次度假就是完美的了,史蒂夫叹息着穿上礼服,低头寻找搭配的袖扣。


“史蒂夫,你配饰戴的多不多?”朗姆洛穿着礼服跑进房间来问,领结散着,明显有些慌张。


“怎么了?”史蒂夫挑了套珍珠贝母镶蓝宝石马蹄钉袖扣,样式很简洁大方,与深蓝绣暗纹的梭织全毛100支礼服很相配。


“我听到消息,施密特和皮尔斯今晚上都会来参加波斯特女士的慈善舞会,这两个坏蛋最喜欢玩脱衣扑克了,巴恩斯老爷这段时日对小玫瑰千依百顺,搞不好就得开局玩,这帮子Alpha自己不脱衣服,都让Omega们脱,我们要多戴些配饰,以防万一。”


还有这种事?史蒂夫再不多言,立即把能戴的配饰全戴上,他现在不信任巴恩斯老爷,Omega只能自己保护自己。


想不到真的开局了,慈善舞会的组织者波斯特女士要求无论是谁最终获胜,都要捐出一万美金来做慈善,赌注就是顶阶Alpha们自带的美丽Omega。有的玩,有的漂亮Omega看,顺便还能做慈善,顶阶Alpha们的兴致高极了。


这种场面怎么可能少得了巴恩斯老爷,一共10个顶阶Alpha组局玩,每个顶阶Alpha身旁起码坐着3名Omega。这时候Omega之间的阶层壁垒分明,顶阶Omega都是主人级别,配饰戴的并不多。高阶Omega则是要被拿来戏耍的,高阶Omega心里面很清楚,都是全副武装,把能戴的配饰都戴上了。


高阶Omega们还要顾忌着自家Alpha的脸面,心照不宣的戴满了配饰,却绝不能搭配的突兀不得体,否则输人又输阵,那可是顶顶的丢人,会惹到自家Alpha怒火难消的。这时候男性Omega的天然劣势就体现出来了,戴的再多,也不可能如同女性Omega那般。满脑袋簪发夹,插发梳,还有一个耳朵上挂三个耳环的,两个耳朵就是六个,只要不是输的太过份,是足够应付的了。


佩吉名义上顶着咆哮山庄未来当家主母的招牌,自然不需要戴太多的佩饰,但小明珠见惯了顶阶Alpha们的龌龊与腌臜,出于谨慎心理,还是多簪了几个珍珠发夹,搭配纯白色满珍珠斜肩礼服,坐在了巴恩斯老爷的左手位置。小明珠的娴雅与雍容,令巴恩斯老爷倍觉有面子,笑的志得意满,雪茄烟吸的是喷云吐雾。


小玫瑰这段时间风头极盛,又出身施密特家族,真假姑且不论,说起来也是十分的高贵有身份,坐在了巴恩斯老爷的右手位置。金闪闪的长发挽了个好看的髻子,别了一朵鲜艳有露珠的玫瑰花,穿了件浅蔷薇色的曳地礼服,真真是娇艳欲滴。除了发髻上别着的玫瑰花,竟然是没带任何配饰的,更衬托她妩媚又单纯的气质,碧眼波动自带了柔情无限,确实压住了小明珠的风头,可把佩吉气的直咬牙。


史蒂夫坐在了佩吉旁边,男性Omega在这种场合实在是吃亏,又不能戴满手戒指,可要丢了Alpha的脸。史蒂夫戴了领结,胸巾,袖扣,手表,左手两枚式指,右手一枚,这已经是极致了。盘算着礼服外套算一件,礼服背心也能算一件,礼服衬衫里还穿了件白背心,衬衫也是可以脱掉的,就这些了,没别的能脱了。史蒂夫担心极了,因为他发现Alpha们更乐于脱男性Omega的衣服。


男性Omega本身就比女性Omega要昂贵,在场的顶阶Alpha们全带有男性Omega,但都是高阶的,顶阶的只有史蒂夫一个。所有的顶阶都是稀缺资源,更别提顶阶男性Omega了,没有不是豪门旺族出身的,早早的与同等级的豪门子弟结了婚,过着极致奢华的生活。


底层Omega里能分化出个顶阶Omega,实在是件稀罕的事情,称得上传奇。史蒂夫也确实是个传奇,倾城一战的绝美容颜,惊鸿一现后却又翩然无踪,勾引着多少顶阶Alpha心痒难禁。这次棕榈滩度假季,史蒂夫竟然出现了,悄无声息的引起了轰动,甚至有几个顶阶Alpha原本没有度假计划,为了一睹史蒂夫的风采,硬生生挤时间跑了过来。


这一切史蒂夫都是不知道的,没人和他说过这事,朗姆洛也不知道,顶阶Alpha们的事情,Omega们没权力也没资格过问。小婊子也就只比史蒂夫多戴了一个戒指,坐在了小玫瑰旁边,长眉深目,眼睛滴溜溜乱转,他也发现顶阶Alpha似乎一门心思的要脱男性Omega衣服。


朗姆洛同史蒂夫交换了个眼神,彼此都看到了对方眼睛里的焦虑,期望着巴恩斯老爷在牌桌上长赢不败,这样他们两个才不至于沦为被戏耍的对象。


这如果是在从前,史蒂夫是绝不会怀疑大老爷的,史蒂夫坚信大老爷是爱他的,舍不得让他难过一点点,更不会拿他当戏耍的对象,他是大老爷心尖尖上的Omega。现在史蒂夫却早有了心理准备,他什么都不是,身上永远贴着出身寒微的标签。这标签没什么,他从没有觉的难过或耻辱,但顶阶Alpha们却不这么想,顶阶男性Omega衣服里面是个什么风光,他们都想看到,几乎是抱了团的追着巴恩斯老爷出牌。


巴恩斯老爷看得分明,西伯利亚虎从不示弱,自恃牌技高超,真就是个大获全赢的模样。先后有好几个高阶男性Omega脱的一丝不挂,羞耻到浑身颤抖也得在座位上忍着,眼睛里都满含了眼泪水。


史蒂夫微低着头,他不忍心看这些脱光了衣服的男性Omega,便算是贪恋富贵生活的虚荣Omega,也不应该成为被戏耍的对象。再说这些个Omega背后的故事谁知道?如同朗姆洛这般一肩担起抚育院生计的善良Omega,在顶阶Alpha眼里,也就是个玩的开功夫好的小婊子。史蒂夫几不可闻的叹息,他自己也没好到哪里去,顶阶男性Omega不过是个更好玩的玩物罢了。


棉花田里长大的孩子没见识过这种纸醉金迷的生活,但他天生聪明,看得出是因为他这个顶阶男性Omega在牌桌上成为了赌注,所以顶阶Alpha们才抱成团的要赢巴恩斯老爷。目前看形势大好,可老虎也有打盹的时候,更别提小玫瑰一直在给巴恩斯老爷倒雪莉桶威士忌,千杯不醉只是个形容词,没谁能千杯不醉,寒冻冰原上的斑斓猛虎也不行。


一路玩下去,先后有顶阶Alpha退出,皮尔斯在自己家的男性Omega脱光了衣服后也退出了,说年纪大了,要早点回家休息,在哄笑声中施施然的走了。到了最后只剩下老滑头施密特与巴恩斯老爷了,在场观战的人们都提起了精神,真正的赌局开始了。


巴恩斯老爷有点喝多了,连着三局都没能抓住机会跟牌,所幸输的也不多,朗姆洛自觉的开始摘戒指,却被施密特制止了,歪头看向史蒂夫,“大侄子,这就是引起你和托尼决斗的顶阶Omega,也不过如此,难道我施密特家的千金,还比不上一个只会种棉花的农夫吗?”


老滑头拿着小玫瑰当挡箭牌,表面上是给自家女儿出气,事实上是想让史蒂夫脱衣服。这正是顶阶Alpha们一直期盼的,自恃身份没吹个口哨什么的,但惊喜看热闹的表情,已是透露的再分明不过。


史蒂夫轻皱了下眉头,没有动,他是被巴恩斯老爷标记了的顶阶Omega,巴恩斯老爷也一直在说爱他,虽然这爱有待商傕,但只要有那么一丁点的真情实意,就不应该让他脱衣服。


“史蒂夫,你在等什么……别给老爷我丢脸。”


巴恩斯老爷略有点微醺,转头轻啄了下小玫瑰的脸,小玫瑰还要倒酒,大老爷拿手挡住杯口,示意不喝了,他要好好打牌,小玫瑰轻声笑,还亲了大老爷一下,两个人旁若无人的亲密,全不顾史蒂夫微微泛红的眼圈。


虽然早就有心理准备,但在大老爷说出口的瞬间,Omega的心还是刺痛到无以言表。距离这么近,巴恩斯老爷能感受到他灵魂深处的痛苦与不甘,可大老爷浑不在意的同小玫瑰亲热,只是递了个轻佻随意的眼神,满含了警告的意味。


史蒂夫轻吸了口气,仿佛这样他就能止住心痛,也不会浑身发抖到牙齿打战,可他很没用,怎么忍也忍不住,眼圈不受控制的红了。Omega赶紧的皱眉头,把眼泪水使劲憋回去,在心里设想着如果踢翻了椅子起身就走会怎么样。


灵魂深处突然感觉到了威压,这是标记他的顶阶Alpha在生气,现在仅是警告,再不听话就会有信息素压制。巴恩斯老爷承诺过再也不用信息素压制Omega了,但那是在情热时分,现在情凉了,承诺自然是不算数的,至于爱?也许根本就没有过。


史蒂夫颤抖着手摘下了三枚戒指,几乎听到了所有顶阶Alpha的笑声,笑声里充满了恶意和戏谑。顶阶男性Omega成为脱衣扑克的赌注,真就是头一遭。顶阶Alpha们都预料着巴恩斯老爷会输,齐刷刷地肖想着史蒂夫衣衫下面的春色,难得有个出身卑微的顶阶男性Omega能供大家玩乐,个顶个的精神亢奋。


巴恩斯老爷表面上让史蒂夫听话脱衣服,内心深处想必是极不情愿的,不喝酒改喝冰水了,振作起来精神,连赢了五局,脱光了施密特带来的两个男性Omega衣服,表示今晚上到此为止了,他会捐出一万美金做慈善,改日再开局玩。


大老爷很明显的在偏袒自家Omega,这可不行,别说施密特了,在场的顶阶Alpha们也不会答应。巴恩斯老爷得了小玫瑰后,明显在温柔乡里泡软了骨头,再也冷不起心肠脾气,又坐下来开局了,只说要么改规则,别脱衣服了,玩钱还不行吗?


哄哄哄的闹到最后,成了史蒂夫脱衣服,施密特出货船,各自出不同的赌注。乍一看施密特吃大亏了,用货船来赌一个顶阶男性Omega脱衣服,败家也没有这么败的。明眼人却都看出来史蒂夫脱光光只是时间早晚,巴恩斯老爷喝太多酒了,有点上头了,脸都红了。再说成为赌注的货船,可以在牌桌上持续流通,只要施密特绷得住,管保货船输不掉,还能让史蒂夫最终脱光了衣服。


小玫瑰假模假样的劝了几句,还用拇指和食指重新插了下玫瑰花,另外三根手指头姿势优美的散开,细长纤白的手指头映在金头发上,意外的魅惑撩人,迷的巴恩斯老爷又连喝了两杯酒。佩吉气的脸色发白,此情此景,小明珠也没了主意,想找娜塔莎对个眼神,却只看到寇森,女伯爵不知道跑哪去了。


佩吉咬紧了牙,她承诺过会保护史蒂夫,Alpha可以说话不算数,Omega说话从来都是算数的,把心一横,站起来就要说由她来代替史蒂夫。没想到被小婊子抢了先,站起来说他来代替史蒂夫,一次脱两件,再奉送好看的脱衣舞。


顶阶Alpha们哈哈大笑,高阶男性Omega谁家里没有,用得着你这个小婊子争宠吗?巴恩斯老爷也极生气,狠狠训斥了朗姆洛,再让史蒂夫主动脱一件下来赔罪。


朗姆洛难受到咬破了嘴唇,他千真万确是个小婊子,这种场面见识的多了,可他不想让史蒂夫也承受这种屈辱,想着由他来代替史蒂夫,没想到竟还连累了史蒂夫。巴恩斯老爷实在是铁石心肠到了极点,怎么忍心辜负史蒂夫的刻骨深情,小婊子硬忍着不掉眼泪,只和佩吉对了个悲伤到无可名状的眼神,默默的坐回到座位上。


史蒂夫低眉敛目,听话地摘下了领结,露出光洁细腻的脖子,再一抬眼,目光如电般射向巴恩斯老爷。这一眼不见哀伤,只见冰寒,带着一丝认命的了然,直刺的大老爷心口痛。


施密特可容不得大老爷心口痛,抓紧时间开局,他为这一刻等待了太多年了。刚小玫瑰用两根手指头插玫瑰花,另外三根手指头就是在向他传递暗语,意思是一切OK。老奸巨滑的施密特,才敢拿货船当赌注,否则他又不是失心疯了,就为了看个顶阶男性Omega脱衣服,至于嘛!


大老爷又连着三局跟不住牌,史蒂夫神情目然的摘下了胸巾和两枚袖扣,谁也不看,只把眼神盯在了一处发呆。绝世美貌的Omega显露出认命的凄楚,他本应是一幅最美丽高贵的肖像画,高挂在墙上供世人赞叹欣赏,现实中却是被拿去垫了桌脚。巨大的反差性,给史蒂夫增添了更加惹人心动的风情气韵,传奇终于真正铸成。


输的太多,巴恩斯老爷可不开心了,喝了杯冰水,打了个寒战,开始了翻盘之局。哗哗哗的连赢了五局,来回的跟牌加注,前后赢了23艘货船,巴恩斯老爷哈哈哈的嘲笑施密特打错了算盘,寒冬先生从没有输过牌局。


叫寇森过来核实了货船吨位与船舶登记号,打算见好就收了。施密特笑的也很开心,反过来嘲笑巴恩斯老爷小家子气,他这输家都没打算走呢,你赢家怕什么。


巴恩斯老爷最不肯做的事情就是认怂,“哈!施密特你想倾家荡产是吗?那我就成全你,放心,看在小玫瑰份上,会留一艘船给你的。”


“货船算什么,有本事敢赌航线牌照吗?”


“哈!有什么不敢的,就怕你拿不出几条航线牌照,同老爷我赌不起。”巴恩斯老爷神色傲然,端起了大老爷的架子。


这是两个人斗起了性子,接着开局,大老爷有了点霉运罩顶的意思。史蒂夫先后摘下了手表,脱下了礼服外套、礼服背心、衬衫。穿着白背心的Omega肌肤生光,矫健美好的肩背线条,如同那最雄健的骏马,让人忍不住的想骑在身下,整夜整夜的鞑伐。


白背心遮不住Omega的腺体,咬痕宛然,这是一个被标记了的顶阶男性Omega,按道理应该是被捧在手掌里轻怜蜜意,真心疼爱的,事实上却只是个赌桌上的玩物罢了。Omega明显伤心到了极致,眼睛周围通红一片,他的肤色极白,眼圈周围的皮肤更白,这一红起来,红如烟霞,灿若桃花,明明是极难过的模样,却自带了倾城的艳色。


这一刻顶阶Alpha们都有了明悟,这么一个美貌无边的顶阶男性Omega实在不应该被如此戏耍,史蒂夫自带了一种容不得半点亵玩的高华气质,虽然只是个出身卑微的农夫,这气质却是天生的,一时间鸦雀无声,大家都静等着最终结果,看谁是最终赢家。


巴恩斯老爷也受不住了,小Omega不能再脱了,这是属于他的Omega,不能让任何人肖想,这一局的五张牌都已经发完了,那就一局定胜负。押上巴恩斯船务所拥有的9条航线牌照,刚刚赢到的23艘货船,再加注30艘货船,赌海德拉船务名下所有的航线牌照与货船,就问施密特你敢不敢跟?


施密特的心悄悄抖了几抖,这个局他布了整整三年,小玫瑰自然不是他的女儿,是他在普鲁士找到的一个处女婊子。婊子没有姓,只有个称呼叫露丝,三年前处女婊子想要出卖童贞,金发碧眼的样貌一眼就被施密特看中,花重金买了下来。


彼时施密特还没想到要布局,只是出于敏锐的嗅觉,觉的露丝可能会有大用处,属于风险投资类型,再说养的时日久了更有利于培养露丝的忠诚。为此施密特都没舍得自己去睡露丝,又仔细查了露丝家底,是个高阶Omega婊子的养女。从小就花了大价钱培养,最好的贵族教育,就是为了长大后奇货可居,卖个好价钱。


价钱真是极昂贵,施密特还是不放心,“婊子无情”这句话可不是个形容词,而是一句大实话。巧在露丝有个心上人,是个除了英俊一无是处的高阶Alpha,“婊子都爱俏Alpha”也是句大实话,露丝一直供养着这个吃软饭的小白脸,得亏是养母管得严,否则处女之身早就保不住了。


施密特随便耍个手段,就拿捏住了小白脸,露丝为了心上人,言听计从忠诚无比,如此训练了两年。巴恩斯船务一直是海德拉船务的心腹大患,本应该趁着詹姆斯失踪时,拿下巴恩斯船务,可惜当时一战打的太热火,施密特光顾着发战争财,等到一战结束缓过手来的时候,杀千刀的詹姆斯不知道从哪儿钻回来了。


海德拉船务发了好大一笔战争财,仍然及不上巴恩斯船务数百年传承下来的老底子,两家公司各自鲸吞海吸。寒冬先生的名声差,老滑头施密特的名声也没好到哪里去,两个人都知道,如果想要君临七海,誓必要弄死对方。


寒冬先生性格冷硬,原本是没什么弱点可利用的,直到史蒂夫出现,让施密特发现了西伯利亚虎的弱点。同样是绝世美貌,同样是金发碧眼,同样是性格坚韧,对不喜欢的人冷若冰霜,对心上人痴情一片,施密特翻来覆去的比较,露丝真就是上天降下来的,史蒂夫的女性Omega翻版。


咆哮山庄里有施密特的眼线,大老爷同史蒂夫的爱恨纠葛,施密特知道个八九不离十。史蒂夫哪哪哪都好,就是出身卑贱,如果给大老爷一个高贵的女性Omega翻版呢?露丝训练了这么久,是时候收取回报了。施密特承诺了露丝,事成之后,重金酬谢,放她和小白脸自由。为了增加筹码,专门在普鲁士置办了一处小别墅,把小白脸圈在里面,好吃好喝养的白白胖胖。露丝被调教了两年,本已经是死心塌地的忠诚,听说能得了自由,更是拼尽全力,好戏开锣。


露丝果然没让施密特失望,跟了巴恩斯老爷不到一年的时间,就把大老爷迷的神魂颠倒,为了陪露丝玩耍,甚至损失了好几笔海运大单。时机到了,施密特觉的是时候收网了。今晚上他要抹平巴恩斯家族,詹姆斯长的不错,以后当个小白脸也是能混口饭吃的。施密特在心中冷笑,他赢定了。


这场局所有的节奏都在施密特一手掌握之中,知道詹姆斯是个见了血才兴奋的主儿,专门输出去23艘货船,就是为了勾搭虎崽子下重注。虽然詹姆斯一再掩饰,施密特却知道史蒂夫在虎崽子心中的地位,串联着几个顶阶Alpha,闹哄着拿史蒂夫当赌注,果然史蒂夫衣服脱的差不多了,虎崽子着急了,虎崽子的心已经乱了。


原本施密特还担心詹姆斯这次度假不带着史蒂夫,这场局的最主要诱饵可就是史蒂夫,露丝没让他失望,枕边春风吹的大老爷醺醺然,大手一挥全家都来度假,诱饵正式入局。


决胜时刻到了,这一局定的不是胜负,而是生死。施密特前后推敲着,并不着急,这是考验耐性心机的时候,虎崽子毕竟是虎崽子,再虚张声势也还是有点嫩。


詹姆斯四张牌是同花大顺的样子,只差一张梅花老A。而他手里是三张老A两张老Q,是大大的满堂红。詹姆斯故意押重注吓他,如果他退了不敢跟牌,赌局结束,詹姆斯白得了23艘货船,又维护了史蒂夫的脸面,可谓是人生得意须尽欢。可他偏偏知道詹姆斯的底牌只是一张梅花4,最后关头詹姆斯也提防着露丝,把牌面压的紧密。露丝从没有让他失望过,又给詹姆斯倒了一杯酒,不小心洒了一些在牌上,急忙帮着擦牌,玫瑰花都掉了下来。


小玫瑰知道自己闯祸了,急的直掉眼泪,把玫瑰花瓣揪下来吃了四片,才把眼泪水憋了回去。高贵的顶阶Omega都有控制情绪的小手段,有的是修指甲,有的是画画,有的是摔东西,有的是描眉毛,而小玫瑰明显是用吃花瓣来控制情绪,还挺高雅的,所有人都没看出破绽。


施密特心中笃定,四片玫瑰花瓣就是梅花4,哈哈!詹姆斯你输定了,输到你倾家荡产,永世不得翻身。翻眼睛睇了睇史蒂夫,真是美貌非常,施密特本身就偏爱男性Omega,只是一直没能得到个顶阶男性Omega,现在是个好机会,被标记过的Omega玩起来更爽,这是施密特隐密的性癖好。


“哈!有什么不敢跟的,我再跟上我名下所有的私人财产,要这个被你标记了的顶阶男性Omega,叫什么来着?史蒂夫是吗?我不嫌弃你穿过的旧靴子,大侄子你敢跟吗?”


这一局赌的太大了,转瞬间倾家荡产,但赌场如战场,没有人能阻止这场赌局。


巴恩斯老爷身形几不可闻的晃了晃,施密特看的分明,马上就要到手的胜利令他整个人欣喜若狂,“哈哈哈!寒冬先生你怕什么?不敢跟了?”虽然开心到癫狂,不到最后一刻绝不能放松,用上了激将法。


小玫瑰轻拉住大老爷的手,“詹姆斯你别跟了,史蒂夫是你的心头肉,我知道……”小玫瑰一边说一边泫然欲泣,“我知道我不是……我们认输好吗?”又转过头叫施密特父亲,让他盖牌放弃,不要同詹姆斯计较,23艘货船詹姆斯也是不要的,只是场慈善牌局,何必当真,让她在咆哮山庄里不好做人。


小玫瑰不说还好,这一说就是把大老爷架在火上烤了,大老爷这辈子没认过怂,脸面从来都比性命身家更重要,一把将小玫瑰推了个跟头,冷笑一声,“呵!有什么不敢跟的,不就是个顶阶男性Omega吗?还是被老爷我标记了的,你想要穿旧靴子,随便你。”


佩吉和朗姆洛都不敢去看史蒂夫的脸色,史蒂夫却没什么反应,只是空茫茫的发呆,皱紧了眉头若有所思,这是被伤的太狠已经麻木了。


施密特仰天大笑,亮出了最后一张底牌——红桃老Q。五张牌分别三张老A,两张老Q,大大的满堂红。


巴恩斯老爷急促的呼吸了几下,钢青色的眼睛在灯火下灿若琉璃,神色却很有些衰败,转过头望了眼史蒂夫,恰巧史蒂夫也望向了大老爷。史蒂夫绽开了一丝冷淡之极的微笑,从来都是灿烂若千阳的小Omega,此时此刻,眼神中透出了冰寒彻骨。


天不怕地不怕的巴恩斯老爷瑟缩了,“完了,小Omega看出这是场局了,还是大老爷精心布出的专门拿他当诱饵的一场局。”如果大老爷真是糊涂了,坠入温柔乡里五迷三道的,史蒂夫还有原谅他的可能,但小Omega太聪明了,看透了大老爷的心思,知道是大老爷故意布了这场局,大老爷赢得了七海,却得不回小Omega的心了,那要这七海有何用?!


一瞬间巴恩斯老爷都不想亮牌了,就这么输了,小Omega会不会就能原谅他了?可小Omega已然成为了赌注,大老爷可以输掉所有财产,却不能输掉史蒂夫。巴恩斯老爷的一颗心千回百转,脸色自然是极差的,给人一种输掉所有的感觉,佩吉和朗姆洛都吓傻了,相顾无言都不知道怎么办好。


施密特笑的悠然,胜利马上就要到手了,他乐得让巴恩斯老爷充满戏剧化的退场,并不出言催促。巴恩斯老爷愣忡了一会,末了似乎是放弃了,又似乎是累了,在所有人的注目中,以一种极缓慢的姿态掀开了底牌——梅花老A。五张牌分别是梅花老A,梅花老K,梅花老Q,梅花老J,梅花10,是真正的王牌同花大顺。


这场局施密特布了整三年,巴恩斯老爷却布了快十年。算算史蒂夫来到他身边快三年了,算上之前的七年,可不就是快十年了。那是大老爷刚重掌家族的时候,没人知道他失忆了,大刀阔斧的整饬公司,专门跑到普鲁士去捡德意志帝国分崩离析后留下来的帝国老底子。


在一个晚霞漫天的美丽傍晚,巴恩斯老爷发作了头痛病,稍有点好转后,出来溜达溜达吹吹风,寇森陪着他四处转悠,边走边聊的挺开心。在一个街角有家老古董店,橱窗摆弄的挺好看,两个人稍停留住观赏了一会儿。


就这功夫,不知道从哪钻出来好多个擦皮鞋的小童,蹲下身就给两位一会就巨有钱的Alpha擦皮鞋。两个人都被吓了一跳,看看是小孩子,也就没计较,索性就停下来等着把皮鞋擦干净。


小童很多,挣挣抢抢的擦,其中一个最瘦弱的小童就被顶了出去,摔的还挺重,胳膊上全是擦伤。小童也没哭,挣扎着收起了工具,一瘸一拐的就走了,破烂帽子底下露出些半长不短的金头发。


那一刻巴恩斯老爷的冷肠冷肺,不知道为什么悸动了一下,叫住了这名小童。拿出些钱币抛到远处,引的其他小童去哄抢,只蹲下身去看这个小童的脸。


金发碧眼,巴掌大的小脸,摘掉帽子,虽然头发脏兮兮的,却能看出来本身阳光般的璀璨。小童的身形很瘦,四肢很纤细,带着营养不良的病弱,却没有害怕的神色,就那么冷落疏离的看着大老爷。一瞬间大老爷的心就被击中了,这种感觉大老爷一直不知道是为什么,直到七年后史蒂夫来到他身边。


史蒂夫说他小时候一直生病,13岁遇到巴基的时候,还被巴基认为只有7岁。史蒂夫一边说一边随手画出了纤弱细瘦的小人,手脚都是细细小小的,眼睛却很大。史蒂夫笑的灿烂又开心,巴基说他从小就是个美人,虽然瘦小,美貌仍然无法挡。Omega一边说一边不好意思的挠头发,一边用深情的眼神望着大老爷,奉上甜蜜的嘴唇。


巴恩斯老爷这才明白,当年的悸动是因为什么,虽然他失忆了,但灵魂深处的渴求从没有停止过,这也让大老爷在当年就秘密收养了这名小童。是个10岁的小女童,父母都是顶阶,原本过着奢华的富贵生活,却被施密特家族趁着战乱掠夺了财产,逼死了父母。


小女童当时跟着乳母在乡下度假,逃过了一劫。乳母是个高阶Omega,忠诚无比,想着让小女童生活的好一点,就开门接客。良家子下海,不知道保护自己,没多久就染上了脏病。治病是个无底洞,先前遗留下的一点钱不多久就花了个精光,小女童生性坚韧,剪短了头发上街谋生,得了天大的好运气遇到了巴恩斯老爷。


巴恩斯老爷心说难得做了回好人,果然是好人有好报的,小女童的大仇人就是约翰·冯·施密特。这老滑头发战争财发的太狠,太多人被他搞到家破人亡。小女童抛弃了姓氏,说不报仇不恢复家声,这份胆识气魄令巴恩斯老爷刮目相看。


可巧约翰·冯·施密特也是大老爷一定要弄死的,这是祖父的遗愿,要对施密特家族赶尽杀绝,至于原因却没说太多,只让大老爷立下誓言,找机会弄死所有的施密特。


普鲁士本家的施密特没剩下几个了,老弱妇孺大老爷不屑于动手,那就只有一个老滑头施密特了。10岁的小女童就敢和大老爷结成同盟,请大老爷耐心等待她长大分化,她是一定会报仇的,报完仇如果不死,誓死跟随大老爷,忠心不二,以报养育之恩。


这一等就等了七年,小女童分化成了顶阶Omega,给自己起了个名字叫露丝,金发碧眼,美貌非常。兼又心机深沉,很有耐性的布局,专门勾搭了个高阶Alpha小白脸,因为人是一定要有弱点的,有弱点被人抓住,才能让人放心。


高张起艳帜,出卖独属于顶阶女性Omega的可贵童贞,作足了戏让施密特花重金买下了她。预想是要在床上杀了施密特的,没想到老滑头图谋不小,竟然没来睡她,而是另有训练,摆明了是有新的用处。


露丝和巴恩斯老爷都是极度有诚府耐心的人,秘密联系后决定要看看施密特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药。出卖自身的重金,露丝一分没留,全给了多年来养育她的高阶Omega乳母,再由大老爷机秘安排,送到了孟买,过上了奢华养老的生活。


巴恩斯老爷极喜欢露丝的果决手段,这是他手把手教出来的小女孩,只是碍于露丝一定要报仇,生死难料,大老爷不是一个爱胡乱许诺的人,心想着万事也得等到露丝报了仇再说,咆哮山庄的另一位主人露丝是担不起的,但可以成为他最忠心最喜爱的Omega,露丝的城府才智足可以帮到他。


这一切都在史蒂夫出现后变了模样,巴恩斯老爷明白了当年为什么能动心收养露丝,也摸清了自己的心意。大老爷真心爱史蒂夫,便算史蒂夫出身寒微,仍然爱的要死要活。而史蒂夫的出现,也让施密特看到了大老爷的弱点,施密特自认为的布局开始了,露丝马上把消息传递给了大老爷,两个人决定将计就计,来个局中局。


全世界范围内的经济大萧条已经开始了,这对穷人来说是地狱,对富人来说,却是投机的天堂。施密特想要趁机吞掉巴恩斯船务,拆零打散,等到经济复苏后,这就是一笔庞大到吓人的财富。


巴恩斯老爷同样是这个打算,而且他有着十足的把握,露丝将是大老爷手中最锋利无比的利剑,但露丝也提出来,全局中缺少了一个诱饵。史蒂夫是大老爷的弱点,这个局就是从史蒂夫这里发韧出来的,如果不把史蒂夫当成诱饵抛出去,就没办法真正勾动施密特的心。施密特认为大老爷是个不见血不兴奋的主儿,他自己又何尝不是呢!老滑头滑不溜手,唯有把大老爷的心头肉抛出去,才能让老滑头放下戒心,入得局中。


巴恩斯老爷实在是舍不得史蒂夫,夙兴夜寐的思考怎么样把史蒂夫摘出去,露丝一语点醒了大老爷。


“所有人都知道史蒂夫是你的心头肉,你想捕捉最肥美狡猾的老狐狸,难到不奉上最好的鲜肉吗?你明明拥有最好的鲜肉,却不放在陷阱里当诱饵,你认为老狐狸会上当吗?你还要把最好的鲜肉藏起来,老狐狸就知道你留了后手,怎么可能一头扎进陷阱里?”


“再说了如果你没拥有这最好的鲜肉,我们另外想办法也不是不行,可最好的鲜肉就在你手里,你藏着掖着不拿出来?别说是老狐狸,任谁都不可能入局。史蒂夫是你的弱点没错,却也是你手中最鲜美的诱饵,只要用史蒂夫做诱饵,没人不上当。”


巴恩斯老爷仰天长叹,施密特他是一定要弄死的,这局布了这么久,实在不舍得功亏一篑,再说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如果想要君临七海,誓必要拆散海德拉船务。大老爷真就是顶阶Alpha中的顶阶Alpha,有决断也敢干,12枚沙皇彩蛋并不能抵消史蒂夫心伤之万一,但箭在弦马上鞍,不得不发,也不能不发。


顶阶Alpha的雄心壮志,最后落在了一个美貌苦命的顶阶Omega身上,不能不说是一种讽刺。Alpha自诩为受上帝庇佑,张嘴就是上帝保佑Alpha,却不知道这成功背后有多少Omega的斑斑血泪。历史其实是Omega书写的,却没有人知道,更没有人去探究,再天资聪颖再绝世容颜的Omega也都淹没在历史的尘埃之中。


史蒂夫的无尽伤痛只换得了巴恩斯老爷的冷硬心肠,再灿烂辉煌的向阳坡常年被阴云笼罩,草儿也会枯萎,大树也会凋零。小Omega的变化大老爷看在眼里,自然是心急如焚,想着赶紧破局,更加着意的宠爱露丝。


这时候露丝已经来到了大老爷身边,保有多年的童贞也给了大老爷。当夜露丝哭的不行,她爱大老爷,用生命在爱,大老爷是她悲惨晦暗生活中唯一的光,是她的长腿叔叔,是她舍了性命也要去维护的人。


这一点同史蒂夫何其相似,露丝真就是史蒂夫的女性Omega翻版,长相像,性格像,经历像,连爱大老爷的劲头也像。巴恩斯老爷感叹自己何德何能,能得了两位顶阶Omega的倾心相爱,但他也同露丝说的清楚。史蒂夫真就是大老爷一生所爱,当年收养露丝也是因为她像史蒂夫,希望露丝不要执着,事成后会送她到孟买同乳母一起生活。如果因为这个原因,露丝不想报仇了想提前离开也可以,大老爷一力承担她离开的后果,也会保护她和乳母的周全。


露丝擦干眼泪说不要,她这辈子只有报仇两个字,她要亲手杀了施密特,是死是活是个未知数,她决不牵连长腿叔叔。巴恩斯老爷真心感动,寒冬先生并不是真的冷肠肺。每每午夜梦回,大老爷都会惦念他的小Omega在做什么呢?是不是在伤心的哭,唉……真是好生心碎。


无论如何心碎,这局已经开始了,开弓没有回头箭,巴恩斯老爷称得上雄材大略,一旦舍得抛出最鲜美的诱饵,老奸巨滑的老狐狸一头扎进了陷阱里。巴恩斯老爷平复了心绪,腰背挺的笔笔直,今夜将是他君临七海的时刻!从此巴恩斯家族的塞壬船旗将会长风破浪直挂云帆!



这是赌局里所有顶阶Alpha的想法~璀璨若宝钻,雄健如骏马~

评论(104)

热度(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