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静行走白月光

什么季节,你最惆怅 ?放下忙乱的箩筐。

【ALL盾/ABO/主冬盾】向阳坡

背景:泪珠钻石+鸳梦重温AU,无能力AU,泪珠钻石里的贫苦农夫很可怜,情感上很压抑。冬盾的生死两茫茫,也十分适合鸳梦重温的剧情。想写一个在逆境中坚持自我的Omega,如同林间永远向阳的山坡!


警告:ALL盾请注意,盾受请注意,结局是冬盾1V1,安静写文不想撕,不适者请自行离开。


SY主页:请点击  同步更新 请惠存

AO3主页:请点击 同步更新 请惠存


前文: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重要预警:进入飞小刀片的区间,不能接受者请提前避让~

原因一:初衷即是想写一个坚持自我永远向阳的小桃子,作者初心未改;

原因二:遵循《鸳梦重温》本身的故事脉络,金融寡头冷酷无比;

原因三:虎巴基的性格冷硬,但他绝对不渣,他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利已主义者,这在美国的托拉斯形成早期,是普通现象,例如年轻时的洛克菲勒。

拒绝因剧情框架&虎巴基性格而引起的不必要diss,能接受者请看下文~


****************

本章 13000字更新~

本章 基盾情节线基本完结~

本章 青龙偃月刀,刀长68米,慎入!慎入!!慎入!!!


***************************

 

第四十一章


克里斯蒂娜有六个月了,洛基要求史蒂夫把奶水断掉,改喝奶粉,这样更方便添加营养素,同时每隔三天还要进行针剂注射。打针的时候克里斯蒂娜从来不哭,只睁开大眼睛仔细看着洛基,钢青色眼睛闪耀着光芒。


有一次可能是某个角度特别像巴恩斯老爷,洛基还愣了一下,不过也没多想,他现在忙碌的很,几天才能回一次家。是的,是家!洛基自己有一栋三层小房子,配有一处宽敞的大院子。距离医院一点都不远,可洛基依然不愿意回去,因为永远都是冷清清的,托尔派过来的Beta仆人也全都是小心翼翼的,洛基打心眼里厌烦。


现在完全不同了,史蒂夫来到了家里,Omega勤劳极了,极为的热爱生活,指挥着Beta仆人将家里上下收拾布置了一遍,身怀着花匠本事的Omega在院子里种满了花草,还特地种了好几棵栀子花树,说这原本应该是洛基的Omega信息素味道,沁人心脾的香甜。


栀子花树下Omega微笑的甜润润,洛基爱极了这一刹,伸长了双臂将Omega困在花树下亲吻。史蒂夫从不推拒洛基的求欢,任Alpha予取予求,这是Omega天性中的柔顺。洛基却一直都会克制,他不想让史蒂夫太难受,不怎么成结,一直都有用安全套,有时候仅仅是搂抱着耳鬓厮磨一番就已经很足够了。


史蒂夫还在院子里埋了木头躺椅和秋千架,种满了葡萄藤,有时候抱着克里斯蒂娜坐在秋千架上轻轻摇,洛基就坐在旁边椅子上看书,绿影婆娑,岁月静好,两个人相视而笑,觉的这时光是最好不过的了,如果能就此天长地久,也是不虚此生的了。


克里斯蒂娜发育的还不错,虽然比同月龄的要差一些,但洛基说会慢慢追上来的,只要能够平衡发展,营养素实时调整,会有真正好转的那一天的。史蒂夫不知道要怎么来报答洛基,洛基等于是救了他和克里斯蒂娜的命,如果没有遇到洛基,史蒂夫知道自己此时此刻应该已经死到大街上去了。在他人生最黑暗的时刻,是洛基伸出了援手,把他拽出了泥沼,他无以为报,只能尽最大努力的来照顾洛基了。


洛基太忙了,可再忙只要有空他就会回家,而无论他回家的多晚,卧室里总有一盏灯在等待着他,史蒂夫会一直等着他回来,倦极了就躺在沙发上安眠。这感觉真是太好了,洛基的心永远都是暖暖的,会忍不住跪倒在Omega身前,静静的流眼泪。两个孤单的小动物,终于寻找到了彼此,这世间事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们能够在一起。


史蒂夫会一下一下轻抚着Alpha的后背,给予洛基最温柔的安慰,两个人都认为今生今世也就是如此安静度过了,可上帝不愿意让Omega生活的安稳,上帝就是要将Omega扔到人世间最残酷的风霜雪雨中催折。


事情来的太突然,当时洛基是在医院里忙碌的,史蒂夫用奶瓶给克里斯蒂娜喂奶,喂好了就轻轻立起来拍嗝,克里斯蒂娜直接吐了。史蒂夫的心一下子就抽起来了,Omega的反应不可谓不快,立即就打电话给了洛基,开了车子就奔去了医院。


一路上克里斯蒂娜散射状呕吐,小小的小婴儿又有什么可吐的呢?吐了几次就呈现出了晕迷状态,这时候也已经到了医院门口了,洛基亲自出来接过克里斯蒂娜就进了抢救室。


究竟是抢救了几天呢?史蒂夫在未来漫长的岁月中一直都记不清楚,因为他太害怕了,也太悲伤了,以至于出现了记忆断层。到后来托尔也来了,因为有某种药物需要去英国伦敦的惠灵顿医院调配,这种级别的资源支持只能托尔出面了,狂野狮王飞奔来医院里看了看,没多言的通知了外放在英国的瓦尔基里。


一路上有多少人为了小小的克里斯蒂娜不眠不休的飞奔,史蒂夫也已经记不清楚了,他的小姑娘一直在抢救,他没有什么能做的,只等干等着彷徨。Omega的无助所有人都看在眼里,范达尔一直尽所能的陪伴着他,只是陪伴,没有安慰,因为安慰是完全无用处的。


洛基是全美国最顶尖的外科医生,他的医疗团队可以说是全美国最顶尖的全科医疗团队,在同死神拉锯了十六天后,洛基输了,这是史蒂夫的小姑娘啊!这是史蒂夫的命!!在这十六天里几乎称得上是不眠不休的洛基,只感觉绝望之极,仰头就晕了过去。


范达尔咬牙去通知了史蒂夫,金发碧眼的善良医生,一边说一边掉眼泪。史蒂夫得到通知的时候,其实是没有听明白的,他的小姑娘明明好好的,已经长到六个月了,体重也可以,睁开眼睛的时间也足够长了,为什么突然就死了呢?这是为什么?他哪里做的不好了?上帝为什么要惩罚他的小姑娘?惩罚他不可以吗?他的小姑娘才只有六个月啊!才只有六个月啊!


小小的小婴儿静静的躺在急救床上,脸色灰白白的,眼睛再也睁不开了吗?他的小姑娘眼睛是钢青色的,可好看了,静静看着爸爸的时候,会有很深很深的笑意,为什么现在睁不开了?为什么?史蒂夫痛极大叫,他不哭,也没得哭,是他做错了,是他生了私生子,上帝你为什么不来惩罚我?为什么偏要来惩罚我的小姑娘?


再向阳的青草山坡也会枯萎,再温暖的阳光也会进入寒冬,史蒂夫并没有呼天抢天,也没有歇斯底里,只是静静抱着他的小姑娘,只是静静抱着,从嘴巴里静静的往外滴血。生性隐忍的Omega不愿意流泪,也没得眼泪可流了,那就只能流血了,咬烂了舌头,咬烂了嘴巴,咬烂了自己的心。


这世间事大抵如此,Omega注定得不到幸福!史蒂夫觉的自己已经很认命了,也随着命运往前走了,可上帝为什么就不放过他?不放过他也就算了,为什么不放过他的小姑娘?他的小姑娘有什么错!有什么错!有什么错!是他做错了!是他生了私生子!是他违背了自己的原则!而这错由克里斯蒂娜来承担!是他做错了呀!是他!不是他的小姑娘!


史蒂夫静静的晕了过去,又静静的醒过来,看到洛基担心的眼神,甚至还笑了笑,安慰洛基说他没事。静静的给克里斯蒂娜擦干净身体,静静的换上了一套新衣服,静静的看着克里斯蒂斯火化完毕,静静的将他的小姑娘装进一个小小的星星罐里。这就是克里斯蒂娜的全部了,他的小姑娘来到这人世间只有六个月,甚至都没能长时间的睁开眼睛,没到好好的看看这世界,就永远的离开了他。


究竟是什么原因,洛基也说不清楚,只说是某种基因缺陷突然爆发,导致全身脏器进入无可逆转的衰竭,这种基因缺陷他们全都没发现,以至于没有任何办法。所有人都是倾尽了全力的,史蒂夫知道,这是上帝对他的惩罚,却让克里斯蒂娜承担了去。他感谢洛基,感谢所有人,可他的心枯了,照顾不了洛基了,他能先离开一会儿吗?他不会去死的,他还欠着洛基的报答,他会找地方独自待着,等着他缓过来,他会再回来报答洛基的,这样可以吗?


Omega脸色惨惨白,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洛基,依然是通透澄明的琉璃样,可里面已经没有星光闪耀了,只余下空荡荡的茫然。他的小姑娘死了,他的心也死了,他原本就是零落落的活着,现在更是孤魂野鬼般喘气。可他还欠着洛基的恩情,他只是需要时间缓缓,等他缓过来,他会回来报答的,Omega说话从来都是算数的。


史蒂夫是有恩必报的性子,洛基知道,可他不需要Omega的报答,他只想让史蒂夫好好活着,洛基忍不住的流眼泪:“史蒂夫,对不起,是我没能救回克里斯蒂娜,我不需要你的报答,我做这一切都是心甘情愿的,是你给了我阳光,让我拥有了快乐,要报答也应该我来报答你才是。”


“我说过我会尊重你所有的想法,你可以做你任何想做的事情,但你一定要答应我,你要好好活着,你要替克里斯蒂娜好好活着,如果你死了,这世间就没有人记得克里斯蒂娜了,她应该在你的记忆里慢慢长大,慢慢的长成个大姑娘,将来找到心爱的Omega……史蒂夫……我是希望你能一直留在我身边……可我也不想绑住你,我只希望你能知道,也能够记得,你不是一个人活在这世上的,你还有我,无论何时何地,无论什么事情,只要你告诉我,我一定会赶过来帮你,这是洛基·奥丁森的誓言。”


史蒂夫是洛基的同类,同样孤单,同样悲苦,原本预想着能在同一个窝里终老,可上帝不放过史蒂夫,让史蒂夫失了心丢了魂,史蒂夫太善良了,不愿意将这哀伤情绪传递给任何人。最可怜的小动物受了伤,还要挣扎着爬出窝去,自己找个没人的地方躲起来,自己舔伤口,直到这伤口结痂,才会再出来温暖他的同类。这太让人怜惜了,也太让人舍不得了,洛基伤心到了浑身颤抖的地步,托尔走上前扶住弟弟的肩膀,如同最坚实的土地,给了洛基最本源的力量。


“史蒂夫,金宫说话从来都是算数的,这是奥丁森家族的誓言,无论何时、何地、何事,我,托尔·奥丁森,会倾尽全力,我的弟弟,洛基·奥丁森,亦会倾尽全力,史蒂夫,你不是一个人活在这世上的,你要努力!”


狂野狮王的誓言是为了弟弟而发的,史蒂夫陪伴洛基的这段时间,可以说是洛基自分化以来最快乐的时光。托尔时不时跑到医院里看望弟弟,看着弟弟开心,他这个做哥哥的也会好开心。上帝却不愿意看到这两个小动物太开心,施下了狠手,托尔生气,愤怒,可依然对史蒂夫的识相衷心钦佩。


史蒂夫原本是能够温暖照顾洛基的,可现在他失了心了,没这能力了,就不应该缠住洛基,让洛基也陷入到无止尽的悲伤情绪里去。托尔是个心如铁石的顶阶Alpha,原本就预想着把史蒂夫送回到Omega抚育院里休养,什么时候平复了,能再来温暖照顾洛基了,什么时候再给放出来。


这不能怪托尔心狠,只能说托尔眼里只有弟弟,为了弟弟他什么都肯做,更不肯让弟弟有一点点的难过与心伤。没想到史蒂夫自己很拎得清楚,知道自己心枯了,不能照顾洛基了,更不想拖累洛基伤心,自己提出来要离开。托尔很意外,真心对史蒂夫高看了一眼,认为史蒂夫确实是个识大体懂事理的Omega,为了能让弟弟安心,不惜立下誓言,金宫的誓言称得上是无价的。


托尔不会安慰Omega,也从没安慰过Omega,到最后,也只说要史蒂夫努力。他自己心如铁石,再难过的事也不过是“努力”二字,安慰到最后,也就是这“努力”二字。这可是托尔·奥丁森有生以来头一次安慰Omega,希芙猛眨眼珠子,可担心自己眼珠子掉下来了,由此更加认定洛基在托尔心目中无出其右,爱乌及乌,连史蒂夫这种底层Omega,都得到了金宫的誓言。


洛基拿出了自己的怀表,这怀表是托尔亲手给弟弟做的,乌木表盖上浮雕着一条盘卧大蛇,两个眼睛是翠绿绿的祖母绿宝石。打开表盖是正常的时间表盘,宝石镶嵌,极尽奢华,可这没什么,送这怀表的真正意义在于把表盖合上,同时按下大蛇的两个祖母绿眼睛,左转三圈表盘,松开大蛇眼睛,按一下表盘后,再右转二圈,表盘底部会缓缓弹开,里面有一方小小的纯金箔纸,上面印压了四个数字。这是金宫真正的誓言徽章,无论何时、何地、何事,只要联系金宫,拿出这怀表,读出纯金箔纸上的数字,金宫会倾尽全力。


这是洛基滚烫的一颗心,拿过史蒂夫的手牢牢握住,塞进这怀表,“史蒂夫,你记住,我永远都在,也许我的力量不行,但我哥哥一定行,你一定要努力!”


洛基转头盯了哥哥一眼,托尔立即点头,“是的,史蒂夫,我们都在,金宫的誓言永远都在。”


史蒂夫点头,收下了这怀表,此时此刻他只是想让洛基安心,如果他不收,洛基是不会放心他离开的,全没想到在不远的将来,这只怀表救了大老爷的命。


托尔安排海姆德尔亲自带人送史蒂夫回家,洛基这时才知道史蒂夫的家在孟菲斯,史蒂夫从来不提他的过往,洛基也从来不问。离别在即,两个人并不多做无谓的悲伤,只是拥抱着告别,洛基直看到载着史蒂夫的车子成了个小黑点,才肯回到院子里安歇,坐在躺椅上愣愣发呆。


院子里花草繁盛,生趣盎然,这一切都是史蒂夫带来的,可现在他又走了,这院子早晚是要荒败掉的,洛基一时间悲苦涌上心头,猛劲儿的吸鼻子。托尔太心痛了,拿出个音乐匣子逗弟弟开心,又拿出了两枚沙皇彩蛋。洛基挺诧异,音乐匣子明显是新做的,沙皇彩蛋拿出来做什么用?


托尔笑咪咪的,尽量逗弟弟开心,“詹姆斯那头臭老虎要结婚了,他的巨型邮轮前几天刚刚下水,叫什么“玫瑰号”,说是送给新婚妻子的礼物,世纪婚礼也将在玫瑰号上举行,请柬老早就送到了金宫,我原本不打算去的,想着詹姆斯一直在收沙皇彩蛋,就把家里的两枚送他做贺礼,音乐匣子就说是你送给他的,哈!当年他可喜欢你了,还想着追求你来着。”


托尔坐下来轻抚弟弟的黑头毛,他是真心爱洛基,爱到了心坎里,“要么我带你去参加婚礼吧,就当是散散心,托尼他们,我们也好久没见过了,这次都见一见,我再带你四处转转,就像小时候一样,你想去哪就去哪,哥哥永远陪着你。”


“不去!”洛基窝进哥哥怀里,干脆俐落的拒绝,“我事情多的很,史蒂夫给了我很好的提示,基因研究很快就能打开缺口了,我会永载史册的。你想去就去呗,带着你的生物学家一起去,叫什么来着?简·福斯特是吗?你记得给我派几个好花匠就行了,我要这院子一直保持这个模样,如果有一棵小花死了,我就去放火烧了你的屋子。”


托尔长叹口气,真心拿弟弟没办法,“你不去,我也就不去了,我派瓦尔基里去,瓦尔基里从英国直接去纽约,再采办些有英国特色的礼物,听说詹姆斯的新婚妻子本身就是英国人,这样正合适,洛基,你有事情做,自然是最好的,如果一个人住的寂寞,就回金宫住吧,你的房间永远都在的。”


洛基嗤笑一声,并不作答,只在哥哥胸口找到个舒适位置,闭上了眼睛。他累坏了,他要歇息一会了,不知道史蒂夫会要如何的来歇息?史蒂夫回到了家乡,是不是就能有亲人了?史蒂夫给了他新方向,也给了他力量,他会努力的。


史蒂夫远远望见了自家房子,不肯让海姆德尔送到近前了,俐落的下车,礼貌的道别,转身头也不回的走了。史蒂夫早已经打定了主意,他要安葬他的小姑娘,父亲和妈妈会陪着克里斯蒂娜的,在不久的将来,一家人就能够团聚了。


Omega悄无声息的进到了房子里,瑞贝尔医生已经不在了,费雪有派人定期过来清扫,史蒂夫不想惊动任何人,很小心的进了小巢穴,先把皮箱放好,坐下来就开始写信。


信是写给朗姆洛的,假装着要去远游,说话口气很轻松愉快。史蒂夫思维缜密之极,更能够猜透大老爷的心思。巴恩斯老爷给了两年的抑制剂和信息素,不过就是放他两年时间的自由,到了时间点上,肯定会派人过来看的。


原本这没有什么,史蒂夫本就预想着老实待几年,等着大老爷心淡了,再去做新打算。现在他不耐烦老实待着了,他的小姑娘死了,这是上帝对他的惩罚,他接受这惩罚,过去的一切都已经不重要了,过去的史蒂夫·格兰特·罗杰斯也已经死了,罗杰斯家的血脉就此断绝了。


“爷爷,对不起,我没有你坚强,也没有你勇敢,我要离开了,历史的风沙掩盖了你的一切,那就让罗杰斯家的血脉到此为此吧!”史蒂夫没有眼泪,也没有悲伤,只是努力写着信,把这段时间对七十年规划的新思考,洋洋洒洒的写下来。


写了很久很久,担心手抖字歪,还特地戴上了复健手套,终于写完了,仔细的折好,装进个大信封里,又拿了一千五百块钱放在里面。这是瑞贝尔医生留给史蒂夫的钱,原本一共是一千九百六十七块钱,史蒂夫想着自己也要留一些防身,就只装进去一千五百块钱。巴基熊里还有三百五十二块,史蒂夫都拿了出来,规整好了,在路上买大面包有花了一块钱,剩下的合计是八百一十八块钱,这是Omega全部的财产,真是很多了。


从小巢穴出来,把大信封放在了地下室的木箱子上,到了两年的时间点,巴恩斯老爷会派人过来的,还会找到地下室,就能发现这信封了。史蒂夫不担心费雪派过来清扫的人会发现这信封,因为地下室里灰尘漫天,一踩就是一个脚印,说明清扫的人从来没进到地下室里清扫,只要他小心消除掉痕迹,就没人知道他回来过。


夜已经深了,史蒂夫拿出了星星罐,抱在怀里不停的摩挲。千般的难过与心伤,万般的不舍与哀怜,内心痛的仿若油煎一般。这痛绵绵的,长长的,无可抑制也无可言说,更不可能会存在期限。Omega知道这痛是要痛上一辈子了,可他的一辈子应该不会太长久,他和他的小姑娘,很快就能团聚了。Omega将星星罐贴在心口,摩挲了很久很久,最终还是狠下了心,找出了铁铲子,来到院子后面,在父亲和妈妈的坟墓中间,挖了一个深深深深的深坑,亲手埋葬了他的小姑娘。


夜色深浓,无星无月,史蒂夫从小种棉花,最懂得看天气,知道很快就要下雨了,这是上帝在惩罚他?还是上帝在替他流眼泪?Omega不得而知!Omega只知道上帝就是要摧折他,伤害他,那他也只能接受,世间事大抵如此,Omega注定得不到幸福。这么一块小小的地方,埋葬了他的父亲,他的妈妈,他的小姑娘,也许很快就会埋葬下他自己。那样真是再好不过了,一家人能够团聚了,没有巴基,没有巴恩斯老爷,没有任何人,只是他们单纯的罗杰斯一家人,快快乐乐的生活在向阳坡上,真的是足够好了。


史蒂夫很谨慎,深坑填的很平,用脚努力的踩结实了,还在上面种了草皮和小花朵。他的房子孤零零的立在这里,没人会发现这里埋葬了他的小姑娘,只有父亲和妈妈会知道,父亲和妈妈会护佑克里斯蒂娜的,他们会静静等着他归来的。史蒂夫眨了眨眼睛,干涸的没有一滴眼泪,他的眼泪已经流尽了,这样也挺好,上帝的惩罚你是逃不掉的,何必再无谓的流眼泪呢!


Omega回到了小巢穴,直感觉筋疲力尽,躺倒在了小床上,就让他歇一歇吧!明天还有事情要做。Omega太累了,不自觉的睡了很久很久,再醒来脑子都有点发蒙。小巢穴里看不到阳光,出了地下室看看,窗外狂风暴雨,电闪雷鸣,他的房子孤零零立于这天地豪雨之间,仿佛与世隔绝。朗姆洛说过割Omega腺体时,味道会爆发出很大很大,现在有了这大风大雨,一定能把味道冲淡很多,看来上帝对他还不错,知道他要动手割腺体了,给他创造了最好的条件。


史蒂夫不知道现在纽约可是个好天气,巴恩斯老爷的世纪婚礼在玫瑰号上举行,宾客云集,高朋满座,Old Money圈子悉数到齐,记者们全都守着一旁,静等着好戏开锣。休息室里大老爷穿着最漂亮的结婚礼服,躺缩在椅子里,低头看着手中的戒指,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娜塔莎和寇森站在旁边,都是在努力的喜气洋洋,相互帮着整理礼服。娜塔莎漂亮极了,红发明媚,闪耀着光芒。


“我为什么一定要结婚呢?”巴恩斯老爷的问题称得上振聋发聩。


“……”娜塔莎和寇森面面相觑,都不知道要如何来回答。


“我为什么一定要结婚呢?”巴恩斯老爷再一次发问,声音称得上是纳喊,同时猛地将戒指丢在了地毯上。


寇森快步上前捡起戒指,这是巴恩斯家族祖传的红宝石戒指,有大半个指节那么大,为了提利尔伯爵夫人能戴的合适,专门重新设计了戒托,调整了戒圈。


“詹姆斯,你别这样,提利尔伯爵夫人是最合适的结婚对象,她对你也是一往情深……两年时间就快要到了……我会亲自去看望史蒂夫的,你一定得先结婚,巴恩斯家族需要出色的继承人,詹姆斯……你……”


寇森说不下去了,道理谁都知道,情感却无法控制,巴恩斯老爷脸上没什么表情,无止无尽的哀伤却弥漫了整个房间。娜塔莎看了看时间,不多言的上前拽起了大老爷,“詹姆斯,今天所有人都来了,你再怎么样也得把这婚结了,巴恩斯家族需要出色的继承人,佩吉和芭芭拉在陪着提利尔伯爵夫人,你也替她想想,守了你这么久,不就是为了此时此刻!今天无论如何,就算你折了胳膊折了腿,也得结婚!”


娜塔莎气势太强横了,寇森自叹弗如,急忙帮着上前架住大老爷,整个是绑架的姿态。巴恩斯老爷素来刚硬,哪儿受得了这个,使劲一抖,推开了两个绑架犯,“行了!巴恩斯家族需要出色的继承人,小玫瑰是最合适的人选,我全知道,走吧!”


巴恩斯老爷一往无前的走,寇森和娜塔莎迅速跟上,再次摆出喜气洋洋的嘴脸,还相互着对台词,准备一会要应付记者的提问。远在孟菲斯的史蒂夫也挺高兴,整理好了小皮箱,里面是枪、子弹和契约书,都是用不上的了,锁进小皮箱里放进了床底下。洛基送的怀表,是乌木壳子的,史蒂夫想着路上需要看时间,料想乌木壳子的怀表也没人会识货,没人能认得出这是金宫的誓言徽章,就拿出来放在床头,准备离开时带在身上。


收拾了半天,感觉有点饿了,吃了在路上就买好的面包,喝了水管里放出来的水,又静静休息了一会,恢复些体力,就把衣服全脱掉了,光溜溜的只穿了条内裤,割腺体时会流血,小心不要弄脏了衣服,歪着颈子去仔细摸腺体。


腺体上齿痕宛然,史蒂夫思索着朗姆洛教过他的方法,刀子都太长了,很不趁手,好在他当年曾经在费雪家里拿过一块很趁手锋利的瓷片,当年是想着如果去Omega训诫所,拿来自杀用的,现在用来割腺体刚刚好。


Omega自嘲的笑笑,觉的自己这日子过的可真够凌乱的,一直都是在生与死之间挣扎,当年想寻死的瓷片,现在都能找到好用处。找到了趁手的工具,Omega再不迟疑,坐到小床边上,摸好了位置,狠狠一刀就割了下去。


好痛!真的是好痛!没想到竟然这么痛!Omega剧烈喘息,痛的浑身颤抖,几乎拿不稳瓷片。这只是第一刀,还有两刀在等着他呢,血流的并不多,只是特别的痛!Omega紧闭起眼睛,咬牙硬捱,静等着这第一波最剧烈的疼痛过去。这是他必然要走过的路,他没什么可挣扎的,就这么往前走吧,很快就能走到尽头了。


Omega太痛了,痛的迷糊了,恍惚间听到了婚礼进行曲,这是他同巴基一起憧憬过的美好未来。两个人结婚,生一堆小崽子,在向阳坡上野餐,大橡树能带来足够的阴凉,崽子们快乐嬉闹,他和巴基守在旁边看着,岁月静好,心满意足。


这一切都没有了,也都不重要了,唯一重要的是他和他的小姑娘,最终能够在一起。Omega终于还是流下了一滴眼泪,不多,就一滴。这一滴是Omega为抛弃了自己而流的,Omega抛弃了所有的过往,抛弃了深爱如北极星的巴基,更抛弃了耗尽Omega所有真情意的巴恩斯老爷。


婚礼进行曲是真的在欢悦奏响,巴恩斯老爷站在长长的彼端,按捺住性子静候小玫瑰穿过长长的玫瑰花墙,在佩吉和芭芭拉的陪伴下款款而来。大老爷努力提振起精气神,摆出了最迷人的微笑,顶阶Alpha中的顶阶Alpha,光芒耀眼之极。


小玫瑰今天也是漂亮极了,长长的婚纱花冠,长长的婚纱长摆,身前身后一共有十八个小花童,一路抛洒着玫瑰花瓣。小玫瑰的金头发闪闪发亮,微笑的面容高贵又端庄,一双碧眼专注而深情的望着大老爷。这是她的长腿叔叔,她的一生挚爱,今天终于能结婚了,忍不住的就想掉眼泪。


最英俊豪富的顶阶Alpha,最妩媚高贵的顶阶Omega,还有比这更完美的组合吗?答案肯定是没有!巴恩斯老爷在心底里克制不住的嘲笑自己,潇洒的伸出手臂挽起了小玫瑰,恍若天仙璧人也不过是如此。


巴恩斯家族的至交好友,阿贝托瓦大主教开始主持布道,他是眼看着詹姆斯从一个浪荡不羁的坏小子,成长为现在这顶天立地模样的,打心眼里高兴,慈爱笑容一直挂在脸上,低沉温和的语音十分动听。


“在仁慈上帝的精神下,Alpha与Omega将把自己奉献给彼此。“成为遵循上帝旨意的人,你就会激励这个世界。”圣·凯瑟琳锡耶纳说到。婚姻应该是Alpha与Omega相互帮助成为遵循上帝旨意的人,回归最深入、最真实的自我……”


在阿贝托瓦大主教的娓娓圣音中,巴恩斯老爷一颗愤懑孤苦的心慢慢沉静下来,转头望了望满座高朋,望了望看着自己喜悦微笑的托尼,望了望穿着最体面礼服赶过来参加婚礼的朗姆洛和罗林斯。朗姆洛明显是又无奈又伤心,眼睛通红红的,罗林斯紧紧握住他手,就担心他跳出来反对。再望了望站在小玫瑰身边的佩吉,小明珠已经有四个月的身孕了,穿着灰蓝色的长礼服,眼睛也是红红的,死劲抿着嘴唇憋眼泪,别人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感动的泪水,其实这眼泪是为了史蒂夫而流的。


“我的小Omega,我怎么能放下你,去同别人结婚,哪怕巴恩斯家族就此易主,我也舍不下你,我的小Omega,我的史蒂夫……”大老爷拼命吞咽着口水,这是他在憋住心伤,换了旁人不知道的,还以为大老爷是在紧张。


寇森与娜塔莎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十足的恐惧,詹姆斯你可千万不能啊……眼巴前这么多人呢……巴恩斯家族的脸可是丢不起的……


“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你愿意接受凯特·玛格丽·提利尔,作为你的合法Omega吗?”


“……”巴恩斯老爷歪头静看着地毯,似在沉思又似在走神发呆。


阿贝托瓦大主教足等了有三分钟,眼见着众人开始窃窃私语,迫不得已又重复了一遍:“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你愿意接受凯特·玛格丽·提利尔,作为你的合法Omega吗?”


巴恩斯老爷缓缓抬起了头,表情中有了一丝决然的清明,肩背挺的笔笔直,看到小玫瑰颤抖着嘴唇,眼神中传递出的无声祈求,石头心肠的大老爷也是忍不住悲伤,却依然是深吸了口气,准备说出这句石破天惊的“我不愿意!”


一刀剧痛突然袭来,临出口的话语变成了长声惨叫,这痛太痛了,刚强如大老爷也痛的跪倒在地,手抚向颈侧Alpha腺体处连声惨叫。


众人大哗,记者们疯狂按动快门拍照,布鲁斯急忙窜过来查看大老爷,小玫瑰一张俏脸瞬间灰败下来,摇摇欲坠的站不稳。佩吉眼急手快扶住了她,同是顶阶Omega,佩吉同情小玫瑰,可大老爷痛到满头大汗真不像是假的。


寇森迅速窜出去安抚秩序,示意阿贝托瓦大主教帮忙再念段祷词,平复众人情绪。娜塔莎扶起痛到直不起腰的大老爷,布鲁斯劈手撕开礼服,只见大老爷的Alpha腺体处,直直长长的一道红痕,红的仿佛在滴血,仿佛有人用一把粗刀直直的划过。


布鲁斯倒吸了一口冷气,眼见着第二刀红痕霍然出现,大老爷仰天嘶叫,十字刀痕的中间再猛地出现了一道深深的红痕,仿佛有人用粗刀狠狠的剜过。“啊!!!”大老爷疯狂的咆哮了一声,虎啸山林,声震于野,顶阶Alpha信息素狂放成铺天盖地,咬破了舌头晕死过去。


史蒂夫捱过了第一刀最痛的时刻,想着长痛不如短痛,咬紧了牙关,一鼓作气连割两刀,剜破了腺囊,甜桃子味瞬息间弥漫了小巢穴。如果说腺囊是储存信息素的气球,此时这气球就已经被剜破了,Omega信息素狂放了出来,史蒂夫仿佛能听到气球嘶嘶放气的声音,等着这气放光了,Omega就不再是个Omega了。


史蒂夫庆幸现在是下着大雨,否则这甜桃子味气息太浓烈了,可真是遮盖不住。Omega仰头倒在了床上,艰难的喘息,拿过巴基熊堵住创口。割腺体的创口不需要包扎,只需静等着血慢慢凝住不流就可以了。朗姆洛说这是小伤口,三天就能好,只是没想到会这么痛!痛死了!痛死了!


Omega连呼痛都没有力气,无声息的晕死过去。史蒂夫不知道朗姆洛看见的都是低阶Omega割腺体,顶阶Omega割腺体几乎绝无仅有,林赛嬷嬷曾经是个顶阶Omega,也是自己动手割的,可史蒂夫怕会引起朗姆洛的担心,没有去仔细问过。


灵魂标记是个很玄妙的存在,如果只是为了快活的灵魂标记,联接性并不会太强,可史蒂夫与巴基是生生世世的灵魂羁绊,甭管巴恩斯老爷有没有记忆,这灵魂标记是永恒的,史蒂夫割了自己的Omega腺体,大老爷的Alpha腺体也会有相应的感受,甚至会更强烈,更疼痛。


巴恩斯老爷就这么晕死过去,世纪婚礼眼看着就成为了世纪笑话,明天早上股市开盘,巴恩斯船务的股价可是会好看到了极点。佩珀拿过托尼的手,硬撸下了结婚戒指,又把自己手上的结婚戒指也撸了下来,冲过去,一把拽起了娜塔莎,摊开了手掌,两枚结婚戒指闪耀着辉光。


女伯爵先是一愣,旋即明白过来,拿起戒指,转身就朝向小明珠单膝跪地。其他人手忙脚乱的将大老爷抬走,布鲁斯婚礼也不参加了,急救着大老爷去医学研究所。寇森上前想轻轻拉走小玫瑰,提利尔伯爵夫人目光如电,制止了寇森的步伐,摘下了头上的婚纱花冠,戴在了佩吉头上,转头示意阿贝托瓦大主教跳过所有废话,直接开始念证词。


阿贝托瓦大主教心想这都是什么事啊!詹姆斯还是那个坏小子,可真难为了高庭城堡的女家主,事到临头,也只能如此了,谁都不想世纪婚礼变成个世纪笑话,清清喉咙,极安定的宣讲起了证词:


“娜塔莎·爱丽安诺娃·罗曼诺夫,你愿意接受佩吉·玛格丽特·卡特,作为你的合法Omega吗?”


阿贝托瓦大主教威望隆盛,起到了极大的安抚作用,所有宾客安静下来,开始接受这场中途换人的世纪婚礼。托尼抚着左手无名指欲哭无泪,“呜呜呜,佩珀你还我戒指,我不要同你离婚。”


“闭嘴,托尼,这只是借给娜塔莎的,詹姆斯把自己家红宝石戒指捂的可紧,一直揣自己兜里不肯拿出来,否则就直接借用他的了,明天我就去找娜塔莎要回来,再哭我就揍你了。”


托尼立即不假哭了,开始装模作样的微笑,转头朝着斯特兰奇挤眼睛。斯特兰奇翻了个大白眼,转头又看到贾维斯笑咪咪的拍巴掌,原来娜塔莎与佩吉已经礼成,开始亲吻了。斯特兰奇叹了口气,真心感觉是误交损友了,今天这一天还要面对记者的狂轰乱炸,他得赶紧对台词去。那位让詹姆斯中途变卦的顶阶Omega,叫“史蒂夫”的,确实倾国倾城,为了詹姆斯,他也得把嘴巴闭严实了,斯特兰奇暗下了决心,打死也什么都不说。


史蒂夫晕沉沉的,恍惚间来到了向阳坡上,阳光真好啊!暖暖的,亮亮的,Omega伸手遮挡住这阳光,低头看着他的小姑娘。克里斯蒂娜睁开了钢青色的大眼睛,很深很深的笑意,嘴巴里呢喃着小婴儿的话语。史蒂夫低头亲了又亲,感觉开心到了极点,这是他的小姑娘,他们永远在一起。Omega轻声哼起了小歌谣,抱着他的小姑娘慢慢向远方走去。


身后传来撕心裂肺的吼声,史蒂夫回转过身躯,原来是巴基在吼。巴基疯狂的向他跑过来,却越跑越远,急的拼命大吼,疯了般的挥帽子。史蒂夫微笑,遥遥的摆手,示意巴基不要追了,他和他的小姑娘很好,不能再好了,转身再不迟疑的走。呼地一声狂猛虎啸,史蒂夫急忙捂住了克里斯蒂娜的耳朵,皱起眉头回转身来看。


一头吊晴白额的斑斓猛虎,飞奔过来,一边跑一边狂啸。史蒂夫很生气,真是太吵了,会吵到他的小姑娘的,转身也跑了起来。斑斓猛虎在后面猛追,怎么追也追不上,不吼了,开始哭唧唧,一边哭一边缩小成个小老虎崽子,奶奶的哭腔。史蒂夫心软了,停下来转头看,晴天里霍然一声霹雳,向阳坡上的桃子树被一劈两半,紧接着一条浩荡长河出现,横亘在小老虎身前。这就对了,所爱隔山海,山海不可平!


再见了,巴恩斯老爷,史蒂夫脸上没有一丝笑容,转身走了。身后长河漫漫,不用担心有老虎追来了。小老虎哀声痛呼,纵身跳进这长河里,却被惊涛骇浪打回到了岸边上。小老虎心性刚硬,一次一次一次,一直一直一直,所爱隔山海,山海不可平!这山海小老虎是渡不过去的了。小老虎低头吐血,长长的悲歌,眼见着史蒂夫越走越远,终成了个小黑点,灵魂标记彻底断了。


巴恩斯老爷在昏迷中流下了眼泪,浑身颤抖的如同打摆子,却怎么也醒转不过来,也许是他不想醒过来,醒过来的伤痛他无法面对,也不想面对。史蒂夫却已经醒了过来,这三天里他醒了晕,晕了醒,感觉一直有在做梦,梦境里究竟是个什么情景,却已经是记不得了。再一次的醒过来,精神明显好转了很多,竟然感觉很不错,腺体处有开始结痂,疼痛劲儿也基本过去了,一时间颇有重生之感。


抖擞精神坐了起来,用水擦干净身体,洗漱完毕后穿上衣服,慢慢吃光了面包,还喝了很多水。这是好现象,代表着身体在恢复。史蒂夫挺开心,看到巴基熊身上全是血,想着以后也用不到了,就懒得洗了,随手放在了小木床上。缓慢活动着收拾好了旧布包,装上几件换洗衣服和洗漱用品,斜背在身上,仔细揣好了怀表,看看天色稍明亮了些,就把小巢穴的门锁好,倒着走出了地下室。


Omega很聪明,从隐蔽角落里收集了灰尘,均匀洒下覆盖住了踩出的脚印,出了地下室,再把毯子铺好。等着过段时日,巴恩斯老爷派人来看,会找到地下室,拿走他给朗姆洛的信的,上帝安排好了一切。


这雨连下了三天,空气潮湿中透着股清新,史蒂夫大口的呼吸,觉的很好闻,就是大太阳始终不肯出来,天色间很有些昏沉,四周里也没什么行人,正方便他悄悄离去。史蒂夫把小瓷片埋在了克里斯蒂娜的坟前,这上面有爸爸的血,等于是爸爸一直在陪伴着你,我最亲爱的小克里斯蒂娜,你会在爸爸心里一点点的长大,爸爸永远不离开你,我们永远永远在一起。


小巢穴再也不需要打开了,史蒂夫就把小巢穴的钥匙用砖头砸断了。“啪”的一下就砸断了,史蒂夫又一次自嘲的笑了一声,他所坚持的一切,不过是场笑话,脆弱到了不堪一击,砖头一下就能砸断。这一砸不止砸断了小钥匙,也砸断了史蒂夫过往的一切,随手把断掉的钥匙扔在了花盆底下,史蒂夫直起了腰,看看这天,看看这地,又看看了远处的向阳坡,大踏步的前行,再没有半点迟疑。


是时风雨如晦,史蒂夫身披旧衣,悄然远去。Omega不注重外貌,没有照镜子,没发现自己的头发全白了。原本闪亮亮的金发变成灰暗暗的银白色,伤心极致的Omega一夜白头,可这没什么,只是上帝在惩罚他罢了。他接受这惩罚,抛弃掉史蒂夫·格兰特·罗杰斯的一切,抛弃掉身为Omega的所有自我,从今以后就是一个身强力壮的好Beta。


史蒂夫没有难过,想想要给好Beta起个名字,他的小姑娘叫克里斯蒂娜,那他就叫克里斯好了。克里斯笑咪咪的坐上了前往查尔斯顿港的大巴车,克里斯一直想当一名好水手,他一直很想看看外面的世界,好Beta是一定能当名好水手的。


克里斯上了大巴车就睡觉,把帽子扣在脸上睡的香甜,没有看到巴恩斯老爷的长车队,浩浩荡荡的开过去一长串,还引得大巴车上的底层穷人打开车窗观望。生活向来就是苦难,向来就是磋磨,命运!再一次的擦肩而过!


***********************************

作者有话说:青龙偃月刀连挥两章,下一章依然68米长刀!写的我心力交瘁,在办公室里狂哭!逊毙了!

另外因为有了出本想法,就想加油更新,好快些出本!哈哈~所以从下周起一周双更,更新时间是周二&周五~

不过我查了下日历表,有可能我下周三要出去浪~所以下周可能只是周二更,当然如果最终浪不出去,就是正常周二&周五双更~

为此特别感谢鼓励我出本的小亲亲~原本就是一腔热爱,就不紧不慢的写呗~但是想想出本~立即感觉动力更加强劲了~

所以希望能有小亲亲多多参加印调~印数越多~越有动力呗~


***********************************

《向阳坡》印调:第三十七章印调链接,请点击~

全款预售,小亲亲确定有收本想法的,请至37章评论中 “+1”

初高中小亲亲不发货的哈~请见谅~今年参加高考的可以发货到大学地址~

欢迎帮作者捉虫,老福特作者不敢进行修改,担心每多刷一次就多增加一次被屏蔽的风险,所以虫子会在文档里修改掉哈~



没有任何办法,只能静等着克里斯蒂娜抢救的小桃子!唉!小姐姐心都碎啦!碎的不行不行不行的啦!



克里斯蒂娜如果长大,是这样的~这是漂亮夫夫一生的痛~所以最后继承船王家业的是最小的女顶A~

评论(149)

热度(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