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静行走白月光

什么季节,你最惆怅 ?放下忙乱的箩筐。

【ALL盾/ABO/主冬盾】向阳坡

背景:泪珠钻石+鸳梦重温AU,无能力AU,泪珠钻石里的贫苦农夫很可怜,情感上很压抑。冬盾的生死两茫茫,也十分适合鸳梦重温的剧情。想写一个在逆境中坚持自我的Omega,如同林间永远向阳的山坡!


警告:ALL盾请注意,盾受请注意,结局是冬盾1V1,安静写文不想撕,不适者请自行离开。


SY主页:请点击  同步更新 请惠存

AO3主页:请点击 同步更新 请惠存


前文: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重要预警:进入飞小刀片的区间,不能接受者请提前避让~

原因一:初衷即是想写一个坚持自我永远向阳的小桃子,作者初心未改;

原因二:遵循《鸳梦重温》本身的故事脉络,金融寡头冷酷无比;

原因三:虎巴基的性格冷硬,但他绝对不渣,他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利已主义者,这在美国的托拉斯形成早期,是普通现象,例如年轻时的洛克菲勒。

拒绝因剧情框架&虎巴基性格而引起的不必要diss,能接受者请看下文~


****************

本章 11000字更新~

本章 小桃子孕夫日常~

本章 基神正式上线,进入基盾环节~

另外本篇文设定锤基是同父异母的亲兄弟,所以不可能有锤基实质,也不会标锤基TAG,特此声明,接下来的章节不再赘述,望周知~


***************************

 

第三十七章


史蒂夫从第一次孕期发情中苏醒过来,只觉的嘴巴很痛,挣扎着去卫生间照镜子,发现满嘴巴都是血,估计是太难受的时候,为了忍住呻吟,咬嘴唇咬的太狠了,下次要记得咬块毛巾。


全身都酸软的过分,没有一丝丝的力气,史蒂夫躺回到床上静静喘息。提前预想着孕期发情会特别难过,可没想到竟然这样难过,在服用了抑制剂的情况下,都难受到晕过去好几次,如果没有抑制剂,估计真会想要去死了。史蒂夫想想都有点后怕,又仔细数了遍抑制剂,再喝了支顶阶Alpha信息素,疲倦的睡去。


再醒来已经是日落西山,精神也好转了很多,看来这次的孕期发情算是过去了。Omega知道随着孕期的逐渐加长,孕期发情只会越来越难过,这是没办法的事情,Omega在拼命呼唤着自己的Alpha。如果有正常Alpha的陪伴,有正常Alpha信息素可以吸入,发情症状是可以缓解的,甚至还可以增进感情,可他没有Alpha,他只拥有人工合成的Alpha信息素。


不知道巴恩斯老爷是不是已经结婚了?大老爷惯是个讲排场的人,估计会是场世纪婚礼?史蒂夫拒绝再思考下去,爬起身去洗澡清洁,再穿上抚育院的制服袍子。奥丁森家族的上一代主母弗丽嘉虔诚信奉着上帝,本着最宽仁慈爱的好心肠建立了Omega抚育院,在管理上照搬了修道院模式。每位Omega都穿着雪白的制服袍子,扣子一直扣到喉咙口,还会有白色裤子和麻鞋,无论天冷天热都要穿白袜子,除了手和脸,一点皮肤都不能露出来。


史蒂夫觉的这挺好的,白袍子足够宽大,他的肚子被遮的挺严实,现在是还挺平坦,但总有鼓起的来那一天。Omega觉的很羞涩,衷心的感谢大白袍子,袍子布料也蛮好的,还有专门的洗衣Beta帮忙换洗。所有的Omega都不需要去做谋生的杂事,只需要每日里虔诚祈祷,参加唱诗班,学习乐器,再缝补些衣物就可以了。


正因为如此,管理才分外严格,史蒂夫发现每个Omega都是谨言慎行的。这么好条件的抚育院,所有的Omega都想长久的待下去,外面的世界对Omega来说,实在是太悲惨,能有个宁静的避风港,所有人都不想再去经历风雨。史蒂夫也不例好,他只求能平安生下崽子,从没想过要去沾惹事端。曾经让他毛骨悚然的冰冷视线再没有出现过,暗地里松了口气,更是俯首低眉,沉静无言。


奥丁森家族财雄势大,可也没打算做个烂好人,Omega数量是严格控制的,差不多在150个人左右,如果真有那不长眼的Omega惹事生非,直接就会被踢出去。兰道夫院长是位高阶男性Omega,端正而严厉,对所有Omega一视同仁,管理的十分细腻有章法。


史蒂夫认为兰道夫院长应该是奥丁森家族专门培养出来的优质Omega,明显是受过严格训练的,举手投足相当符合旧世贵族的规矩。这更能说明奥丁森家族本身的严苛与底蕴,也只有如此,才有能力建立运作这么大规模的Omega抚育院。史蒂夫钦佩弗丽嘉的善心,却对抚育院的管理模式很不以为然,每日里祈祷、唱诗、学乐器、缝补衣服,却没能让Omega学会真正的知识以及独立面对世间风雨的能力与信心。


所有Omega都安生的待着,等同于是被圈养在一起,如果想要得到庇护,就要付出自由的灵魂。事实上抚育院也确实有奥丁森家族后宫的嫌疑,Omega们凑在一起,无外乎是谈论着好好表现,虔诚的信奉上帝,得到现任家主的青睐,进入到金宫里伺候,还举出了特别振奋人心的例子,就是现任家主的心腹爱将瓦尔基里。


瓦尔基里的妈妈就是在抚育院里表现优秀,被挑选进了金宫,遇见了一位有权势的顶阶Alpha,从此迈上了Omega的人生巅峰。瓦尔基里也特别争气,分化成了个顶阶Alpha,被现任家主托尔·奥丁森重视信任,外放出去成了封疆大吏。史蒂夫听到瓦尔基里的名字时,差点没吓死,因为瓦尔基里见过他的,应该也认得出他。


Omega不动声色的打探了一番,知道了瓦尔基里从没来过抚育院,应该是从心底里嫌弃抚育院的出身,更兼现在外放英格兰,回美国的次数都是少之又少的,这才放下了一颗高悬的心。只不过他这番打探,在有心人眼里,就成了不安份的妄想,平白的收了好几个Omega的白眼,也不看看自己的肚子,怀着崽子的Omega谁会稀罕。


史蒂夫并不多言,甚至还为别的Omega没发现他是个顶阶Omega而心生欢喜。底层Omega们大多眼界浅显,史蒂夫当年亦是如此,这就愈发显示出底层Omega知识教育的重要性。弗丽嘉确实拥有最虔诚的善心,却从没想过从根源上改变底层Omega的境遇,这可能同她出身豪阔高贵有关系,未知真正的疾苦,又何来解决真正的疾苦。


有了这种对比,更能看出同样是家境优渥的罗杰斯阁下,是从灵魂深处去悲悯底层Omega的哀苦,更能抛却一切的去为底层Omega奋争,史蒂夫遥想着爷爷当年,很是心驰神往,忍不住想要在历史尘烟中翻出爷爷的英雄过往。


抚育院占地甚广,Omega们空闲下来拥有散步的权利,只是有几处算是禁地,寻常不得靠近。在风景最优美,视野最好的地方,建有一栋漂亮的三层房子,看样子是有人居住的,听说里面住有一位尊贵的顶阶Omega,只不过从没有人见到过这位顶阶Omega。三五成群聚在一起闲聊天的底层Omega们,说起这位顶阶Omega,言语中充满了艳羡,不过也会有些个心思多的底层Omega,纳罕顶阶Omega怎么会落得个住Omega抚育院的下场。


史蒂夫听得个一耳朵,他只是想搞清楚抚育院里的利害关系,避免行差踏错,至于单独居住的顶阶Omega,他完全没有兴趣去探询。史蒂夫感兴趣的是抚育院里竟然有图书馆,也是一栋三层房子,想必藏书是很多的,心里面很渴望能进去看看。图书馆大门却是锁起来的,应该是不允许随便进入的,史蒂夫不想多惹事端,就每日里围着图书馆打转转,握紧了拳头克制住想要进去的冲动


抚育院里颇有几个Omega是怀着身孕的,都是底层Omega过来寻找庇护,为了能安然的生下崽子,全都是沉默寡言的待着,努力遵守抚育院的各项规章制度。男性Omega却只有史蒂夫一个,随着孕期的加长,反应越来越明显。唱歌早已经底气不足,又因为总要去尿尿,乐器也学的不怎么样,缝补衣物更是坐不住,祈祷还是很虔诚的,可Omega的腿脚全都已经肿了,跪久了站都站不起来,史蒂夫不吭一声的忍着,兰道夫院长却看在了眼里。


史蒂夫很少去照镜子,也一直沉息低眉,他完全不知道自己的金发蓝眼,雪肤红唇在雪白大袍子的衬托下,几乎如天使降临人间。只是金头发的天使从来不笑,却也没多少哀愁,平静的仿佛无情无欲,可偏又顶着个肚子,怀着个崽子。


兰道夫院长心想幸亏这Omega的父亲是个明白人,知道把Omega送进奥丁森家族庇护的抚育院,如果是在外面孕养小崽子,这Omega绝对活不到生出小崽子的那一天,实在是太惹人觊觎了。看史蒂夫的礼数作派也是很懂规矩的,他的低阶Alpha父亲虽然穷苦,却也是进退有度的,兰道夫院长自认为看透了Omega破落小世家的真实出身。如此美貌的顶阶Omega家世败落了,被骗到个独自生崽子的下场,实在是惹人怜惜,就问史蒂夫想不想去图书馆里整理书籍索引。


史蒂夫没想到自己竟然如此好运气,自然是一千个一百个愿意的,衷心感谢兰道夫院长的善良与仁慈。Omega努力扯出来的一抹微笑,真如那明月生晕,异花盛放,兰道夫院长也算是见多了漂亮Omega的老鸟,仍然被电到发晕,心想一个底层Omega生养的这般美貌,可真不算是件好事情。


由此愈加的善心大发,询问史蒂夫缺不缺抑制剂和顶阶Alpha信息素?抚育院会按照阶位定时发放抑制剂,也会给怀崽子的Omega准备Alpha信息素。基本上都是低阶Omega,中高阶Omega的数量并不多,史蒂夫是顶阶Omega,抑制剂和顶阶Alpha信息素的价格十分高昂,是要专门向金宫申请的。


Omega抚育院是个长期持续的善举,Omega需要抑制剂的周期非常长,确实是特别的费钱费力,也只有顶顶豪阔的豪门如金宫这般,才能支持住这么大规模的长期投入,几乎不求任何的回报。史蒂夫所需要的抑制剂和顶阶Alpha信息素,如果长期提供,称得上是笔巨款了,兰道夫院长不敢自己做这么大的主,就想要去写报告申请。


史蒂夫连忙摇头说不需要,他只想悄无声息的生下崽子,不想惊动任何人,更不想惊动金宫。托尔·奥丁森同巴恩斯老爷是兄弟般的情谊,万一听说抚育院里来了个顶阶Omega生崽子,起了兴致过来看可怎么办?!他可以骗过兰道夫院长,却没信心骗过托尔·奥丁森。想到此处,Omega就拿出抑制剂给兰道夫院长看,说带了足够数量的抑制剂和顶阶Alpha信息素,足够支撑过整个孕期的了,自己刚度过了第一次的孕期发情,感觉还能挺的住,希望没打扰到其他的Omega。


兰道夫院长自然知道Omega刚度过了第一次孕期发情,食物和水还是他安排Beta每日里送给史蒂夫的。原本预想着顶阶Omega会嚎啕挣扎的哀叫,没有Alpha陪在身边的孕期发情,那是相当难熬,更何况史蒂夫还是个顶阶Omega。没想到除了桃子味道的顶阶Omega信息素变的极为浓烈外,史蒂夫一声都没吭过,就这么一个人硬挺着熬了过来。看Omega把嘴唇都咬破了,却始终隐忍不言,兰道夫院长见惯了底层Omega的呼天抢天,头一次碰到心性如此坚韧的底层Omega,还是很钦佩的,不由得更多了几分优待。


史蒂夫感念兰道夫院长的优待,愈发的循规蹈矩,每日里晒太阳散步锻炼身体,然后就钻进图书馆整理书目,称得上乐此不疲。历史类的书籍有很多,史蒂夫却从没能找到爷爷的踪迹,心知是被彻底抹杀掉了,不知道爷爷当年是做了多么惊天动地,触动整个顶阶Alpha阶层利益的事情?!史蒂夫没觉的害怕,只感觉一股英雄气直顶到喉咙口,又无人可以倾述,唯有在心底里同巴基诉说。


“巴基,你知道吗?我爷爷可厉害啦!听说是个特别能打架的顶阶Omega,不知道你能不能打得过他?”


“唉!我都没见过我爷爷,我父亲也没见过他,也不知道他长的是什么样子。”


“瑞贝尔医生说我长的特别像爷爷,可惜没有画像留下来,巴基,你能猜到我爷爷究竟做了些什么事情吗?”


“巴基,想想爷爷当年也是一个人孕养崽子的,祖父死的尸体都找不到,爷爷那得多难过啊?!这样都能坚持着生下父亲,爷爷可真厉害,我是要向爷爷学习的,罗杰斯家的血脉肯定能延续下去。”


日子就在史蒂夫同巴基的偶偶细语中流淌,第二次孕期发情来的又快又猛,史蒂夫紧咬住毛巾躺在床上艰难喘息。发情间隔越来越短,发情程度越来越强,史蒂夫知道这是缺乏真正Alpha陪伴的原因。在难受到浑身发抖的时候,抱紧了怀里的巴基熊,忍不住去想巴恩斯老爷的模样,可也只能想想,想必提利尔伯爵夫人也已经有了小宝宝,巴恩斯家族有了真正出色的继承人。


忍到最后Omega也会哭两声,全被毛巾闷在了嘴里,史蒂夫会轻轻捧住肚子,默念着巴基。有时候他又很生气,生气大老爷为什么不是巴基,生气大老爷为什么会是这么个阴谋诡计的性子。有时候他又在庆幸,庆幸大老爷得亏不是巴基,巴基是他的信仰,是他的力量源泉,容不得一丝一毫的阴霾与污浊。就这么煎熬着,硬挺着,史蒂夫度过了第二次孕期发情,苍白的脸再也没能恢复血色,大白袍子也已经遮不住肚子了。


太阳很大,微风吹动了窗帘,也吹的史蒂夫浑身暖洋洋的,Omega慢慢的走去图书馆。兰道夫院长没有催促整理书目的进度,Omega却是很努力的整理,有事情做总是好的,就不会有事没事的胡思乱想了。


图书馆的三楼房间是太阳光最好空气最通透的地方,史蒂夫每日里都会坐在靠窗的书桌上誊写索引卡片。Omega的右手在不戴复健手套的情况下,写字还是会有点抖,因此更加誊写的小心翼翼。复健手套其实还是有几副的,可史蒂夫不敢戴在明面上,Old Money圈子是那么的小,万一被认出来可就糟糕了。


甫一进了三楼房间,史蒂夫就察觉到了有人,心里面很是奇怪,图书馆是不允许Omega随便进来的,会是谁呢?慢慢的走到了最里面,一个黑头发Omega映进了眼帘。黑头发Omega的神情很是忧伤,脸部线条也极为锋利,坐在地板上呆愣愣的看着窗外,听到史蒂夫走过来的声响,却是浑不在乎,头都不转一下。


史蒂夫轻轻翕动鼻翼,嗅到了栀子花香味道的Omega信息素,猜想这可能就是那位来无影去无踪的神秘顶阶Omega。史蒂夫不愿意多惹事端,就想悄悄的退出去,一两天不誊写书目也是没关系的。史蒂夫刚发完情,Omega信息素正是最低的时候,不仔细嗅是嗅不出来的,可这位黑头发Omega极为敏锐,刚开始懒得搭理史蒂夫,一呼一吸间就嗅到了甜桃子味,迅速的转过了头,翠绿与湛蓝轰然相撞。


翠绿绿的眼睛,仿如一汪碧泉,却又带着冰冷冷的藐视与淡然,刀锋般的锐利与无情,所有人在这双眼睛下都无所遁形,仿佛瞬时间就被拆解的一干二净。史蒂夫终于知道曾经窥视过自己的视线是哪来的了,想必都是顶阶Omega,所以自带了一份天然的敌意?史蒂夫没有所谓顶阶的领地意识,再说这里也不是他的领地,转身就往外走。


黑头发Omega却是来了兴致,站起身就跟了出去。史蒂夫赫然发现这位顶阶Omega很高,步履间也很是矫健,虽然也穿着大白袍子,布料却是顶顶好的,裁剪也很花心思,衬托着这位顶阶Omega身形飘然出尘。能单独住整栋房子的顶阶Omega,明显在抚育院里地位很高,史蒂夫心想自己就是个底层Omega,唯一的念想就是平安生下崽子,这种权贵还是不要沾惹为妙。见黑发Omega紧盯着自己,一双翠绿眼睛凛凛生威,出于礼貌还是打个声招呼:“你好,我是史蒂夫。”


史蒂夫并没有傻到去问黑头发Omega的称呼,想必这种权贵也不屑于搭理自己,纯粹是出于礼貌的打了个招呼,快步走向门口。黑头发Omega行动间极为灵敏,跨步挡在了门口,高仰起头,眼角耷拉着来看史蒂夫。


黑头发Omega神色一直都极为忧伤,现在这么看着史蒂夫,却又带着天生上位者的渺然,“你好,史蒂夫,我是劳菲森。”声线低沉而又富有磁性,十分优雅动听的英伦贵族腔调。


“哈!还是个英国人,牛津腔。”史蒂夫天天听小明珠得瑟牛津腔,听的倒是挺明白,不过史蒂夫不想让任何人知道自己的底细,只点了点头,“你好,劳菲森,不好意思打扰到你,我现在就出去。”劳菲森挡在门口,史蒂夫不好伸手去拉门,就静等着劳菲森让路。眼睛无处安放,就低头看向了自己的脚尖,心想着再过几个月就看不到自己的脚尖了,趁着还能看到就多看看。


史蒂夫这一低头,一头金灿灿的头发正正的映入到劳菲森的眼帘,劳菲森的眼神瞬间变了,他一直认为这世间人的金头发,没谁灿烂的过托尔,想不到一个底层Omega竟然有如此璀璨的金头发,眼睛也是湛蓝湛蓝的,好象隐约间还有一抹新绿,如果是托尔的钢蓝眼睛,映在了自己的翠绿眼睛上,是不是也会有这抹新绿呢?


劳菲森的名字当然是假的,不过如果你有胆子去问小奥丁森先生的话,他会冷笑着说这是他英伦母家的姓,在约克郡很有名,因为世代都出顶阶Omega婊子。没有人敢得罪小奥丁森先生,在全美国他不敢说,但是在全德州的地界,小奥丁森先生声望隆盛,因为他执掌着全德州最大一家私立医院,是全美国最顶尖优秀的外科医生。


洛基·奥丁森,顶顶豪阔奥丁森家族里的第二个儿子,现任家主托尔·奥丁森的同父异母弟弟,资质超级优良的顶阶Alpha。小奥丁森先生拥有傲慢的资本,也拥有傲慢的本事,医术据说十分的高明,一把手术刀用的是出神入化。可能是外科手术做的太多了,所有人在他眼里都是躺在手术床上的白条鸡,等着被他拆解切散。眼神中不自觉的就带上了刀锋般的锐利,更兼有一份无机质的冰冷,所有人表面上都在拼命的恭维他,背地里却都怕到要死,说他的翠绿绿眼睛仿如一条最毒最毒的阿曼巴蛇。


小奥丁森先生仰首向天,愤懑与哀伤盈满了他的心。这世上只有哥哥托尔不怕他,不但不怕他,还爱他护他悉心的照顾他。洛基说不清楚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就爱上了自己的哥哥,这份禁忌的爱情快要把他逼疯了。托尔是顶阶Alpha中的顶阶Alpha,天生带有两种味道的信息素,洛基就日夜祈祷自己能分化成个顶阶Omega。哈!这世间事从来都是事与愿违的,奥丁森家族只盛产顶阶Alpha,洛基犹还记得哥哥高兴大笑的样子,使劲拍他的肩膀,说奥丁森家族只可以出现顶阶Alpha,决不可能出现顶阶Omega。


极致的痛苦与失望让他失去了理智,拿小刀子捅了哥哥,这份禁忌爱情也被摊开来暴晒在阳光下。洛基不后悔,被踢回英国天天被妈妈打骂也不后悔,他这辈子就这一个念想了,谁也阻止不了他。托尔专门到英国读书,就是为了保护他,洛基知道哥哥是爱他的,特别特别爱他,可他是顶阶Alpha,这辈子都不能同哥哥亲近了,这是洛基最痛苦最无法忍受的事情。


所有人都认为小奥丁森先生是全美国最优秀的外科医生,没人知道他其实一直都在搞基因研究,搞到了疯狂的境地,想着有那么一天,能通过基因控制,Alpha能转换成Omega。洛基知道自己疯了,疯就疯呗,这世上没人能把他怎么样,也没人能伤害到他,除了托尔。


小奥丁森先生秉持着顶阶Alpha的傲慢,从没有掉过眼泪,连父亲老奥丁去世,也死绷着一张毒蛇脸,这也让他差到了极点的名声更上层楼。可托尔竟然爱上了一个顶阶女性Omega,哥哥难道不是只爱他一个人的吗?洛基都记不得自己抱着哥哥哭嚎了多少回,哀求哥哥不要去爱别人,只爱他这个弟弟,难道不好吗?


当然不好!托尔是个正常人,是个正常的顶阶Alpha,是个正常的以壮大家族事业为已任的优秀家主,他是特别特别爱洛基,但那完全是兄弟之情,他爱上了一位顶阶女性Omega,是最正常不过的事情。


原本就已经疯了的小奥丁森先生,疯上加疯,半夜爬起来去烧了简·福斯特女士的房间,就是这个顶阶女性Omega夺走了他的哥哥,他要烧死她,烧死后还要拿手术刀把她拆解的骨头渣子都不剩。


如果不是当天晚上托尔有留宿,拼尽了顶阶Alpha力把简·福斯特女士背出来,这就是妥妥的一场人命血案,奥丁森家族的脸面都要被丢尽了!托尔暴怒,有生以来头一次动手揍了洛基,兄弟俩相对着狂暴顶阶Alpha信息素,好一场搏命争斗。小奥丁森先生众望所归的输了,气到昏厥,醒来后收拾了行李物件直接就进了Omega抚育院,他从来就不想当个顶阶Alpha,他只想当个顶阶Omega。


小奥丁森先生搞基因研究很多年,具体的研究成果没见着,在收敛顶阶Alpha信息素上却很有独到进展,能把顶阶Alpha气味收敛到没有的地步,再喷上些栀子花香味素,伪装成个顶阶Omega,可以说毫无破绽。再说这世间人任谁也不会想到,会有人如此执着的疯狂,放着人人羡慕的顶阶Alpha不当,一心一意的想要成为个顶阶Omega。


小奥丁森先生老早就见过史蒂夫了,他没事就躲在抚育院的院长密室里,认真观察Omega们的言行举止。可惜都是些个粗鄙不文的低阶Omega,傲慢如洛基,很是不屑。史蒂夫是罕见的顶阶男性Omega,美貌无双,教养得体,简直是小奥丁森先生学习Omega行为模式的最佳范本。小奥丁森先生很有些激动,没忍住的外放出一点点顶阶Alpha信息素。


阴雨中蜿蜒爬行的阿曼巴蛇,丝丝冰凉的水雾,见血封喉的獠牙气息。洛基很不喜欢自己的顶阶Alpha味道,太冷血,太有侵略性了。托尔也不喜欢,只是怕伤了弟弟的心,一直说这味道不错,够强大,够有威胁性。


史蒂夫极为敏锐的发现了这味道,洛基更是开心,清楚认知到史蒂夫是个懂规矩有故事的顶阶男性Omega。不过他对史蒂夫的故事毫无兴趣,无外乎是抛弃与被抛弃,伤害与被伤害,他不需要放在眼里,也从没放在眼里过,这世间除了托尔,他谁都不在乎。


小奥丁森先生神游物外了好久,史蒂夫也只能耐着性子等候在一旁,盘算着出去后向兰道夫院长请几天假,等着这位劳菲森走了,他再来图书馆。史蒂夫本能的想避开一切意外,也并不想去同别的Omega建立所谓的友谊,他也算是个有秘密的Omega,尽量少与人打交道才是上策。


劳菲森也并没有特别主动的来搭理史蒂夫,顶阶Alpha的傲慢在他血管里奔淌的很欢快。只是他求而不得的忧郁实在是太明显,白天一个人出来散步,黑发雪肤的美貌,怅然若失的神情,很是惹人注目。引动着底层Omega们聚在一起,窃窃私语的瞎猜议论,这种情形很令洛基厌烦。相比较之下,从不扎堆闲聊的史蒂夫,就成了那最卓然最入得了他眼的Omega。


兰道夫院长听到小奥丁森先生的要求,心惊肉跳的不行,可也没办法,只能要求史蒂夫搬去与劳菲森同住。理由很是冠冕堂皇,都是顶阶Omega,自然是要多多亲近的。史蒂夫没办法,只得搬了进去,住在了二楼,一个人独居一整层,也还算不错,只除了独居三楼的劳菲森会时不时过来找他聊天说话。


劳菲森是个不怎么懂事的顶阶Omega,又或者他完全没想过要去懂事,不管史蒂夫舒服不舒服,愿意不愿意,只要他想过来找史蒂夫聊天,开门就进来。有几次明显是吓了史蒂夫一跳,捧着肚子煞白张脸缓气,劳菲森就坐在一旁等着史蒂夫缓过来,从没有说过一句温暖安慰的话,更不会去触碰搀扶史蒂夫一下,一径地望着天空发呆,静等着史蒂夫恢复。


史蒂夫看得出这是个傲慢到极点的顶阶Omega,是个真正含着金汤匙出生的豪阔子弟。不是如佩吉般从小培养来送给沙皇陛下的,也不是提利尔伯爵夫人般披肝沥胆矢志复仇,更不是如他自己这般只知道种棉花的农夫。同样是顶阶Omega,命运却各不相同。不过这都没什么,史蒂夫从没有因为自己是个顶阶Omega而欣喜过,更没有因为自己是个底层Omega而自卑过。人生而有阶级,灵魂的高低贵贱却不是阶级所能左右的,史蒂夫不卑不亢的面对着命运的磋磨,面对着劳菲森也是不骄不躁平等相处。


这种感觉对洛基来说真是太奇妙了,奥丁森家族里所有人都怕他,却碍于托尔的脸面权势而不得不应付他。洛基知道的一清二楚,愈加的飞扬跋扈,言行恶毒,专去挑令人不开心的话来说,专去挑惹人生气的事情来做,久而久之,称得上是毒蛇过街,人人厌憎。


史蒂夫却完全没有,没有另眼相看,也没有弃若敝履,只是把劳菲森当成个普通Omega看待,当成个正常人看待。可以说洛基从小就缺这种对待,因为从小到大就没人把他当成个正常人对待。洛基小时候长的太漂亮了,所有人都以为他会分化成个顶阶Omega,趋之若鹜的捧着他,结果不幸分化成了个顶阶Alpha,爱恋着自己的亲哥哥,又成了所有人眼里的疯子。


疯子的痛苦没人会懂,也没人会去探寻,只会觉的疯子的行为越来越乖戾,越来越离经叛道。就连托尔,都未曾仔细的去看弟弟的内心,也未曾把弟弟当成个正常人看待。托尔的羽翼足够宽广庞大,有能力护佑弟弟一生奢华,洛基更没有如同寻常世家那般兄不友弟不恭的来争抢财产,托尔打心眼里知足了,对弟弟称得上千依百顺。


可这不是洛基想要的,他想要的根本说不出口,托尔爱他逾过性命,可也只是兄弟情谊,不是AO间的生死情爱。洛基要被这股执念逼疯了,在简·福斯特女士出现后,更是到了崩溃的尽头。就在这濒死崩溃的当口,史蒂夫出现了,几乎称得上是上帝的馈赠,每日里只静静听着劳菲森的执念诉说,从不多言,更不会指责。极其的富有耐心,听到累了,就自顾自躺着睡一觉,睡醒了发现劳菲森没走,那就继续听着。


这种感觉太新奇了,也少有的让洛基有了满足感,禁不住的笑容就多了起来。小奥丁森先生的皮肤太白,头发太黑,眼睛太绿,是一种极为冰冷而又超级有侵略性的美貌,可笑起来却是意外的天真快乐。史蒂夫乍一见这笑容,真有点被电到了,心想劳菲森的顶阶Alpha是个好运气的,劳菲森长的可够好看的,就是这脾气真不怎么样,挺讨人厌的。


是的,史蒂夫也觉的劳菲森挺烦人的,不过这应该同劳菲森的豪阔出身有关系,史蒂夫不愿意多惹事端,每日里按捺住性子听劳菲森说东说西。劳菲森极为博学,会说好几国语言,还很爱背诵莎士比亚的十四行诗,只要不提到他的Alpha,闲聊起来还蛮有趣的。史蒂夫时而安静听着劳菲森大骂他的Alpha,时而见缝插针的说上几句,不动声色的转移话题,还挺有事情做的,好象孕期反应都不那么强烈的样子。


小奥丁森先生是医生,他看得出史蒂夫难受是因为缺乏真正Alpha的陪伴,他也不是个冷肠肺的人,有时候史蒂夫挺不住睡着了,他会极轻微的外放出一点点顶阶Alpha信息素。特别是在天热的时候,他天生阴凉的信息素让史蒂夫很受用,睡的也能安稳一点。这时候洛基就会盯着史蒂夫闪亮亮的金头发,又长又翘的卷睫毛,仔细的观看。心想史蒂夫长的可真不错,皮肤雪白白的,身形比例也很好,如果将来他被托尔逼着一定要同个顶阶Omega结婚的话,希望能找到个如同史蒂夫这般好脾气的Omega。


看得久了,洛基就会爬上床同史蒂夫躺在一起,史蒂夫肚子已经很大了,只能侧卧着。洛基就侧抱着他,盯着史蒂夫的金头发,把鼻子拱到史蒂夫的腺体处,静静的睡一觉。这种感觉如同是抱着托尔一般,当然如果真是同托尔睡在一起,只能是托尔抱着他,洛基心甘情愿成为托尔的Omega,愿意为了让托尔快乐而付出一切。


事实上这一切都是小奥丁森先生的痴心妄想,可现在不同了,同样是金发蓝睛的史蒂夫出现了,一个身体很强健高壮的顶阶Omega,真的很像托尔,小奥丁森先生头一次把注意力给了别人,头一次看到了托尔以外的人,这种感觉新奇透了,小奥丁森先生乐见其成。


刚开始史蒂夫发现劳菲森抱着自己睡觉,很是吓了一跳,坚持推拒了好几次。可抵不住他怀孕期间时不时就得睡上一觉的生理需求,而且不知道为什么,劳菲森抱着他睡时,他能睡的好一些,安稳一些。史蒂夫不知道这是AO间本能的渴求,虽然不是灵魂标记他的顶阶Alpha,却总好过人工合成的顶阶Alpha信息素。


孕期Omega的本能渴求,让史蒂夫降低了戒心,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劳菲森的拥抱。这事真不能怪史蒂夫放松了防备,任他再聪明谨慎,也不会想到劳菲森竟然不是个Omega,而是一个极为强大的顶阶Alpha。不过也因为史蒂夫确实很聪明,倒底还是发现了劳菲森的破绽,这破绽的起因是史蒂夫第三次的孕期发情!


***********************************

《向阳坡》印调:正常应该是50本起印吧?所以我想问小亲亲们有收本的想法吗?如果有,请在本章评论里输入“+1”即可~

因为是全款预售,小亲亲确定有收本想法的,才“+1”哈~

也请只在本章评论里“十1”,这样方便统计数量和对应ID哈~

全篇应该在40万字左右,会有两篇万字番外,蛮厚的,价格我控制在108以下,超过108我就不印了,因为个人志纯粹是因为印量少才会价格高,太贵了真心没意义~

在这108里,我希望能有星幻纸印刷的多张明信片,因为我有好多超高清大图~希望能印几张出来,以飨同好~还可能会有书签和小贴纸~当然这都是我的预想,具体怎么样,要看印量和成本~

如果印量足够多,能很便宜的就下来,例如78/88之类,是最好不过的,108是我个人心理上限~我也会尽量在成本范围内多送明信片~

收货地址仅限工作地址&大学地址,毕竟不是清水文~小亲亲们都懂的哈~

发货我会拜托朋友淘宝店,届时会有拍货付款链接发送~

当然这一切都建立在印调成功基础上的~如果不成功,只能向特别想收本的小亲亲说声抱歉~我尽力啦~



傲慢顶A基神是这种感觉~



伤心顶O基神是这种感觉~两者之间无缝切换~

评论(282)

热度(1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