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静行走白月光

什么季节,你最惆怅 ?放下忙乱的箩筐。

【ALL盾/ABO/主冬盾】向阳坡

背景:泪珠钻石+鸳梦重温AU,无能力AU,泪珠钻石里的贫苦农夫很可怜,情感上很压抑。冬盾的生死两茫茫,也十分适合鸳梦重温的剧情。想写一个在逆境中坚持自我的Omega,如同林间永远向阳的山坡!


警告:ALL盾请注意,盾受请注意,结局是冬盾1V1,安静写文不想撕,不适者请自行离开。


SY主页:请点击  同步更新 请惠存

AO3主页:请点击 同步更新 请惠存


前文: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


本章 万字更新~

本章 巴基老爷一颗滚烫的真心哟~


***************************

 

第四十四章


史蒂夫一开始是没听到声音的,他光顾着偷眼睛瞧青金石透雕图案了,想着趁能看就多看看。他的鼻子也不好使,嗅不出巴基老爷收敛到极清淡的青草香信息素,又是背光蹲在了八面屏斜支出来的角落里,再是七窍玲珑心肠,也想不到人生竟然是何处不相逢?!


史蒂夫瞳仁里全是这镂月裁云的丹楹刻桷,八面屏摆在房间里可是好看极了,能拥有这宝物的Omega真是很幸福了,希望Omega能珍惜这艺术瑰宝,可有钱人家难说的很呢,见识的宝物多了去了,未必会珍惜哟!


史蒂夫想想都有点心疼了,伸手指去轻抚仙鹤身上的羽毛,雕刻的太精细了,有个词叫做“栩栩如生”,想必说的就是这种艺术上的极致展现了。史蒂夫不自觉流露出了痴迷的神色,瞬时间又记起了自己的身份,连忙收回手,缩肩耷背的低头蹲着。


巴基老爷静悄悄蹲在史蒂夫身侧几步远的地方,使劲儿屏着气息,甚至还猛瞪起虎眼睛,禁止德拉普先生伸手去推小史蒂乎,大老爷太害怕惊吓到他千辛万苦遍寻不得的心上人了。大老爷努力咽下了激动到要吐出来的心肝脾肺肾,小心翼翼的,可怜巴巴的,温软柔声的,再问了一句:“史蒂夫,你的头发也全都白了,是被我气的吗?”


这句话史蒂夫听到了,还以为自己幻听了,心想自己都好几年没有想起过巴基了,怎么现在突然听到巴基的声音了,完全是无意识的扭身看了一眼。


史蒂夫看大老爷是逆着光的,夕阳光亮的炫目,大老爷的眉眼映在光晕里很有些看不清楚,史蒂夫歪了歪头,换了个角度才看得清楚,从模糊记忆里缓缓调出了大老爷的模样,又抬头看见了拿着长风衣静静站在后面的娜塔莎——原来这里是巴恩斯老爷家的祖宅,难怪这么豪阔!


史蒂夫从没有来过纽约,更没有进过大老爷家的祖宅,没想到兜兜转转,竟然是再次相遇了。算起来分别也已经快五年了,却如同是分别了一辈子,记忆里的大老爷早已经模糊不清了,这猛一见到,没有半点惊喜,只有十足的惊吓。史蒂夫微有点担心,转念一想自己是拿到了契约书的,又已经割了腺体,根本不能玩了,想必大老爷只是一时激动,过来打声招呼罢了。


想到这儿,史蒂夫稳住心神,慢慢站起了身,把下巴处的绳子解开,摘下帽子,行了个标准的仆人礼,“您好,巴恩斯老爷,想不到在这里遇见了您,祝您日日安康,我现在是德拉普先生船上的水手,您能看看德拉普先生的货吗?是从遥远的香港运过来的,都是很好的货色,装在圣诞节礼盒里是顶顶体面的,特别能般配巴恩斯老爷您的尊贵身份。”


史蒂夫牵挂着德拉普先生的货,一心一意想让德拉普先生赚到宝贝女儿的嫁妆。德拉普先生这才知道面前的竟然就是船王老爷,可要激动死了,船王老爷是所有船东们的偶像,迅速起身站在了史蒂夫身旁,深深鞠躬,“巴恩斯老爷您好,我是白星号的船东,这次的货我敢拿性命担保,实打实的货真价实,克里斯知道的,你说是吗?克里斯。”


德拉普先生能从一个中阶Alpha混到拥有自己的杂货船,那也是极灵醒的,忠厚归忠厚,商机就在眼前,肯定是要抓住的,虽然不知道克里斯同船王老爷究竟是个什么纠葛,看起来不像是个有仇的样子,这可太好了,趁机做成这单生意,上下线也算是打通了。


史蒂夫使劲儿点头,“是的,是的,德拉普先生做生意可厚道了,没有假货的。”


巴基老爷站起身的速度太猛,稍有点头晕,这几年他太操劳,头痛病时不时的就会发作。娜塔莎快步上前,给大老爷披上了风衣,转头朝着史蒂夫展颜一笑,仿佛明珠放辉,妩媚万端,“史蒂夫,能再见到你,真是太开心了,德拉普先生的货,巴恩斯老爷全要了,德拉普先生你过来这边讲话。”


娜塔莎带着所有人呼啦啦换个地方讲话,杜根担心克里斯,磨蹭着不走,被娜塔莎一记眼刀吓到了,杜根没办法,只得给克里斯递了个眼色,示意有什么事情,大声喊他,他一定会冲过来的。


史蒂夫微笑着点头,再转头看向大老爷,干脆异常的解开衣领扣子,把腺体处的十字花刀露了出来,“我已经割了腺体了,是个Beta,不能再玩了,多谢巴恩斯老爷您还记得我,我要跟着德拉普先生回船上卸货去了,巴恩斯老爷您多保重,上帝保护Alpha。”


史蒂夫不认为他同大老爷再能有什么交集,事情太久远了,仿佛已经是上辈子的事情,他和他的小姑娘现在生活的很好,这种好是不想被任何人打扰的好,巴恩斯老爷同他们父女俩是两个世界的人,今日相见,实在是太偶然了,将来他和他的小姑娘不会再来纽约港了,也就再不会相见了。


巴基老爷嘴唇都在颤抖,钢青色的大眼睛里全是泪水,“史蒂夫,我想起来了,我想起了所有的事情,我去孟菲斯找你了,我找到了小巢穴,看到了你写给我的信,我还去休斯敦找过你……我很抱歉……在你最艰难的时刻……我没能在你身边……我的小史蒂乎……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我不是完整的巴基,我也不是完整的巴恩斯老爷,我就是我……我只是一个爱着你的Alpha,无论你变成什么样子,无论你是不是Omega,我都爱你!我也只爱你!只爱你一个人!”


大老爷直直的跪倒在史蒂夫身前,嚎啕大哭,恢复了记忆的巴基老爷其实是个爱哭包,这三年他硬挺着不流泪,是为了屏住这口硬气,寻找到小史蒂乎,现在小史蒂乎就在眼前,大老爷再也忍不住,痛哭难抑。


这泪是悔恨,是伤心,是怜惜,是遗憾,是痛失头生子的伤口,是祈求小史蒂乎的印痕,大老爷恨不得把心都掏出来给小史蒂乎看。小史蒂乎就是他的命,他的阳光,他呼吸的空气,离了小史蒂乎,他活不了的,他想要同小史蒂乎重新开始,一起长命百岁,一起生一堆小崽子,一起去向阳坡上野餐。野餐毯他买回来好多好多条,只等着小史蒂乎挑选出来最可心的那一条,就永远铺在了向阳坡上,好不好?好不好?


史蒂夫真没想到大老爷竟然已经恢复记忆了,还去了休斯敦找他,那就是知道克里斯蒂娜了?!这可不行,没人能夺走克里斯蒂娜,他和他的小姑娘永远在一起。史蒂夫克制住骤然而来的心痛,克里斯蒂娜的小坟墓不会被巴恩斯老爷发现吧?他当时可谨慎,没有留下任何的标记物,这世上应该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的小姑娘是睡在哪里的。


“巴恩斯老爷,您知道……克里斯蒂娜了?”史蒂夫问的很冷静,湛蓝眼睛从头发后面仔细观察着大老爷,不错过大老爷任何一丝微表情,大老爷惯是个能装腔作势的,自己要小心应对。


如果说这世上谁最了解小史蒂乎的心思,非巴基莫属,巴基老爷满脸鼻涕眼泪,用胳膊囫囵着擦掉,这个动作可太眼熟了,史蒂夫一时间有点恍惚,原来巴基真的回来了。


“叫我巴基可以吗?我想起了一切,无论我在别人眼里是个什么样子,我永远永远是你的巴基,也只是你的巴基……我不知道克里斯蒂娜安葬在哪里,这是我们的头生子,是我们的小姑娘……史蒂夫,这是我们两个人的伤痛,你让我承担一点好不好?你一个人苦的太久了,我不想你这么苦……我的小史蒂乎,我的心好疼啊!我的心好疼啊!”


巴基老爷说不下去了,哭的不行,衬着这满头白发,真是悲伤憔悴到了极点。史蒂夫认真看大老爷表情,判定大老爷难过不像是假的,从心底里松下了一口气。不知道就是好的,他和他的小姑娘永远在一起,别的什么人都不重要。巴基也已经不是巴基了,当然巴恩斯老爷也不完全是了,眼前的这个应该是巴基老爷。


史蒂夫真是太聪明了,瞬间就想明白了关窍,沉吟着开口:“巴基老爷,我没觉的苦,我活的挺好的,穷人就是这么个活法。您能恢复记忆,真是件值得恭喜的事情,虽然在孟菲斯的七年并不重要,记忆能完整终归是好的……”史蒂夫挠了挠乱草般的头发,心想巴基老爷竟然也白头发了,想必也是真伤心过的,事情都过去了,说一说,说开了就行了。


“多谢巴基老爷您还牵挂着我,我挺感动的,我没想过再同谁一起过日子,真没什么苦的,也真没什么可需要分担的,我割腺体的时候就已经想的很清楚了……可能我是有点倔脾气……”


史蒂夫很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笑容出奇的纯真质朴,“……巴基老爷您也知道我的倔脾气……我想明白了,就没打算再回头,当然也没想过能有什么重新开始。我前半辈子的日子是有点好笑,现在可不会了,巴基老爷您眼光是最长远的,提利尔伯爵夫人也会陪着您一路往前走,您和提利尔伯爵夫人是最般配不过的了,好日子那么多那么多,任何事情都不值得您再回头的。”


史蒂夫其实心里面稍微有点着急,买卖做成了,晚餐会有啤酒汤和炸香肠,还有烤到吱吱冒油的洋葱牛腿,面包也都是用黄油煎过的白面包,不是日常出海吃的黑面包。德拉普先生还会在餐桌上就分红发钱,大家伙儿有好东西吃,有钱拿,全都开心极了。胖大厨珀斯还会拉起手风琴,爱跳舞的就开始又蹦又跳,这是白星号庆祝有了好收成的最欢乐时光,是大家伙儿都期盼着到来的节日,史蒂夫也不例外。


史蒂夫很想现在就回白星号去,好吃的啤酒汤和炸香肠等着他呢,胖大厨珀斯知道他爱吃炸焦脆一点的,会特别给他炸几根的,巴基老爷却还在这里纠缠不休,可是有点烦。


“巴基老爷,我是拿了契约书走的,我想您应该是记得的,克里斯蒂娜是只属于我一个人的小姑娘,我们没有去打扰谁,也不想被谁打扰。巴基老爷您记起了孟菲斯的七年过往,可能是有了点牵挂,那也是很正常的。时间可以治愈一切,今天是碰巧遇见了我,又勾起了您的回忆,您晚上好好睡一觉,明天早上起来就什么事都没有了,上帝保佑Alpha。”


史蒂夫不想再说了,事情早就过去了,多说何益,戴好帽子系上粗黑绳子,急冲冲行了个仆人礼,转身就跑走了,还越跑越快的样子,唯恐大老爷拔腿追上来。巴基老爷没有阻拦,也没有拔腿去追,这是他的小史蒂乎,他不想再逼迫小史蒂乎做任何事情。这心肝脾肺肾可是痛极了,巴基老爷喘着气坐倒在廊柱下,手扶住脑袋,还得再忍受着头痛病。这没关系,全都没关系,总算是又见到小史蒂乎了,所有的伤痛都比不上再见到小史蒂乎时的幸福快乐,他要好好想想,仔细想想,认真想想,他会想到办法的。


一路飞奔跑走的史蒂夫见大老爷没追上来,可算松了口气,出了运货的小门口,看见德拉普先生和杜根站在一起,神色间很有些紧张,乔纳森和帕西瓦尔也在问要不要进去找克里斯。


史蒂夫心里暖暖的,知道大家伙儿是在担心他,快步跑过来,“我没事,我以前是咆哮山庄的低等仆人,刚只是同巴恩斯老爷说了几句话,没有别的什么,别担心。”


大家伙儿神色都放松了下来,快步上了货车,德拉普先生也同水手们一起坐在货车斗里,摘下帽子擦了擦满脑门的汗,长吁了一口气:“这次可真多亏了有克里斯,罗曼诺夫伯爵一分钱价格都没还,还在原有报价上加了三成,说感谢我照顾了你。克里斯,你原来在咆哮山庄是不是很受宠啊?怎么就跑出来成了个水手了?”


“事情过去太久啦,我有点忘记了,巴恩斯老爷喜欢谁,宠爱谁,都只是一阵子的,没谁能长久,我原本就是个穷人,从咆哮山庄出来,也没可能变成个有钱人啊!”史蒂夫笑咪咪的,回答的坦荡荡,这种事情大家心里都有数,有钱人玩弄个Beta,真可谓是一时新鲜的,毕竟Beta哪可能比得上温软柔香的Omega。


德拉普先生点点头,并不去深究,人世间艰难困苦的事情多了去了,穷人最大的优点就是从不执着,能吃饱穿暖有地方睡觉就很好了,真要深究起来,每个人都是有故事的,何苦抓着过去不放。


“这次的收成太不错了,纽约港的上下线也算是打通了,泽莫先生说要成为白星号的专属代理,我同意了,以后我们有好货就往纽约港送,大家伙儿都能发笔小财,都别再想着喝酒赌钱了,趁机会多攒点钱养活家业。”


德拉普先生一边说一边拿帽子去打乔纳森和帕西瓦尔,这两个家伙就想着玩,每个月往家里寄的钱并不多,这眼瞅着就能发小财了,他要看着这几个玩心重的家伙。


杜根话在嘴巴边上滚了好几滚,最后还是问出了口:“克里斯,你当时难过吗?有钱的高等阶Alpha都这样,随便玩弄Beta和Omega,希望你现在能不难过了。”杜根是个粗人,两撇大胡子粗又硬的挺着,可对克里斯真心不错,平日里很照顾,现在问起话的样子,也是从没有出现过的温柔神色,看得出是真心替克里斯着想的。


史蒂夫已经打定主意这一趟货走完了,就在中途找个港口下船,他的行踪已经被发现了,为了避免麻烦,还是先躲一阵子比较好。听杜根这么一问,心里面稍有了点离别愁绪,白星号上每个人都很好,德拉普先生是个好船东,可惜不能再待下去了。


为了掩饰这一点小愁绪,索性哈哈笑的比了比天上的云彩,再又指了指自己脚上穿的破烂皮鞋,脚底板来回捻动,搓出了好几块脏雪水。意思是巴恩斯老爷就如同是那远在天边的漂亮云彩,他自己则是这脚底板下搓出来的污泥,云泥之别,有什么可难过的。


大家伙儿齐齐哈哈大笑,都感觉克里斯比喻的太对了,都是甘心认命的底层穷人,自得其乐还能活的不错,愤懑不甘只会自寻烦恼,乔纳森和帕西瓦尔都是开朗活泼的主儿,立即唱起了歌:


兄弟,你能给我一毛钱吗?


曾经我建造了一道铁路,


令它能够通行,


让它与时间竞赛,


曾经我建造了一道铁路,


现在一切已完工。


兄弟,你能给我一毛钱吗?


曾经我建造了一座高塔,


让它向着阳光,


砌砖敲钉刷石灰,


曾经我建造了一座高塔,


现在一切已完工……


底层穷苦人拼死拼活的干活儿做工,所求不过三餐温饱赚个几毛钱而已,经济大萧条令穷人更穷,富人更富,水手这个职业真算是收入高的了,大家伙儿都开心起来,一起唱着歌回到了白星号。


快乐情绪弥漫了整个白星号,胖厨子珀斯单给克里斯煎了好大一块牛排,这是德拉普先生私底下吩咐的。不过德拉普先生是个谨慎人,不想让克里斯脸面难看,专门嘱咐了杜根、乔纳森、帕西瓦尔,不要多提这买卖是怎么做成的,只说是货色好,船王老爷看着高兴,多给了三成。在餐桌上就给大家伙儿分了钱,每个人都按比例多分了三成,这是德拉普先生真正厚道的地方,从不苛待手底下人。


史蒂夫分到了三百块钱,差不多是大半年的工资收入了,真是高兴极了,大口的吃牛排喝啤酒汤,再来两根炸到焦脆的香肠,最后再吃了一整个香甜绵软的烤土豆,可是要撑死了。


这时候不能歇着,得起来活动活动,史蒂夫就站起来同大家伙儿一起跳踢踏舞。史蒂夫原本不会跳舞,是上了船新学的,同手同脚跳的还挺开心。巴基老爷的面容在他心里重又变的模糊不清,过往的一切早已经被斩断了,昨日种种,譬如昨日死,史蒂夫·格兰特·罗杰斯的过去已经死了,自然也是没有未来可期。克里斯就不一样了,克里斯只活在当下,当下克里斯是快乐的就足够了,自寻烦恼最是要不得,穷人也没时间去自寻烦恼。


史蒂夫哈哈笑着,露出了雪白白的牙齿,也就这一口好牙齿,能看得出他曾经的美丽过往。水手们都是烟酒无度,满嘴黄牙,可也都是快乐的,跳舞跳的很开心。闹哄哄的玩了好一会,明天还得要卸货,大副麦克森先生招呼大家伙儿赶紧去睡觉,明天晚上才是真正开心的时刻。


水手们都是有经验的行家里手,自然理会得,没多言的进了舱室睡觉。史蒂夫一躺下就睡着了,在梦里的向阳坡上,他的小姑娘开心的欢笑,头发也是闪亮亮的金色,还戴着漂亮的小花环,穿着雪白白的小裙子,钢青色大眼睛一忽闪一忽闪的望着爸爸,伸长了手臂要抱抱。


史蒂夫高高抱起了他的小姑娘,在向阳坡上打滚着奔跑,阳光很好,暖暖的,风也吹的轻柔,父女俩睡的很香甜,这美好平静的生活绝不能被打破,他会保护他的小姑娘,永远快乐的生活在这向阳坡上。


仿佛只睡着了那么一刹那,紧接着就被推醒了,梦里的快乐还残留在脸上,史蒂夫用手搓了搓脸,抖擞起精神,天色初明,要开始准备卸货了。水手们全都不怎么说话,快速的收拾洗漱,早餐基本上都是昨晚上吃剩的食物,重新加热后也很好吃。


差不多吃到七八分饱,大家伙儿绑紧了腰带,肩膀上垫了麻布袋,开始卸货了。丝绸和瓷器是分开卸货的,瓷器比较精贵,就上午状态最好的时候开始卸货。水手们都背了个木栏板,一次可背走两箱瓷器,只要注意绑好背绳,上下船的时候保持住平衡就行了。


背到船下,放到卸货车上,再回到船上,走这么一趟,赚一块钱。每个水手不停歇的背一天,差不多能赚到六十块钱,是很好的收成了,大家伙儿都干的很开心,也全都不闲聊了,闷头卸货。


史蒂夫用胳膊擦汗,他已经背了有九趟了,准备背完了第十趟,稍微歇一歇。干活儿要有节奏,否则容易伤力气,所有干粗活儿的人都明白这个道理。史蒂夫擦完了汗,稍喘了两口气,就走到杜根面前,背朝着杜根,两手扶住大腿,微蹲下身体,等着杜根给他的木栏板上装货,一次两箱瓷器,并不算太重。


等了有几秒钟吧,杜根一直没动手装货,史蒂夫有点奇怪,直起了身体,就看到巴基老爷站在了身旁。“这是要做什么?怎么还没完没了啦!”史蒂夫稍有点生气,话都懒得说,只盯着巴基老爷使劲儿瞪眼睛。


巴基老爷微笑,指了指身上穿的格子衬衫,“史蒂夫,我说了我是巴基,我永远跟着你,你在哪里我就在哪里,我现在也是白星号上的水手啦,你是一级水手,我才是二级水手,你是要管着我的,我跟着你一起卸货。”


巴基老爷再没有任何的阴谋诡计,只凭着对小史蒂乎的一腔热爱,小史蒂乎在哪里,他就在哪里,小史蒂乎做什么,他就做什么。哪怕隐姓埋名,以全新的身份度过不为人知的余生,哪怕跟着小史蒂乎一起四处流浪,他完全不介意,区区代价,不足挂齿,只要能同小史蒂乎在一起,一切都无所畏惧。


这是君临七海的船王老爷一颗滚烫的真心,可以说所有人都被这情景给震惊到了,只除了史蒂夫。寇森慢慢的走过来,朝着史蒂夫微笑,笑面虎昨天晚上及时赶了回来,今早上天没亮就悄悄上了船,去找德拉普先生交待具体事宜。


“史蒂夫,好久不见,佩吉和娜塔莎马上就来了,这些年佩吉很想你,朗姆洛肚子大啦,害喜的太厉害,实在是来不了,他叫我问你再要个生日坠子,他的崽子明年春天就出生了,希望你能来做他小崽子的教父,史蒂夫……大家都很想你……我曾经那样对你……我很抱歉……”


笑面虎脸色通红,一半是激动,一半是愧疚,更多的是担忧。是他下的狠毒辣手,教训了史蒂夫,让史蒂夫认知到了阶级差异,老老实实硬憋在了咆哮山庄里。从规则道理上讲寇森认为自己根本没做错,可这是史蒂夫啊!是詹姆斯不惜抛弃所有,一心一意想要追回来的心上人。从情感上讲,所有人都希望史蒂夫能够开心快乐,寇森也不例外,巴巴的赶过来真诚道歉,甚至还拿了鞭子出来,让史蒂夫抽他鞭子。


这是要做什么啊!这可真是太烦了!都过去多久的事了!能不能不要再纠缠了!我做错什么了?让你们这么纠缠我!我改还不行吗!史蒂夫气死了,两只手紧紧握成拳头,牙齿咬的咯吱响,经过这么一闹,自己在白星号算是待不下了,纽约港是巴基老爷的地盘,自己也是没办法混了的,不知道要躲到哪里去了!


“巴基老爷,我只是想混口饭吃,我没有打扰到你们,我也不想被你们打扰,我是拿了契约书走的,我也已经割了腺体,不是个Omega了。我不知道你这是要做什么?提利尔伯爵夫人明明是个那么好的顶阶Omega,你为什么还不知足呢?是!我们是曾经在孟菲斯相爱过,可那都不是真的,巴基就是个假人,我爱上了个假人,假人也爱上了我,是我傻透了气,把假人当成了真人。现在一切都真相大白了,假人就是假人,从来就不是个真人,你自己也是明白的,为什么还要死缠着过去不放呢?我真不明白你,我有什么好?我有什么可值得你再来追寻的?我改还不行吗!”


史蒂夫要被气疯了,白星号是待不下了,索性撕破脸皮好了,耳听着大家伙儿的抽气惊讶声,真心感觉这日子没法过了,他连腺体都割了,不就是想图个安稳生活吗?这都不行!还想要他怎么样?


“史蒂夫,你别生气,我没想纠缠你……”巴基老爷连着后退了好几步,就担心靠的太近,惹小史蒂乎难受了。“我没有同小玫瑰结婚,那时候我没有恢复记忆,又特别不想结婚,就反悔了,这事情我做的可不对,是我对不起小玫瑰。史蒂夫,我一直有说我是两世为人,一世是巴基,一世是巴恩斯老爷,可这两世,我都只爱你一个人,我心里面从来没有过别人。”


“过去一切,都是我不对,也千真万确是我不对,我想你永远都不会原谅我的,我也没脸祈求你的原谅,所以我来求的,是一个重新开始的机会。这机会你看着给,我是你的巴基,就永远是你的巴基,你过什么日子,我就过什么日子,你在哪里,我就在哪里,你看着我好,就给我这个机会,你看着我不好,就永远不给,一切都随你的心意。”


“我不打扰你,我也不纠缠你,我就是你周围的一个普通同伴,你不必要对我另眼相看,就当我是个新来的水手,一个同你一样的,在底层挣扎求生的穷人,可能一开始我还不太像,没关系,你记得我在孟菲斯就是一个穷人,我能很快适应新生活,我会慢慢的成为一个穷人的,我只是想要追寻你的脚步,远远的望着你就足够了。”


“你现在听我这么说,肯定是认为我又在耍阴谋诡计了,装穷卖惨,想让你回头。史蒂夫,你完全不用搭理我的,你说了时间可以治愈一切,但我想说,时间可以证明一切。未来的余生,无论是短是长,终会有个结局,在结局的那头,依然是你过什么日子,我就过什么日子,这是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的誓言。”


巴基老爷单膝跪地,举起了三根手指头发誓,冬日晴朗的阳光,映在了大老爷的满头白发上,依然是眉眼清俊的好模样,令人观之神往。那一双熠熠生辉的钢青色大眼睛,绽放着琉璃光芒,坚定定望着他心尖尖上的爱人,一眨都不眨。这是七海船王拿身家性命来证明他对小史蒂乎的爱,无限的深情,无限的爱意,可史蒂夫对这一切都厌烦了,Alpha说话从来都是不算数的,巴基老爷是顶阶Alpha中的顶阶Alpha,那就更不算数了。


这里是纽约,是巴基老爷的地盘,如果自己现在就下船,可没什么好去处,哈!巴基老爷说他能过穷人日子,真是太好笑了,大老爷的排场,一天不摆就恨不得死了去,想在白星号当水手,那就当呗!腿长在大老爷身上,谁也拦不住,等着中途有了合适的港口,自己再找个机会偷溜下船,躲上个一年半载,避过这一阵子风头就行了。


史蒂夫心里面来回的打转转,全没把大老爷的一腔真心当回事,别人可能还会上当受骗,史蒂夫可是绝对不会了。巴基老爷单膝跪在地上,心里面真是忐忑担忧到了极点。大老爷了解小史蒂乎的执拗性子,如果这次他不当机立断,跑上白星号当水手,小史蒂乎肯定会在中途下船躲起来,那可真是大海捞针,此生此世再难相见了。


身家性命对大老爷来说,全都不重要,曾经孜孜以求的君临七海?哈!太可笑了!这人世间的一切都不如小史蒂乎展露出的那一丁点欢颜,穷人家的苦日子,大老爷吃得下去,只要能远远望着小史蒂乎,这点苦又算得了什么!


德拉普先生颠颠的想上前扶起大老爷,被娜塔莎一记眼刀盯在了原地,女伯爵要带上佩儿和小崽子谢廖沙,所以来晚了一些。谢廖沙是个小小的男性Alpha,将来必然是要分化成顶阶Alpha的,已经两岁半了,大大的蓝眼睛,黑黑的小头发,小脸蛋小胳膊小腿都是肉嘟嘟的,可爱透了,被佩儿推过去抱住了史蒂夫的大腿,“史蒂夫叔叔,你怎么长的同画像上不一样啊?你脑袋上怎么长的全是草啊?还是秋天的草呢!”


童言稚语,奶声奶气,蓝眼睛一忽闪一忽闪的望着史蒂夫,小嘴巴翻动着叽里咕噜讲话,露出白白的小米牙齿。史蒂夫的心都化了。史蒂夫喜欢小孩子,太喜欢小孩子了,更何况这是佩吉的孩子!史蒂夫有点悲伤,又有点高兴,高兴更多,悲伤慢慢变少,忍不住的放下了木栏板,弯腰抱起了谢廖沙,转头问小明珠:“佩吉,这是你的小崽子?是Alpha?”


佩吉眼泪水嘀嗒嗒流,小明珠依旧美貌无敌,明艳万方,“是的,史蒂夫,这是我和娜特的孩子,名字叫谢廖沙,史蒂夫,我好想你,我日日夜夜都在想你,还有朗姆洛,他也很想你,罗林斯没有信息素,朗姆洛怀孕真是辛苦极了,害喜的整夜睡不着觉,史蒂夫,想想你当年,一个人孕养克里斯蒂娜……”


小明珠紧紧抱住史蒂夫痛哭,看看朗姆洛的辛苦,就知道史蒂夫当年一个人是有多辛苦。谢廖沙看到妈妈哭了,立即就开始嚎啕,小崽子没有任何缘由,猛哭到直打嗝。


“佩吉,快别哭了,谢廖沙要被你吓坏了。”史蒂夫想去亲亲谢廖沙的小脸,胡子太扎了,被小崽子嫌弃的推到一边。史蒂夫哈哈笑,他没想到佩吉竟然已经有小崽子了,朗姆洛快有了,佩珀也快有了,所有人都在往前走,真是太好了,歪头想了想他的克里斯蒂娜,已经三岁半多了,是谢廖沙的小姐姐呢!


史蒂夫放下了木栏板,大老爷眼疾手快的捡起来,毫不迟疑的背在了身上,不就是卸货嘛,他做得了这粗活儿。大老爷不需要任何人扶他起来,他自己知道什么时候起来,他说到做到,吃得下一切苦,只要能陪在小史蒂乎身边,再无他求。


寇森脱下了纯手工定制的昂贵外套,找了个腰带扎紧,肩膀上还知道垫麻布袋,这是他曾经担任搬场调度员的经验,称得上熟门熟路。再找了个木栏板背上,同大老爷一起卸货,异姓兄弟,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娜塔莎站在一旁微笑,她不去打扰佩儿同史蒂夫叙旧,佩儿又哭又笑,史蒂夫倒还是安稳如山,轻声安慰着小明珠,只是紧抱着谢廖沙,再也舍不得松手。史蒂夫是个善良的Omega,善良的Omega都是极爱小崽子的,克里斯蒂娜是史蒂夫永远的伤痕,大老爷想要追回史蒂夫,就看能不能迈过这道坎啦!


***********************************

《向阳坡》印调:第三十七章印调链接,请点击~

全款预售,小亲亲确定有收本想法的,请至37章评论中 “+1”

初高中小亲亲不发货的哈~请见谅~今年参加高考的可以发货到大学地址~

希望能有更多小亲亲收本~印数越多~越有动力呗~



穿着格子衬衫的巴基老爷~美貌无双~可甜可咸~作者露出了怪怪的小姐姐笑容~



抱着谢廖沙的小桃子~就是满脸乱头发大胡子~无双美貌被遮盖住啦~



土拨鼠尖叫~这才是我顶A寡姐~就是只吸烟卷不够排场~要加上翡翠雕螭龙鎏金烟杆才行啊~再次尖叫~

评论(137)

热度(1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