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静行走白月光

什么季节,你最惆怅 ?放下忙乱的箩筐。

【ALL盾/ABO/主冬盾】向阳坡

背景:泪珠钻石+鸳梦重温AU,无能力AU,泪珠钻石里的贫苦农夫很可怜,情感上很压抑。冬盾的生死两茫茫,也十分适合鸳梦重温的剧情。想写一个在逆境中坚持自我的Omega,如同林间永远向阳的山坡!


警告:ALL盾请注意,盾受请注意,结局是冬盾1V1,安静写文不想撕,不适者请自行离开。


SY主页:请点击  同步更新 请惠存

AO3主页:请点击 同步更新 请惠存


前文: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重要预警:进入飞小刀片的区间,不能接受者请提前避让~

原因一:初衷即是想写一个坚持自我永远向阳的小桃子,作者初心未改;

原因二:遵循《鸳梦重温》本身的故事脉络,金融寡头冷酷无比;

原因三:虎巴基的性格冷硬,但他绝对不渣,他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利已主义者,这在美国的托拉斯形成早期,是普通现象,例如年轻时的洛克菲勒。

拒绝因剧情框架&虎巴基性格而引起的不必要diss,能接受者请看下文~


****************

本章 10000字更新,为什么每章都写这么多呢~

本章 巴恩斯老爷正式加冕~

本章 小桃子真正醒悟了~

***************************


第三十一章


王牌同花大顺一出,满座皆惊,先前巴恩斯老爷的种种神态,都说明是要输了个底掉,巴恩斯家族数百年基业毁于一旦。有怜悯同情的,有兴灾乐祸的,有想混水摸鱼的,更有打史蒂夫主意的,结果竟然是王牌同花大顺!詹姆斯可真是个坏种,竟然做戏到这种程度!


一时间众人都忘记了反应,就这么呆愣愣的看着,施密特更是震惊到木僵状态,这是怎么回事?明明是梅花4,虎崽子换牌耍诈!


这些人里面只有史蒂夫是清醒的,不由分说先把衣服穿起来。衬衫、礼服背心、礼服外套、袖扣、领结、胸巾、手表、左手两枚式指、右手一枚。Omega的动作不快,有着独特的韵律美感,唯在心底里苍凉一片。


事先猜测的,与真正发生了的,还是有本质区别的。史蒂夫认真想了想,自己算个什么呢?底层Omega一无所有,Alpha所谓的爱情,是那锦上添的花,却绝不是那雪中送的炭。Alpha情热了高兴了,自然是千好万好,一旦需要拿着Omega去换取利益,亦会是毫不犹豫。就这样吧!Omega皆是如此,挺挺就过去了。史蒂夫穿好了衣服,坐回到座位上看大老爷演戏,这戏还没完,且得演一会的。


Omega没觉的伤心,也再没有流泪的感觉,巴恩斯老爷所做的一切,都同Omega没什么关系。所有人都是大老爷的棋子,这一场局布下来,大老爷真正君临七海,可喜可贺。


史蒂夫遥想了下巴恩斯老爷志得意满的样子,觉的挺好笑。伤心到极致,就不会伤心了,世间事无外乎如此。外面的月亮好大,不知道孟菲斯的天气是怎么样的?Omega想家了,太想孟菲斯了,太想家里的小巢穴了,还有那永远向阳的山坡,他得想办法回家才行。史蒂夫全然不留意这一帮子闹哄哄的顶阶Alpha,兀自思考着要怎么样才能回家。


施密特大骂虎崽子换牌耍诈,明明是梅花4,怎么就变成梅花老A了,要求搜身,身上一定藏着张梅花4呢。


巴恩斯老爷仰天大笑,一把揪过吓傻了的小玫瑰,“老滑头,你以为老爷我会相信你的便宜女儿,怎么说也是个顶阶Omega,还是个雏儿,这便宜老爷我不占白不占。”用了狠劲把小玫瑰摔出去,差点把小玫瑰摔的闭了气。小玫瑰明显是害怕极了,蜷缩起身体嘤嘤嘤的哭泣,梨花带雨,我见犹怜。


大老爷必须这么做,对小玫瑰越狠,越能把小玫瑰摘出来,毕竟小玫瑰是要跟了施密特走的,能不能杀了施密特,就看小玫瑰能不能再得了老滑头的信任。


“你让小玫瑰看老爷我的牌,哈!你以为我不知道?”


巴恩斯老爷在这张梅花老A牌底下拿出根扁扁的黑色牙签,这是虎须签,真正的老虎胡须,用来做牙签是极好不过的,剔牙不出血。最关键是巴恩斯老爷很得意自己西伯利亚虎的绰号,进攻性顶阶Alpha信息素也是皮毛味道的,用老虎胡须剔牙真是再合适不过了。


顶顶豪阔的巴恩斯老爷自然不会用一些普通货色的虎须签,虽然普通货色就已经很贵了,大老爷选用西伯利亚虎的雄虎须。成年体10岁龄的雄虎须,柔韧无比,选用直径最粗的雄虎须根部,再由最好的工匠手工打磨成扁扁的形状,牙签底部包镶精巧纯银,再刻上巴恩斯家族的家徽,这才能匹配大老爷的豪华排场。


巴恩斯老爷把黑色虎须签压在了梅花老A中间一横的下方,同梅花4一样,都是只露出个三角尖尖。刚小玫瑰手忙脚乱擦牌的时候,在掀牌的瞬间,被巴恩斯老爷用力压了一下,小玫瑰怕引起他的疑心,也只是匆忙扫了一眼,没想到竟然是看错了,虎崽子有备而来。施密特脸色惨白,明明是必胜的局面,转眼间输了个倾家荡产。


“大侄子,大家随便玩玩,何必当真,慈善捐款我替你出了,不要伤了和气,让我的宝贝女儿不好做人。”施密特走过去扶起小玫瑰,好模好样的帮着擦眼泪,再摆出慈祥老父亲的姿态把小玫瑰交还给大老爷。


“哈!如果是老爷我输了,你可就不怕伤和气了。”巴恩斯老爷再一次使劲推开小玫瑰。可怜的小玫瑰哭成了泪人,却不敢发出丁点声音,漂亮的金头发都散了。“老滑头,你自己做局耍诈,叫你的便宜女儿偷看老爷我的牌,老爷我大人大量,不计较,赌注我可是一定要收的。”


寇森早已经候在一边,各式转让文件准备的妥妥当当,连施密特名下的私人财产也调查的一清二楚,这是要把老滑头赶尽杀绝。


施密特这才反应过来,竟然是局中局,他自以为得计,谋划了三年,没料想虎崽子棋高一着。他是打死都不会签转让文件的,只咬死了赌局是玩玩的,大家何必当真,23艘货船全送给大侄子了,就当做是宝贝女儿的嫁妆。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施密特也是个枭雄,忍得了一时之气,图谋东山再起。


寒冬先生露出了锋冷的笑容,抬手指了指暗处,“施密特先生,你当我们Old Money都是好欺负的是不是?”


“说谁呢?谁敢欺负我们?”托尼·斯塔克从藏身的暗处走了出来,焦糖色大眼睛明亮异常,小胡子极整洁极有型,玩世不羁的风采惹人心醉。


“诚信是美利坚合众国的立国之本,看来有必要重述《美国合同法》了。”斯蒂芬·斯特兰奇的头发还是卷卷的,身为美国联邦最高法院最年轻的大法官,竟然没有英年秃顶,也是件稀罕事。


“我怀疑他的脑子有问题,要不要研究下?”布鲁斯·班纳笑咪咪的开口,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读七个博士学位的,得要多豪阔多开明的家族,才能由着头生子没有任何压力的搞医学研究。


“幸好洛基没来,否则你要面对洛基的手术刀了。”说话的是瓦尔基里,一位黑头发的顶阶女性Alpha,是托尔·奥丁森的心腹,等同于是寇森的地位。奥丁森家族一径的不参加社交季,但詹姆斯开口,托尔派出了最得力的心腹,也是给足了面子。


西伯利亚虎誓要弄死施密特,推演了无数次,把所有可能性都预想到了,又怎会不提防老滑头偷奸耍赖。就那么几个Old Money家族,巴恩斯老爷请来了半数以上,秘藏在了暗处,等待着最关键的登场时机。施密特家族是从普鲁士来的,根基不算深,本家更是已经颓败,识相的都会选择站队巴恩斯家族。更何况有好几个起哄特别厉害的顶阶Alpha原本就是巴恩斯老爷安排的,真正掌握全场节奏的是大老爷,大老爷一手导演了这场生死赌局。


主人家波斯特女士发话了,承认这场赌局的结果,要求施密特兑现赌注,签属转让协议。事已至此,一败涂地,施密特颤抖着手把协议签了,没关系,他还有最后一招,生死走着瞧。他也懒得装了,一把揪起小玫瑰,劈手就是一耳光,“你个烂婊子,全坏在你身上了。”


小玫瑰呜呜呜的哭,嘴唇处血迹宛然,史蒂夫突然站起来说了一句:“小玫瑰是属于巴恩斯老爷的,你不能带走。”明眼人都看出来小玫瑰如果被施密特带走,想必是活不了的,善良的小Omega夫忍不住想救小玫瑰。


“哈!史蒂夫,你可真大度,你为了你家大老爷可真豁得出去,想必将来大老爷把你转手卖了,你也乐得开心,这烂婊子是我买来的,我想怎么玩就怎么玩,这一次算你走运,你别落到我手上,几十个Alpha等着你呢。”


施密特认为史蒂夫是事先知情的,配合着虎崽子演得这一出好戏,欺骗了所有人。史蒂夫懒得解释,只拿眼睛看着大老爷,好歹救救小玫瑰。


这是小玫瑰的计谋,就是要在床上杀死施密特,你让大老爷怎么救?史蒂夫这不知情的一闹,还在无形中帮助了小玫瑰,施密特没有起半点疑心,拖着小玫瑰就走。


小玫瑰看了巴恩斯老爷最后一眼,露出一抹极凄楚哀怜的笑容,用口型无声的说:“再见……我的长腿叔叔。”这是露丝在告别,今晚上施密特必死无疑,但露丝呢?她能否活下来?巴恩斯老爷心中大恸,却无法显露分毫,摆出冷笑不屑一顾的嘴脸,任由施密特带走了小玫瑰。


佩吉和朗姆洛同史蒂夫站在了一处,都感到透心的冰凉,见过冷肠肺的,却没见过这么冷肠肺的,巴恩斯老爷就是块捂不化的万载寒冰。佩吉和朗姆洛都不相信史蒂夫事先知情,三个Omega彼此间还是很了解的。佩吉拿眼睛四处寻找娜塔莎,却一直没看到身影,不由得有此焦急。


几大Old Money家族亲自到场支持巴恩斯老爷,这是天大的面子,更说明了大老爷在Old Money圈子里的地位。几个人都是从小一起胡闹长大的同学,过命的交情,并不需要多说什么,相互拥抱私语寒暄了几句。


托尼很有点担心史蒂夫,“臭老虎,别欺负史蒂夫,了解他的人都会知道他事先肯定不知情,是被你拿去当了诱饵,换了谁都得气死,更别说史蒂夫了,他对你的痴情让我都嫉妒了,你可得要好好道歉,别端大老爷架子。”


“唉!托尼你说的对,史蒂夫已经快一年没搭理我了,这次伤他伤的狠了,我都不知道要怎么样才能让他原谅我。”天不怕地不怕的巴恩斯老爷,真心有点打憷,可事情还没完结,还有一个生死关要闯。


这一场赌局在事后成为了传奇中的传奇,局中局的精巧,顶阶Omega的无敌美貌,Old Money圈子的高山仰止,凑成了香艳刺激,夹杂着连环枪战,惊险之极的爱情故事,甚至还拍成了电影,超级卖座到场场爆满。


史蒂夫被一个Alpha死死的压在身下,只听得枪声爆豆般的连环炸响,巴恩斯老爷的车队受到了伏击。禁酒令的颁布,令太多底层无业Alpha鲨鱼般嗅到了血腥味,迅速抱团成立了黑帮,高额利润冲昏了他们的头脑,不可一世无法无天。皮尔斯利用了这一点,伙同施密特一起出钱,雇佣了这帮子亡命暴徒,无论大老爷是输是赢,赶尽杀绝。


正常的商战争斗,或者是正常的赌局输赢,都不至于到动了杀机的地步,可施密特心狠手辣惯了,担心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巴恩斯老爷又是个出了名的神枪手,不把虎崽子弄死,指不定哪天就挨了虎崽子的黑枪。皮尔斯自从上次输掉了朗姆洛,一直被大老爷打压,几乎到了破产清算的地步,拼命抱住施密特大腿,才缓下了一口气,这让老褶子怪心甘情愿充当施密特的马前卒,弄死虎崽子才算是出了这口恶气。


这若是换了别人,可能就着了道,想着大家都是体面人,狠不下心肠手段,大老爷却是个通透的,清楚知道施密特和皮尔斯是个什么货色,事先调派了女伯爵带着人和枪,摸到了埋伏地点,设下了更大的包围圈。


巴恩斯老爷在赌桌上喜欢局中局,真刀真枪要人命的时候,同样是个擅耍阴谋诡计的,核心诱饵依然是史蒂夫。这是大老爷心狠之处,既然已经把史蒂夫抛出去了,那就尽其所用,这一次扫清了所有障碍,才能与小Omega共享君临七海的尊荣。大老爷心知小Omega会愤怒心伤到无可复加的地步,但事已至此,绝不能功亏一篑,这是搏命的时刻,容不得半点闪失。


史蒂夫是先坐到大老爷专用座驾上等着的,大老爷同一干人等应酬告别完毕了,才弯腰坐进了车里。几乎是在瞬间,史蒂夫就发现进来的不是巴恩斯老爷,紧接着发现坐在副驾位置上的也不是寇森,连司机都不是日常给大老爷开车的司机,但都长的挺像,穿衣打份也是一模一样。


哈哈!史蒂夫好想笑,甚至产生了他自己也是个假人的荒谬想法。他当然不会是假人了,这是巴恩斯老爷又一次把他当成了诱饵,想必回去的路上不会太平。


Omega没有惊讶喊叫,静静的接受了这个事实,想必这也是大老爷预料之中的,知道他是个懂事乖巧的,让干什么就干什么。史蒂夫微笑,他有预想过悲剧结局,想不到这么快就来了,只盼望死前能留出口气,央求大老爷把他的骨灰撒到向阳坡的大橡树底下,此生足矣。


皮尔斯真是等不及了,设的埋伏圈并没有多远,仗恃着人多枪好,还有好几枚手雷,预想着虎崽子会换座驾,拿起望远境仔细看,发现史蒂夫端端正正坐在大老爷旁边,夜色里Omega的雪白脸庞晶莹生光,唇角嫣红金发闪闪亮。皮尔斯心想这是虎崽子的末日到了,赢了牌局得意忘形,只可惜了这般美貌的顶阶Omega,手一挥,黑帮暴徒们把手雷一口气全丢了过去。


很多年后恢复了记忆的巴基老爷,每每想起此刻,都忍不住想抽死自己。他当年真是猪油蒙了心,怎么敢?怎么忍心?把心爱的小Omega置于如此危险的境地。他哪来的自信,在那么黑暗的夜里,就能够枪枪命中,提前引爆手雷呢!


想起此事的巴基老爷,无论手头上正在做什么,无论是有多重要的事情在处理,都会立即放下一切,飞车回家,抱住或在画画,戓在种花的小Omega痛哭流涕,拼命忏悔。刚开始小Omega也会挺后怕,两个人一起抹眼泪,劫后余生的感觉太好了,如果当时差了那么一点点,两个人都不可能再活在世上了。


来来回回的次数多了,小Omega烦死了,眼见着巴基老爷眼泪汪汪,飞起一脚就踢过去,“都是你,把我当诱饵,当时车都翻了,摔的我一身都是血,你还有脸哭,快滚,看你就心烦,把我的花都踩坏了,画画都没心情。”


巴基老爷更是哭的嚎啕,流血不流泪的寒冬先生,恢复了记忆后,是个爱哭包。小Omega没办法,只好抱住巴基老爷使劲儿哄,哄一哄自己的气也上来了,使劲咬巴基老爷,“都是你,我当时吓死了,保护我的Alpha中了好多枪,唉……他是我的救命恩人。”


假扮巴恩斯老爷的Alpha,在车子翻转的瞬间抱住吓蒙了的史蒂夫,踹开车门爬了出去,在这当口就中了好几枪,哼都不哼一声,把史蒂夫紧紧压在身下,流出来的血沾到史蒂夫满头满脸,血腥味直冲鼻端。


巴恩斯老爷和克林特都是万中无一的神枪手,两个人提前埋伏起来,同时开枪引爆还在半空中飞的手雷。这是双保险,大老爷是拿史蒂夫当了诱饵,但他也绝不能让小Omega出事,事先安排了最忠诚的死士,座驾也是防弹的。没料想手雷爆炸的冲击波很大,把车都给掀翻了,大老爷的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同娜塔莎汇同在一处,枪枪命中。


警察先生马上就能到,生死却只在一瞬间,暴徒们分成两拨,一拨不停止的袭击车队,另一拨转过身反击。子弹横飞,鲜血喷溅,这一场枪战在电影里被拍的十分惊险,饰演巴恩斯老爷的演员英俊非常,吃得住大特写,还因为本片得了奥斯卡奖。影评人说他将世界船王面对危险时的冷静,担心爱人受伤时的忧虑,同时还有拿爱人当诱饵的愧疚,通过独特的面无表情的表演方式,生动的展现出来,是电影史上最经典的高光时刻。


终于有记者千辛万苦采访到了巴基老爷,时已年迈满头白发的老船王,撇着嘴嫌弃演员不够帅,场面拍的不够惊险。暴徒们杀红了眼,悍不畏死的往前冲,盯着史蒂夫所在位置疯狂开枪,紧急关头巴恩斯老爷狂爆了信息素。


信息素就是Alpha的生命力,这么大范围大规模的爆信息素,说明巴恩斯老爷拼了,如果小Omega死了,他也是活不了的。这一爆信息素,全是底层Alpha的暴徒们立即脚软了,也让躲在暗处的皮尔斯发现了大老爷,一冷枪递过去,是女伯爵的忠诚救了大老爷一命,女伯爵前胸中枪,喘息着倒在了地上。


巴恩斯老爷一手拉住女伯爵,抬手就是一枪,老褶子怪终于告别了这人世,估计天堂不收他,地狱之门倒是敞开着的。大老爷信息素爆的太狠了,也是要不行了,暴徒们人多势众,有那不怕死的一直在疯狂开枪。寇森顶上来接茬爆,克林特连上来再爆,山姆更是狂爆,三个高阶Alpha也是拼了命。千钧一发的时刻,警察先生们终于到了,暴徒全员落网,一场生死枪战才算是落下了帷幕。


巴恩斯老爷气喘如牛,什么都顾不得了,跌跌撞撞跑到翻掉的车子边,推开已经死透了的Alpha,把史蒂夫拽出来,在月光下看到小Omega满头满脸的血,一时间肝胆俱裂,“史蒂夫,你哪里痛?你别吓我,你哪受伤了?”用手摸索小Omega全身,摸的是一手血,紧紧抱住史蒂夫,忍不住的发了声哽咽。


这一幕也是电影里的经典场面,冷心冷肺的世界船王,深爱着他的小Omega,寒冰冷锋化成了绕指柔,引得观看电影的Omega们泪水涟涟。小Omega也是很感动,抬起头用带血的嘴唇亲吻世界船王,两个人缠绵的拥吻,这吻也被称为20世纪电影史上最经典吻戏。饰演小Omega的演员,金发蓝眼,身材好到让人喷鼻血,拍摄当时还是名新人,转眼间爆红成了新人王。


艺术来源于生活却未必高于生活,真正的小Omega狠劲儿地推开大老爷,确实吓的浑身颤抖,可他更关心佩吉和朗姆洛,抖着嘴唇说自己没事,身上血是保护他的Alpha流的,问佩吉朗姆洛在哪?怎么样了?


大老爷头发衣服乱成一团,爆信息素爆的太拼命,出了满身的汗,脸色也很不好,白煞煞的,史蒂夫视而不见,只拿眼睛来回找佩吉和朗姆洛。大老爷心都碎了,一时间都站不住了,一屁股坐在地上喘气。


寇森过来说佩吉和朗姆洛都没事,一直有人好好保护着,是娜塔莎受伤了,佩吉跟去了医院,朗姆洛有点擦伤,也跟着去了医院。整场局由头到尾只有巴恩斯老爷、小玫瑰、寇森三个人知道,娜塔莎是到了棕榈滩才知道,克林特和山姆是今天晚上才知道,三个Omega却是一直被蒙在鼓里。


史蒂夫不但被蒙在鼓里,还一而再的成了诱饵。史蒂夫并不想来棕榈滩,还找寇森说过不想来,笑面虎当然是不同意的,诱饵不入局,所有的谋划都将功亏一篑。笑面虎笑咪咪的给了史蒂夫软钉子碰,史蒂夫没起疑心,这才跟着来度假了。


寇森对巴恩斯老爷无比忠诚,眼看着史蒂夫走入局中,不但不提醒,还算是帮凶给推了一把。笑面虎也是有人情味的,嘴上不说,心里面十分愧疚,他为了救大老爷,也是拼命的爆信息素,又要同警察先生们周旋,累的浑身趟汗,走过去同大老爷跌坐在了一处。至此整场局大获全胜,君临七海的世界船王就是坐地上喘气喘的快要死掉的巴恩斯老爷,加冕仪式有点慌乱带血,不过王冠总算是戴上了。


巴恩斯老爷素来刚硬,稍好转了点就挣扎着站起身,最后的尾巴要由小玫瑰来收,此地不能久留,留下山姆处理后续事宜,一干人等赶紧的坐车回家。史蒂夫跟着大老爷上了新座驾,这回副驾驶上坐着的是真寇森,开车的司机也是真的了。


上了车大老爷一直紧绷着的神经总算是舒缓了下来,拿出个手帕给史蒂夫擦脸。小Omega脸上的血都干成血块了,越擦越显得血多,满头满脸的,大老爷现在知道后怕了,手一直哆嗦。


“史蒂夫,别怕,我一直在的,我会保护你,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我再也不拿你当诱饵了,我这心受不了……我刚才几乎吓死了。”


巴恩斯老爷口不择言的表白,恨不得把心掏出来,他是真吓坏了,发誓再也不这么做了,可这事情都已经做完了,誓言说上一万句也是没用的。


史蒂夫低垂着眼帘任由大老爷擦拭,“刚保护我的Alpha死了吗?他是我的救命恩人,能多给些补偿吗?”


“好的,好的,这是我暗地里养的孤儿,我给孤儿院捐钱,捐很多很多钱。”大老爷一叠声的答应,实在是忍不了,一把抱住小Omega,搂的紧紧的,这是他的至爱珍宝,理应被他捧在手心里怜惜疼爱,却被他狠心拿去当了诱饵。


“对不起,史蒂夫,我不该拿你当诱饵,我是有说过让你担待我这一次,可我……可我……实在是太对不起你了,你生气打我骂我都是应该的,我……我真不知道要怎样做,才能让你原谅我。”


大老爷心碎了,近一年来殚精竭虑的布局,大腮帮子线条愈发的锋利,愁肠百结的模样很令人心痛。史蒂夫却已经免疫了,又不好太明显的挣脱大老爷怀抱,直愣愣的硬挺着,“小玫瑰难道不是你的人吗?你为什么让施密特带走小玫瑰?”


小Omega太聪明了,看透了大老爷的局中局,直指问题核心。巴恩斯老爷都有点被问愣了,真没想到史蒂夫竟然这般聪明,施密特都没看出来,沉吟了一下,就把这布了十年之久的局中局说了出来。


大老爷口才很好,说到收养露丝的时候,极力渲染是因为露丝很像小时候的史蒂夫,他才动心收养的。露丝是要杀了施密特报仇的,事成之后,他一定把露丝送走。大老爷起誓发愿的样子,让史蒂夫很想笑,Alpha的誓言哪有算数的,哄Omega开心时什么誓都发得,什么愿都许得,转眼就丢到了一边。


“……所以,我叫你留下小玫瑰,还算是帮了小玫瑰?施密特再也不会怀疑小玫瑰了?今天晚上想必就是施密特的死期了?”


“是的,我的小Omega真是聪明,今天晚上这场局全部了解掉,夜长就会梦多,施密特死了我才能顺利接管他的财产,史蒂夫,我已经君临七海了,你是这场局里面最大的功臣,我发誓,我决不会辜负你的,你要陪在我身边,看巴恩斯家族船队踏破七海,破浪长风。”


史蒂夫摇头,“我不是,最大的功臣是小玫瑰。”小Omega扯出了一抹微笑,在月光映衬下眉目如画,“我只是个诱饵,什么都不需要知道,你把我放在哪,我就在哪。”


Omega心中寒凉彻骨,他愿意为了巴基去死,甚至愿意趴在地上给巴基当垫脚石,只为了巴基不要在下雨天弄湿了昂贵的手工皮鞋,可那都是建立在巴恩斯老爷是巴基的基础上,Omega相信巴基一定会回来,等到巴基回来了,两个人将只拥有彼此。


事实上是他自己弄错了,巴基就是巴基,上帝怜惜Omega,所以让巴基来到他身边七年时间,这七年的每一天里他都快乐的如同在天堂一般,是他不知足,上帝收回了巴基,他却晕了头跑出来巴基。


巴基从没有离开过向阳坡的,巴基就在那棵大橡树底下等着他,他却跑出来追逐这镜中花水中月。巴恩斯老爷只是巴恩斯老爷,记忆永远都回不来了。便算是回来了,在大老爷心里,也不过是太倒霉失了忆,浪费了七年时间种棉花,好在有个顶阶男性Omega要死要活的跟着大老爷,总算是个收获,不至于太吃亏。仅此而已,不会再有别的了。巴恩斯老爷并没有多在乎记忆的缺失,也一直说他不是巴基,不要总想着过去的七年,要朝前看。


巴恩斯老爷说的再清楚不过了,也从没有骗过自己,是他自己拎不清楚,脑子糊涂了,认为巴恩斯老爷是巴基。这可真是天大的错处,错到自己被这么有钱豪阔的顶阶Alpha标记了,还不知足,竟然想让顶顶有钱的巴恩斯老爷只爱他一个人,史蒂夫自己都好想笑,想什么呢!见过不自量力的,没见过这么不自量力的。


顶阶Alpha让你在哪你就得在哪,让你生就生,让你死就死,想把你当诱饵,你就得兴高采烈的把自己挂在鱼钩上,别想着事先知情,拿你当诱饵是你的荣耀,为此死了能让顶阶Alpha叹息一声,已经是极致的荣光了。


史蒂夫尽量克制住悲凉的情绪,距离这么近,巴恩斯老爷是会有灵魂感应的。自己主动心甘情愿去死和被大老爷算计着去死,在情感意愿上确实有本质的不同,结局却是一样的,无外乎就是个死。大老爷拥有所有人的忠诚,连娜塔莎都舍了命的去替大老爷挡子弹,他一个以色侍人的Omega又算得了什么呢,底层Omega从来都是不值钱的,更不值得被顶阶Alpha看重。


Omeg歪头轻嗅着大老爷寡淡的Alpha信息素,青草香味淡到几乎没有,爆信息素爆的太厉害,要休养一段时间才能恢复。想必当年巴基为了逃命,也是狂爆了信息素,又是受了重伤,伤了身体的根本,才被瑞贝尔医生诊断成了个中阶Alpha。上帝开了一扇窗,关上了一道门,巴基以一个中阶Alpha的身份,陪伴他一起长大,七年不过是上帝的一弹指,却是他的一辈子。


史蒂夫拼命想克制住情绪,可他哀怜到极致的眼神却怎么也掩饰不了,距离太近了,大老爷从灵魂中听到小Omega一声声压抑的哭咽。巴恩斯老爷心都碎了,一口老血闷在胸膛里,吐也吐不出,咽也咽不下。


“不是的……史蒂夫,你是我心尖尖上的Omega……我是把你当成了诱饵,这一年来我吃也吃不香,睡也睡不好,就盼着赶紧破局,我发誓我再不会辜负你了……我伤你太重,真不知道要怎么样才能补偿你,史蒂夫,你生气是应该的,可你能不能答应我,别生气太久好不好?”大老爷说到最后很有些可怜,想去亲小Omega,却又不敢,只撇起嘴看着史蒂夫。


史蒂夫趁机挣脱了大老爷的怀抱,坐直了身体,扭头望向车窗里映出的自己。脸上的血迹没擦干净,这仿佛让他流了满脸的血泪。听老人家说,如果太伤心难过,是会流出来好多带血的眼泪。可他的难过并不是因为巴恩斯老爷,他认清了现实,明白了巴基从没有离开过向阳坡。他只是太想家了,想家里的小巢穴,他想躺在小巢穴的硬板床上,抱着巴基的衬衫痛哭一场。事实上他连这都做不到,他要拼命压抑住悲伤,陪着大老爷聊天说话。巴恩斯老爷大获全胜君临七海了,不愿意留有遗憾,想要江山美人一手掌握,耐着性子过来哄他,史蒂夫不敢不给大老爷面子。


月光暗淡了下来,是有乌云遮住了月亮,明天会不会下雨呢?史蒂夫将车窗微拉开一条小缝,在缝隙中看月亮。Omega不想再纠缠这件事了,徒然的纠缠只会令自己更不好过,他明白了现实,只要给他一丁点的时间,他就能挺过去。但巴恩斯老爷一直摆出个可怜模样,如果他不表示点什么,估计会没完没了。


“能给我10万块钱吗?我看你刚才捐给慈善牌局的钱也有十万了,我是个诱饵,在这场局里也算起了点作用,给我10万块钱可以吗?”布朗学院是很缺钱的,光靠三个Omega卖首饰克扣月度花销,攒不下太多钱,如果能有笔启动资金,三个人好好的商量下,再交给罗林斯去做点实业,钱生钱出来,等待时机成熟了,创立布朗学院就不会捉襟见肘了。


Omega盘算的很不错,没料想巴恩斯老爷听到这句话,一颗心凉了半截。史蒂夫不是一般的Omega,他只是爱大老爷,不图钱不图地位,只图大老爷真心的爱,巴恩斯老爷心里是有数的,感动到了灵魂深处,现在史蒂夫却是开口要钱了,难道对大老爷没有爱了吗?Alpha感觉到前所未有的恐惧,仔细看瞳孔都放大了,只盯着史蒂夫猛瞧。


史蒂夫这要求,把寇森也吓了一跳,笑面虎一直跟随着大老爷,对史蒂夫的痴情是最有体会的,否则他也不会下定决心站边史蒂夫。现在史蒂夫开口要钱了,这是彻底死心了?寇森也觉的很恐惧,大老爷是真心爱史蒂夫的,这可要伤透了大老爷的心。


寇森忍不住回头看了史蒂夫一眼,这一眼令史蒂夫起了狐疑,难道他要的太多了?朗姆洛是高阶Omega,一年的包身费也有2万,年初给1万,年尾给1万,平时朗姆洛再把花销省出来,连着卖首饰的钱,再加上罗林斯时不时能接到点活干,才勉强养活了将近300人的Omega抚育院。


他是顶阶Omega,出身是不好,算是同朗姆洛差不多,一年3万总可以要的,跟了巴恩斯老爷快3年了,9万差不多,当诱饵怎么也能得1万吧?所以史蒂夫才开口要了10万,没料到顶阶Omega并不值什么钱,想想也是,大老爷什么样的顶阶Omega没见过,他功夫不好脾气又倔,想必是不值钱的。


“是我要多了吗?那多少钱合适你说个数。”史蒂夫皱紧了眉头,真心觉的可能是他算错了,要多了,惹大老爷不开心了。


史蒂夫说要钱,那就一定是要钱,不是什么调情的手段,更不是故意要惹大老爷生气,他只是单纯的想拿到点钱而已。大老爷一颗心酸涩无比,他原本是个只肯花钱买顶阶Omega来玩的人,也曾经希望史蒂夫是个庸俗Omega,缠着老爷要钱,可史蒂夫不是这样的人,他一门心思的爱老爷,现在却知道开口要钱了,难道他不爱老爷了?或者只是一时的生气?小Omega被伤害的太深了,一时半刻好转不来的,只能慢慢哄,巴恩斯老爷长叹了口气。


“不多,史蒂夫,你要的一点都不多,回到亚特兰大我就给你。”


“要现金,不要支票。”


“好的,现金,装在个皮箱里给你,方便你收起来。”


史蒂夫绽开了微笑,巴恩斯老爷真是个不错的金主,希望趁着大老爷对他还有几分迷恋的时候,再能多要点钱出来。“谢谢您,巴恩斯老爷,祝贺您愿望成真,君临七海,上帝保佑Alpha!”




小桃子的眼神令人心碎~可怜的小桃子哟~

评论(105)

热度(1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