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静行走白月光

什么季节,你最惆怅 ?放下忙乱的箩筐。

【ALL盾/ABO/主冬盾】向阳坡

背景:泪珠钻石+鸳梦重温AU,无能力AU,泪珠钻石里的贫苦农夫很可怜,情感上很压抑。冬盾的生死两茫茫,也十分适合鸳梦重温的剧情。想写一个在逆境中坚持自我的Omega,如同林间永远向阳的山坡!


警告:ALL盾请注意,盾受请注意,结局是冬盾1V1,安静写文不想撕,不适者请自行离开。


SY主页:请点击  同步更新 请惠存

AO3主页:请点击 同步更新 请惠存


前文: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


本章 万字更新~

本章 白头翁夫夫重逢~


***************************

 

第四十三章


三年后 纽约港 白星号货船 后舱二层甲板


克里斯拿着小刀仔细刮胡萝卜皮,这是分到他手上最后一根胡萝卜了,储存时间太久,都蔫的不成样子了。可再怎么蔫,这也是一根珍贵的胡萝卜,克里斯刮的很小心,不肯多扔掉一点点能吃的部分,终于刮干净了,长嘘口气,放进嘴里咬了一大口,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这幸福笑容深藏在满头乱发和满脸大胡子里,基本只能看出来是在咧嘴,牙齿倒是又整齐又洁白,其他五官基本上处于看不清楚的状态,连曾经湛蓝耀满星光的眼睛,也只是在乱头发缝后面看人。


克里斯的头发原本全白了,这三年日子过的不错,心境也宽阔了一些,新长出来的发根带着些当年的金闪闪样子,不过终年在海上待着,日光太猛烈了,头发晒的如同枯草一般,乱七八糟的支棱着,没半分能见人的样子。


克里斯从上了船就没下过船,所以也不需要见什么人,头发长到实在遮眼睛,就用小刀子削削,胡子更是从来没剃过。克里斯胡子明显长的比别人慢,刚上船的时候是毛绒绒的样子,这三年没剃了,也没有多长,絮絮缠缠的纠结在一起,好在还算干净,面包渣子没有在里面安家落户。


别看克里斯这副模样,在水手里已经算是顶体面的了,起码衣服还挺干净的,也没有满嘴巴黄牙烟酒气,这同克里斯不抽烟不喝酒有关系,干活再累也只是躺下来睡觉,从不闲聊,从不赌钱喝酒,也从不下船去找Omega打炮,这可算是个异类,在一堆底层穷Beta水手里面,可是顶显眼的。


曾经有几个Beta水手发现了克里斯白皙异于常人的肌肤,偶尔眼神波转间的美貌,起了促狭的心思,说要一起去偷着看克里斯换衣服洗澡。没想到克里斯从不洗澡,夏天天气太热,汗出的多了,每个人都可臭,水手们就在甲板上冲冷水洗澡,互相比着鸟大鸟小。


克里斯从不回避,无动于衷的看着,水手长的名字叫做蒂莫西·杜根,是个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低阶Alpha,平日里就对克里斯很照顾,挺着个不算小的鸟,举着水桶叫克里斯过来冲澡。


克里斯哈哈笑,说自己鼻子坏了,啥都嗅不到,不高兴洗澡,转身就走了。克里斯虽说只是个Beta,却是个很强壮的Beta,还能写出很漂亮的字,头发胡子乱长的五官都看不清楚,却自带了一种清冷疏离的气息,水手们都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就是都不想看到克里斯不开心,所以便算有几个想调皮恶作剧的,也仅是嘴巴上说说,从没有去实践过。


克里斯自然也不可能一直不洗澡,臭死了不说,皮肤也受不了,会生疮癣的。船舱里跳蚤臭虫活的可滋润,看谁皮肤嫩就叮谁,克里斯穿的严严实实,说是防跳蚤臭虫,也没人会起疑心。每次货船靠岸卸完货后,水手们钱包里有了热乎乎的钞票,都会忍不住跑到岸上去找那最廉价便宜的Omega打炮。克里斯从不下船,就趁这机会,痛痛快快的洗个澡。洗澡的时候,会用手去摸腺体结痂的地方,硬硬的十字花刀,这是带给他自由的伤疤,克里斯还蛮喜欢的。


克里斯是自己割的腺体,也没啥可参照的先例,全凭着一口血气就割了。割完后发现自己完全嗅不到味道了,任何味道就嗅不到了,很自然的就对Alpha信息素彻底免疫了。这三年里从没发过情,Beta本身就没什么信息素能够发散出来,克里斯挺高兴,私底下想想,对自己的决定颇有些沾沾自喜的感觉,早就应该割了,割了就自由了。


原本克里斯有想过上岸去看看外面的世界,但他低估了自己的心伤程度,完全的彻底的提不起劲头,就想着再平缓几年,时间可以治愈一切,等到他的心伤被厚厚的硬痂盖严实了,他再去多走走多看看,他一直都想着多长见识的,慢慢来,不着急。


洗过澡换上干净衣服,克里斯觉的浑身上下都舒服透了,会静静的坐在船甲板上,拿出铅笔和压到很平整的烟盒纸,开开心心地画一会儿克里斯蒂娜。克里斯特别的有耐心,画的精细极了,按照克里斯蒂娜的小年龄,每年画一张。


三年过去了,他的小姑娘三岁半了,三岁半的小姑娘应该是什么样子呢?克里斯没事的时候,会靠在船舷暗处,观察港岸边的小孩子,记下那最活泼可爱的小样子,在自己脑子里描绘个无数次,才会落到烟盒纸上。克里斯并不着急去画完,因为一年才会画出来一张,他的小姑娘在他心里一年一年的长大,这是他永远的秘密,他不会同任何人分享,每次画克里斯蒂娜的时候,就是他最放松最开心的时刻,就这么画过了整整三年。


原本克里斯有带着钢笔墨水纸本子的,都给水手们代写家信用光了。船上的水手虽然穷苦,可也没谁是坏人,都是底层人努力赚钱图个养家糊口罢了,便算忍不住上岸去打个炮,也是找那最便宜的炮来打。在克里斯没上船之前,水手们都是花五分钱在岸上找人代写家信的,水手们自己也都是认得字的,写信却实在是不行,提笔忘字,又不想信寄回家太丢人,就花钱请人代写。


克里斯上船后可解决了水手们的大难题,字写的可漂亮,写出来的话也比花五分钱写出来的要好太多了。单单是“想你了,我的小崽子心肝,等着我回家咬你的小鼻子头儿!”诸如此类的话,克里斯可以随便写出十八种不同的表述方式。情意绵绵的文艺腔调,原本只读到高中毕业的克里斯并不擅长,这是在咆哮山庄努力学习得到的回报。克里斯有时候想想他和朗姆洛、佩吉在一起认真学习的日子,还是蛮开心的。刻苦学习的成果体现在了每一封水手家信里,是那么的贴切动听,是那么的情感真挚,水手们都钦佩极了,这也是没人敢惹克里斯不开心的一个重要原因,每个人都想要寄出满蕴着深深情意的家信呢!


克里斯甚至还自己提供纸笔墨水,又不收钱,多好的Beta啊!肯定是跟着有钱少爷一起上过学的Beta,否则哪能写出这么漂亮的字来。杜根还真问过克里斯,这话也只有杜根能问,毕竟杜根是水手长,他有这个权力。克里斯想想巴基,蛮算是有钱少爷的,就点点头说是的,只不过他右手有受过伤,不戴手套写字会有点抖,字写的太多太累的话也会抖。


复健手套克里斯可舍不得经常戴,只在画画和精细活儿时戴,小心翼翼地保护这最后一双复健手套。复健手套上有“斯塔克”标志,克里斯很耐心的将“斯塔克”标志都用墨水涂黑了,反正复健水套也不能洗,涂黑了就看不出来了。


克里斯的右手原本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可在这三年里,干太多重活了,筋脉得不到很好的休息,手抖开始有了加剧迹象。这是没办法的事,克里斯心知肚明,惦记着将来不能再画克里斯蒂娜可就难受了,就开始锻炼左手能力,希望能改成个左撇子,有空就练习,写信也用左手写了,效果还算不错。


烟盒纸的大小很适合放进贴肉口袋里,克里斯不想让任何人看到他的小姑娘,这是他心口的朱砂痣,永远只有他自己一个人知道,也只有他自己一个人在乎,这足够了,他和他的小姑娘只属于彼此,快快乐乐的永远在一起,不需要任何别的人。


画画是一定要戴上复健手套的,克里斯会把铅笔头削细细的,一根头发丝一根头发丝的来画他的小姑娘。克里斯蒂娜肯定头发会很浓密,眉毛眼睛也一定是像爸爸的,因为小姑娘只有爸爸啊!没有别的什么人。克里斯画的嘴角含笑,画累了就回舱室睡一觉,在梦里的向阳坡上,他和他的小姑娘躺在草地上晒太阳,克里斯蒂娜一天一天的长大,而他自己的头发胡子一天一天的变长。


Omega本身毛发就不怎么浓重,克里斯更是属于那不浓重中的不浓重,除了头发浓密外,身上的汗毛都是白白细细的,脸上这把胡子,真是好不容易才攒出来的,可舍不得削掉,只在遮嘴巴的时候,才会稍削一削,露出嫣红嘴唇,大口大口的吃面包腌肉喝洋葱土豆汤。


经济大萧条时期,能有份水手的工作,那是相当不错的事情,每个月四十块钱的工资也远胜在城市里工作的普通文员。克里斯从查尔斯顿港开始找工作,辗转了好几艘货船,中间还生了场大病,几乎花光了身上钱的时候,好运气上到了白星号货船,总算是能安定下来了,自然是加倍努力的干活。


货船上的伙食从来就没好过,这是正常的,水手们全都很知足了,使劲儿吃洋葱土豆,使劲儿吃胡萝卜,毕竟没人想得坏血病,克里斯也不例外,手头上这最后一根胡萝卜吃的珍惜无比。


白星号一直在等着进港靠岸,只不过吨位太小,只有5万吨位,又不属于大型的船务公司,只是德拉普先生的私人杂货船。圣诞节就快要到了,远洋归来的货船太多了,都想着赶紧进纽约港,好赚到这笔圣诞节快钱。


这个时代的发展真是令人目不暇接,克里斯清楚记得朗姆洛得意洋洋显摆身价——老子可是价值一艘5万吨位货船的高阶Omega,值钱的很!这才几年过去了,5万吨位的货船就已经是小货船了,船是越造越大,总载重吨位越来越高,随便就是20万吨位的远洋巨轮。


德拉普先生出身并不好,只是一个中阶Alpha,凭借着良好踏实的经营信用,勤俭节约的攒钱美德,独资拥有了自己的杂货船。小船东还想要赚钱,走的全是远洋航线,赚的是极辛苦的劳力钱,晚靠岸一天,赚钱的机会就少一天,急的直跳脚,来回的联络通关系,只盼着能快点进港。


水手们也都很着急,因为这次的货是从遥远的香港运回来的,全是珍贵的丝绸和瓷器,甚至还有一套极漂亮的青金石透雕整八面屏,又有几只品相特别好的元青花,这都是德拉普先生倾尽了血本收购回来的,为的就是赚笔大钱,好给他的宝贝高阶Omega女儿置办出一套足够体面的嫁妆。


德拉普先生只是一个中阶Alpha,太太也只是一个中阶Omega,没料想女儿分化成了个高阶Omega,自然是视若掌珠,请了力所能及的最好教导嬷嬷,教授最好的Omega礼仪与Omega伴侣知识,进入社交季舞会时,也是花了大价钱捯饬衣饰行头,终于如愿同个高阶Alpha有了婚约。


德拉普先生高兴的快要疯了,咬紧牙关走了这次远洋航线,倾尽血本投机一次,收购到的这些个好物件,都是要卖给顶顶豪阔人家的,只要货真货好,不愁卖不上价。德拉普先生是很有经验的,知道临近圣诞节有可能会不好入港,提前好几个星期都进入到了排队序列,可整三个星期过去了,竟然还不给进港,时机可就要抓不住了,真是头发都要愁白了。


杜根身为水手长,也是很着急的,可也没什么办法,唯有严格约束手底下的水手,都老实点,别给德拉普先生添堵。德拉普先生因为出身并不好,也就很知道底层穷人的疾苦,性格本身也是很宽厚仁和的,白星号的整体氛围一直都很不错,如同个大家庭一般,水手们都是真心替船东着急的,胡萝卜尽量省着吃。


克里斯吃完了最后一口胡萝卜,感觉有点冷了,想着回舱室睡一觉。他日子过的特别简单,就是睡觉、干活、吃饭、偶尔写信、没人的时候画画,久经创痛的心,就在这平淡如水的日子里慢慢结痂成疤。克里斯认为现在所拥有的一切都是最好的了,他就这么在海上慢慢飘着,老了就下船回向阳坡去,罗杰斯一家也就能团聚了。


每每想到这儿,克里斯都忍不住的想笑,是很幸福的笑,笑的眼睛都找不到了,不过本来就不怎么容易找,乱头发太长了,黄不黄白不白的乱草一般。杜根远远的看到这笑容,心情禁不住的好转了一些,可能真就是Alpha的本能,杜根打心眼里觉的克里斯很漂亮,是他见过的最漂亮的Beta了,真想不到Beta竟然也能长的这么漂亮。


克里斯很强壮,虽然不爱洗澡,可衣服洗的很勤快,身上味道并不大,Beta也没什么味道能发出来。杜根曾经想过Alpha和Beta也是能在一起的,反正他也没想要崽子,如果克里斯肯接受他,那就两个人一起过。


动了这心思后,杜根有悄悄发散过Alpha信息素,借此向克里斯传递求偶信息,克里斯没有任何反应。在一次大家都在甲板上冲凉洗澡时,克里斯依旧不肯洗澡,杜根故意挺着个鸟晃当着给克里斯瞧,邀请克里斯过来一起洗澡。克里斯这才说出他鼻子坏了,什么都嗅不到,说完就走了,对杜根的暧昧示意没有半点心思。杜根稍有些失望,可也没有太多想法,毕竟克里斯只是个Beta,能在一起过,挺好的,不在一起过,兄弟哥们儿也不错。


杜根走过来,递给了克里斯一根胡萝卜,示意Beta赶紧吃,这是他私底下给的,可不能让别的水手看了去。克里斯微笑,也不推拒,三两下刮干净了,吃的咔嚓嚓。


“杜根,我们今天能靠岸吗?”


“应该快了,德拉普先生说巴恩斯船务公司的货船都已经进港了,只要船王老爷的船进了港,我们这些小船就可以排队进港了。”


所有货船都得要等到巴恩斯船务公司的货船进港后才能进港,这已经算是默认的行规了,杜根说的很稀松平常,没觉的有什么不妥。顶阶豪阔的大富豪们,明显对经济大萧条都有了提前预判,真正受影响陷入贫困饥饿的都是底层穷人。巴恩斯船务公司没受什么大的影响,更趁机大肆收购货船,发展势头称得上是如日中天。德拉普先生这种自由小船东没有半点办法,也早已经习惯了,还在心底里庆幸船王老爷的货船也算是到港蛮早的,给小货船们留足了进港时间。


克里斯点点头,也没什么话再同杜根说,一口口的吃光了胡萝卜,站起身回了舱室。克里斯是个倒头就能睡着的主儿,两根胡萝卜下肚,感觉挺不错,呼呼大睡直到了晚上,被帕西瓦尔使劲儿推醒了。


“哈!船靠岸了!太好了!德拉普先生赶紧的上岸找买家去了,我们要去逛逛纽约,克里斯你去不去。”


克里斯也很高兴,摇头说不去,让兄弟们玩的开心些。水手们早已经习惯了克里斯的脾气,没有强求,呼啦啦上岸玩耍去了。克里斯赶紧的洗澡去,太长时间没洗澡了,这一冼真洗的骨头都酥了。


洗好了澡换上干净衣服,再使劲擦干了头发,披着个破毯子上了船甲板,坐到角落里遥望着纽约。白星号是头一次进纽约港,克里斯更是头一次来纽约,虽然不下船上岸,只看着岸边璀璨群星般的灯火,就已经是叹为观止了,心想纽约港真是名不虚传,看这繁华样子,可真好看。


德拉普先生是英国利物浦人,每年圣诞节都是停在利物浦港的,沿途一路水手们都下船回家过圣诞节了,等到了利物浦,就是几个白星号的重要人物大副二副轮机长之类的,他们都是利物浦人,一起结伴回家,克里斯就在船上值守,一个人过圣诞节。


克里斯完全不觉的孤单,甚至还蛮享受,毕竟他可以天天洗澡了,也能自己煎烤个苹果馅饼吃。德拉普先生是个好Alpha,曾经邀请克里斯去他家里过节,这是德拉普先生的和蔼与仁慈,克里斯很有礼貌的拒绝了,说他一个人习惯了,又是个粗人,就不去打扰了。


德拉普先生心想克里斯说的一口流利的德语和法语,也能写的很顺畅,哪可能是个粗人,不过这世间事大都太过艰难,没有哪个人是没有故事的,克里斯一个人开心就是好的,私底下会多掏出个百十来块钱,权当给克里斯圣诞节值守货船的奖励。


克里斯开心极了,他一个月工资也才四十块,几乎什么都不买,一门心思的攒钱,能多得这一百块钱真是太好了。克里斯的破帽子是他藏钱的地方,在帽顶内里缝了个严实实的口袋,帽子从不离身,甚至还专门缝了条粗黑绳子上去。天冷时候卸货,戴帽子防寒保暖,万一被风吹进海里可就完蛋了,克里斯会把绳子绑在下巴处,绑的紧紧的,配上一头乱发,可是丑死了。克里斯不怕丑,水手们都干重活儿,各自都有藏钱的地方,也没人笑话他,这钱可藏的挺妥当。


杜根也是利物浦人,虽然没个家,却有个一直来往的Omega婊子,圣诞节他就去这Omega婊子家里过,也过的挺惬意。大家各有归所,称得上是其乐融融,只今年这次,德拉普先生牵挂着给宝贝女儿置办嫁妆,咬着牙来到纽约投机。担了极大的风险,水手们私底下闲聊,都希望德拉普先生能有个好收成,毕竟德拉普先生是个难得的好船东。


克里斯也是衷心希望的,还算了下帽子里的钱,想着如果这次德拉普先生赔了钱,他就把钱都拿出来给德拉普先生。钱是身外物,攒的确实很辛苦,可真到了需要用的时候,也是有多少拿多少的,这是克里斯从没改变过的善良,任岁月风霜,恒远不变。


胖厨子珀斯举了两根热乎乎的炸香肠过来找克里斯,船靠岸了,珀斯第一时间上岸采买食物,他是德国人,啤酒汤和炸香肠是拿手绝活儿,克里斯可喜欢吃了。


珀斯原本可孤单,因为他英语不好,口音很重,没什么人爱和他讲话,直到克里斯上了船,德语流利,还能帮他写德语家信,这可太好了,自然对克里斯加倍关照。克里斯身高体壮,就喜欢吃东西,也不挑食,给什么吃什么,胖厨子心想可算是遇到知音了,时不时就给克里斯单独开小灶。


两个人兴高采烈的吃香肠,瞎七瞎八的闲聊,珀斯得意之极的掏出一张崭崭新十元钞票,说这是他的幸运钞票,怎么也不会花出去的,因为这是伟大的托尼·斯塔克先生给的。


克里斯可惊讶,就问珀斯在哪见到伟大的托尼·斯塔克先生啦?珀斯哈哈大笑,说伟大的托尼·斯塔克先生马上就要有小宝贝了,全世界最有钱最幸福的小宝贝就要降临人世了,伟大的托尼·斯塔克先生在斯塔克大厦门口设立了祝福收纳箱,欢迎所有人过来祝福他的小宝贝,只要写出来的祝福话语够好听,就能拿到赏钱。


“哈!克里斯,你猜怎么着?我就把你替我写信时写的好听话都写了上去,是德语的,我担心没人看得懂德语,还想着写写就算了,就是凑个热闹,没想到管理祝福收纳箱的工作人员里面有德国人的,说我写的特别好听,直接让我签名登记,赏了我十块钱,你看!崭崭新的!这是我的幸运钞票,我要一直留着,伟大的托尼·斯塔克先生可真是个好人,希望他的小宝贝永远健康快乐。”


炸香肠太烫了,烫的克里斯话都说不出,只能拼命的挺大拇指,夸奖珀斯的好运气。含了满嘴巴的炸香肠,克里斯心里头还是很高兴的,真心祝福托尼和佩珀的小宝贝。佩珀是个Beta,小宝贝想必是千辛万苦才得来的,托尼和佩珀将会是这世界上最好的父母亲,不知道巴恩斯老爷和提利尔伯爵夫人的小宝贝长成什么样?克里斯认真的权衡比较,真心感觉他的克里斯蒂娜才是那最可爱最漂亮的小宝贝,情不自禁的咧开嘴嘿嘿笑了好几声。


笑过了也就笑过了,克里斯心里没有兴起半点波澜,完全是两个不同的世界,这辈子都不会再有交集。珀斯絮絮叨叨说个不停,克里斯就一直听着,时不时的问两句,聊的可开心。珀斯很兴奋,说他这几天要多逛逛纽约,好好的长长见识,钱是不打算花的,等着德拉普先生有了好收成,给大家伙儿分了钱,他再去给家里的两个小崽子买圣诞礼物。


大家伙儿都盼着德拉普先生能有个好收成,德拉普先生自己是盼的最厉害最着急的,来回的找掮客打点,终于在一个星期后找到了大买家。掮客不肯透露大买家是谁,只说是可有钱可有钱的人家,超级有钱大宅子是在长岛,这次介绍德拉普这种小船东进去展示货物,他是担了大风险的,毕竟白星号根本上不得台面,如果不是听说有青金石这种特定货色,他是不会动心去推荐的。


德拉普先生千恩万谢,带了最稳妥的水手,租了辆货车,装上青金石透雕整八面屏、所有的元青花、十四匹最好的绸缎、十四箱最好的瓷器,跟在掮客泽莫先生车子后面,来到了超级有钱大宅子里。


水手一共来了四个,杜根、克里斯、乔纳森、帕西瓦尔,都是日常稳妥老实的角色,得了吩咐,头都不敢抬,尽量无声息的卸了货,搬进仆人运货进出的小门口等着。


泽莫先生一溜烟儿的跑没影了,德拉普先生带着四个水手也不敢四处瞎走动,齐刷刷蹲在墙根处等着,好在太阳不错,还不算太冷。德拉普先生也不敢抽烟,就啃指甲,他太紧张了,惦念着家里宝贝女儿的嫁妆。如果这次他的货卖不出去,很快大富豪圈子里就都会知道消息了,到时他只能卖给新生代的小富豪们了,那可就卖不上价啦。


水手们也都知道,为了不给德拉普先生添堵,尽量悄无声息的蹲着,厕所都不敢上,唯恐冲撞了超级有钱大宅子里的仆人们,到时直接被赶出去,那德拉普先生可就要去跳海了。


从上午等到中午,几个人不敢喝水,只干咽了点面包,又等到了近黄昏时分,泽莫先生终于又一溜烟儿的跑回来了,催促几个人赶紧,有钱人的时间可宝贵,前面已经看了好几家货了,没一家做成买卖的,你们可得小心应承,你们也是今天最后一家了,别让我白跑腿儿。


几个人再不多言,赶紧背起货物,跟着德拉普先生一路快步来到一处金碧辉煌的大房子处,极华丽的挑高回廊,廊柱是多立克柱式的,明显是整块大理石雕成的,金粉也是重新刷过的,可是气派极了。


货物就是摆在这廊柱下展示的,有钱人是不可能露出真面目的,就是在二楼露台上看着,感觉合适了才会叫手下人细谈。水手们也都是有经验的,全不出声的开箱摆货,有钱人的耐心都不怎么好,如果摆的慢了,等着心烦了,有可能就不看了。


克里斯的任务是摆放青金石透雕整八面屏,这活儿可太精细了,也是因为他办事最稳妥,才把这最吃重的活儿交给了他,帕西瓦尔给他打下手。克里斯不敢有丝毫怠慢,把复健手套都戴上了,在地上铺了一块大大的白布,开始摆八面屏。


这青金石透雕整八面屏,克里斯也是第一次见,他是个爱画画的人,审美眼光是极好的,一看这八面屏可是太好看了,透雕到了纤毫毕现的地步。急忙抬头看了眼太阳光照射方向,在白布上斜垫起合适的高度来,有钱人是从上面往下看的,所以八面屏只能斜躺着放,垫起来的高度位置尤其重要。克里斯来回的摆弄,终于让太阳光均匀地洒在了青金石上,阳光透空而过,映衬着青金石莹莹金辉,真是华美无极。


克里斯只是出于审美本能的感觉青金石透雕的好看,甚至不认识上面透雕的图案,如果有识货的,就会看出透雕的是古老东方传说中的蓬莱仙山。琼楼玉宇于云海飘渺之间,仙鹤祥鸣在暮雨霏微之中,荡摇浮世生万象,群仙出没空明里。


夕阳金辉洒下,映的这八面屏飘飘然仿若乘风归去,克里斯眼睛眨都不眨的盯着。他画画许多年,真是本能的喜欢一切美好的事物,这青金石透雕整八面屏所呈现出的极致艺术,可是震惊到他了。摆放好后为了不影响有钱人观赏货物,水手们都是蹲到边上去的,克里斯实在是没忍住,伸长了手腕去摸了摸屏上雕刻的仙鹤。何为海客谈瀛洲,烟涛微茫信难求?这就是啊!


青金石透雕整八面屏的华丽金辉,终于吸引到了巴基老爷的目光。圣诞节礼盒并不需要大老爷亲自操心,是娜塔莎看大老爷天天伏案工作,除了睡觉吃饭上厕所都不带抬屁股的,这种日子巴基老爷已经过了整三年了,任谁都看不过眼去。史蒂夫一直都是杳无音讯,巴基老爷再没有过一丝笑容,除了工作就是工作,要么就是找私家侦探问消息,几乎全世界所有的私家侦探,大老爷都亲自问了个遍。


临到了圣诞节,娜塔莎借口今年船队没收到什么太拿得出手的好货色,要从外面收购一些,听说有几件好货是从香港运回来的,甚至还有大块的青金石。青金石是最搭配史蒂夫眼睛眸色的好东西了,她可是拿不准主意的呀,硬把巴基老爷的屁股抬起来,抬到了专门接见外来宾客的门房处。


是的,这处金碧辉煌的大房子,仅仅是巴恩斯家族祖传大宅的会客门房,真正的极尽奢华的主屋,要开车十分钟,当然骑自行车骑马也都行,看大老爷心情。


巴基老爷的头发雪雪白,眉眼沧桑,神情沉郁,这三年来他一直是这个样子。这若是搁在大老爷没恢复记忆之前,所有人都是噤若寒蝉,寇森更是跑远远的,免得触了大老爷霉头。现在大老爷的脾气可是温和太多了,除了不笑之外,称得上是善解人意,虽心情不适,可也没给娜塔莎难堪,抬起屁股勉为其难的来了。


耐着性子看了近一天,也不知道是不是心情不好,没一样货色看得上的,直感觉是浪费时间,快快的让这帮子杂货投机商赶紧滚蛋。大老爷自已就是最大的投机商,心思灵透的很,很是发现了几个滥芋充数的黑心投机客,吩咐娜塔莎直接掐断了这几个黑心投机客的上下线,再也别想在Old Money圈子里做生意了。


看到最后说看烦了,要走了,娜塔莎其实也不是为了看货,只是想让大老爷歇会。这三年里大老爷就是个工作狂人,收起了所有的浪荡行为,日子里就两件事:第一件事找史蒂夫;第二件事拓展巴恩斯船务公司事业版图。


整天价的不眠不休,没日没夜,肉眼可见的消瘦沉郁。这可太让人心疼了,寇森是大老爷的异姓兄弟,劝不住大老爷,一气之下跑到好望角去了。听说这几天气消了,能回来,大老爷嘴上不说,心里也是盼望着的。


娜塔莎赶紧说还有最后一家,据说有大块的青金石,是个第一次来纽约投机的小船东,这种小船东没好货是不敢跑纽约港的,指不定会有惊喜呢!


可不是有惊喜呢!实在是太惊喜了!人生就是如此,所谓何处不相逢?!青金石的金辉只是吸引了大老爷一刹刹目光,旁边低头蹲着干活的水手,瞬时间吸走了大老爷的神魂。娜塔莎还在絮叨着介绍,巴基老爷手一挥,目光凝重之极,娜塔莎立即不说了,快步走到露台边细看。


那名水手戴着个破帽子,又一直蹲着身体低头干活,看不清面目,只看到那一头乱发,黄黄白白的枯草一般,又可能是怕帽子被风吹掉了,还用根粗黑绳子绑在了下巴处,可是难看到了极点。偶尔微抬起头,头发老长的遮盖住眼睛,胡子也纠结成了一团,遮的五官都看不清楚,站起来应该是高个子,蹲在地上却只是团溜溜的一小团,想必骨架是个极纤巧的。


娜塔莎仔细观察,心想这身材骨相可真像史蒂夫,可这水手看上去邋遢脏污的很,史蒂夫惯是个干净俐落的,一头金发总是会梳理的顺滑,这水手的头发如同枯草一般,黄不黄白不白的,在帽子底下支棱巴翘的,应该不是史蒂夫。


巴基老爷深深的嗅了口气息,没有史蒂夫的甜桃子味,史蒂夫一个人远游,可能真割了腺体也说不定。大老爷吃不准,手都哆嗦了,两只手紧紧的握在一起,眼睛定定的盯着。大老爷不敢轻举枉动,唯恐认错了人,又怕如果真是史蒂夫,他这闹的动静太大,万一惊吓到小史蒂乎可怎么办?


所有的不确定都在克里斯伸长了手腕去摸青金石的那一刹确定了下来,复健手套是史蒂夫所独有的,因为托尼小柯基只给史蒂夫设计过。复健手套上“斯塔克”标志被用墨水涂黑过,时间久了,墨水有点暗沉了,隐约能看到“斯塔克”标志本身的雪白色。巴基老爷是天生的神枪手,一双眼睛如同鹰隼一般,看的再清楚不过了。


巴基老爷转身就冲了出去,有生以来从没有跑的这样快过,纽约刚下过雪,天气很冷,大老爷待在温暖如春的室内,只穿了件单薄的格子衬衫,是巴基当年最爱穿的衬衫样式。


临跑到近前,浑身都在颤抖,不是冷的,是太激动了,太害怕了,太思念了,太不知如何表达了,史蒂夫是蹲着身体的,大老爷自然也是要蹲下来的,小心翼翼地靠近,轻声问道:“史蒂夫,你还好吗?”


***********************************

《向阳坡》印调:第三十七章印调链接,请点击~

全款预售,小亲亲确定有收本想法的,请至37章评论中 “+1”

初高中小亲亲不发货的哈~请见谅~今年参加高考的可以发货到大学地址~

希望能有更多小亲亲收本~印数越多~越有动力呗~



小桃子头发差不多就这么个样子~找CE不那么好看的照片还是蛮难找的~

评论(175)

热度(1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