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静行走白月光

什么季节,你最惆怅 ?放下忙乱的箩筐。

【ALL盾/ABO/主冬盾】向阳坡

背景:泪珠钻石+鸳梦重温AU,无能力AU,泪珠钻石里的贫苦农夫很可怜,情感上很压抑。冬盾的生死两茫茫,也十分适合鸳梦重温的剧情。想写一个在逆境中坚持自我的Omega,如同林间永远向阳的山坡!


警告:ALL盾请注意,盾受请注意,结局是冬盾1V1,安静写文不想撕,不适者请自行离开。


SY主页:请点击  同步更新 请惠存

AO3主页:请点击 同步更新 请惠存


前文: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重要预警:进入飞小刀片的区间,不能接受者请提前避让~

原因一:初衷即是想写一个坚持自我永远向阳的小桃子,作者初心未改;

原因二:遵循《鸳梦重温》本身的故事脉络,金融寡头冷酷无比;

原因三:虎巴基的性格冷硬,但他绝对不渣,他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利已主义者,这在美国的托拉斯形成早期,是普通现象,例如年轻时的洛克菲勒。

拒绝因剧情框架&虎巴基性格而引起的不必要diss,能接受者请看下文~


****************

本章 12000字更新~

本章 巴恩斯老爷开始向巴基老爷转变~

本章 基神的“基”没来,“神”来了~

本章 历史的面纱被掀开了一角~


***************************

 

第三十六章


史蒂夫从孟菲斯来亚特兰大的时候,只拿了一个小包袱,现在回孟菲斯,却是有了一个小皮箱。皮箱里是两把M1911和几百发子弹,这是大老爷亲自选的,还手把手教会了小Omega开枪瞄准以及如何给枪支保养上油。大老爷一句话都没有多说,天生的神枪手,碰到个开枪特别笨拙的史蒂夫,没有发过一次脾气,耐心的教导,讲解了很多决窍。


Omega知道这是大老爷太不放心他一个人生活了,总要让他能拥有保护自身的本事,是大老爷的一颗拳拳爱护之心。史蒂夫心领神会,努力练习,成绩也还算不错。克林特也过来指点了几招,才让芭芭拉安排史蒂夫离开咆哮山庄,先到Omega抚育院落脚。


关于建立布朗学院,史蒂夫是要同罗林斯仔细商议的,没几天朗姆洛也回来了,巴恩斯老爷准备着要结婚了,小婊子趁机洗干净上岸,准备同罗林斯一起大展拳脚,好好的办个Omega学校出来。


巴恩斯老爷是个很慷慨的上等人,给了两个Omega整年的包身费,史蒂夫把钱全都留给了抚育院。朗姆洛和罗林斯都知道史蒂夫的倔脾气,可实在是太担心他将来的生活了,规劝了很多天。史蒂夫这时候连从咆哮山庄穿过来的衣服都换了下来,穿着罗林斯帮他准备的旧衣服旧皮鞋,开心的不行。把手头上的抑制剂和顶阶Alpha信息素拿给朗姆洛和罗林斯看,说巴恩斯老爷还是很慷慨的,给了他很多抑制剂和顶阶Alpha信息素,足够用上一两个年的了。


巴基熊的肚子里还有三百五十二块钱,回到孟菲斯再去找费雪要个看守粮仓的活干,正常生活肯定没问题。嘱咐罗林斯按照大家商量好的七十年规划努力往前奔,等过个三五年,巴恩斯老爷彻底淡下来了,他会过来抚育院看看的。孟菲斯距离亚特兰大并不远,万一真有个什么事情,他会打电话求救的,让朗姆洛和罗林斯不要担心,他和巴基会生活的很好很快乐的。


Omega全不知道当说到他与巴基会生活的很好很快乐时,朗姆洛那一颗想哭的心,史蒂夫实在是太可怜了,抱着个虚幻的假人,竟然要一个人生活一辈子。布朗学院未来的伟大校长,死咬着嘴唇憋眼泪,只问史蒂夫万一抑制剂和顶阶Alpha信息素用完了怎么办?这两样东西可太贵了,普通人家一年赚到的钱,都不够买一只顶阶Alpha信息素的。


史蒂夫笑笑没说话,他回到孟菲斯就准备自己把腺体割掉的,这样他就是个身强体壮的Beta了,可以一个人好好的生活下去。这种事自然不会明说给朗姆洛听,可小婊子红尘里打滚了半辈子,转眼间就猜到了,白着一张脸说如果真要割腺体,就由林赛嬷嬷来割,这样史蒂夫还不用遭太多的罪。


史蒂夫摇头不肯,说现在巴恩斯老爷还没有完全消了心思,万一牵连了林赛嬷嬷可怎么办?又保证说自己不会马上割腺体的,那是最后一步。巴恩斯老爷给了钱给了枪,又给了这么多抑制剂和顶阶Alpha信息素,就是预想着让他安全的生活一段时间。这说明巴恩斯老爷还没有完全消了心思,这段时间他会老老实实的,不会闹出事端再入了巴恩斯老爷的眼。史蒂夫笑咪咪的让朗姆洛不用担心,还让朗姆洛转告一直在纽约没办法赶回来的佩吉,说将来自会相见,一切都会好转的。


话说到这个份上,说明史蒂夫对他自己将来的生活,已经有了足够的打算与准备,朗姆洛知道劝不住他了,只能依依不舍的惜别。这时候史蒂夫已经在抚育院待了有两个多月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心情舒畅的原因,气色很好,眼盼流转间若有宝光。朗姆洛心思一动,脱口而出:“史蒂夫,你上次发情期是同巴恩斯老爷在一起的,发情完了有没有喝避孕药?”


史蒂夫哈哈大笑,“当然有喝,我连喝了三天的,我知道厉害的,灵魂标记那次巴恩斯老爷还发了情的,喝了三天避孕药也就没事了,放心吧,朗姆洛,不用担心这个。”


朗姆洛想想也是,连喝三天避孕药,怎么也不会有事的,可能真是史蒂夫离开了憋屈至极的咆哮山庄,气色自然变好了。两个Omega依依惜别,再由罗林斯亲自开车送史蒂夫回孟菲斯。


谁也没料到,这时候有一颗顽强的小种子已经在史蒂夫肚子里生根发芽。Omega发情时,躲藏的实在是太好了,又下了雨,大老爷为了寻找Omega,进入到了应急发情状态。这是动物本能决定的,彼此灵魂标记的AO伴侣,为了寻找到对方,会进入到应急发情状态,这样对灵魂标记的感应会加倍,会更容易找到彼此。


大老爷在应急发情状态下,找了整整两天才找到了Omega,这时候Alpha还能保持住理智,没伤害到Omega,没拼了命的再次标记Omega,只能说巴恩斯老爷确实是顶阶Alpha中的顶阶Alpha,天生的冷肠肺起了关键作用。也是因为太冷静了,找到Omega后,应急发情的状态慢慢消散下来,大老爷就没告诉任何人,出于谨慎起见,还是让史蒂夫一醒来就喝了避孕药。


两个人都知道厉害关系,都小心到了极点,可大老爷太爱小Omega了,是他自己动手给昏迷中的小Omega清理的。顶阶Alpha没做过这种清理善后的事情,手指头一伸进去,小Omega在昏迷中还会痉挛的呼痛,巴恩斯老爷哪舍得清理的太深呢!又想着让小Omega好好休息,没有中途叫醒史蒂夫赶紧把避孕药喝了,由着小Omega一直睡到了自然醒。顶阶AO间的发情期结合,是自然界最强大的本能,一颗小种子就这么种下了,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史蒂夫离开抚育院巴恩斯老爷是知道的,一个人枯坐到了深夜,一遍遍擦拭着三幅肖像画的画框。这是史蒂夫给巴基画的,可他就是巴基啊!史蒂夫为什么就不肯再看他一眼呢?冷心冷肺的大老爷一个人哭到难以自抑,连寇森走进来都没止住掉眼泪。


这是寇森有生以来第一次看到大老爷流泪,笑面虎也是极难过,用袖子擦眼泪擤鼻涕,“我问过朗姆洛了,他说史蒂夫带了钱和枪走的,抑制剂和顶阶Alpha信息素也都带着的,一两年内肯定没问题。我会计算着时间的,到时安排人悄悄送钱,送抑制剂和顶阶Alpha信息素过去,也许过个几年,史蒂夫气消了,你再去孟菲斯把他接回来。”


寇森过来抚育院打探,是在史蒂夫意料之中的,提前就同朗姆洛对好了口径。就说是带了钱和枪,带了抑制剂和顶阶Alpha信息素走的,为得是让大老爷安心,时间久了,大老爷心思也就淡了。


大老爷长叹了口气,“按照史蒂夫的脾气,过个几年也未必……巴恩斯家族是一定要有出色的继承人的,这样我才能放下一切去追回史蒂夫……可我真的不想结婚,我这辈子只想同史蒂夫结婚……这样下去,我将对不起史蒂夫也对不起小玫瑰……”


这实在是两难的境地,大老爷以手抚额,感觉头痛病又要复发了。小Omega是他在这人世间唯一的良药,没有了小Omega在身边,可能大老爷都活不到去追回小Omega的那一天。可史蒂夫执拗到了超乎想象的地步,大老爷这辈子没后悔过,现在他可真后悔了,后悔自己这为了利益不顾一切的脾气。人间正道是沧桑,阳谋一样可以君临七海,是他天生的阴谋诡计性子,让他贪走捷径,最终失去了小Omega,失去了他唯一的宝物。


这是巴恩斯老爷真正转变的开始,并没有心软,也依然是铁腕,但走的是人间正道,耍的是阳谋智慧。这也让巴恩斯家族在未来的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在伟大的敦刻尔克大撤退中,抓到了最好的机会,家族荣光闪耀世间。


史蒂夫并不知道大老爷暗地里的柔肠百转,Omega现在只想高兴的大喊大叫,因为他终于回家了。远远看到家里的破旧房子,Omega止不住的微笑,同罗林斯挥手作别,飞奔的上了台阶,在第三个花盆底下找到了钥匙,打开门锁进了屋子。


费雪信守了承诺,一直有叫人看顾这房子,房间里很干净,Omega兴奋的跑来跑去,又在桌脚底下的缝隙里找到了小巢穴的钥匙,掀开地毯进了地下室,再打开小巢穴的门,低头走了进去。


Omega坐在小巢穴的硬板床上,一个人静静的哭了,真真是恍如隔世,又狠狠的掐了自己好几下,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巴基,我终于回来了,我以后再也不会离开你了,我们永远在一起”。Omega把巴基熊好好的摆在床上,又在枕头底下藏了一把M1911和几十发子弹,再把所有的抑制剂和顶阶Alpha信息素都藏妥当了,才从小巢穴里出来。心想着鼠尾草应该是要换新的了,这么多年过去,味道都散光了。


摆好了地毯,又把小巢穴钥匙穿了条绳子戴在脖子上,史蒂夫坐下来摆弄着另一把M1911。接下来他要独自生活了,他并不惧怕,但前提是要有枪来保护自己,大老爷送了最好的枪袋给他,可以把M1911配在腋下。Omega系好了枪袋,心想着要找件外套穿上,他要去精神病院看妈妈。


正找外套间,只听得外面有响动,史蒂夫迅速拔出了枪,躲在角落里,心想着至于这么倒霉吗?刚回来就有恶心Alpha嗅着味找上门?这次一定要打死个恶心Alpha来立威,否则后患无穷。


史蒂夫没有半点的迟疑与心软,这是他日后一个人生活的保障,他也熟读了法律条文,只等着恶心Alpha进了家门,才会要动手。先进来的是雷明顿猎枪的长枪管,史蒂夫跟着大老爷也算是学习了一些枪械知识,只耐心等待着持枪人进来,尽全力收敛着顶阶Omega信息素。映目所见却是个满头白发的老者,史蒂夫大吃一惊,失声道:“瑞贝尔医生?怎么是你?”


瑞贝尔医生猛然回身,明显也是吓了一跳,背光里看到一个高大强壮的顶阶Omega身影,双手平端持枪,金发蓝睛,雪肤红唇,顾盼间若有宝光流转,一时间激动到难以自抑,脱口而出:“罗杰斯阁下,您回来了,您……终于回来了……”


史蒂夫大惑不解,“瑞贝尔医生,是我啊!我是史蒂夫!我不是什么罗杰斯阁下。”


瑞贝尔医生拼命摇头揉眼睛,站都站不稳了,史蒂夫急忙拽了个凳子过来,扶着他慢慢坐下。赫然发现瑞贝尔医生远比自己认为的要苍老更多,想想好象从有记忆时起,瑞贝尔医生就一直在的。父亲也曾经说过,瑞贝尔医生一直都在的,当年父亲没钱结婚,还是瑞贝尔医生帮着操持才结了婚,如果是这样的话,瑞贝尔医生的年纪应该相当大啦。


“史蒂夫,你怎么回来了?你不是在亚特兰大吗?是斯塔克先生标记的你吗?为什么标记了你还能回来?斯塔克先生待你不好吗?”瑞贝尔医生喘着粗气连声追问,他一直在看顾着史蒂夫的房子,时不时的就会来巡视一圈,突然发现有人进到了房子里,举着猎枪就来抓人。


寇森过来查史蒂夫的老底,办的很隐密,所以瑞贝尔医生并不知道巴恩斯老爷的事情,还以为史蒂夫是被伟大的托尼·斯塔克先生标记的。曾经因为不放心去找费雪打听过,费雪只是孟菲斯的有钱人,同顶阶圈子还是有些距离的,知道的并不算多,不过还是向瑞贝尔医生确保了史蒂夫生活是很好的,费雪没必要骗人,瑞贝尔医生也就放下了心。


面对瑞贝尔医生的连声追问,史蒂夫真是感觉一言难尽,他也不想让瑞贝尔医生着急生气,只说同斯塔克先生分开了,有拿了契约书回来,他打算把腺体割了,从今往后一个人生活。


瑞贝尔医生都要气死了,这几年他衰老的很快,心里明白这是要油灯枯尽了,原本还想史蒂夫生活的不错,总还能放心死了去,没想到史蒂夫竟然被抛弃了,还要割腺体一个人生活。


“托尼·斯塔克太欺负人了,你是被灵魂标记的Omega,怎么可能一个人生活?你会缺顶阶Alpha信息素的。”瑞贝尔医生被气到咳嗽个不停,脸色涨的通红。


史蒂夫很诧异瑞贝尔医生竟然知道顶阶Alpha信息素,这说明他是认得出顶阶Alpha的,那为什么当年他说巴基只是个中阶Alpha?史蒂夫想了想,还是问出了口。Omega聪明透了,可他从没想过身边一直都存在着的瑞贝尔医生,竟然是个有秘密的人,不知道这秘密是不是同那位“罗杰斯阁下”有关系。


瑞贝尔医生咳嗽了好一会,慢慢停歇了下来,拿手帕捂住嘴使劲喘气,一抬眼看史蒂夫眼波流转,金头发闪亮到起了光晕的地步,一时间心头大恸。这模样太像当年的罗杰斯阁下了,可当年他见到罗杰斯阁下,被这罕见美貌震惊到哑口无言时,罗杰斯阁下已经是有了身孕的,哦!天啊!


瑞贝尔医生迅速站起身,让史蒂夫赶紧收拾了东西跟他走,还问有没有拿回来抑制剂和顶阶Alpha信息素,有的话全带上,他有话要同史蒂夫私下里说。史蒂夫摸不到头脑,不过Omega信任瑞贝尔医生,立即到小巢穴拿了东西,悄无声息的跟着瑞贝尔医生到了他的小诊所。


小诊所并不大,瑞贝尔医生平时就住在小诊所后面的房子里,史蒂夫几乎是震惊地看着瑞贝尔医生推开了书架,打开了一道厚重的铁门,顺着台阶走了好一会,才来到了一间宽敞通风的地下室里。


史蒂夫头一次发现从小就陪伴着罗杰斯家共同生活的瑞贝尔医生,竟然陌生的可怕,忐忑的坐在椅子上,看到瑞贝尔“噗通”一声就跪了下来,更是吓了一跳,蹲下身同瑞贝尔医生跪在一起,“瑞贝尔医生,你怎么了?有什么话慢慢说。”


“史蒂夫,你怀孕了,你知道吗?”


Omega受到了十足的惊吓,“不可能,我有喝避孕药的,我很小心的,怎么可能。”


瑞贝尔医生摇头,“我不可能看错的,当年你的爷爷——罗杰斯阁下,他怀孕的时候……你太像他了,你太像罗杰斯阁下了,史蒂夫,我求你把这孩子生下来,这将是罗杰斯阁下唯一的血脉……罗杰斯阁下在生你父亲的时候,遭了大劫难,当时就……去世了,临终时说要让他的血脉远离纷争,隐姓埋名的长大。”


“……我当时是顶阶Alpha,为了保护罗杰斯阁下的遗体,又要躲避仇家追杀,没办法顾全你父亲,只得把你父亲丢出去寄养。紧接着我又重伤难愈,掉阶成了个低阶Alpha,辗转寻找了很多年,才找到了你父亲。这时候你父亲已经长大了,罗杰斯阁下的家族血脉很奇特,如果分化成了个Alpha,品阶都不会高,如果是分化成Omega,则必然是顶阶。”


“你的祖父——罗杰斯阁下的北极星,听说只是个Beta,所以你父亲也只是个低阶Alpha,一个人孤苦长大,连学都没怎么上过,日子过的很差……我真是太对不起罗杰斯阁下了,没能好好的保护你父亲,可我也早已经被家族除名,所有人都认为我已经死了,我就改名换姓成了瑞贝尔医生,陪伴着你父亲,我想尽我最后一分力量,守护罗杰斯阁下的血脉。”


“……史蒂夫,你小时候遇见的那个巴基,他当时受了很重的伤,明显狂暴过好几次信息素了,这种情况下通常会掉阶,我即是因此掉阶成了个低阶Alpha,所以我才说他是个中阶Alpha。后来他慢慢恢复成顶阶Alpha,我也很惊讶,不过我看他对你一心一意,失忆了这么久也没人来找他,就想着他也可能是被家族除名的“死人”,如果他能一直陪在你身边,同你结婚,我死了也是放心的。”


“没想到这个巴基竟然失踪了,你苦熬着等他,我一点办法都没有……后来费雪出现了,我就想让你同费雪结婚,你是罗杰斯阁下的唯一血脉,是顶阶Omega,虽然没人知道,但我知道,我想让你能过上点好日子,你父亲太苦了,你也太苦了,如果罗杰斯阁下还活着……”瑞贝尔医生老泪纵横,以手掩面哭了好一会,才又接着往下说。


“罗杰斯阁下是叛国罪,他的一切都被销毁于历史尘烟之中,跟随他的人也都伶仃散去。我遵循着阁下遗言,让你隐姓埋名的长大,你和你父亲什么都不知道,不知道罗杰斯阁下当年是有多么辉煌,有多少人仰望着他……”瑞贝尔医生眼神狂热,脸庞上绽满了敬慕的光辉,似乎看到了当年光华绝艳,威名远播的罗杰斯将军。


“史蒂夫你跟了斯塔克先生去亚特兰大,我一开始很不放心,找了费雪打听消息。费雪说你过的挺不错,我就想只要你能过上好日子,就让这血脉消亡了也没什么。罗杰斯阁下的叛国冤情,在将来的岁月,总会有人去找出来,会有人知道阁下是多么的伟大,会有人知道阁下为了Omega平权事业奉献出了所有,历史的风沙一定会为罗杰斯阁下铸就不朽金身……可现在不同了,史蒂夫,你有了身孕,你还拿到了契约书,这孩子同斯塔克先生一点关系都没有了,我求你生下来,好吗?这是上帝怜惜Omega,不亡我英雄血脉,史蒂夫……我求求你。”


瑞贝尔医生紧抓住史蒂夫胳膊,拼命摇动,浑浊老迈的眼睛里全是泪水。这是一个垂死老人的苦苦哀求,真真是令人心酸难抑。史蒂夫从没想过自己的身世竟然如此曲折离奇,他一直认为自己是个穷的不能再穷的穷人了,是因为上帝听到了他的祈祷,才让他分化成了顶阶Omega,真没想到竟然是血脉传承的原因。


这可要怎么办好呢?史蒂夫不想生崽子,他的崽子不是私生子,可他已经与巴恩斯老爷分手了,如果真怀孕了,是绝不能让巴恩斯老爷知道的,否则定是要纠缠到不死不休。史蒂夫不想同大老爷再有任何瓜葛了,契约书也拿到了,生下来的崽子同大老爷没有半点关系,是他自己一个人的崽子,是罗杰斯家的血脉。


“瑞贝尔医生,你让我好好想想可以吗?现在还不能确定我是否真的就怀孕了,我还有几天就到热潮期了,我想趁这几天先去看看我妈妈,然后我们再商量,你看可以吗?”


瑞贝尔医生摇头,“不,史蒂夫,你不能四处走动了,你这太明显了,可能你自己不觉的,可底层的AO们天天生崽子死崽子,他们一眼就能看出来,这太危险了。这间地下室是我几十年里慢慢挖出来的,足够通风也足够隐蔽,你先在这里过渡一段时间,我就在上面诊所里守着你。”


“……至于你妈妈,她在你离开孟菲斯不久就去世了,是我做主没有告诉你的。我不想打扰到你的好日子,你父亲妈妈是合葬在一起的,就在你家房子后面的空地里。你妈妈走的很安详,可能是她知道了你父亲的去世,自己选择了结束生命。史蒂夫,你不要难过,穷人的日子本就是如此,如果你不能做到坚强面对,只能是越过越苦……史蒂夫……你别哭……”


瑞贝尔医生一生无妻无子,忠心耿耿守护罗杰斯阁下仅存的血脉,史蒂夫就等同于是他的孩子,看到史蒂夫伤心哭泣的模样,历经磨难的长者也忍不住苦痛伤悲,静等着史蒂夫哭完,再开口安慰。


“史蒂夫,我不难为你,你好好想想,如果你不想生下这崽子,我就帮你处理掉,如果你想生下这崽子,孟菲斯你是待不得了,我老了,守护不了你多长时间了。我会送你到沃思堡去,那里有一间由奥丁森家族庇护的Omega抚育院,奥丁森家族上一代主母弗丽嘉是个宽爱仁慈的顶阶Omega,亲手建立了这家Omega抚育院,你在那里会很安全。”


“Omega一个人孕育崽子,将会需要大量的Alpha信息素,特别你还是顶阶Omega,灵魂标记你的还是个顶阶Alpha,你将需要大量的顶阶Alpha信息素。我会筹到钱来买顶阶Alpha信息素的,你不需要担心,只是你会特别特别的辛苦,如果你不想生下这个崽子,也没什么,罗杰斯阁下只求他的血脉后代能隐姓埋名平安长大,就此断绝了……罗杰斯阁下也不会说什么……”


瑞贝尔医生很老了,老到皮肤上布满了沟渠,眼泪水就顺着这沟渠流淌。罗杰斯阁下是他一生追随敬仰的辉煌,哪怕因此掉阶成了个低阶Alpha,哪怕因此被家族除名,穷苦潦倒一辈子,也未曾催折他有半点的后悔与心伤,这是他对罗杰斯阁下至深到重的信仰,在历经风霜的岁月里,闪耀出金子般的光芒。


史蒂夫本能的被这信仰的力量折服,巴基就是他的信仰,这是他与巴基的崽子,长大了肯定特别像巴基。巴基他来过,爱过,活过,却未曾有血脉遗留?如果能有血脉留下来的话?!Omega站起身,来回的走动,这个崽子是个意外,可这也是上帝赐予他的礼物,上帝怜惜Omega,所以会有个小小巴基来陪着他?!


史蒂夫攥紧了拳头,把抑制剂和顶阶Alpha信息素全拿出来给瑞贝尔医生看,认真的计算数量。原本足够用两年的数量,在怀孕的情况下,只够用到生下小崽子。这足够了,只要生下了小崽子,渡过了哺乳期,他就把腺体割了,一个健壮的Beta,努力干活,足可以养活个小崽子。便算罗杰斯家的血脉不可能出顶阶Alpha也没什么,是个Beta也没什么,如果是个Omega……史蒂夫咬紧了牙关,如果是个Omega,他也要好好的把崽子带大,这是他的崽子,他此生此世唯一的崽子,是他与巴基的崽子,是罗杰斯家最后的血脉。


“瑞贝尔医生,如果我真的怀孕了,我就生下来,我的热潮期过几天就是了,如果这次没来,我就跟你去沃思堡,孟菲斯我是待不下了,如果有风声传到亚特兰大,后患无穷。”


Omega一旦打定了主意,立即开始筹划起来,沃思堡蛮远的,他又不可能去坐火车了,只能开着车去,一路上颠簸,总是要小心为妙。瑞贝尔医生擦干眼泪,如同父亲般地紧紧拥抱了史蒂夫,回到诊所里去准备行李物件。


几天后Omega的热潮期果然没来,事实明摆着了,素有决断的两个人,再不迟疑,立即起程去了沃思堡。临走前的夜里,史蒂夫去了父亲妈妈的坟前告别,苦命又坚韧的Omega止不住的掉眼泪,却咬紧了牙关不肯出声,衬着夜色同瑞贝尔医生踏上了远去沃思堡的路途。


沃思堡的Omega抚育院建造的很有气派,奥丁森家族的世界树家徽高挂在墙上,象征着来自于奥丁森家族的强大庇护。奥丁森家族在德克萨斯州可谓是最最豪阔的世家望族,在全美国亦是不遑多让,上一代当家主母建立的Omega抚育院,虽然面对着Omega是广开方便之门,管理却是十分的严格。


瑞贝尔医生假说是史蒂夫的父亲,史蒂夫是被个顶阶Alpha骗了,不得已才来到抚育院寻求庇护的,哀求兰道夫院长能帮忙着给条活路。一个贫穷的低阶Alpha父亲送自己的Omega孩子到抚育院来寻求庇护是常有的事情,可史蒂夫是个罕见的男性顶阶Omega,看样貌气质更是十分的拔尖,怎会落得如此下场?兰道夫院长很是不理解,看这Omega的低阶Alpha父亲伤心模样也不像是假的,一时间陷入了两难境界。


史蒂夫低眉敛目的坐在一旁,他不敢拿出契约书来,奥丁森家族的人想必认得出巴恩斯家族的塞壬家徽,只能假托是被顶阶Alpha骗了,前来抚育院寻找庇护。眼下的情景真是出乎Omega的意料,原本想着一个人好好的生活,等到手头上的抑制剂和顶阶Alpha信息素用完了,也得是两年后了。这时候巴恩斯老爷的心思想必也已经淡了,他就把腺体割了,妥妥的一个好Beta。余生里同巴基一起静静终老,是他梦想中的生活,可小崽子来了,他不能放弃小崽子,这是他此生此世唯一的孩子。


正暗自凝思间,Omega忽然心有所感,抬眼睛四处逡巡,仿佛之前有股视线一直在盯着他。这视线冰冷冷,带着刀锋般的锐利与无情,仿佛一瞬间就能把Omega拆解开来,赤裸裸的现身于人前。史蒂夫本能的有了防备,鼻翼微微翕动,却嗅不到任何的顶阶Alpha信息素。史蒂夫是顶阶Omega,能让他瞬间感觉到强大威胁的,只能是顶阶Alpha。


史蒂夫寒毛都炸了起来,兰道夫院长却接到了个电话,直接就出去了,只说要瑞贝尔医生和史蒂夫先等一下。瑞贝尔医生颓丧的坐到椅子上,做了最坏的打算,如果抚育院不收留史蒂夫,他只能带着史蒂夫远走他乡了,无论如何总得把崽子生下来。


没想到兰道夫院长出去了一趟,回来就同意了,还给史蒂夫安排了条件最好的单间,只说要史蒂夫好好静养,安心生孩子,奥丁森家族的抚育院将庇护每一位善良的Omega。这可真是峰回路转,瑞贝尔医生惊喜交加,连声称赞兰道夫院长的仁慈与慷慨,再由抚育院里的Beta,带领着去安顿住处。


史蒂夫沿着廊道前行,那股视线又来了,Omega回身寻找,却是什么都没有,不由得皱紧了眉头,想着身处异地他乡,还是谨慎为妙,低头紧跟上了瑞贝尔医生。


条件最好的单间果然很不错,干净整洁,连被子都是雪白松软的,也能晒到大太阳。至此两个人紧绷的心情总算是稍平缓下来,瑞贝尔医生急着赶回去筹钱,嘱咐史蒂夫要把枪和子弹悄悄藏好,不要多去沾惹事端,万事小心为妙。Omega自然是同意的,只让瑞贝尔医生不要着急,他在抚育院里想必是用不上钱的,抑制剂和顶阶Alpha信息素也是够用的,只要安静待着不惹事,会平安生下小崽子的。


瑞贝尔医生也认为是如此,只不过他油灯枯尽在即,要挺着最后一口气给史蒂夫筹点钱出来,否则他有何颜面去见罗杰斯阁下?!他跌落成了个低阶Alpha,没能给罗杰斯一家带来好的生活,心底里的愧疚日日蚀咬着他的心,现在又要求着史蒂夫独自一人孕养崽子,这其中的辛苦真真是难以形容。史蒂夫是他从小看到大的好孩子,他是真心疼啊!只盼着能筹出点钱来,让史蒂夫能有个后路和保障,他死了也能安心了。


飞奔回孟菲斯的瑞贝尔医生迎来了意外的惊喜,琼斯先生回来了,两个人躲在地下室里从长计议。瑞贝尔医生坐在桌旁,恭敬虔诚地擦拭着一个纯银制的罐子。罐子的形状很特别,是一颗闪闪发亮的五角星,上面雕刻着精美的花纹。这是罗杰斯阁下的骨灰罐,瑞贝尔医生保护了一辈子,敬仰了一辈子,现在他要死了,要把这骨灰罐移交给琼斯先生了。


琼斯先生穿着远行的嘎巴甸外套,绑腿一直打到了膝盖下面,他要带着罗杰斯阁下的骨灰,前往寻找中士的遗骸。也许要寻找个几十年,没关系,慢慢找总能找到,到时他将带着两位英雄的骨灰回到布鲁克林,英雄总是要回家的。


瑞贝尔医生颤抖着手将星星罐仔细包好,眼泪水嘀嗒嗒落在手背上,“琼斯,真太难为你了,你父亲就寻找了半辈子,一直没能找到中士的遗骸,现在又换你来寻找,我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中士他是罗杰斯阁下永远的北极星,他们一定会团聚的,你说是吗?”


“会的,一定会,我父亲是中士最忠诚的部下,他将这忠诚也传给了我,我原本想着要陪伴史蒂夫……你说史蒂夫现在生活的很好,斯塔克先生对他很好很好,我知足了,我将用余生来寻找到中士,带他们回布鲁克林……带他们回家。”


琼斯先生面容坚毅,眼神中传递出最忠诚的信仰。罗杰斯阁下的北极星是名极为强大的Beta,专门建立了一支全是由Beta组成的亲卫队,个顶个的骁勇善战。琼斯先生的父亲即是这支亲卫队中的成员,也是仅存的一名成员,同瑞贝尔医生一样,千辛万苦寻找到了罗杰斯一家,静悄悄守护着罗杰斯阁下最后的血脉。


当年的荒原血战一直影响着老琼斯先生,积年旧伤难愈,很早就去世了,但忠诚却传递了下来。琼斯先生继承了父亲遗志,守护着罗杰斯一家,在史蒂夫最危急的时刻,拼上了性命前去救Omega。琼斯先生暗自爱恋了史蒂夫很多年,却自觉配不上史蒂夫,那一次鼓足勇气去向史蒂夫求婚,是他给自己最后一次机会,最后一次去奢望这美丽善良的Omega。


史蒂夫流着泪拒绝了,琼斯先生没觉的意外,只是着急史蒂夫的困境要怎么办?幸亏有斯塔克先生出手帮忙,琼斯先生松了口气,可也禁不住的心伤,送走了史蒂夫后,就出发去寻找中士的遗骸。中士当年陨落在万丈荒原之间,老琼斯先生去找了很久,踏破荒原也没能找到。琼斯先生找了这几年,也是一无所获,但这没关系,琼斯先生认为在他有生之年一定能找到,终能带着英雄的骨灰回到布鲁克林,那是罗杰斯阁下同中士相遇的地方,是他们永远的家。


琼斯先生这次回来,打算着把房子财产全都处理掉,他问过瑞贝尔医生了,史蒂夫生活的很好,他也就放心了,可以一心一意的去出发寻找了。琼斯先生不知道史蒂夫曾经悄悄回来过,又悄悄的去了沃思堡生崽子,这是瑞贝尔医生的主意,罗杰斯家的血脉传承,越少人知道越好,隐姓埋名才能平安长大。


琼斯先生回来的正是时候,瑞贝尔医生甚至为此悄悄感谢了上帝,将星星罐郑重交托给了琼斯先生,一颗心总算落了地,最后的牵挂也已经安置好了,他可以安心去死了,他这一生都是为了罗杰斯阁下而活的,可他从没有后悔过,这是他最大的幸福与荣耀。


瑞贝尔医生将自己的房子财产连同琼斯先生的房子财产一并处理掉了,总共筹得了一千九百六十七块钱,又专门去了趟沃思堡,把这钱交给了史蒂夫。明说了他将不久于人世,看不到崽子出生了,让史蒂夫一定要坚强,Omega独自孕育小崽子,不咬牙是不行的。英雄血脉在子孙后代的血管里流淌,终有一日,历史的面纱会被掀起,罗杰斯阁下的荣光会照耀在每一位Omega的身上。


史蒂夫这时才知道,朗姆洛教会他哼唱着的小歌谣,竟然是这位罗杰斯阁下写的,是他亲爷爷为了让世人认知到Omega的苦难而写的,他的亲爷爷竟然是这般的伟大而又悲天悯人。正是灵魂传承里有这种无形的血脉力量,他自己才会想着去建立布朗学院,想着为底层Omega谋求根本性的改变与发展,原来这就是罗杰斯阁下不惜拼却性命,仍然要执着追求的Omega平权事业!面对罗杰斯阁下这份独有的精神传递,说不振奋是不可能的,也正是这股子从血脉中迸发出的力量,支持着史蒂夫万水千山,我自独行。


瑞贝尔医生眼见着史蒂夫焕发出坚毅光彩,心中一块大石终于落下,再不多说的转身离去。史蒂夫眼见着瑞贝尔医生佝偻着身躯,一步步的远去,万般悲伤却又努力忍住。瑞贝尔医生等于是他的另一位父亲,瑞贝尔医生这一去,在这世上他就没有任何亲人了,可生命即是如此,总会有走到尽头的那一刻,无谓伤悲,唯有努力前行。


瑞贝尔医生静静的回到了孟菲斯,他的小诊所已经卖掉了,没地方歇息了,没关系,他已经替自己找到了永眠之地。年老的长者一步步的走到了森林深处,这里有一处小山峰,夕阳的余晖照耀着他,瑞贝尔医生露出了最欢欣的笑容,面朝着纽约的方向坐下。他遇见罗杰斯阁下的时候,只有十七岁,刚刚分化成了个顶阶Alpha,跟着家族里的大人见世面,要去见一个最坏最阴险的叛国者,让他知道这世上竟然还有人不爱自己的国家。


那是一间最坚固的牢房,家族里的大人身为典狱长,打开了厚重的铁门,原本在静静看书的罗杰斯阁下,抬起头温柔的微笑:“哦!来了个刚刚分化的小家伙,顶阶Alpha,可真不错!”


阴暗肮脏的牢房里,罗杰斯阁下的金头发闪闪发亮,脚下戴着最沉重的镣铐。都说他的武力值超强,非重铐难以拘禁。镣铐磨破了那白雪般的肌肤,流下殷红色的血迹,可罗杰斯阁下却没有显露出一丝一毫的难过,就那么静静的微笑着,淡然地看着一群面目狰狞的Alpha。


夕阳的余晖映进了瑞贝尔医生的眼睛,最后的一丝气息随风散去,“罗杰斯阁下……我来了……我来救你了……我……”十七岁的顶阶Alpha,只因那遥望的一眼,从此铸就了一生的爱念,一生的仰慕,一生的追随,而十七岁的顶阶Alpha一生无悔!



第一代盾盾桃~武力值超强的顶阶Omega~CE真是美貌无双~

眉间是银河,眼中有星辰,仇敌三千你也杀得尽~

评论(215)

热度(1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