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静行走白月光

什么季节,你最惆怅 ?放下忙乱的箩筐。

【ALL盾/ABO/主冬盾】向阳坡

背景:泪珠钻石+鸳梦重温AU,无能力AU,泪珠钻石里的贫苦农夫很可怜,情感上很压抑。冬盾的生死两茫茫,也十分适合鸳梦重温的剧情。想写一个在逆境中坚持自我的Omega,如同林间永远向阳的山坡!


警告:ALL盾请注意,盾受请注意,结局是冬盾1V1,安静写文不想撕,不适者请自行离开。


SY主页:请点击  同步更新 请惠存

AO3主页:请点击 同步更新 请惠存


前文: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


本章 13000字更新,为什么每章都写这么多呢~

本章 正式进入情感转折章节,情感环境复杂,需要多个章节转折,作者写的走心,自然希望小亲亲们看的走心,建议细嚼慢咽,认真阅读,请勿随意开启上帝视角!


***************************

 

第四十六章


史蒂夫转身就进了船舱,他是极爱干净的人,有机会洗澡就多多洗澡。原本这船上应该只有他一个人,现在多了个巴基老爷,想想大老爷应该做不出偷窥他洗澡的蠢事情来,放好了山羊毛毯,拿上换洗衣物,就去洗澡了。


巴基老爷自然不会去偷窥,他是恪守Alpha绅士精神的顶阶Alpha,这辈子都是为了守护小史蒂乎而活的。仔细关好了舱门,圣诞节临近了,万一有小蟊贼上船偷东西可是够烦的,想想前两个圣诞节都是小史蒂乎一个人守着这船的,那得多孤单多危险。大老爷太爱小史蒂乎了,心中忍不住的千般柔情,万般怜惜,急忙忙跑到厨房里做饭。


在孟菲斯的时候,巴基老爷是会做饭的,煎个蛋啦,烤个面包啦,甚至还会烤整只鸡,因此大老爷认为他能整治出一顿像样的好吃晚餐。从不高估自己的大老爷高估了自己,看着厨房里有洋葱牛肉,还有不错的豌豆罐头,就想炸个洋葱圈,煎个嫩牛排,再来个清淡可口的豌豆汤。


理想很美好,现实很沮丧,大老爷多少年来头一次进厨房做饭,手忙脚乱,浓烟滚滚,锅碗瓢盆齐奏响。史蒂夫洗好了澡,换上了干净衣服,擦干头发,就想去厨房找点吃的,正看到大老爷满脸黑烟的跑出来,捂着嘴巴狂咳嗽。


史蒂夫吓了一跳,急忙跑进厨房,闷灭了油锅,打开了舷窗,拿了个锅盖挥舞扇风,把浓烟吹散了出去。大老爷担心小史蒂乎,也跟着跑了进来,眼看着小史蒂乎手脚麻利的收拾,一边咳嗽一边道歉。


“对不起,史蒂夫,我想做饭来着,我记得我原来会做饭的,可能是时间太久,忘记了,你在旁边看着我好不好?我多做几次就会啦。”


史蒂夫刚在洗澡时有认真思考贾维斯说过的话,下定决心就把大老爷当成个普通同伴看待,大老爷想要学做饭,那他就指点指点呗。AO间结婚过日子,很少有Alpha肯进厨房的,巴基当年就特别看不起这种不怜惜自己家Omega的Alpha蠢货,只要有时间,巴基就会进厨房做饭,一开始也是不怎么会做,慢慢的也能做的很好了。


当年是妈妈教巴基做饭的,想不到隔了这万水千山,现在是我来教巴基老爷做饭,史蒂夫看着大老爷一板一眼做饭的样子,很有些出神。巴基有个小习惯,就是特别认真做事情的时候,会去咬嘴唇。现在大老爷就在使劲咬嘴唇,挺着个肚子炸洋葱圈,实在是太害怕被热油烫到了,使劲儿挺肚子还不算,胳膊也要伸出去老长,可是太有意思了。


史蒂夫很有些恍惚,看到大老爷伸胳膊时,会稍咧下嘴,想必肩膀上的伤口没有包扎,会痛。史蒂夫克制住想去帮助大老爷的冲动,上到甲板看着岸边灯光静静出神。


巴基真的回来了,可惜巴基回来的太晚了,如果……克里斯蒂娜到死都没有见过父亲……巴基你为什么现在才回来呢……史蒂夫三年来头一次流泪。巴基回来了,可自己没有办法迈过这道坎了,是自己违背了原则,生下了私生子,连累了克里斯蒂娜,自己不配再拥有巴基,更不配再拥有更好的生活。就这样吧!自己要永远陪伴着克里斯蒂娜,一个人孤独终老,这样才能对得起克里斯蒂娜,对得起这小小的六个月的生命。


史蒂夫实在是太善良了,太爱他的小姑娘了,从克里斯蒂娜早夭的那一刻起,就陷入到了深深的自责当中。是他违背了自己的原则,是他不够好,是他连累了小小的只活了六个月的克里斯蒂娜。因为自责,因为愧疚,史蒂夫毫不犹豫的割了腺体,选择了自我抛弃,自我放逐。现在巴基真的回来了,史蒂夫内心酸楚难言,却没有半点的动摇,因为他无法原谅自己,他不配再拥有巴基,不配再拥有美好的爱情,更不配再拥有美好的生活。


这是一道如冰雪山峰般恒远存在的坎,就看西伯利亚虎要如何迈过去了,只有迈过了这恒远冰山,史蒂夫干涸枯萎的心,才有可能万物回春。巴基老爷知道的很清楚,他没什么好办法,全凭着一颗滚烫真心,用心头热血一点点去浇灌那恒远冰山,哪怕浇灌一辈子,他心甘情愿。


巴基老爷找了个好看的大托盘,摆好了千辛万苦做出来的饭菜,高举着来到了甲板上,咧嘴巴笑的超级开心,“史蒂夫,快来吃,你就喜欢吃热乎乎的食物,都是刚出锅的,小心烫嘴巴。”


史蒂夫喜欢热食,这习惯只有巴基知道,巴恩斯老爷从没有注意到,唉!史蒂夫这一颗心真是柔情百转,低头吸了吸鼻子,拿起洋葱圈咬了一口。


“很好吃,你也吃。”


巴基老爷摇头,傻乎乎的,笑咪咪的,“你先吃,我第一次做,份量可能会不够,你先吃,吃完了我再吃。”这就是当年那个事事宠惯着小史蒂乎的巴基,他真的回来了!


史蒂夫低头,咽下了喉头酸涩,心想自己真是个没出息的,大老爷对他一点好,就感动的不行了,想想当年,大老爷是有多心狠呢!可那不是巴基啊!那是巴基没回来的时候!现在是巴基回来了!不对!巴基是回来了,可大老爷也是在的,现在是巴基老爷!巴基老爷不可能一夕之间就变成个二级水手!这都是他的阴谋诡计!才不是呢!只要是巴基回来了,就一定是巴基回来了,是巴基!是巴基!


史蒂夫心中这番天人交战,打的可是太激烈了,为了掩饰,只能拼命吃东西,一不留神全吃光了,“……呃……我全吃光了……我再去做一些……我手脚很快的……”


“哈哈!不用,你都吃光就最好了,说明我做的还可以,你溜达溜达,不能马上就睡觉,会闹肚子痛的,我自己再去做一点就行了,再把厨房收拾了,珀斯可不喜欢厨房乱七八糟的,不收拾干净,他回来要生气的。”


巴基老爷太高兴了,小史蒂乎吃的开心,他就开心,饿肚子全是小事情。在厨房里找了块白面包,煎了个蛋,对付着吃完了晚餐,手脚还算麻利的收拾好了厨房。大老爷慢慢的拾回了当年干活儿的感觉,干的还挺高兴,哼着小曲干完了,又拿了山羊毛毯子给史蒂夫披上,夜里风凉,嘱咐史蒂夫不要贪看灯光夜景,冷了就下舱里来。


这些事情都是史蒂夫自己做惯了的,海上航行最怕生病,史蒂夫平日里很注意,可自己注意是一回事,有人关心叮嘱又是一回事,史蒂夫再次在心里唾弃自己脾气软没骨头,气鼓鼓的在船上来回跑了好几圈,跑够了才下了舱去。


铺位上没有大老爷,史蒂夫想都没想的就走出来找人了,发现大老爷是在浴室里洗澡。史蒂夫再次唾弃自己,怎么就管不住腿的跑出来找人了,转身就想走,却看到大老爷围着个大浴巾坐在换衣凳上,龇牙咧嘴的想给肩膀伤口上涂药膏。


没有镜子,大老爷看不清楚伤口,肩膀动起来还蛮疼的,就把药膏挤在手指头上,想着凭感觉胡乱涂涂。史蒂夫走了进来,一言不发的拿过药膏给大老爷伤口细细涂抹,还把大老爷手指头上的药膏也弄下来抹在伤口上,一丁点药膏都不想浪费掉。


两个人的手指头轻轻对在了一起,大老爷太开心了,可又不敢太过份,手指头轻轻弹动着,抬头看向小史蒂乎近在咫尺的眉眼。距离太近了,小史蒂乎的呼吸都是甜甜的,小史蒂乎的眼睫毛可真长啊,小时候就可长,长大了更长。巴基老爷细细的打量,这是他恢复记忆以来,第一次有机会细看小史蒂夫的容颜。小时候的小小史蒂乎,长大了的壮壮小史蒂乎,都是他心尖尖上的小史蒂乎。


“嘿!小史蒂乎,你右眼皮上的小伤疤怎么不见了?就是你不听我的话,非要拿着个棍子打滚,戳到右眼皮上的那个小伤疤,当时流了好多血,你还哇哇哭来着。”


巴基老爷脱口而出的记忆,可是击中了史蒂夫的心,抬起头愣愣的看着巴基,他的巴基真的回来了!可为什么回来的这么晚!史蒂夫抬手就把药膏管子扔了出去,“我长大了!伤疤长好了!你为什么要回来?你为什么不早点回来?我恨你!我恨你!”


史蒂夫大声喊着我恨你!如果不这么喊,他会忍不住扑到巴基怀里痛哭。他不能哭!他还有他的小姑娘!他不原谅自己!他不原谅任何人!史蒂夫转身跑走了,再不跑就会被巴基看到他泪流满面了,他不要这么软脾气,也不要这么没骨头,巴基对他好那么一小会儿,他就想原谅巴基了,就想重新开始了。他的小姑娘怎么办?他的小姑娘是无辜的,他的小姑娘没有他的陪伴,那得多可怜。


巴基老爷太心疼了,七零八落的穿好衣服,追回了舱室,门是推不开的,被史蒂夫从里面锁了起来,大老爷没有使劲儿敲门,慢慢坐倒在了舱门口。


“对不起,史蒂夫,是我越界了,我不应该提起从前的事,我没忍住,我再也不会说了……对不起,小史蒂乎……是我回来的太晚……让你受苦了……让我们失去了克里斯蒂娜,上帝他应该惩罚我,是我一次又一次的伤害了你,可这罪过却让我们的头生子承担了去……小史蒂乎……我都要后悔死了,恨不得自己死了去,可再后悔,克里斯蒂娜也是回不来的,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我们重新再生个崽子好不好?这次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一步都不离开。”


“可能你认为自己已经割了腺体,生不出崽子了,那也都没关系,我们去收养几个崽子好不好?我的小史蒂乎,无论你割不割腺体,无论你是不是Omega,你都只是你,我只爱你,我从来都只爱你一个人。就像我当年受了伤,我并不是真的我,可我还是真的我,你爱上了我,我也爱上了你,我们俩个是永恒的灵魂羁绊。无论你是谁,我是谁,无论你在哪里,我在哪里,我们终会相遇,终会在一起,小史蒂乎,我爱你,我永远永远爱你,过去爱你,现在爱你,将来也爱你,我只爱你一个人……”


巴基老爷不想再流泪,可还是克制不住的潸然泪下,他的小史蒂乎吃了太多苦,受了太多罪,而这苦,这罪,都是来自于他,来自于他这个最爱小史蒂乎的人,爱有多深,伤有多深,恨就有多深。


史蒂夫使劲儿咬手掌,这样他就能忍住不哭,他不恨巴基,他只是不能原谅自己。克里斯蒂娜不应该死,不应该只有六个月的生命。如果他坚持自己的原则,一个人静静的生活在孟菲斯,巴基过来找他,恢复了记忆,那他们就是最幸福最快乐的一家人。这时候克里斯蒂娜再来到他身边,他的小姑娘就能安然长大了,就能长成个漂亮的大姑娘了。是他!连累了克里斯蒂娜!连累了他的小姑娘,只活了六个月的生命。他谁都不恨,谁都不怨,他只是不配!不配拥有巴基!不配拥有美好的爱情!更不配拥有美好的生活!


“巴基,你走吧!我想一个人生活,我有克里斯蒂娜陪着我,我不需要别的什么人,你如果是真心爱我的,就不要来打扰我。”


“好的,好的,史蒂夫,今天是我越界了,我再也不会了,我换个舱室去睡,我只是你的一个普通同伴,我不应该提起从前的事,我错了,我这就走,你记得洗把脸再睡,要用凉水洗,否则明早起来眼睛会肿的很难受。”


巴基老爷知道史蒂夫是要赶他下船,他怎么舍得下船,今天是他越界了,是他错了,他换个舱室去睡,他要距离小史蒂乎远一点,今天真的是他没忍住,脱口而出了,他记得了,再不犯这种错误了,小史蒂乎你千万不要赶我下船,你自己也千万不要偷溜下船。


巴基老爷担心极了,索性找了个毯子,睡在了甲板通道舱门口,提防小史蒂乎偷溜下船。夜里船舱还挺冷的,跳蚤也蹦跶的欢快,大老爷“咔咔咔”的抓痒,皮肤都被抓破了,心绪也烦乱,迷迷糊糊睡着了,突然感觉身边有人,激灵灵睁开眼睛,一跃而起。


史蒂夫半夜起来蹲大号,发现大老爷没在舱室里睡,就拿着山羊毛毯子四处找大老爷。发现大老爷睡在了甲板通道舱门口,知道这是大老爷害怕他偷溜下船去,生气之余,又很担心大老爷感冒,就想悄悄给盖个毯子。没料想大老爷警醒的很,一跃而起,史蒂夫尚还维持着弯腰盖毯子的动作,顿时觉的自己傻透了,立即就把毯子丢在了地上,从鼻腔里“哼”了一声,转身走了。


巴基老爷可是太开心了,捡起毯子就跟回了舱室,“史蒂夫,舱室外面可冷了,德拉普先生他们是不回来了吗?”


“不会的,睡在外面多花钱啊,估计再过一会儿就都回来了。”史蒂夫睡了一觉,稍平复下了心情,感觉眼睛有点难受,就用手去揉眼睛。


史蒂夫是个成年人了,揉眼睛是件很正常的事情,知道分寸的,可在大老爷眼里,小史蒂乎永远都是小史蒂乎,永远是比他小七岁的可爱小男孩,上前轻抓住史蒂夫的手,又轻又软的说了一句:“别揉了,也不知道你手干净不干净,去洗把脸。”


史蒂夫不由自主的就被大老爷拉起来去洗脸了,巴基是他的信仰,是他永远的北极星,他从小到大都很听巴基的话,可现在是巴基老爷!不是巴基!史蒂夫洗完了脸,凉水太凉,让他冷静了心情,端整了神色,皱紧了眉头。


巴基老爷这几年太操劳,身形颇有些消瘦,又比史蒂夫要矮一点点,高壮结实的史蒂夫皱起了眉头,是很有凛凛寒威的,在气势上明显压制住了大老爷。大老爷没有半点难受,甚至是欣赏的,开心的,期盼的,这是他的小史蒂乎,他心甘情愿去做个垫脚石,让他的小史蒂乎去铸就传奇。


“巴基,我不会偷溜下船的,你应该知道我是个说到做到的人,我不需要你的陪伴,你完全没必要为了我,就抛弃掉整个巴恩斯家族。我确实很生巴恩斯老爷的气,特别特别生气,有可能会一直生气下去,可现在是你回来了,无论你在别人面前什么样,你在我面前永远是巴基,这一点我是相信你的。你不是巴恩斯老爷了,也不是单一的巴基了,你现在是巴基老爷了,这一点我也是清楚的。你知道我永远都无法原谅巴恩斯老爷了,就想着重新开始,重新在一起,这一点我也是明白的。”


“……如果……我是说如果……克里斯蒂娜……还活着……这一点其实没什么问题……可现在克里斯蒂娜已经不在了……我没办法原谅我自己……贾维斯过来唤醒我,说我肩负着布朗学院的责任,我知道的,将来会回到布朗学院的。那么你也肩负着巴恩斯家族的责任,你也应该回到你的位置上去。你是巴基,你回来了,我从来没有生过你的气,你是我的信仰,你是我永远的北极星,这一点是不会变的,可这并不代表着我们就能再在一起。时光是往前走的,你别想着拾回过去了……克里斯蒂娜……永远都回不来了,我也不想再回到过去,你放手好不好?你过你的日子,我过我的日子,我们两不相欠,互不干扰,让时间来治愈一切,好不好?”


史蒂夫不想流泪,克里斯蒂娜已经不在了,流再多眼泪也是于事无补,伸出手指头细细描绘着大老爷的眉眼,这是他的巴基,他的巴基真的回来了,可时光却已经回不去了。巴基消瘦了好多,这几年相必日子过的很不好,史蒂夫轻抚着大老爷腺体处的十字花刀,“巴基,你为什么也有这伤痕?是因为我割了腺体,触动了灵魂标记吗?你别再伤心了,好好的过日子,我不会再失踪了,我会给你写信,让你知道我在哪里,在做什么,等着过几年,我就回布朗学院去,我这辈子不会再同别人在一起了,你为了巴恩斯家族,还是要结婚的,我祝福你,早生贵子,长命百岁,上帝会保佑你的,我也会向上帝祈祷,上帝保佑Alpha。”


史蒂夫真是太善良了,只要是巴基回来,就一切都过去了,他不愿意重新开始,是因为他无法原谅自己,他想一个人过日子,又担心巴基太伤情,就想好好的同巴基说清楚。巴基肩负着巴恩斯家族的责任,不应该跑到白星号上做个二级水手,史蒂夫原本想着只将巴基当个普通同伴看待,让巴基知难而退。可这是巴基啊!巴基是真爱他的!巴基是会一直坚持的!看巴基这消瘦样子,这被跳蚤咬的满身血痕,巴基是豪阔大老爷,他过不了这辛苦日子,也不应该过这辛苦日子。在孟菲斯的七年,是巴基生命中的偶然,虽然是他史蒂夫·格兰特·罗杰斯的一辈子,却不应该成为巴基的心间锁和绊脚石,一切都过去了,两个人各自天涯,各自心安,有什么不好的呢?!


不好!当然不好!一切都不好!巴基老爷紧抓住小史蒂乎的手,把整张脸都埋进这粗糙手掌中,无声的颤抖哭泣,泪水流进了小史蒂乎的手掌心里,也流进了小史蒂乎的心坎里。


“小史蒂乎,你给我一点时间,我刚登上白星号,我还没学会当一个穷人,我已经有感觉了,用不了多久我就能学会了。巴恩斯家族的责任,我会慢慢放下的,这人世间的一切,都及不上我同你在一起。你是我的阳光,我的空气,是我的本能让我爱上了你,我从没有后悔过,也从没有放弃过。你不是我的偶然,你是我的必然,你是我心头上插着的这一把刀,如果你把这刀拔出来,我就死了。”


“你看看我这伤痕,你在孟菲斯割腺体,我在纽约都能感受到,我不知道别人的灵魂标记是怎么样的,但我们,永远在一起,便算远隔了千山万水,远隔了时间长河,灵魂羁绊永恒存在。小史蒂夫,你不原谅你自己,没关系,因为我也不原谅我自己。我不原谅自己曾经那样的伤害你,我没有脸去面对曾经那样伤害你的狠心过往,所以就让我们一起不原谅,一起向前走,好不好?”


“克里斯蒂娜是我们永远的痛,就让这痛,痛足一辈子,我愿意承受这痛,只求你能让我分担这痛。小史蒂乎,我爱你,我恨不得把心掏出来给你看,看我心头上插着的这把刀。这刀属于你,你愿意插多久就插多久,只求你别把刀拔出来,因为你拔出来,我就死了。我死了不要紧,这世上谁来关心你,谁来守护你,谁来分担你的痛呢?小史蒂乎,我爱你,我这辈子爱你,上辈子爱你,下辈子还爱你。”


巴基老爷浑身颤抖,紧紧抱住小史蒂乎,一切都是他的错,他也不原谅自己,他不求别的,只求能陪伴在小史蒂乎身边,哪怕就这么远远的陪伴着,都没有关系,他心甘情愿,他甘之如饴。


史蒂夫握紧拳头,拼命克制住想要拥抱巴基的冲动,长长的吸气,这是他的巴基,所有人都说他是执拗脾气,可没人知道他这执拗脾气是像谁的。是巴基用心血浇灌了他,用爱意培养了他,穷人除了一根硬骨头,什么都没有,这根硬骨头是巴基给他的,因为巴基自己的骨头是最硬的,巴基认准了的事情,永远都不会改变。


就因为巴基是这么个硬骨头,他才一直保持着信念,知道巴基永远永远都是爱他的,巴基是他永远永远的北极星,眼下巴基真正的回来了,他劝不回巴基的,也拗不过巴基的。


“好的,巴基,我不强求你离开,你能来陪伴我,我是开心的,白星号上的日子很平静,你如果能过得下去,就过吧!”


太好了!太好了!巴基老爷终于得到了小史蒂乎的真正同意,大老爷太开心了,双手捧起小史蒂乎的脸,不敢去亲那梦寐以求的嫣红嘴唇,只狠狠亲了亲贾维斯亲过的部位,还用嘴巴狠劲儿蹭了蹭。


这是大老爷孩子般的小心思,蕴涵着领地被冒犯的极致愤怒,史蒂夫太了解巴基了,不由自主的嘲笑起大老爷:“jerk!”


哈!小史蒂乎当年就是这么嘲笑他的,小史蒂乎可喜欢嘲笑他了,大老爷开心极了,满含着宠溺地用嘴唇去蹭小史蒂乎的乱麻胡子,“punk,跳蚤要在你胡子里生小崽子了。”


白星号上没人有镜子,都是穷Beta和低等级Alpha,赚钱都是要养家糊口的,照镜子有个屁用。史蒂夫不在意自己的外貌,却是很爱干净,“你瞎说,我胡子里可干净,我每天都洗的。”


巴基老爷哈哈大笑,“是我瞎说,是跳蚤太烦了,快要咬死我了。”


这是没办法的事情,史蒂夫就让大老爷把衣服穿严实了,睡在船舱里会好一些。安哥拉山羊毛毯子是极暖和的,大老爷盖了一条,心想托尼总算是送了点好东西,不过这种细心活儿,肯定都是佩珀安排的。大老爷困倦的不行,又得到了小史蒂乎的真正同意,终于能安心的待在白星号了,紧绷的神经松懈下来,这一觉睡的是又香又甜。


第二天醒来,已经是中午了,白星号还没有出港,大老爷太奇怪了,急忙起床去找史蒂夫。原来是德拉普先生赚到了钱,就想着在纽约给宝贝女儿置办些得体的嫁妆,大家伙儿手里有了点钱,也是想多逛逛纽约,就准备再多停留两天。


巴基老爷一听,也是开心的,他走的太匆忙,事情真是留了太多尾巴,索性算了算时间,让德拉普先生停留五天,等待他把手头事务处理完。为了感谢德拉普先生,专门让娜塔莎过来,送了巴恩斯家族礼盒,里面是一整套祖母绿首饰。


德拉普先生高兴的合不拢嘴,祖母绿首饰的昂贵价格自不消说,关键是这礼盒,代表了巴恩斯家族的友谊,他要把这礼盒摆在家里最显眼的地方,让他的高阶Alpha女婿一家看清楚,要对他的宝贝女儿好一点,再好一点。


史蒂夫同意了大老爷的陪伴,心境也是放开了许多,佩吉天天带着谢廖沙过来,更是让史蒂夫的一腔柔情,有了释放的出口,背着谢廖沙满船上下疯跑着玩。


巴基老爷为了陪伴史蒂夫,也是不下船的,只辛苦了寇森和娜塔莎。寇森有带来复健手套,说托尼不方便过来,拜托他把复健手套带过来,还嘱咐史蒂夫不要怕复健手套不够用,伟大的托尼·斯塔克先生愿意给史蒂夫·格兰特·罗杰斯设计一辈子的复健手套,而且复健手套最好一直戴着,估计要戴很多年才行。


史蒂夫很开心,拿着复健手套摆弄,粗糙起茧全是小血口子的手可让大老爷心疼了,就让娜塔莎带全套的护手霜润肤乳洗发香膏过来。大老爷有赚到四十五块钱的,这是他一手一脚卸货赚回来的钱,想着给小史蒂乎买东西,再好不过了。


娜塔莎如约带了一堆护肤品过来,是大老爷说要付钱的,女伯爵伸手就要钱,一共三百六十八块四毛五分,零头不要了,就给三百六十八块好了。


巴基老爷吓了一跳,“娜特你怎么不去抢?!我一共才四十五块钱,你买的都是些啥?怎么这么贵?”


女伯爵嗤嗤冷笑,“是你说要最好的护肤品,我这都是在班纳百货公司买的,是佩吉专门挑出来,特别适合史蒂夫用的,你嫌贵?你去问布鲁斯啊?赶紧的!给钱!不给钱我就拿回去了。”


娜塔莎这奸商嘴脸,可把大老爷气死了,大老爷其实对钱没概念,有钱到他这个份上,钱只是账面上的数字,是他自我满足的工具罢了。大老爷出门向来排场大,前呼后拥一堆人跟着,从来就没有带钱的习惯,他哪知道顶阶Omega用在身上脸上的护肤品,贵到吓死人的地步啊!


这下大老爷为难了,他只有四十五块钱,支票簿他倒是随身带着的,可他现在是个穷人的身份,怎么可能随手写张支票给心上人买东西,这太不贵重了,大老爷一心一意想用自己亲手赚来的钱,给小史蒂乎买东西。


“巴基,不用了,你才赚到点钱,不需要给我买东西,我有复健手套戴着,慢慢会好转的。”史蒂夫最是善解人意,担心大老爷虎脾气上来,面子挂不住,上前拉住了大老爷手臂,想把大老爷拽走。


哈!看来史蒂夫的态度有好转一些啦!娜塔莎开心透了,面上却是声色不动,自鼻子里冷“哼”了一声,“詹姆斯你总得想想办法,才赚这么点钱,怎么好追求史蒂夫?你连几百块钱都赚不到,还想着养家糊口,别做梦啦!”


“可不!詹姆斯你得努力赚钱才行,你别看我,我也一共才三十三块钱,这是我的血汗钱,我谁都不借!借钱没有!借命一条!”这还有个落井下石敲边鼓的,寇森可愿意看到大老爷吃瘪,笑咪咪的说起了风凉话。


寇森和娜塔莎是大老爷的心腹,彻底的贯彻了要把大老爷当个穷人看待的策略,底层的穷苦人赚钱就是这么艰辛的,想要养家糊口,想要给心上人更好的生活,可不就得努力想办法才行。


巴基老爷气的嘴角都撇了下来,直翻大白眼,真可谓是一分钱难倒英雄汉,愁的猛挠头发。白发苍苍的样子,可让史蒂夫不忍心了。史蒂夫确实是个宽和温厚的性子,只要是巴基,他就生不起气来,更何况这是豪阔大老爷抛弃了所有,选择成为了巴基。大老爷对普通人的生活是没谱的,对日常花销的小钱是没数的,史蒂夫知道这真不是大老爷故意耍阴谋诡计的。


穷人巴基对钱也是没谱的,因为他手里面就没有过钱。老罗杰斯先生不是个能干的主儿,小史蒂夫又经常生病,治病是很费钱的,便算有瑞贝尔医生的帮衬也依然很艰难,巴基身上的担子真的是很重。


在如此艰辛困苦的生活环境下,巴基从没有颓丧,快快乐乐培养小史蒂夫长大,稍得了空闲,就写出了《皇家公主号谋杀案》。去到亚特兰大谈稿酬是一切希望的开始,也是一切苦难的开始。


穷人巴基恢复记忆,变回成了巴恩斯老爷,兜里没钱难不到他。半夜里摸走了流浪汉藏在胸口的四十六块钱,找到个地下赌场打牌,随便就赢回个几百块,租辆汽车就摸回了纽约。巴恩斯老爷秉持着顶阶Alpha的傲慢,不知人间冷暖,完全没去想丢了救命钱的流浪汉,可要怎么办?上帝无情的惩罚了他,让他与心尖尖上的爱人生离死别。


命运几经蹉跎,巴基老爷终于登上了白星号,这是个重塑的过程,需要大老爷走下金字塔尖,去真正感受小史蒂乎的生活,去真正的成为巴基,这样才会有重新开始的可能。


巴基老爷心里是有数的,自认为有了足够的心理预期,现实却直接给了大老爷一巴掌,连套像样的护肤品都买不起。大老爷稍有点难过,大腮帮子的线条愈发锋利起来,史蒂夫有点舍不得了。


史蒂夫是有钱的,他把钱都攒了起来,舍不得花一分钱,看大老爷这难过样子,史蒂夫咬咬牙,决定自己出钱来买这一堆乱七八糟的护肤品。哎哟!可是太肉痛了!这都是些什么啊!都是巴基这个不省心的!史蒂夫在肚子里嘀嘀咕咕,狠瞪了大老爷好几眼。


巴基老爷是绝不肯让小史蒂乎出钱的,“娜特,我现在确实买不起,你拿回去吧,抱歉。”大老爷说的有气无力,说是要习惯做个穷人,总得想办法赚到钱才行,穷人想赚钱,还真是挺难的。


德拉普先生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他有给亲亲老婆和宝贝女儿买护肤品的,就是他分不出牌子好坏的,原本就担心买的不好,不够大牌,现在有女伯爵带过来的,肯定是最大牌,最好用的,就张嘴说由他把罗曼诺夫伯爵带过来的护肤品买掉,再把自己买的护肤品转卖给大副麦克森先生,他买的护肤品是二百一十九块钱的。


大副麦克森先生立即同意了,德拉普先生这次赚了一大笔钱,有底气进到班纳百货公司里买东西。麦克森掂量来掂量去,还是没胆子进去,他也想给自家亲亲老婆买点好东西的,乐颠颠接手了德拉普先生的护肤品,再把自己在小百货用品商店里买的护肤品拿出来转卖,价格是一百二十五块钱的。


这可是个好办法,巴基老爷的脑子是最灵光的,立即开始一级级的向下转卖,最后转到了司炉伊斯迈这里。伊斯迈是个低阶Alpha,自家老婆是从小一起长大的Omega好女孩,运气好到爆的连生了三个小崽子,这是上帝赐予他的福分,疼惜到了心坎里。自家老婆很操劳家务,为了养活崽子,兼职去当了个洗衣工。洗衣工的手自然是很粗糙的,伊斯迈心疼老婆,又算是个有经验的,选出来的护肤油价格不贵份量又足,滋润皮肤的效果也很不错,关键是价格合适,只需要四十二块三毛钱。


巴基老爷太高兴了,索性四十五块钱都给了伊斯迈先生,不用找零了,自己兜里一分钱都没留,这没什么,钱是身外物,想办法赚总能赚到。大老爷这几年来沉郁消瘦,基本上没有露出过笑容,今天这开心模样,可是恨不得后槽牙都笑到露出来。


寇森和娜塔莎看在眼里,真是高兴透了,无论大老爷想要做什么,想要怎么做,他们俩个都全力支持。史蒂夫苦,大老爷其实也苦,如果再这么苦下去,都将是早夭的命。现在可好了,大老爷找到了心尖尖上的爱人,虽然做个穷人是会吃点苦,可这苦吃在身上,心头是甜的。大老爷会慢慢感动史蒂夫的,史蒂夫也不会再苦了,两个人本就应该是那最情深爱笃的爱侣,不应该就这样天各一方,各自夭亡。


寇森和娜塔莎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欣喜,佩吉在一旁也是开心之极,拉住史蒂夫的手轻轻摇晃,意思是让史蒂夫好好看看大老爷的真心,大老爷真是不同的了,真是巴基回来的了。


史蒂夫不言语,抱起谢廖沙跑远了。史蒂夫心里面也是高兴的,只要是巴基,就一定是把他放在心尖尖上的,他一直都知道,也一直都有这个信心。只可惜巴基回来的太晚了,就这样吧,一切都挺好的,白星号上足够平静,就让他和巴基静静的待一会儿,等时间到了,他会回去布朗学院的。


临到了深夜,大家伙儿都睡了,大老爷在厨房里烧了滚烫的热水,拿到浴室里给小史蒂乎泡手泡脚。热热的水泡在了史蒂夫的手上脚上,也仿佛泡到了他心里去,史蒂夫忍不住的微笑,湛蓝眼睛重又亮起了星光,看着大老爷忙前忙后。


巴基老爷拿了好几个大盆,不同的水温,时不时的就添水进来,又拿了个小矮凳坐着,拿过小史蒂乎的手,一点点仔细搓着。粗糙死皮全都搓了下来,又仔细给剪了指甲,再厚厚涂上一层护肤油,包上不透气的细布。这是他问过娜塔莎的护理办法,说只要包这么一个晚上,就能有明显好转。


巴基老爷身高腿长,坐在小矮凳上可局促,腿长长的伸开,可认真的给小史蒂乎剪指甲,一边剪还一边心疼小史蒂乎被货箱子砸到了手。这是巴基当年做惯了的事情,当年小小的小史蒂乎,小细胳膊小细腿,整天的生病,巴基恨不得把小史蒂乎含在嘴里捂在胸口,老母鸡保护小鸡雏般密不透风。


史蒂夫这一颗心飘乎乎荡悠悠的酸涩,想哭,可又想笑。哭是埋怨巴基回来的太晚了,笑是巴基真的回来了,这想哭又想笑的矛盾心情可要折磨死他了。


包好了手,就轮到脚了,巴基老爷换了个泡脚盆,重新添了热水,把小史蒂乎的裤腿挽到膝盖上,好好的泡脚,等着把老茧泡软了,就用小钝刀子轻刮下来。史蒂夫手脚都长的可好看,白皙细嫩,指节分明,连小脚趾指甲都长的挺完整。就是鞋子太破,脚上磨的全是老茧,脚后跟也全是裂开的小血口子,可把大老爷心疼坏了。


“史蒂夫,我看你没起冻疮?真是不幸中的万幸,你也太节俭了,手脚都不知道保护,买瓶凡士林也好啊!”


“哈!你还知道凡士林呢!谁告诉你的?你无论什么时候都要摆排场,洗个澡都要我给你加好多东西,我敢打赌,你都不知道洗澡水里加的是什么,反正就是仆人伺候你,在木屋里就是我伺候你。”史蒂夫乐呵呵的,说的还挺开心,可不知道这曾经的过往是多么牵动愧疚着大老爷的一颗心。


巴基老爷抬起头,一脸的痛惜,“对不起,小史蒂乎……我以后不会了……我现在是个穷人了,你小时候都是我照顾你的,将来也都是我照顾你,我努力赚钱,努力让你过上好日子。”


巴基老爷是全世界数得上数的顶阶Alpha大富豪,可在小史蒂乎面前,他就是巴基,也只是巴基,再没有别的身份,仅是一个最普通的Alpha,全心全意爱恋着心上人。


史蒂夫摇头,“我不怪你,巴基,那不是你,或者说不是完整的你,我一直都相信,只要是你回来,就一定是只爱我一个人的,就一定是只对我一个人好的,我没错信你,你真的回来了,我很开心……很开心……”


史蒂夫有点哽咽,深吸口气,止住了伤悲,重又绽起了微笑,“不说这些了,巴基你也要保护好手脚,还要把衣服都穿严实了,这样能防跳蚤咬,只要衣服勤洗勤换,跳蚤就不怎么来咬我们的。”


史蒂夫不想陷入到悲伤过往中去,大老爷更是不想,“好的,我们不说这些了,我要抓紧时间写《皇家公主号谋杀案》,我得想办法赚钱买到打字机才行,这样写起来的速度能快些。”


巴基老爷用胳膊擦了擦汗,略微的有些发愁,兜里一分钱都没,怎样才能赚到钱去买打字机呢?小史蒂乎的两只脚丫子终于被刮的白白净净了,仔仔细细的涂了护肤油,脚后跟更是厚涂了一层,同样的用细布包好了,大老爷长舒一口气,站起身准备收拾浴室。


史蒂夫不肯让他收拾,热水还有一些,巴基你也要泡水泡脚的,还要擦护肤油。史蒂夫原本不在意这些,手脚到了夏天自己会好,到了冬天自己会裂,从来都无所谓。现在不同了,大老爷心疼小史蒂乎,小史蒂乎同样也心疼大老爷,既然有了护肤油,就两个人都要用,都要保护手脚。


“好的,小史蒂乎。”大老爷很开心,也脱了鞋袜泡手泡脚。


两个人都是手脚纤长,极风流标致的人物,大老爷的脚丫子泡在热水盆里,也是感觉舒服透了。从没吃过苦的大老爷,是能吃得下苦的,只是需要一小段时间适应,来回的扭转身躯,拉伸着肩膀肌肉,稍有点酸痛,睡一觉就能好转了。


史蒂夫手脚都包着细布,坐在一旁微笑,裤腿挽到了膝盖上,自己没有手去放下来。大老爷担心他冷,伸手去帮他把裤腿放下来,白皙修长的小腿,汗毛白白细细的,皮肤莹润,血管都隐约能看得清楚。


史蒂夫骨相长的极好,纤巧修长,瘦不露骨,大老爷硬是没忍住,拿过这白润长腿狠狠亲了一下,青草香信息素弥漫了整个浴室,大老爷情动了。分别多年的心上人,露着雪白小腿,在眼前晃来晃去,怎么可能不情动。大老爷脸色泛红,尴尬透了,匆忙忙擦干净手脚,穿上鞋袜端起水盆收拾起了浴室。


大老爷情动样子史蒂夫最是熟悉,刚开始还吓了一跳,看到大老爷着急掩饰的窘迫模样又有点心酸。他是不准备再同任何人在一起的了,看来以后要同巴基保持距离了,想到此处,史蒂夫就站起身趿拉着鞋子想自己走回舱室。


“史蒂夫,你做什么?你刚包好手脚,不要乱动,我背你回去。”


巴基老爷不由分说背起了心上人,史蒂夫自然是不肯的,他都多大了,现在又高又壮,可要压死巴基了。


“哦!小史蒂乎你可别乱动了,你不是小时候的病秧子啦,你乖乖的,我还能背的起来,你再乱动,我要吐血啦。”


史蒂夫不敢乱动了,又高又壮的大个子靠在了大老爷的肩头,眨动眼睛忍住了泪水。这一刻仿佛回到了小时候,小小的他,被巴基背在了肩头,天还下着雨,他努力撑起伞,巴基在大雨中一步一步往家的方向走。


那时刻全世界都在他的伞下,他的伞下就是全世界,全世界也只有一个巴基,一个史蒂夫,在滂沱大雨中相依相伴,直到最后,直到时间的尽头!


***********************************

作者有话说:下周外出~仅下周五更新~请勿催更~三次元是现实~

***********************************

《向阳坡》印调:第三十七章印调链接,请点击~

全款预售,小亲亲确定有收本想法的,请至37章评论中 “+1”

初高中小亲亲不发货的哈~请见谅~今年参加高考的可以发货到大学地址~

希望能有更多小亲亲收本~印数越多~越有动力呗~



这张图无敌符合~侵删歉~



小桃子梳理了头发是这样哒~依然貌美倾城~话说CE就没有什么丑照片~长的太㺯貌啦~作者忍不住露出怪怪的小姐姐笑~

评论(127)

热度(1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