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静行走白月光

什么季节,你最惆怅 ?放下忙乱的箩筐。

【ALL盾/ABO/主冬盾】向阳坡

背景:泪珠钻石+鸳梦重温AU,无能力AU,泪珠钻石里的贫苦农夫很可怜,情感上很压抑。冬盾的生死两茫茫,也十分适合鸳梦重温的剧情。想写一个在逆境中坚持自我的Omega,如同林间永远向阳的山坡!


警告:ALL盾请注意,盾受请注意,结局是冬盾1V1,安静写文不想撕,不适者请自行离开。


SY主页:请点击  同步更新 请惠存

AO3主页:请点击 同步更新 请惠存


前文: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


本章 万字更新~

本章 巴基老爷=巴基+巴恩斯老爷=北极星~


***************************

 

第四十七章


史蒂夫不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仿佛一直在等着巴基收拾完浴室回来,又仿佛能嗅到青草香信息素的味道了,在暖暖青青草叶香中睡的香又甜,连梦都没做。


好睡了一觉,起床时没看到巴基,洗漱干净了去到厨房找吃的,就看到巴基穿的挺整齐,同珀斯嘀嘀咕咕的。巴基老爷看到史蒂夫过来,笑的可灿烂,“史蒂夫,我想到办法赚钱了,珀斯说托尼在斯塔克大厦门口放了祝福收纳箱,我准备过去写上个十七八条祝福话,赚点小钱回来。”


“斯塔克家的小彼得,一定是个又聪明又漂亮的好孩子,一定是特别像佩珀,绝不能像托尼,珀斯说他知道哪个商店里卖的打字机又好又便宜,就在布鲁克林第十三大道,我坐公交车去,买到就回来。”


一边说一边拿起史蒂夫的手仔细看,经过一晚上的保养,效果惊人的明显。大老爷挺满意,嘱咐史蒂夫吃完了早餐就要戴上复健手套,要时时刻刻记得戴上。


“……布鲁克林……”史蒂夫很有些心动,他原本没想过下船去溜达,现在是巴基回来了,心境有了明显好转,布鲁克林是爷爷和祖父相遇的地方,不知道是什么样子的?史蒂夫遥想当年,很有些心驰神往,眼睛不自觉的望向了窗外。


这可太好了!难得史蒂夫动了心思,大老爷立即改变了计划。大老爷其实不怎么认得路,大老爷惯常排场大,去哪儿都是巴恩斯家族车队一长串,现在是穷人巴基出门,肯定是要坐公交车的。大老爷这辈子没坐过公交车,担心有可能会迷路,就邀请珀斯同他一起去。珀斯当然是同意的,能同船王老爷一起玩耍,是值得夸耀一辈子的事情。


现在小史蒂乎也想去,大老爷立即把珀斯丢在了一边,也不怕迷路了,找杜根要了纽约地图,问清楚路线,准备同小史蒂乎来一次纽约市探险之旅。大老爷兴奋的直搓手,哈!这是同小史蒂乎第一次一起出去,可是太幸福了。


映着舷窗玻璃,梳整齐了头发,还把胡子也梳了梳。顶阶Alpha中的顶阶Alpha,胡子长的飞快,几天不剃就浓密密的了,再去借了德拉普先生的帽子来戴。二级水手巴基连顶体面帽子都没有,放在平时无所谓,但这次是同小史蒂乎第一次一起出去,大老爷重视之极,一定要戴顶不丢人的帽子。


史蒂夫也有点兴奋,毕竟是三年来头一次下船,还是同巴基第一次一起出去,心里面有一点悄悄然的窃喜。认真梳理了枯草头发,露出了极致漂亮的眉眼,穿上了能找到的最体面衣服,把帽子上缝着的粗黑绳子拆下来,算是能勉强戴得出去。


史蒂夫确实是美貌无双,稍稍捯饬一下,就是个顶顶漂亮的Beta。巴基老爷一看,这可不行,小史蒂乎太好看了,万一有人撩拨小史蒂乎可怎么办!跑回舱室配了枪袋出来,大老爷枪法如神,两肋下别了两把M1911。这是当年送给小史蒂乎防身的M1911,被大老爷一直带在身边留个念想,这次也是带上了白星号。


杜根和珀斯很想跟着去,都是爱玩闹的性子,又都存了想保护大老爷和史蒂夫的心思。大老爷想了想,毕竟安全第一,他这刚开始当个穷人,指不定要出什么纰漏呢。当年巴基第一次坐长途大巴去亚特兰大,下了车没走几步就被坏蛋撞傻了,成了一切苦难的开始。想到此处,大老爷就去问了小史蒂乎,如果小史蒂乎不想人多,那就只有他们俩个,如果觉的还行,人多了总安全些,他没坐过公交车,一切都得摸索着来。


史蒂夫也觉的安全最重要,听说布鲁克林坏蛋挺多,他和巴基都不熟悉纽约,等着将来逛熟悉了,再只有他们俩个人出去逛。史蒂夫没发觉他已经开始畅想将来只有他和巴基两个人的世界了,大老爷可是觉出来了,心里面的快乐如同喷泉一般,四个人乐颠颠的下了船,走去了公交车站。


哈!去曼哈顿的公交车票是五分钱,大老爷身上一分钱都没,挠挠头发,有点着急。史蒂夫早就准备好零钱了,两毛钱一起交给了乘务员,转头笑咪咪的嘲笑大老爷。


巴基老爷甜蜜蜜的听着,从里到外散发着开心与快乐,公交车上没有多少人,空座位很多,大老爷让史蒂夫坐,史蒂夫不肯坐,珀斯也不肯坐,大老爷很奇怪。杜根坐在了一个座位上,“巴基,你要坐下来的,Alpha们都坐下来,Beta才能坐下,Omega是一直都不能坐下的。”


还有这种规则?!大老爷皱起了眉头,找了个并排的座位坐下,史蒂夫这才坐到他身边去,伸手拍了拍大老爷膝盖,意示安慰。


“史蒂夫……我不知道……我没坐过公交车……难道一直都是这样的吗?”大老爷第一次感受到真正的阶级差异,竟然是出奇的难过。


史蒂夫歪头想了想,“一直都是这样的,原来我也不知道,我没自己出过远门,是割了腺体去查尔斯顿港找工作时才知道的。南方规则会更严厉一些,座位都是分配好的,Alpha们坐在前排最好的位置,Beta们坐后排,Omega们不能坐,也不能站在前排。这是社会发展到现在的阶级规则,想要改变,不知道要付出多大的代价,也不知道需要多久才能真正改变。”


史蒂夫说的很平静,纽约的公交车还不错,起码没有硬性分配座位,他同巴基是能坐在一起的。阶级规则固化的太久太久,成为了一种理所当然的,漠然忍受的社会现象,若想从根源处打破阶级规则,只能由教育入手,布朗学院任重而道远。


竟然是这样的吗?这真是触动极了大老爷。大老爷是真正有传承的世家子弟,除了当巴基的那七年,从没有单独出行过,更没有坐过公交车。巴基当年在孟菲斯种棉花,坏蛋Alpha是有那么几个,但那都是邻里之间的斗气行为,牵扯到了一定的利益问题,却不存在普遍的社会规则性。


巴基老爷有生以来第一次感受到了阶级恶意,他生来就站在金字塔尖上,生来就占有了最稀缺的顶阶资源,耍阴谋诡计相当在行,但那都是同顶阶间的战斗,挥手间亿万财富,大老爷不在乎,输得起赢的更漂亮。他没体味过一分钱难到英雄汉的窘境,更不知道底层Omega为了赚一块钱就可以同时接几个客人,更不知道连公交车上的座位都是分阶级的,底层Omega竟然连坐都不能坐。


当年史蒂夫来到他身边,确实是底层Omega的身份,可史蒂夫是底层Omega中罕见的顶阶Omega,等于是依靠美貌打破了阶级壁垒。巴恩斯老爷秉持着顶阶Alpha的傲慢,习惯性的轻视史蒂夫,可那真就是豪阔顶阶Alpha的习惯使然,真不是存心的。顶阶Alpha都是这么个德性,大老爷又是个爱玩会玩敢玩的,花钱包养个美貌顶阶Omega对他来说,再正常不过了。


巴恩斯老爷刚开始没把史蒂夫放在心上,对史蒂夫的一腔痴情也没太当真,惯常耍弄着史蒂夫的一颗痴心,这是大老爷的冷硬心机,耍习惯了,一时半会儿改不过来。后来对史蒂夫爱深了,爱重了,端正起了态度,不在乎史蒂夫的微寒出身了,将史蒂夫摆在同等位置上对待了,在史蒂夫拿了契约书离开后,操心起了Omega一个人生活的艰难。


巴恩斯老爷这辈子只操心过史蒂夫这一个Omega,只想着史蒂夫身为一个被灵魂标记的顶阶Omega要如何正常的安全的生活,准备了M1911,准备了大量的抑制剂和顶阶Alpha信息素。这一切都是因为大老爷爱史蒂夫,史蒂夫只是史蒂夫,是大老爷心尖尖上的爱人,大老爷对史蒂夫曾经的穷苦生活从没去思考过,更不会走下金字塔尖去认真体味。


现在不同了,现在是巴基回来了,站在金字塔尖上接受了最顶级精英教育的巴恩斯老爷与弯腰躬耕于棉花田里的穷苦农夫巴基最终融合成了巴基老爷。正所谓细小处见伟大,在此时此刻,从一个小小的公交车座位安排上,巴基老爷深刻体会到了底层Omega的悲惨与沉郁。


布朗学院的最大校董确实是巴恩斯家族,这是史蒂夫建立起来的Omega学校,巴基老爷千真万确只是因为史蒂夫这一个人,他没去真正思考Omega学校的意义,更没去真正看待Omega平权的意义。


组建布朗学院校董会过程中,起了关键作用的是伟大的托尼·斯塔克先生。托尼被佩珀教导的知世情,懂冷暖,天生爱冒险的跑去当间谍,又为了写《Omega:不为人知的另一段历史》,深刻了解过底层Omega的悲苦生活。所以托尼在看清楚史蒂夫的为人后,是那么的帮助史蒂夫,这是伟大的托尼·斯塔克先生真正的伟大之处。


伟大的托尼·斯塔克先生穿针引线,亲自开飞机到德州要求托尔·奥丁森加入布朗学院校董会,前前后后有半数以上的Old Money都加入进来。托尼是真真正正支持布朗学院的顶阶Alpha,在社会阶级平权问题上,他比大老爷看的更高更远。


这可能是因为斯塔克家族在严格意义上来说,属于Old Money里的新贵,是托尼的曾祖父凭借着天才头脑,挤进了Old Money圈子,还没有脱离社会阶级太久。佩珀是个Beta的作用也非常大,托尼不遗余力,既是为了Omega,也是为了Beta,在这个伟大时代中,平权事业将是个加速度的问题,布朗学院将是个真正的突破口。


这一切都发韧于史蒂夫这个底层Omega,托尼看到了史蒂夫最宝贵之处,史蒂夫注定会成为历史中的传奇。巴基老爷却刚刚看到,巴基老爷第一次正视了社会规则,第一次正视了布朗学院的历史意义,第一次正视了史蒂夫的伟大与传奇。


巴基老爷的世界观认知进入到了一个极速崩塌又极速重建的过程,在这一刻,巴基老爷真正成长为史蒂夫·格兰特·罗杰斯的北极星,成为这个黄金时代里群星璀璨中最亮的那一颗星,永远指引着史蒂夫的前行方向,永远是史蒂夫前行的精神基石。最情深爱笃的两个人是相互成就的,又是相互依存的,共铸了Omega平权事业的重启与辉煌。


“……小史蒂乎,你回来好不好?不单单是我想同你结婚生崽子,是布朗学院太需要你了,Omega平权事业需要有个人去真正的推动起来。小史蒂乎,我愿意你去做这个人,可能这是件很危险的事情,没关系,我会用生命守护你,我愿意跟随你去冒险,我愿意当你的垫脚石,去铸就只属于你的传奇。”


巴基老爷轻握住小史蒂乎的手,胸中爱意勃发,他的小史蒂乎注定不平凡,注定会成为历史中的传奇,他愿意付出一切,哪怕是生命也在所不惜。大老爷不知道,史蒂夫也不知道,曾经在遥远的过去,有一位中士对着他的将军,就说出过这段誓言,中士践行了他的誓言,用生命保护了他的将军,星落荒原。


“巴基……我要再想想……我不知道……”史蒂夫有点茫然,他明明只是个自我放逐的穷Beta,为什么就可以铸就传奇呢?!他不知道要自我放逐多久,他不知道要如何来原谅自己,他……什么都不知道……


史蒂夫微低着头,长长的眼睫毛眨动着,眼神里透着分外的迷惑与茫然,楚楚动人,我见犹怜。大老爷拿过他手揣在了胸口,让史蒂夫感受到大老爷胸膛里怦怦跳动着的一颗心,“小史蒂乎,没事的,你慢慢想,我会一直陪着你,一直陪你到最后,陪你到时间尽头。”


公交车上坐着很多人,可在这一刻,所有人都没了,只剩下了史蒂夫和巴基,只剩下了这对情深意浓的亲密爱侣。史蒂夫轻轻的将头靠在了巴基的肩膀上,闭起了眼睛,“巴基……我有一点开心……可也有一点难过……再给我一点时间……”


巴基老爷伸展开了臂膀,让心尖尖上的爱人靠的更舒服一些,低头亲吻心上人的乱头发,“好的,小史蒂乎,你慢慢想,我一点都不着急。”


柔情蜜意弥漫心间,周围的一切都是静谧的,仿佛全世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史蒂夫心里面甜甜的,酸酸的,涩涩的,只盼着能一直就这么坐下去,只可惜公交车到站了,高耸入云的斯塔克大厦近在眼前。


史蒂夫如梦初醒,脸色嫣红红的,秀色无匹中透着分外的不好意思,大老爷拉着他手下了公交车,一眼就看到又大又气派的祝福收纳箱。太好了,大老爷不肯放脱小史蒂乎的手,拉着飞奔过去,排到了队尾。


杜根和珀斯也跟在后面排队,绞尽脑汁的想着祝福话语。大老爷可是太炫技了,分别用英、法、德、意、西班牙语写十四行诗,极尽颂赞小彼得·斯塔克之能事,史蒂夫就在大老爷写好的纸条上画画,图文并茂,好看至极。


斯塔克大厦的工作人员,头一次收到这么高质量的祝福话语,字长的极漂亮,画也极有情趣,镶在相框里可是极好看的,二话不说,签字打赏了一百五十块钱,破了打赏的最高记录。大老爷太开心了,钱拿在手里立即就想花出去,看到旁边有卖墨西哥卷饼的,跑过去买了四大份,找了个避风角落里狂吃卷饼,幸福溢满了心田。


史蒂夫那一份是单独加料的,烤牛肉、酱牛肝、蒸蛋饼碎,堆的快要冒出来,再搭配上萨尔萨辣酱和酸酸甜甜的碎番茄粒,史蒂夫吃的满嘴巴都是酱汁,还伸出小粉舌头香甜甜的舔手指。大老爷笑的见牙不见眼,又跑去买了Coke来喝,这是大老爷头一次喝Coke,真是爱死了这味道。


快乐一直持续着,巴基老爷第一次带心上人出来逛吃逛吃,第一次走在大马路上拿着卷饼啦热狗啦Coke啦大吃大喝,心里面无端端有一种突破边界的畅爽感。兜里有钱,心底不慌,吃饱了喝得了,又去帝国大厦顶楼鸟瞰了纽约风景,才坐上公交车前往布鲁克林第十三大道。随着公交车缓缓前行,景致逐渐变的破落,史蒂夫紧盯着窗外,到了个站头突然要求下车,四个人赶紧的下了车,史蒂夫一路当先的往前跑。


布鲁克林在七八十年前还没有正式并入纽约市,当年这里聚集着肮脏的流浪汉、小偷、婊子、还有前来美国讨生活的各色新移民,是混乱、罪恶的原住地。现在也没有太明显的好转,街区依然破落,房子勉强有了整齐的模样,垃圾四处乱堆着,臭气熏天,时不时就有人从阴暗角落里出来,不怀好意地望着明显是突然闯入的外来者。


史蒂夫愣怔怔走在街道上,神情既懵懂又迷茫,周围的一切都是这么的破败与陈旧,可为什么他感觉好熟悉,是不是曾经在梦里来过这个地方?


在一条肮脏狭窄的暗巷里,史蒂夫停住了脚步,遥遥望过去,仿佛当年有一个小小的小史蒂夫,在这里被打的爬不起来。他的嘴巴很硬,心也硬,说什么来着?哦!对了!说的是“我能坚持一整天!”其实他是吹牛的,因为他是个还没分化的小病秧子,这时候是谁来了?是谁来救他了?


史蒂夫身形摇晃,心口冰凉,这一切仿佛是真实发生过的,又仿佛全都是假想出来的,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一只手默默伸过来,牢牢握住了史蒂夫的手,这是大老爷的手,永远温暖,永远坚实。


“史蒂夫,是我过来救了你,我本来不想搭理你,看你被揍的快要死了,还硬挺着爬起来,硬挺着吹牛,我就过来救你了……我那时好像是个流浪汉?我好像记得,又好像是在做梦……”


巴基老爷也有点吃不准,更有些不明白,他和小史蒂乎灵魂羁绊生生世世,也许有那么一世,他们是在这里相遇的?


史蒂夫望向了大老爷,眼中辉光闪耀,“巴基,你知道吗?我爷爷是顶阶Omega,他同我祖父是在布鲁克林相遇的,我们是他们吗?又或者是因为血脉传承的关系,我们才有了这记忆?”


“我也不知道……你当年小小的,好漂亮,穿的也很好,一看就是有钱人家的小少爷,拿着个本子四处闲溜达画画,坏蛋不欺负你又去欺负谁呢……”


巴基老爷眼神迷茫,愣愣的盯着小史蒂乎,时光穿透了时光,他对小史蒂乎是一见钟情的,他对小史蒂乎永远都是一见钟情的。在布鲁克林阴暗的后巷里是,在孟菲斯温暖的向阳坡上是,也许将来在大马路上乱糟糟的车祸现场也是,他和小史蒂乎生生世世,永远永远。


巴基老爷眨动着长眼睫毛,微微轻轻的,小心翼翼的,亲了下小史蒂乎的嘴角。心弦颤动的太厉害,拉起小史蒂乎的手放在胸口,小史蒂乎这么好,这么好,他要怎么样才能表达出对小史蒂乎的好呢?


史蒂夫脸色嫣红红的,浑身颤抖,大老爷亲过来,他想要躲开,身体却仿似被定住了一般,一根手指头都动不了。这是他的巴基,是他的信仰,是他永远的北极星,他没办法拒绝巴基,可他的小姑娘怎么办?他的小姑娘孤单单的多可怜,他不应该抛下克里斯蒂娜,他不配再拥有幸福。


史蒂夫克制着眼泪,巴基老爷也还是大老爷的,会转变的这么快吗?布鲁克林会是他们曾经生活过的地方吗?眼见着大老爷轻轻缓缓的凑过来,知道这是大老爷担心他不愿意的,给了他时间推拒的,可他手脚全都动不了的,他不想推开的,他要同巴基亲吻的,他太久太久没同巴基亲吻过了,他想知道巴基的嘴唇是不是还是那么香,那么甜。


巴基老爷再又轻轻亲了下小史蒂乎的嘴角,小史蒂乎的嘴角都是发抖的,冰凉凉的又香又甜,小史蒂乎没有躲开的,小史蒂乎也是想让我亲吻他的,突如其来的喜悦击中了大老爷的心,“……我的小史蒂乎……我爱你……”


在这前所未有的柔情时刻,巴基老爷还能觉察到危险,只能说大老爷天生的老虎性子,永远支棱着老虎耳朵。大老爷是怎么样拔出枪来,怎么样一枪打中想偷袭他的恶徒坏蛋,谁都没看清楚。只听一声枪响,从对面楼顶阴暗处掉下来一个流浪汉模样的低阶Alpha,扶着手腕惨叫,同时掉下来的还有一把老旧款的柯尔特M1917。


站在远处的杜根和珀斯迅速跑过来,挡在了大老爷和史蒂夫身前,可他们都是老实本分的水手,没有枪带在身上,更闹不明白怎么会有人拿着枪来暗算他们。大老爷弄不明白公交车上的座位规则,却很明白恶徒的亡命心理。明显是随机作案,他们四个人是外来的,又停留在了个特别破败偏僻的暗巷子里,他本身的有钱人气质估计还是挺明显的,引动着恶徒们临时起了意。


巴基老爷将史蒂夫护在身后,抬手就将腺体处的特殊遮盖胶布撕了下来,顶阶Alpha中的顶阶Alpha,皮毛味信息素狂放出来。无敌虎威,宛如寒冬降临,暗处传出被等级压制的剧烈喘息,还有支持不住的跌倒声。


巴基老爷遮盖住了顶阶Alpha信息素,恶徒们认为最多就是个中阶Alpha,小情人是个Beta,长的真好看,操起来肯定蚀骨销魂。两个随从一看就很挫,一个是低阶Alpha,另一个是Beta大胖子。想必是没见识的外地人,刚有了点钱,就带着Beta小情人四处嘚瑟。这笔买卖值得下手,外地来的中等肥羊,杀人抛尸,方便的很,Beta小情人可以多玩几天,玩够了再卖掉,又是一笔小钱。


布鲁克林一直是法外之地,坏蛋恶徒们无法无天,谋财就要害命,这是布鲁克林凶徒的习惯,全没把人命放在眼里。巴基老爷出生在纽约长岛祖宅里,是土生土长的纽约人,布鲁克林对他来说,却是个从没有进入到视线里的陌生地界,说是外地人一点都不冤枉。


布鲁克林恶徒太多,个顶个的穷凶极恶,没人有本事镇得住这帮子凶恶歹徒,因此也就没有形成统一的帮派。恶徒们随机作案,看到肥羊就凑合起来干一票,分了钱就鸟兽散。草台班子也就没有个组织者,恶徒们随意的形成了个包围圈,知道占据至高点,却不知道如何更好的藏身射击。


这种松散的临时组成的包围结构,给了大老爷安全逃脱的机会,大老爷对危险时局有天生的判断能力,庆幸没有碰到有组织的帮派作案。大老爷不想被人认出来,他这些年鲸吞海吸,难免会结仇家,阴沟里翻船这种事情,大老爷从不想落到自己头上。


巴基老爷护着史蒂夫往暗巷外面走,珀斯扶着杜根,紧随其后。纽约天气很冷,大老爷穿了件黑色大衣,料子不怎么样,却被身量高挑的大老爷穿出了意态风流。危机当前,大老爷进入到了神枪手模式,双枪在手,高平着举起,没有一丝颤抖,钢青色大眼睛泛起无机质的琉璃通透。杀气凛然间衣袂飘飘,寒威猎猎,皮毛味信息素暴起狂卷,寒冻冰原上的噬血老虎动了真怒。


这时候如果有识货的高等阶Alpha在现场,能看明白大老爷其实是个惹不起的硬碴子,肯定立马就收手了。布鲁克林的恶徒们却都是最底层出身,低阶Alpha没几个,大多数是Beta,面对顶阶Alpha中的顶阶Alpha,不识货还傻大胆。看到杜根被顶阶Alpha信息素无差别压制到走不动路,就想打断杜根的腿,以此来拖住大老爷的步伐。


巴基老爷心如坚冰,浑然不惧,连着七发子弹,弹不落空。M1911一个弹匣里有八发子弹,大老爷打空了一把枪的弹匣,几乎是瞬间就重换了弹匣。行云流水不足以形容大老爷的敏捷与果敢,动作致命而又优雅,大老爷就是生在了顶阶豪阔的世家,否则就是一把至强至狠的人间凶器。


这一手真正把藏在暗处的恶徒们震住了,几个咬牙支持的Beta恶徒先跑了,几个低阶Alpha被顶阶Alpha信息素压制的快要尿了裤子。大老爷护着史蒂夫一步一步走出了暗巷,身形转动极为机敏灵活,节奏丝毫不乱,走到了阳光亮处,收敛起信息素,扶起杜根一路快跑到路边,碰巧来了辆公交车,不管去哪儿,上了再说。


杜根差点就尿了裤子,满头大汗,吓的话都说不出,可算是见识到顶阶Alpha的刚猛杀威了。不知道他是倒霉还是幸运,头一次见识到顶阶Alpha爆信息素,就碰到了大老爷,单论信息素一对一的攻击,除了托尔·奥丁森,没人是大老爷对手。珀斯也难受的快要吐了,庆幸公交车上人不多,他还能坐在座位上,否则真要吐出来了。


巴基老爷可顾不上他俩,前前后后的检查史蒂夫,就担心小史蒂乎碰破点油皮,他可要心疼死啦。史蒂夫没受什么影响,他鼻子嗅不到味道,又见识过大老爷的枪法如神,知道巴基是一定能保护他走出来的。只要是巴基,就一定能!因为他是巴基心尖尖上的爱人!史蒂夫有这个自信,事实也是如此,被大老爷护在身后安安全全的走了出来。


“巴基,我没事,是我乱溜达,差点闹出事,我不再乱溜达啦。”史蒂夫很愧疚,拉住巴基让他赶紧坐下。


“哈!这有什么,这世上又有什么地方是我们去不得的,没事的,再说我们都记得这地方,可能很久远很久远之前的我们,住在这里也说不定,有机会我们多带些人手,再过去看看。”


巴基老爷最是沉着冷静,遇险不惊,逢喜不慌,也不会瞎吹牛,说自己凭着两把枪就能横扫布鲁克林了,安全带着小史蒂乎走出来是一回事,再想回去看,必然是要多带些人手的,这是大老爷务实迅敏的谨慎个性所决定的。


踏破七海的船王大老爷,从不低估敌人,也从不高估自己,这自信从容的模样可是让史蒂夫爱到了心坎里。从小到大,巴基都是史蒂夫的信仰,是史蒂夫最坚实刚毅的靠山,更是鼓励史蒂夫勇敢前行的灵魂基石,时至今日,仍然不例外。


刚刚着急逃跑,碰到个公交车就上了,结果坐反了,大老爷看时间还够,杜根和珀斯也需要缓缓,就带着史蒂夫坐在了靠窗位置,让小史蒂乎把头靠在自己肩膀上,一下下轻抚小史蒂乎的头毛。大老爷刚在暗巷里连伤八人,枪枪命中,铁血杀伐,骇人至极。脱了险境,立即卸下寒冬铠甲,用尽了千般柔情,温柔安慰着心尖尖上的爱人。


这就是现实吗?巴基老爷真的就是巴基吗?史蒂夫的记性很好,可以说是太好了,他清楚记得巴恩斯老爷拿他当诱饵时的惊险亡命。巴恩斯老爷是爱他的,史蒂夫是知道的,也是相信的,只不过这爱总得上秤量一量。


巴恩斯老爷不会登上白星号,不会带他出来逛吃逛吃,更不会为了买便宜打字机而来到布鲁克林。如果是巴恩斯老爷找到了他,当天就不会让他离开,会连夜把他打包回咆哮山庄关起来。因为他生过克里斯蒂娜了,巴恩斯老爷会认为他是愿意生崽子的,会千方百计给他治疗,打各种信息素逼他生崽子,会认为再生出个崽子,他有了精神寄托,就会好转了,就不会再想着逃跑失踪了。


巴恩斯老爷会认为已经付出了一切,会给他一个隆重的世纪婚礼,会认为已经把心都掏出来给他了,可他依然不开心,依然想逃走,巴恩斯老爷会特别委屈,然后这爱——最终会消亡!


这爱一旦消亡了,他将什么都不是,他只是个割了腺体的穷Beta,没有了巴恩斯老爷的爱,却依旧被关在咆哮山庄,回不去孟菲斯,回不去向阳坡,见不到他的小姑娘!


“啊!不要!”史蒂夫激灵灵打了个冷战,霍然惊醒,满头满脸的冷汗,忧伤惊惧到了极点。巴基的肩膀太舒服,史蒂夫靠着靠着,一不小心就睡着了,却被噩梦硬生生的吓醒了。


“别怕,小史蒂乎,是我,是巴基在这里,我永远都在。”巴基老爷知道小史蒂乎被吓到了,紧紧抱住小史蒂乎,发散出最温暖的青青草叶香,一下下亲吻小史蒂乎的乱头毛,“别怕,我永远都在,一直都在……”


“……巴基……幸好是你回来了……我好害怕……”史蒂夫吓坏了,这恐惧不足以向外人道,也没什么人都听懂,巴基却全知道,全懂。巴基是回来了,可巴恩斯老爷依然存在,刚在暗巷里寒冬先生临危不惧,铁血酷寒,露出了巴恩斯老爷的本来面目。史蒂夫怕极了巴恩斯老爷,怕极了巴恩斯老爷的等级压制和冷酷无情,怕到做噩梦的地步。


巴基老爷心中千般悔恨,万般怜惜,他也没什么好办法,只能用一腔心头血去浇灌小史蒂乎,让小史蒂乎相信真的是巴基回来了,巴基在小史蒂乎面前就只是巴基,真不是巴恩斯老爷,也永远不会是巴恩斯老爷。


“是我回来了,是我,是巴基,是你的巴基,我再不会离开了,我永远守着你,永远永远……”巴基老爷大力的紧紧的拥抱,热暖暖的气息,无穷无尽的青青草叶香。


史蒂夫在这最温柔最有力气的拥抱中,渐渐回了魂,用胳膊擦干净冷汗,表示想喝一瓶Coke压压惊。


没问题,一切都没问题,大老爷张嘴就要求停车。公交车竟然真就靠边停车了,四个人下了车,没走几步就买到了Coke,站在路边一人一瓶慢慢喝了。史蒂夫已经缓了过来,好奇为什么说停车就停车了。大老爷撇嘴,说他遮盖胶布跑丢了,刚又发散了顶阶Alpha信息素,他猜想顶阶Alpha一定是有特权的,想不到真就有特权。


巴基老爷没感觉有什么可得意的,平权的种子已经在他心里生根发芽,在守护小史蒂乎的生命旅程中,茁壮长成了一颗参天大树,最终开出了最美丽的花朵,结出了最鲜美的果实。


经过这一场虚惊,四个人都没有了逛吃的心思,转了两辆公交车,找对了商店,买了打字机,一溜烟儿回到了白星号。巴基老爷把剩下的钱全都给了史蒂夫,他赚的钱理应都给到史蒂夫,现在赚的是不多,慢慢会多起来的,日子一定会好起来的。


巴基老爷笑咪咪的,钢青色大眼睛闪着熠熠光辉,同多年前吃着苹果馅饼说将来一定能过上好日子的穷人巴基,重叠成了个一模一样。史蒂夫很想去抱抱这样的巴基,岁月流连并不算什么,巴基永远是巴基。史蒂夫忍了又忍,终于是硬挺着忍住了,戴上复健手套躲在角落里画了会克里斯蒂娜,平复了心绪,静等着白星号启航回利物浦港。


白星号启航时,寇森已经离开纽约回转咆哮山庄了,娜塔莎带着佩吉和谢廖沙前来送别。谢廖沙被小明珠抱在怀里狂哭,小崽子这几天同史蒂夫玩疯了,可喜欢史蒂夫叔叔了,连史蒂夫叔叔的乱麻胡子都忍了,可史蒂夫叔叔为什么又走了?两岁半的谢廖沙不明白,哭的震天响。


小明珠忍住了眼泪,大喊着让史蒂夫在白星号上待够了就赶紧回来,她和朗姆洛在亚特兰大等着他,永远等着他。史蒂夫微红了眼圈,三年来头一次有了念想,也许他真应该回亚特兰大了,布朗学院在等着他。


巴基老爷连甲板都没上,心性冷硬的西伯利亚虎,没有半点离别愁绪。再说小史蒂乎在哪儿,哪儿就是他的家,他高兴还来不及呢。在舱室里闷头写《皇家公主号谋杀案》,他要抓紧写完,抓紧赚到稿酬,身为Alpha,不能养家糊口可怎么行!


白星号赶着要回家,只捎带了一点货物,是准备在法国瑟堡港卸货的。水手日常工作无外乎敲铁锈、刷油漆、修补船甲板,巴基老爷跟着史蒂夫认真学,很快就似模似样了。船上的气氛也很好,大老爷如果愿意,就是那最风趣最贴心的好兄弟,杜根和珀斯更是天天唾沫星子横飞,不重样的讲述大老爷双枪在手,天下我有的英武事迹。


巴基老爷有一次打字打累了,坐在旁边闲听了一回,差点没乐死,跑过去问小史蒂乎:“这是我吗?我有打死了三十二个高阶Alpha,一路带着你杀出布鲁克林吗?我还只打手腕子,我还说了一堆震场子的话,反派死于话多,杜根和珀斯不知道吗?”


史蒂夫也已经听了好几个版本了,听的正开心,嫌弃大老爷吵闹,影响他听故事,把大老爷赶到舱下去打字。史蒂夫故意板起脸假装薄怒的样子,可是太好看了,大老爷才不肯下舱去,喊着要晒太阳,将打字机拿到了甲板上,蹲在一边打字,时不时看一眼小史蒂乎,心里甜蜜蜜的。


这时候如果有陌生人上船来,一定是看不出大老爷真实身份的。大老爷穿着破衣烂衫,空嘴吃大蒜,站在船弦上朝着大海撒尿,刷油漆刷的快又好,同大家伙儿一起高唱《给我一毛钱》,脸上是纯然质朴的快乐,完完全全是一个穷苦水手的模样。


史蒂夫很开心大老爷的转变,知道这是大老爷真心想陪伴他过日子,可又止不住的心酸。巴基老爷是踏破七海繁华的顶阶Alpha,而他只是个割了腺体的穷Beta,崽子都生不出了,他不应该耽误大老爷的光辉前程,红颜白发发如雪,终究要离别!


***********************************

作者有话说:本周过的极为操蛋,摸进深山老林里考察古村落,信号都时有时无!三次元真心悲催!

***********************************

《向阳坡》印调:第三十七章印调链接,请点击~

全款预售,小亲亲确定有收本想法的,请至37章评论中 “+1”

初高中小亲亲不发货的哈~请见谅~今年参加高考的可以发货到大学地址~

希望能有更多小亲亲收本~印数越多~越有动力呗~



借了帽子穿着破大衣带小史蒂乎出来逛吃逛吃的巴基老爷~

评论(126)

热度(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