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静行走白月光

什么季节,你最惆怅 ?放下忙乱的箩筐。

【ALL盾/ABO/主冬盾】向阳坡

背景:泪珠钻石+鸳梦重温AU,无能力AU,泪珠钻石里的贫苦农夫很可怜,情感上很压抑。冬盾的生死两茫茫,也十分适合鸳梦重温的剧情。想写一个在逆境中坚持自我的Omega,如同林间永远向阳的山坡!


警告:ALL盾请注意,盾受请注意,结局是冬盾1V1,安静写文不想撕,不适者请自行离开。


SY主页:请点击  同步更新 请惠存

AO3主页:请点击 同步更新 请惠存


前文: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重要预警:进入飞小刀片的区间,不能接受者请提前避让~

原因一:初衷即是想写一个坚持自我永远向阳的小桃子,作者初心未改;

原因二:遵循《鸳梦重温》本身的故事脉络,金融寡头冷酷无比;

原因三:虎巴基的性格冷硬,但他绝对不渣,他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利已主义者,这在美国的托拉斯形成早期,是普通现象,例如年轻时的洛克菲勒。

拒绝因剧情框架&虎巴基性格而引起的不必要diss,能接受者请看下文~


****************

本章 10000字更新~

本章 开始飞刀,是组合刀法,刀片飞3-4章,最终构成一把青龙偃月刀,吃不下的请提前避让!!!


***************************

 

第三十九章


史蒂夫怀抱着克里斯蒂娜,慢慢收拾着行李,时不时的轻拍拍小崽子,嘴里低哼着小歌谣。Omega要去休斯敦卖腺体,有一家很好很大的私家医院,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来抚育院里收购Omega腺体。抚育院里的Beta,都是Omega割了腺体后留下来的,经常会说起这家医院,说给的价格很公道,既能免除发情期困扰,又能拿到点钱防身,何乐而不为呢!


割了腺体后,并不会马上就被医院赶出去,还会专门安排住院休养个三天,再派辆大巴车送回到抚育院里,实在是很讲良心了。史蒂夫听了后觉的很不错,他问过兰道夫院长了,顶阶Omega腺体的收购价格是六千块钱,称上是笔巨款了。


Omega很满足了,精打细算着手里的钱,因为他要带着克里斯蒂娜去到明尼苏达州罗切斯特市的梅奥医学中心看病。克里斯蒂娜已经出生有三个多月了,还不怎么能睁开眼睛,整日晕睡,吸奶也没什么力气。刚开始史蒂夫没觉的有什么,因为他本身奶水就不多,又曾经听妈妈说起过,说他自己出生时就特别瘦弱,各项发育都比普通孩子要晚很多,史蒂夫就认为克里斯蒂娜是正常的。


如此过了月余,史蒂夫发现别的Omega生出来的孩子都头好壮壮,哭的声音也洪亮,吃奶也特有力气,克里斯蒂娜却一直是闭着眼睛的,小小的身量一直没有长过,这才反应过来,克里斯蒂娜可能是有问题。


发现的当天晚上,Omega静静哭了很久,认为这是上帝对他的惩罚,因为他曾经说过死都不会生私生子的,是他违备了自己的原则,生下了克里斯蒂娜,是小小的无辜的克里斯蒂娜替他承担了罪过。


面对此等悲伤折磨,心性再坚韧的Omega也会崩溃,史蒂夫悄无声息的崩溃了,可再崩溃日子还得过,Omega努力按照洛基教导过的育儿知识养育克里斯蒂娜。洗澡、按摩、不停的说话、唱歌、自己也努力吃东西,尽量保持心情平稳,不影响奶水的质量。收效甚微。史蒂夫眼泪水都流尽了,苍白的脸色从没有一丝笑容,可也不悲伤,只是一直在努力,从没有动过放弃的心思。


兰道夫院长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他见识过太多底层Omega的悲伤故事,底层Omega们大多希望能得到同情,会不停的卖惨诉苦。史蒂夫却从没有诉苦过哪怕一个字,只是坚持,一直坚持,永远坚持。这太令人敬佩了,也太令人怜惜了,却也实在是太苦太苦了,兰道夫院长深深同情着Omega,就帮着联系了梅奥医学中心,还尽所能的给史蒂夫筹了些钱。


史蒂夫自然是无比感激的,却怎么也不收这笔钱,克里斯蒂娜是他的小姑娘,他自己会倾尽全部心力,却不愿意去打扰到任何人。这是Omega执拗到极致的表现,他没想过向任何人哭诉,也没想过向任何人求助,他自己想办法,兰道夫院长已经帮他太多太多了,能帮助联系到梅奥医学中心已经是雪中送炭了,他怎么可能再要收兰道夫院长的钱呢!


兰道夫院长面对史蒂夫这倔强脾气,真是又没办法又钦佩之极,就尽量多收集些医学资料拿给Omega看。史蒂夫打电话联系了梅奥医学中心,来回的问询,又查阅了很多资料,模糊知道克里斯蒂娜可能是存在了某种基因缺陷。史蒂夫完全不明白为什么会有这种病,难道是因为他一个人孕养崽子吗?可父亲就是爷爷一个人孕养的,祖父也只是一个Beta,为什么他一个人孕养崽子就不行了呢?


Omega不明白,可也没钻牛角尖,只是去向兰道夫院长辞行,说要带着克里斯蒂娜去梅奥医学中心看病。兰道夫院长想了想,让史蒂夫再等几天,顶阶Omega独自带崽子远行还是很危险的,如果能下定决心割腺体的话,过几天小奥丁森先生的医院会来收购Omega腺体,价格很好,这样既可以筹到些钱,又能免除后患,还是很划算的,就看史蒂夫你愿不愿意了。


史蒂夫太愿意了,他原本就预想着生好崽子过了哺乳期就自己割掉腺体的,现在还能卖钱,真是太好了,不能够更好了。史蒂夫打心眼里感谢兰道夫院长,在兰道夫院长揭露了劳菲森就是小奥丁森先生时,恰当好处的表现出了震惊无比的模样。只不过史蒂夫太累了,脸都僵了,使了大劲儿才牵动起面部肌肉,腮帮子肉颤微微的发着抖,这样就更真实了。


兰道夫院长不动声色的观察着Omega,心想如果史蒂夫趁机提出来要见小奥丁森先生的话,他就要敲打敲打Omega了,让史蒂夫识相点,不要动了纠缠小奥丁森先生的心思。


史蒂夫没有流露出半点要见小奥丁森先生的意思,甚至还担心起他去割腺体,万一遇见小奥丁森先生可怎么办?他需要打招呼吗?他够资格称呼小奧丁森先生为小奥丁森先生吗?是不是应该叫奥丁森院长啊?Omega认真的请教兰道夫院长,安然面对自己只是个底层穷苦Omega的命运,没有任何想要攀附的心思。


兰道夫院长放下了心,一时间为自己的阴暗心理颇感觉到羞愧,史蒂夫拥有一颗金子般的心,是自己太小人肚肠啦。安慰Omega不用担心,小奧丁森先生很忙,收购Omega腺体是小事情,他是不会亲自去过问的,两个人是绝对遇不到的。割腺体的钱会在休养三天后给付,不会有任何问题,又问Omega是坐大巴车再回到抚育院,还是直接去明尼苏达州的梅奥医学中心。


史蒂夫说他会直接去梅奥医学中心,感谢兰道夫院长这段时日的照顾,上帝怜惜Omega。兰道夫院长给史蒂夫留了张名片,说抚育院随时欢迎史蒂夫回来,如果有需要,打电话给他,他会尽所能的帮助史蒂夫。


史蒂夫自去收拾行李,用旧床单缝了一个布包,装些面包吃食日常用品背在左边,又用剩下来的碎布条编了条粗绑绳,将皮箱打结栓好背在右边。皮箱里是他的全部家当,钱和枪,巴基熊,最重要是契约书,都用旧衣服绑的仔仔细细。胸前是个小小的温暖的包裹,包裹着他心爱的小姑娘克里斯蒂娜,戴了顶破帽子遮阳,坐上了抚育院开往休斯敦的大巴车。


车上已经坐了有十几个Omega,都是去割腺体的可怜人,尚在哺乳期怀抱着崽子的只有史蒂夫一个。史蒂夫无心交谈,坐在了最后面的空位置上,轻拍着克里斯蒂娜,声音很低哑的哼着歌谣。


史蒂夫衣衫破旧,风尘落拓,随身带着的包裹皮箱虽然整洁,却都明显是用了很久的旧货,再加上怀抱着个小崽子,无不向人表明,这就是个身在底层辗转挣扎努力求存的最穷苦Omega。史蒂夫知道自己的模样,从没有自卑过,安然面对命运给予他的折磨,只在低头看向克里斯蒂娜时,会紧皱起眉头,咬牙克制住心口悲凄。


总还是有希望的,只要他割了腺体,去梅奥医学中心好好看病,他的小姑娘会有好转的那一天。这是史蒂夫唯一的念想,过往的一切都已经被他抛在了脑后,甚至好久都未曾与巴基聊天了。他没办法面对巴基了,是他坚持着生下私生子,是他让克里斯蒂娜来到了这世界上,是他让克里斯蒂娜受了这无妄的苦,Omega不愿叹息,只咬紧了牙关,转头望向窗外。


窗外风景变幻,映着Omega的寥落眉眼,郁色深重却依然是美貌倾城,史蒂夫不在意这个,愣愣的发了会呆,从布包里拿出记事本来看。洛基曾经教过他的育儿知识,还有从专业医学资料上摘抄的笔记,是支撑Omega不倒下来的坚定信念。好医生还是有很多的,洛基就是个好医生,好医院也是有很多的,梅奥医学中心是全美国最好的医院,有专门的基因研究所,是一定能治好克里斯蒂娜的,治病过程会很漫长,他要努力赚钱,不去多做无谓的悲伤。


史蒂夫在孕晚期曾经频繁的想起巴恩斯老爷,现在巴恩斯老爷在他记忆里已经模糊不清了,就连巴基也褪淡了颜色。Omega没觉的恐慌,这是必然的。曾经的一切都不重要了,他的小姑娘才是他生命的延续,是罗杰斯家最后的血脉。上帝是惩罚了他,可他还是虔诚的向上帝祈祷,如果真要降下惩罚,就请降在他一个人身上。他的小姑娘是无辜的,只要能让他的小姑娘安稳长大,付出任何代价他都觉的没什么。


Omega没有想过去找巴恩斯老爷求助,这是他的小姑娘,是他一个人的崽子,甚至都不是巴基的了,就是他一个人的,无论是惩罚与悲伤,都由他一个人来扛。哪天他扛不动了,只要还有一口气在,他就会带着克里斯蒂娜回到向阳坡上,静静的接受这惩罚。他就是个底层Omega,零落落的活着,静悄悄的死去,无声无息,不会打扰到任何人。希望巴基也不要来找他了,他无颜面对巴基了,他也不想面对巴基了,天地间只有他和他的小姑娘,这足够了。


史蒂夫时刻提醒自己,不要陷入到悲伤的情绪里,可眼下他真有点控制不住了。Omega茫然地看着手里的检查单,一个大大红红的“不合格”印章,他应该千真万确是个顶阶Omega,为什么体检会不合格?便算真的是不合格,那么按照低阶Omega腺体的价格来收购也是可以的啊!只要能割掉腺体换点钱,他随便医院定阶位的,他无所谓的。


史蒂夫记得当他提出这疑问时,体检医生那奇异的表情,却只是让他离开,还说医院对面就有旅馆,三天后会有大巴车送所有Omega回抚育院,到时他跟着回去就行了,至于为什么不合格,医院有医院的标准,无可奉告。


Omega无言以对,他预备着割腺体拿到六千块钱的,预备着三天后就启程去休斯敦的,现在计划被打乱了,只能先回到抚育院再做打算了。这三天他不能住在医院里了,可旅馆太贵了,所幸他有带了面包在身上,只要能找到干净水喝,他就能挺过这三天。


史蒂夫舍不得花一分钱,只在医院里悄无声息的四处走,寻思着找个避静地方躲起来。这家医院很大,人来人往的,只要他没什么声息,没人会注意到他。他的小姑娘可乖了,知道爸爸没钱,想蹭个睡觉喝水的地方,一声都没有出过。


哈!终于被他找到了,想不到医院里竟然有马厩,奥丁森家族真是太有钱了,看这马厩收拾的真干净,养的竟然是纯种阿拉伯马。史蒂夫很谨慎,并没有白天就进到马厩里,想必会有专门的Beta来照顾马匹,他如果白天没眼色的躲进去,肯定会被赶出去的,连医院都待不下啦。


Omega另寻了一处僻静地方,就是殓房后面的小拐角里,基本没什么人经过,虽然阴沉沉的但也能晒到太阳,Omega知道要给小崽子多晒太阳,就靠在太阳这一侧,静坐在皮箱上等着。天气有点热,Omega稍有些口渴,卫生间里的水他并不敢喝,担心不干净,喝了拉肚子,断了奶水就不行了。马厩里是有干净水的,纯种阿拉伯马吃喝用度都是比普通人要好很多的,捱到晚上去到马厩里就能喝到干净水了。


史蒂夫舔舔嘴唇,才三天,他能挺过去,他的小姑娘喝奶也不多,只要奶水是够的就可以了。原本预想着割了腺体后就会慢慢的没奶水了,史蒂夫尽量着想给克里斯蒂娜多吃些奶水,可他的小姑娘吸奶都没力气,吃的很少,用奶瓶喂奶粉不需要太用力气吸,反倒能吃的多些。史蒂夫计算着买奶粉的钱,想着割腺体后就给克里斯蒂娜吃奶粉,洛基有说过小崽子最好是吃Omega奶水长大,可他的小姑娘没力气吸奶,如果奶粉能多吃些,那就吃奶粉好了。


Omega抱着克里斯蒂娜静悄悄睡着了,睡觉最省力气,还能忘记口渴和饥饿,是最好的省钱办法。史蒂夫不知道他身为顶阶Omega来割腺体,是多么的稀奇,又是个身在哺乳期的男性Omega,体检医生并不是普通的只管体检,其实是基因研究小组的重要成员。看到史蒂夫的体检单,激动的手都哆嗦了,直感觉是捡到宝了,兴冲冲的跑去找院长。


小奥丁森先生甫一听也很兴奋,拿过体检单看到名字却瞬间变了脸色。洛基一直挂念着史蒂夫的,但他很忙,又想着自己毕竟是顶阶Alpha,发脾气了跑到抚育院里躲着还勉强能说得过去,如果无缘无故跑去抚育院看望史蒂夫,托尔会起疑心的。托尔一旦起了疑心,史蒂夫的日子不可能会好过,史蒂夫刚生完孩子尚在哺乳期,最需要的就是安定生活,所以洛基按捺住心情,没去抚育院看望史蒂夫。


没想到刚生完崽子才三个多月,史蒂夫竟然就来割腺体了?!洛基无来由的感到很愤怒,史蒂夫是顶阶男性Omega,这是小奥丁森先生梦寐以求,恨不能重新投胎都想要得到的性征身份,史蒂夫你为什么这么不珍惜?!


天生豪阔的顶阶Alpha没可能去预想到一个还没有度过哺乳期的Omega,是得要碰上多么难的事情,才会舍得不奶小崽子,跑来割腺体!小奥尔森先生再怎么想成为个顶阶Omega,也依然不能设身处地,只是徒然的意外的愤怒,大大红红的“不合格”印章,亲手盖了上去。全然没想到如果一个来割腺体的,预备着要在医院里住三天的Omega,割不成腺体后可要怎么办?


小奥丁森先生愤怒的在办公室里走来走去,也没说什么解释原由的话,搞的体检医生很是不知所以。心想这Omega抚育院是奥丁森家族的后宫,这位顶阶男性Omega指不定同奥丁森兄弟有什么瓜葛呢,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还是不要掺和为妙。


大多数医生的心地都是很善良的,体检医生眼看着史蒂夫失望之极的脸色,心底里很有些同情,可也不方便多说什么,只是指点了史蒂夫去住旅馆,等到三天后就能回抚育院了。


有钱人永远设想不到穷人穷起来是有多穷,史蒂夫哪舍得住旅馆,哪舍得去吃饭,他要省下每一分钱,留给他的小姑娘看病用。捱了又捱,终于捱到了晚上,眼瞅着没什么人了,史蒂夫快跑到马厩里,仔仔细细观察了一遍,确实是没人了,赶紧拧开水笼头喝水。


Omega渴坏了,水喝的少也是会影响奶水的,快一整天没吃东西,更是饿极了。先对着水笼头狂喝了一气,又拿出毛巾沾水擦了擦头脸胸膛,再洗干净了毛巾放在胸口处温着,晚上的水还是有些凉,给克里斯蒂娜擦身体要暖一些才行,Omega就用身体来温暖这冰冷的毛巾。趁着这当口,赶紧的把尿片洗了,克里斯蒂娜奶水吃的少,尿的也少,拉粑粑也只拉了一点点。


白天里史蒂夫把换下来的尿片用袋子装好,晚上用干净水洗掉,晒月亮能干的差不多,等到明天再晒太阳彻底晒干,晒太阳是最好的消毒方法,洛基教过他的。Omega干活很麻利,迅速的洗干净尿片,小心的给克里斯蒂娜擦了身体,最关键是小姑娘的小屁股,如果不每天洗,会红屁股发炎的。洗完了又仔细的收拾了一下,去掉使用过的痕迹,马厩很干净,如果不小心弄脏了被人发现可就待不下了。料理完这一切,Omega松了口气,才用奶瓶接了满满一瓶水,躲在角落里拿出面包,小口小口的吃着,尿片就摊在他的膝盖上晾着,拧的干干的,不会滴下来一滴水。


史蒂夫后悔没有多带面包出来,他完全没想到竟然会割不成腺体,面包只是出于习惯带了几片,这三天里要节省着吃。下次从抚育院里出来卖腺体,千万记得要多带吃食。是的,史蒂夫还是要打算卖腺体的,这是他唯一能在短期内筹到钱的方法,割了腺体也方便他带着克里斯蒂娜出远门。这家医院不合格,也许换一家医院就可以了,价格低些没关系,总能卖得个千把块钱。


Omega没觉的自己可怜,命运的磨难已然如此,自怜自伤没有半点用处,想办法赚钱给克里斯蒂娜治病才是正途。史蒂夫尽量小口的嚼面包,仿佛这样面包就能越嚼越多的样子,拼命多喝水,喝水也能顶饱的,这叫水饱。


白天里马厩就有马,到了晚上还是这匹马,灿金金的毛发,高高的身量,长的又威风又漂亮。史蒂夫就以为这马是医院养来有用处的,可能是用来做研究之类的,完全没想到这马其实是小奥丁森先生的坐骑。小奥丁森先生不高兴坐汽车,就喜欢骑马,这是他的爱好,没人能置喙,也没人敢置喙。


忙碌到深夜的小奥丁森先生来了,还拿着新马具,这是托尔新送给他的。最上等的小牛皮,雕刻着精美的花纹,洛基稍有点开心,大踏步的走进马厩,瞬间就发现有Omega躲在里面。


“是谁?出来!”


小奥丁森先生眉毛都立起来了,马厩是医院禁地,平时除了照顾“雷神”的Beta,没人敢进来。洛基的马叫做“雷神”,北欧神话里的超强神祇,雷神名字也叫做托尔,小奥丁森先生暗喜喜的想把雷神骑在身下。


史蒂夫吓坏了,他睡的很香,没发现有人进来,还是个Alpha,急忙忙站起身,“对不起……先生……我只是想找个地方睡觉……我这就是走……”史蒂夫藏在最阴暗暗的角落里,紧低着头不敢看走进来的Alpha,他偷跑进马厩睡觉,实在理亏的很,迅速把铺盖在身下的草料归整好了,收起尿片背起皮箱,就想从旁边小门跑出去。


Omega低着头,动作很麻利,月色下金头发微微耀动着光芒。小奥丁森先生眼力很好,立刻起了疑心,抽动鼻子使劲嗅了一下。尚在哺乳期的甜桃子味很轻微,哺乳期的Omega也不会发情,可还是被小奥丁森先生嗅出来了。


“史蒂夫,怎么是你?你是故意的吗?你知道这是我的马厩?你知道了我其实是个顶阶Alpha?你想制造一场偶遇?”


小奥丁森先生快要气死了,深感自己看错人了,想不到史蒂夫竟然是这样的人,指不定过来卖腺体就是想引起自己的注意,金宫煊赫名声在外,是个Omega就会妄想着往上扑,没想到史蒂夫竟也是这样的蠢货。


史蒂夫这时也发现来的是洛基,听洛基连声质问也没有回答,阶级差异有如云泥之别,多说何益。小门距离并不远,直接跑走就行了,打定主意一声不吭的跑了。夜已经很深了,月色也不是很明亮,只要他跑的足够快,就没事情的,是他贪图马厩舒适,睡在了里面,接下来的两天不会了,他只会偷偷过来接点水喝,再给克里斯蒂娜洗个澡,睡觉藏在殓房后面就可以了。


Omega一口气跑到殓房后面,静静听了会声音,又用鼻子使劲嗅了嗅,洛基并没有追过来,想必傲慢如奥丁森,是不屑于搭理个底层Omega的。史蒂夫落下了紧绷的一颗心,把皮箱放下来,藏坐在了最角落里,靠在墙边轻拍着他的小姑娘。


克里斯蒂娜有点被吓到了,很微弱的哭了几声,史蒂夫连忙让她吸上奶水,低哼着小歌谣,抬手臂用袖子擦了擦满脑门的汗。说实话史蒂夫也有点被吓到了,幸好跑的足够快,否则这两天待不下医院里,可就没办法啦。


深夜里的殓房阴森之极,Omega没觉的害怕,这世上艰难的事情太多了,想必鬼魂也懒得来找如他这般困顿落魄的人。抬头看了看天气,这两天就躲在这里吧,只要不下雨,问题也不大。史蒂夫曲起两条腿,依旧是将尿片搭在膝盖上,又拿出件衬衫,搭在了身上,睡觉就行了,睡觉能让时间过的快些,只还有两天时间了,很快的,回到抚育院再想新办法。


史蒂夫一下子就睡着了,直到被推醒了,才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发现洛基就站在身前,拿着个马灯仔细看自己,眼睛翠绿绿。史蒂夫吓坏了,收起尿片站起身,紧眯起眼睛,用手挡住克里斯蒂娜头脸,免得他的小姑娘被亮灯光照到。


“对不起,先生,在这里也不行吗?我只是想找个地方睡觉,我是来卖Omega腺体的,体检不合格,就没地方睡觉了,两天后我就离开了,我没做什么坏事情,我也没偷什么东西,我身上背的包都是我自己的。”


史蒂夫把身子整个都扭到角落里,这样他就看不到洛基的脸了,他不想得罪金宫,他只是想表明态度,他不是来制造偶遇的,他只是来卖Omega腺体的,体检不合格他也是不想的。他也没想同洛基攀交情,他认识的是一个叫做劳菲森的顶阶Omega,并不是豪阔出身的小奥丁森先生。只要他识相的不认识小奧丁森先生,也许就能待在医院里?回到抚育院他会尽快找到收Omega腺体的新医院,尽快的离开,不会招惹到金宫一丝一毫。


“对不起,史蒂夫,是我错怪了你,我刚给兰道夫打电话了,你能让我看看克里斯蒂娜吗?你不需要去梅奥医学中心了,基因研究所已经被我请到这里来了,我也一直在搞基因研究,毕竟我想当个顶阶Omega想的都要发疯了。”


洛基自嘲般的笑笑,伸手去碰了碰史蒂夫的肩膀,轻轻的,小心翼翼的,还把马灯光调的很暗,不去照到克里斯蒂娜的眼睛,这真是小奥丁森先生难得的温软柔情了。史蒂夫刚开始以为自己听错了,忍不住扭头望向洛基,眼见着洛基郑重点头,Omega的双眼霍然被点亮了,一瞬间仿佛天上的星星落进了湛蓝湖水里。


“真的吗?先生,那真是太好了,我的Omega腺体怎么会不合格?过几天能再检查一下吗?我用Omega腺体付医疗费可以吗?或者别的什么能摘取下来的?或者帮你们做药物实验?我都没问题,什么实验都能做的。”


史蒂夫激动的满脸通红,脑子里疯狂计算着手头上的现金,这种基因病治疗起来贵极了,他手头上的钱估计挺不过太久,他得想办法努力赚钱才行,好在竟然不需要去明尼苏达州了,省下来不少路费,洛基没必要骗他的,他说了请过来就一定是请过来了,这真是太好了。


Omega浑身颤抖,恨不得大叫几声,上帝怜惜Omega,终于给了他一条活路走,他的小姑娘会好起来的,他的小姑娘会是个顶顶棒的Alpha。史蒂夫从没在意过自己的美丽,他不知道他自己明白白是个落魄到了极点的底层Omega,腰背却依然是笔笔直的,神情中没有丝毫的畏缩怯懦,只有面对苦难命运的达观坦然,清湛眼神仿如天上最亮最亮的北极星。


这实在是太有魅力了,几乎所有的顶阶Alpha都会被心性强韧的顶阶Omega吸引,这是动物性的生殖本能,自然界最原始的优胜劣汰,只有最强健的Omega才能孕养出最好最优质的后代。洛基亦是个顶阶Alpha,还是个质量极高的顶阶Alpha,看到史蒂夫眼中那明亮亮的北极星,脑子里突然有了种奇妙的感觉,终于知道了什么叫做“怦然心动”。是的,就在此时此刻,孤高傲慢不可一世的洛基·奥丁森动心了。


洛基忍不住的去轻抚Omega脸庞,满眼的爱怜疼惜,史蒂夫一个人坚持了这么久,肯定是辛苦极了,为什么自己没能早一点知情呢?顶阶Alpha自带了情动难禁,史蒂夫的脸色却瞬间变了,这种眼神Omega看的很清楚,在托尼脸上,在巴恩斯老爷脸上,都曾经看到过,就是一个顶阶Alpha被所谓美色吸引住的眼神。Omega很有些意外,猛皱了皱眉头,稍使劲儿的挣脱开,紧缩进了黑暗角落里。


史蒂夫的抗拒令洛基有些尴尬,讪讪的收回了手,他自己也没想到竟然就动了心思。傲慢如小奥丁森先生,在同Omega打交道这件事上,称得上是张白纸。洛基看明白了史蒂夫没有半点想攀附的意思,穷苦的底层Omega拥有一颗金子般的心,还是颗实心金子,特别重。


顶阶Alpha点了根细烟,跑到外面慢慢抽光了,平稳下了心绪,回转进来问史蒂夫这一整天有吃过饭吗?吃饭几乎是史蒂夫唯一的死穴,身高体壮的Omega一个人支撑家业,拼命干活,吃饱饭是大过天的事情,猛然被问道,忍不住的就咽了口口水,连忙用袖子擦嘴巴,企图遮掩住饥饿的嘴脸,同时使劲吸起肚子,这样就不会有肚子咕噜声音传出来。


洛基长长叹息了一声,这叹息中充满了对Omega的怜悯与爱惜,紧握住Omega的手,高举起马灯,大踏步的往外走,“史蒂夫,我们走,我能帮助你,我也会帮助你,只要你愿意,你可以永远留在我身边。”


顶阶Alpha的步伐坚定有力,一只手牢牢握住史蒂夫的手,另一只手高举起马灯,明亮亮灯光映衬着翠绿绿眼神,没有阴霾,没有邪秽,只是温柔的安慰,只是耐心的引领。在这万籁寂静的沉默时刻,在这阴森诡暗的殓房拐角,史蒂夫彷徨无助许久的心被震撼到了,不由自主的跟着洛基往外走。


史蒂夫太累了,感觉是坠落进了无尽深渊里,无边无际的黑暗,看不到一点光,看不到一点希望。只能屏着一口气走下去,什么时候走不动了,就死在这一个人的路途上。真没想到竟然是洛基伸出了手臂,把他打捞上来,是洛基举起了手中的马灯,给了他唯一的一点光芒。


Omega长长的吸气,没有什么眼泪水,只是低头大口的吃着三明治,是洛基做的,味道很不错。院长办公室里有间很大很大的套房,是洛基独居医院时的生活套间,里面什么都有,生活设施一应俱全,史蒂夫住了进去,紧接着就是针对克里斯蒂娜一系列细致详尽的检查。


奥丁森家族财雄势大,托尔也由着洛基做喜欢的事情,是真的把梅奥医学中心的基因研究所全建制的搬了过来,汇聚了多国专家,讲着多种语言。史蒂夫这时候也顾不上藏拙了,几种语言来回切换,对话读写都是十分的流利,很是让洛基惊讶。


洛基知道史蒂夫是个很有故事的Omega,却没料到史蒂夫的故事称得上是传奇。洛基并没有去追问,无论史蒂夫是个什么出身,只要金宫想摆平,就一定能摆平。再说洛基难得动了心思,也是想着尊重史蒂夫,不想说就不想说,他永远都不会去追问。


基因研究是永远的医学难题,克里斯蒂娜的病症属于是先天性发育迟缓,史蒂夫也想仔细回溯家族病史,找出发病原因,可他自己也什么都不知道。只知道爷爷家的血脉很奇怪,只能分化出顶阶Omega,如果分化出Alpha阶位都不会高。至于巴恩斯老爷家的血脉,史蒂夫更是什么都不知道,只说让他怀孕的是个顶阶Alpha,往上面追溯,家族里曾经出现过Beta。


Omega又说自己每次都很小心的,一直有吃避孕药,是不是避孕药吃错了吃多了,才让克里斯蒂娜受苦的?又或者是自己从来没想过要生崽子,克里斯蒂娜属于是不被期待着来到这人世间的,所以他的小姑娘才会受苦?


史蒂夫挑着个大眼睛述说的时候,眼泪水漫漫浸润着就是不流下来,湛蓝眼眸如同最剔透清蓝的湖泊一般,闪动着粼粼波光,小奥丁森先生傲慢孤高的一颗心真是汩汩跳动,硬忍着不去安慰Omega,只是详细的做着记录。


基因研究是洛基·奥丁森一生追求,医者仁心,阿曼巴蛇用着最专业最严谨的科研态度来面对克里斯蒂娜,定向调配了多种营养素,同时向史蒂夫说明了医学风险,有可能引起的严重后果,以及之后需要很长期的观察与治疗,如果能顺利成长到九岁后,所有发育指标均趋于良性的话,那就说明克里斯蒂娜被治愈了,当然也有可能终生都需要观察与治疗。


史蒂夫听的很明白,甚至主动要求签了认可医学风险的承诺书,洛基在尽所能的帮助他,Omega知道的很清楚,换了他自己去梅奥医学中心,等待着他的将是无边无尽的黑暗,漫长的治疗过程会要了他的命。


Omega仔细想想,他真没什么可以回报给洛基的,洛基的情意他也能看清楚,其实心里面是有点莫名其妙的。史蒂夫不去在意自己的美丽,就认为别人也看不到他的美丽,他本性善良阳光,会宽慰温暖身边的每一个人,基本上属于是一种无意识的行为,完全是出于本能去做的,自然没想到这是多么大的优点,是多么的引人倾心爱怜。


巴基就是在受了伤的情况下,出于本能的爱上了小小的散发着太阳光的小史蒂夫,每个人都是向往着阳光的,都希望都在向阳坡上打滚嬉闹。巴基不例外,巴恩斯老爷不例外,洛基不例外,甚至于朗姆洛和佩吉,都是很自然的就被史蒂夫吸引到了,只除了托尔·奥丁森。


托尔·奥丁森就如同那北欧神话中的至强神祇,天生带有两种顶阶Alpha信息素,成长过程中是最值得家族骄傲的好孩子,是最令弟弟崇拜信服的好哥哥,长大了就是最优秀卓然的家主,知道洛基貌似对一个养了崽子的Omega动了心思,好哥哥的一颗心称得上喜忧参半。


喜的是好弟弟终于不那么疯了,正常一点了,喜欢上了个Omega。忧的是好弟弟也只是正常了一点,为啥那么多好质量的Omega不喜欢,偏喜欢个养了崽子的Omega。听说这个Omega金发蓝眼,雪肤红唇,美丽非常,可对他托尔·奥丁森的好弟弟却是一副若即若离的清高模样。


这是绝对不可以的,洛基好不容易正常了一点,如果这个Omega不识相的想着耍弄洛基,托尔·奥丁森会让他知道什么是雷霆之怒!听说这个Omega学识还不错,会说好几种语言,想必是个有故事的,无论多离奇的故事,到了金宫这里,都得给我戛然而止,必须一心一意地对待他托尔·奧丁森的好弟弟。


金宫已经不嫌弃这个Omega的出身了,来历不明还养着个崽子,哼!只要他肯听话,肯对洛基好,金宫不介意,好哥哥托尔·奥丁森思前想后,决定要亲自出手了,他要帮助好弟弟,得到这个吊高了卖的Omega!


***********************************

《向阳坡》印调:出书版和网络连载版会有5-10%的不同,出书版会删减部分NC17内容,相应加入新剧情,作者一直没有放弃文学性,希望出书版会是个有正确三观导向,同时蕴含平权意味的“时代爱情正剧”。

第三十七章印调链接,请点击~

全款预售,小亲亲确定有收本想法的,请至37章评论中 “+1”

初高中小亲亲不发货的哈~请见谅~今年参加高考的可以发货到大学地址~

欢迎帮作者捉虫,老福特作者不敢进行修改,担心每多刷一次就多增加一次被屏蔽的风险,所以虫子会在文档里修改掉哈~



作者心目中的小桃子~美貌无双中自带了悲天悯人~



邻居家两米来高的栀子花树~看到的那一刹那,作者就觉的这是基神~孤高傲慢却又独自芬芳在枝桠~纯净洁白人人夸~



就是这样的~美貌又孤单的基神~却又很强大~

评论(103)

热度(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