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静行走白月光

什么季节,你最惆怅 ?放下忙乱的箩筐。

【ALL盾/ABO/主冬盾】向阳坡

背景:泪珠钻石+鸳梦重温AU,无能力AU,泪珠钻石里的贫苦农夫很可怜,情感上很压抑。冬盾的生死两茫茫,也十分适合鸳梦重温的剧情。想写一个在逆境中坚持自我的Omega,如同林间永远向阳的山坡!


警告:ALL盾请注意,盾受请注意,结局是冬盾1V1,安静写文不想撕,不适者请自行离开。


SY主页:请点击  同步更新 请惠存

AO3主页:请点击 同步更新 请惠存


前文: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


本章 万字更新~

本章 小桃子认知到真正的巴基老爷~


***************************

 

第四十八章


白星号归心似箭,几天后就进了法国瑟堡港,这是司炉伊斯迈的家乡,欢天喜地的下船回家过圣诞节。在瑟堡港卸货需要停留两天,伊斯迈心里盘算着今年的收成挺不错,就邀请大家伙儿去他家里吃顿晚餐,眼神是巴望着大老爷的,能邀请到世界船王去家里做客,说是蓬荜生辉也不为过。


巴基老爷自然是要问过小史蒂乎的,他可不是一个人,他是有心上人的,下船上岸是要心上人同意的。史蒂夫心境放开了,就想着多去岸上走走,自然是同意的。伊斯迈可是高兴极了,哼着小曲回家准备去了,大家伙儿就商量凑钱给伊斯迈家三个小崽子买点实用的礼物。乔纳森和帕西瓦尔最是跳脱的性子,就说由他俩上岸去买,他俩可会买了。大家伙儿凑好了钱,交给乔纳森和帕西瓦尔去买礼物,剩下人就开始卸货了。


卸货挺顺利,是德拉普先生的老主顾,大家伙儿直接分了钱,午餐也没吃什么好东西,都想着去伊斯迈家吃好喝好呢!就是乔纳森和帕西瓦尔怎么还不回来?杜根起了担忧,就说带着人下船去找找。


正说话间,乔纳森和帕西瓦尔浑身是血的回来了,乔纳森被斩断了一根小手指头,痛的直哭。德拉普先生急忙问是怎么回事,乔纳森和帕西瓦尔就说在岸上看到有卖小崽子骑的小童车,伊斯迈在纽约时就很想买一辆来着,价格贵的要命,想了好几天也没舍得买。乔纳森和帕西瓦尔一直记着这件事的,看到小童车价格挺便宜,大家伙儿凑出来的钱足够买三辆的了,正好伊斯迈家三个小崽子每人都有一辆。俩人高高兴兴的拿钱去买,卖家二话不说拿出了扑克牌,说玩牌赢了的话,是可以免费拿走小童车的。


乔纳森和帕西瓦尔平时就喜好喝个小酒赌个小钱,又想着贪小便宜,就上了这恶当,眨眼间钱就输了个精光。乔纳森和帕西瓦尔这时候才感觉出了滋味不对,担心回船上没办法交待,这是大家伙儿一起凑出来的钱,兼又年轻气盛,就同卖家吵了起来。


如果卖家是个灵醒的,明明已经骗到了钱,得饶人处且饶人,也就没什么的。偏偏卖家穷凶极恶惯了,在这码头岸上做骗人勾当,做的太顺利,一时间得意忘形了,欺负乔纳森和帕西瓦尔是无根无业的穷水手,叫来兄弟揍了他俩一顿,还斩断了乔纳森的小手指头来扬名立威。


这还得了!欺负人也不能是这么个欺负法!


巴基老爷一听,老虎眉毛都立起来了。德拉普先生也是气极了,这是他白星号上的水手,如果这次不找回场子,以后白星号就没办法登岸瑟堡港了。两个人眼神一对,二话不说就要上岸找场子去。德拉普先生点了人手,留下大副麦尔森和珀斯看顾史蒂夫,巴基老爷是一定不会让史蒂夫上岸打群架的,德拉普先生心里是有数的。


巴基老爷只配了一把M1911,另一把M1911留给史蒂夫防身,很大力的亲了史蒂夫脑门一口:“放心吧,史蒂夫,老爷我打牌从来不会输,乔纳森和帕西瓦尔是你的好兄弟,也是老爷我的好兄弟,这场子老爷我一定要找回来!”


这是巴基老爷头一次在史蒂夫面前自称“老爷”,这是巴恩斯老爷动了脾气现了原形,敢欺负大老爷的兄弟,嫌命活的太长了!说完大老爷就跑走了,史蒂夫连句“万事小心”都来不及说,这是大老爷说完了,才发觉是自己的大老爷脾气顶了上来,担心惹小史蒂乎生气,麻溜的逃跑了。


史蒂夫从没感觉时间这么慢过,几乎是坐立难安,这里是法国,不是大老爷的地界,万一真有个差错可要怎么办!史蒂夫一刻都停不下来,配好了枪袋在甲板上走来走去的张望,只感觉这心是越跳越快,快到要从嗓子眼儿里跳出来。


大副麦尔森拿了把毛瑟步枪,站在甲板上不停做着瞄准动作,他有保护史蒂夫的职责,大副先生心里也是有数的。珀斯看史蒂夫实在是太焦灼了,就炸了几根香肠给他吃,想着史蒂夫吃点东西就能缓解下焦虑。


史蒂夫吃了几口就完全吃不下了,他太担心巴基了,直感觉吃进肚子里的香肠都是一块块的,忍不住的就想吐。史蒂夫忍着不吐,酸水一直从肚子里泛上来,他就一直咽回去忍着。实在咽不下了,忍不住了,跑去找大副麦尔森说他也要到岸上去,他也会开枪的,枪法还凑合,他要去帮着巴基打群架。


麦尔森先生自然是不肯的,坚持要史蒂夫待在船上,麦尔森先生是严谨古板的英国人,嘴巴紧抿成了一条缝,从头到尾只有两个字:“不行!”


史蒂夫急死了,坚持说一定要去,两个拗性子的人,碰到了一起,火花飞溅。正争执间,只听岸上一阵阵喝彩声歌声传过来,白星号一行人挺胸叠肚,高唱着《给我一毛钱》,兴高采烈的回来了。


周围还有好些个闲人跟着起哄喝彩的,三辆小童车被白星号一行人来回传递着,无端端有闪闪发亮的感觉。巴基老爷走在了最前面,手里还拿着一叠钱,随手发钱的行径可是太暴发户嘴脸了,史蒂夫长舒了一口气,待到大老爷上了船,立即扑过去仔仔细细看了大老爷一遍。


巴基老爷舍不得史蒂夫碰破一丁点油皮,史蒂夫同样是如此,看到大老爷毫发无伤,才算是放下了心,开始询问起了情况。乔纳森和帕西瓦尔唱着歌一般描述起了大老爷的文韬武略,智勇双全。


事情经过听着挺简单,里面却实打实蕴涵着巴基老爷的冷静与智慧。先是大老爷一脸冒傻气的去看小童车,外地大傻瓜的气息活灵活现,卖家认为这是新一口肥羊上门了,立即拿出了扑克牌。大老爷才不会用卖家的记号牌,就傻乎乎的说不玩旧牌,玩就要玩新牌,杜根就是那恰巧买了新牌的路人甲,手里还捏着几张钞票说要一起玩。


巴基老爷和杜根都说了一口蹩脚的法国乡下音,大老爷自然是装的,大老爷会说正宗的法国巴黎腔,杜根却真就是如此的,因为杜根喜欢的Omega婊子就是法国一个不知道什么乡下的乡下人。


巴基老爷就尽量让杜根多说,他自己则装作爱不释手的看童车。大老爷惯会装腔作势,卖家就是一个欺行霸市的中阶Alpha流氓,论计谋差了大老爷十万八千里,很自然的就上了当。倚仗自己是个惯会赌钱的,还怕赢不了这两个乡下傻子,艺高人胆大的换了新牌。


哈!只要是没作记号的新牌,巴基老爷就是无敌的存在,赢了所有的小童车,有十几辆之多。大老爷随手就送给了围观起哄的闲散本地人,只留下三辆是要送给伊斯迈的。这是大老爷能够安全脱身的保障,本地人得了好处,自然是不会再吐出来的,也会为了占这点小便宜而偏帮着他。


卖家这时候已经气疯了,所谓的兄弟们也都赶了过来,巴基老爷索性就把藏在人堆里起哄的水手们全都叫齐了。就是白星号找场子来了!您打算怎么着啊?!有本事赌点现钱呗!您怎么说也是个中阶Alpha,想在码头上明白混,不找回场子怎么行?再说您这也不一定输啊!大家这回明刀明枪,一是一,二是二,来场认真的,赢了我给钱,还要跪下来认您当大哥,输了你给钱就行,我收不起您这样的兄弟。


巴基老爷学什么像什么,受过最顶级精英教育,是最优雅高贵社交季里最耀眼的星星,却也能跟着穷苦水手们狂吃大蒜啃黑面包。张嘴就是江湖腔调,粗野的咧嘴巴大笑,牙口里还叼着根牙签。当然这牙签仍然是虎须签,大老爷习气还是在的,只不过除了史蒂夫,没人识货罢了。


巴基老爷装的太像了,成功骗过了所有人。卖家虽然只是一个中阶Alpha,却一直拥有一颗想要称王称霸的心,什么叫做人心不足蛇吞象!螺蛳壳里还想要做道场?卖家看不透大老爷的伪装,自认为起了“爱才”的心,真就摆起了大哥谱儿,嘴里叨叨着,手上比划着,支起了赌局。


巴基老爷笑咪咪的,张嘴叫大哥,手底下掏家伙,几把牌下来就赢到卖家倾家荡产。这还是大老爷牵挂着小史蒂乎,想着早点回船上,不愿意浪费时间来撩拨这坏蛋卖家,否则真可以把这卖家耍弄到去跳海。


巴基老爷随手赢钱,随手就给周围看热闹的闲散本地人发一些,把个气氛炒到了极致,在卖家恼羞成怒动手之即,换了杜根带着水手们打群架,大老爷不屑动手,因为德拉普先生带着警察来了。


除恶务尽,这是大老爷的行为准则。当年巴基失了记忆,同样知道事情要么不做,要么就做到底,在孟菲斯拼着晚上不睡觉,吓走了欺负史蒂夫的坏蛋中阶Alpha。眼下这瑟堡港码头同样是个中阶Alpha,不上不下的靠欺骗外地人赚钱,根基一定不深,只要能把警察叫来,再串联几个本地人出口供,关上个几年是没问题的。


巴基老爷也没天真到认为警察来了就能尽心尽力了,但他手里有赢到的赌债契约,直接就给了带头的警察队长,只有把这坏蛋中阶Alpha关起来,这赌债才有可能变现。警察队长是个明白人,拍了拍大老爷肩膀,废话不多说,看了看乔纳森的断手指头,直接带走了坏蛋卖家这一堆人,再叫了几个本地人去录口供。至此白星号大获全胜,铲除了码头上的小恶霸,周围闲人们得了实际好处,可是高兴坏了,一路跟着白星号闹哄哄的喝彩唱歌。


乔纳森和帕西瓦尔兴奋的要死要活,手舞足蹈极尽夸赞船王老爷如何的力挽狂澜,如何的洞察人心,水手们齐声应和,全都是钦佩到不行的嘴脸。原本船王老爷的名声再怎么大,都是虚晃晃的,水手们也就是听听,大多数还是出于对顶阶Alpha生理性本能的畏惧。


巴基老爷不想让水手们怕他,一直有贴遮盖胶布,保持着风趣幽默的模样,成果还算不错。可这都是停留在表面上的,真正让水手们掏了心窝子的,是这次大老爷展现出的兄弟义气,水手们都由衷的挑起了大拇指,说一句“船王老爷仗义!”。


这才是大老爷真正想要的,大老爷是真正要陪伴小史蒂乎一生一世的,白星号对小史蒂乎很照顾,小史蒂乎的兄弟,就是他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的兄弟,大老爷的羽翼足够坚实庞大,有能力护佑他想护佑的任何人。


史蒂夫是明白的,他明白巴基这么做全是为了他,可他不想要巴基冒险,他不想再失去巴基,如果巴基再出点什么事情,他是活不下去的。在所有人的欢呼声中,史蒂夫咬紧牙关,拼命克制,可还是红了眼圈,转身跑回到舱里。


史蒂夫不愿意去做扫兴的事情,更不愿意成为一个自哀自怜小家子气的人,可他就是忍不住,怎么忍都忍不住。他担心巴基,担心的快要死了。他不想被任何人看出来,更不想让巴基看出来,就想自己去躲一会儿,捱过了这一小会儿时间,他就能恢复正常了。


巴基老爷停滞了几秒,他不小心露了巴恩斯老爷的冷硬形迹,心里面虚的很,可担心引动小史蒂乎想起过往,再去悲伤难过。眼看着小史蒂乎跑回了舱室,心里面打了好几回鼓,终究是放心不下,快步跟去了舱室。


舱门没锁?!看来小史蒂乎还不是那么生气的,不知道会不会很害怕他?大老爷好生忐忑,小心的推开舱门,小史蒂乎正坐在门口床边低头吸气,大老爷可心疼死了。


“对不起,史蒂夫,我一时没忍住,你知道我脾气确实有点硬。大家伙儿都是你的兄弟,那也就是我的兄弟,我不能眼看着坏蛋来欺负我兄弟。我知道你不愿意看到我玩牌赌钱,这让你想起当年……对不起……对不起……”


史蒂夫还没怎么样,大老爷先开始嚎啕大哭起来。大老爷恢复了记忆后就成了个爱哭包,每当想起他曾经把小史蒂乎抛出去当诱饵,他就恨不得抽死自己。这个坎大老爷真是过不去的,想起来就哭,更想去死算了,他当年真是被猪油蒙了心,怎么能?怎么忍心?


“小史蒂乎……对不起……对不起……我恨不得死了算了……也许我死了我才能好过一点……我不原谅我自己……我实在是……”巴基老爷跪倒在爱人身前,把脑袋深埋进爱人胸膛里,哭的哽咽难言。


史蒂夫一下一下轻抚着大老爷的粗硬头毛,“巴基,你别难过,事情过去了,那不是现在的你,我心里是知道的。你说了我们要向前看,我听你的话,在向前看了。我是太担心你了,我担心你在岸上碰到危险,巴基,我已经失去了你一次,我不想再失去第二次……我已经失去了克里斯蒂娜……我绝不能再失去你了……答应我,不要总做这种危险的事,或者有什么危险的事情,我们一起做,我们一起向前看,一起向前走,好不好?”


“好的,好的,小史蒂乎,你是这世界上最了解我的人,你能分清楚,我真是太开心了,我再不会随便做危险的事了,我现在不是一个人,我现在有你,你是我活在这世上的动力源泉,我要和你一起长命百岁,一起好好的过日子。”


巴基老爷的眼睛又大又圆,钢青色瞳仁极为明亮,瞪起来凛凛虎威。现在却是刚哭过,波光粼粼的,湿湿漉漉的,自带着氤氲气息,透出了分外的澄明润透。抬头看着爱人的样子,期盼中带着丝心碎,哀伤中带了点迷茫,仿佛突然出现在车灯前的大角杈雄鹿,想靠近却又不敢,想探寻却又在鼓舞勇气。


史蒂夫这一颗心哟,千回百转,巴基就是一头极漂亮极高壮的大角杈雄鹿,这真是他的巴基,他的巴基就是这样的哟!


“……巴基……我的巴基……”


史蒂夫浑身颤抖,伸手扶住大老爷的脑袋,闭起了眼睛将红唇印了上去。在布鲁克林暗巷里,他就想同大老爷亲吻了,却被坏蛋们打断了。事后他又陷入到了愧疚当中,感觉自己同巴基逛吃逛吃的,可他的小姑娘却一个人孤零零待在向阳坡上,他有一种背叛了克里斯蒂娜的感觉,连躲了大老爷好几天。


巴基老爷知道的很清楚,他是来陪伴小史蒂乎的,不是来纠缠小史蒂乎的,无论小史蒂乎是进是退,无论小史蒂乎最终给不给他机会,大老爷全盘接受,这一颗真心大老爷全盘奉上,无论是被小史蒂乎抱在胸膛里,还是扔进大海里,大老爷无怨无悔。


史蒂夫是知道的,史蒂夫是这世界上最了解大老爷的人,史蒂夫全知道,也全相信,可他放不下克里斯蒂娜,他也不想放下,他彷徨忧郁的无着无落,不知道如何是好,可在这当下,史蒂夫暂时放下了他的小姑娘,他只想去亲亲抱抱巴基,他的巴基,是这世界上最好的Alpha。


巴基老爷太激动了,浑身的血液都冲到了头顶上。这是巴基与小史蒂乎的亲吻,远隔了太久太久的岁月时光,远隔了太多太多的生死折磨,远隔了太深太深的悲伤喜悦。这吻太痛太苦了,可又太香太甜了,两个人的眼泪止不住的滴滴流下,流进了彼此的嘴唇里,也流进了彼此的心坎里。


时光穿透了时光,在这一刻,两个人都仿佛回到了过去,回到了白月光下棉花田里的初吻。那一次也是小史蒂乎主动的,小小的小男孩子鼓足了勇气,主动去亲吻巴基,紧张到浑身发抖,小尖牙齿磕破了巴基的嘴唇。巴基明白小史蒂乎的心意,用尽了柔情,用尽了爱意,一点点的缠绵,一点点的厮磨,两个人确定了彼此,生生世世,永不分离。


时至今日,小史蒂乎长大了,长的比巴基还要高还要壮,可他历经雨雪风霜,归来依然少年!他的心永远不会变,他永远等在这里,等着心爱的巴基回来。巴基真的回来了,灵魂羁绊生生世世的两个人,就应该在一起,永远在一起。


“我爱你……我的小史蒂乎……”


巴基老爷情动了,这是他命定的爱人,生生世世的爱人,他恨不能含进嘴巴里,吞进肚子里,紧搂住小史蒂乎又温柔又凶狠的亲吻,可这还不够,他还想要更多,可小史蒂乎是个Beta,他不能伤害小史蒂乎。


顶阶Alpha中的顶阶Alpha,大老爷在要死要活的晕眩中保持住了一线清明,撕破了纠缠扭结成糖黏豆般的缠绵状态,嗓子都哑了。


“小史蒂乎……我要去缓缓……我要去……”


史蒂夫迷乱无比,脑子里嗡嗡响,他听不到也不想听,巴基的亲吻好甜好香,巴基的怀抱好紧好热,他想要这怀抱,想要这亲吻,张嘴巴去堵住巴基的话语,伸舌头去舔巴基的软糯上腭,这是巴基的敏感点,他知道。


这时候如果有人经过的话,会发现大老爷浑身宛如实质的在冒火,火势熊熊,燃烧的空气都在噼啪爆响。大老爷太不容易了,他不想伤害小史蒂乎,他只能硬忍着,想抓住小史蒂乎四处乱摸点火的手。


“嘶……嘶……嘶!”


四处乱摸的小史蒂乎伸手去摩挲大老爷的Alpha腺体,遮盖胶布贴太久,腺体处的皮肤都贴坏了,每次剥胶布时都活撕下一层油皮。大老爷一声不吭的忍着,眼下他情动难抑,腺体突突突的跳动,猛然间被小史蒂乎不知轻重的摩挲,真是没忍住,痛到嘶嘶嘶的抽冷气。


“怎么了?巴基。”


史蒂夫立即清醒过来,睁开眼睛询问,脸色嫣红红的,嘴唇嫣红红的,太过情热无极,额头上起了一点薄汗,晶莹莹的,真是好看极了。


“没什么,小史蒂乎你不生我的气就太好啦,外面天冷,你消了汗再出去,我在甲板上等你,你多穿点,不知道伊斯迈家舍不舍得烧煤点热炉子的,多穿点总是好的。”


巴基老爷也是起了热汗,一边用胳膊擦汗,一边站起来就要走。他不敢久留的,他不想伤害小史蒂乎,也不想让小史蒂乎看到他腺体处的伤痕,他情动的味道又特别重,他要躲到后舱甲板上去散散味道。


史蒂夫太了解大老爷了,伸手就拽住了大老爷,拨开衣领子去看Alpha腺体。大老爷一直有贴遮盖胶布,遮盖胶布的边缘红肿一片,还浸出来一丝丝血痕,想必胶布下就是一大块伤痕了。


“巴基,你为什么要一直贴胶布,皮肤都贴坏了,你的顶阶Alpha味道收敛的很好,没必要贴胶布伪装成个中阶Alpha。你就是顶阶Alpha,顶阶Alpha中的顶阶Alpha,我以你为荣,便算我不是顶阶Omega了,便算我不同你在一起了,你也是我的骄傲。”


史蒂夫太心疼了,手脚麻利的倒水打湿毛巾,用湿毛巾捂湿捂软了胶布,一点点轻柔的剥开胶布。果不其然,腺体处破了很深的一大块伤痕,再加上十字花刀的红痕,感觉都像溃烂了一样。


“……巴基……”


史蒂夫感觉自己的腺体都痛了,抬头狠瞪了大老爷一眼,用嘴巴轻轻去吹这腺体,“我知道你是为了同大家伙儿打成一片,才想要贴胶布伪装成个中阶Alpha的,你真心想陪伴在我身边,我全知道,但你没必要扭曲自己,你就是你,你是顶阶Alpha中的顶阶Alpha。”


史蒂夫实在是太善解人意了,把个大老爷心思猜透透的,生气薄怒的样子也很有威慑力,大老爷期期艾艾的挠头发,“小史蒂乎,你别生气,我不想让大家伙儿怕我。现在巴恩斯家族事务还没能安排妥当,等我把事情都安排好了,我想用全新的身份陪在你身边。二级水手巴基应该只是个Beta,或者是低阶Alpha,我会割掉腺体陪着你的。你在哪儿,我就在哪儿,你做什么,我就做什么,只要你不赶我走,我就是这世界上最快乐的人啦。”


巴基老爷这一颗真心,如同他满头白发一般,皑皑如孤高山峰上最纯结无暇的白雪,皎皎如乌云散尽间最光洁透亮的明月。史蒂夫好想哭,也真哭了,这次换他把脑袋深埋进爱人胸膛里流泪了,“巴基……我的巴基……”


巴基老爷一下一下轻抚着小史蒂乎的乱草头毛,“别哭,我的小史蒂乎,好日子已经来啦,只要我们在一起,什么日子都是好日子的,午餐时我都没饱,就想着去伊斯迈家放开肚子使劲儿吃,你也没吃多少的,快起来收拾收拾,我们去把伊斯迈家过圣诞节的好东西都吃光。”


巴基老爷说的话做的事,都遵循了一颗真心,没有半点的阴谋诡计,一心一意想要小史蒂乎快乐,变着法子的逗小史蒂乎开心,用伊斯迈家的好吃晚餐吸引小史蒂乎的注意力。这如果是当年的巴恩斯老爷,肯定是趁热打铁,直接睡了小史蒂乎了,这是巴恩斯老爷与巴基老爷截然不同的地方,小史蒂乎知道的一清二楚。


史蒂夫用胳膊擦干净泪鼻涕,又开心又不好意思的咪咪笑,“这衣服是没办法穿了,我要换件体面的衣服,去把伊斯迈家的好东西全吃光。巴基你不要再贴胶布了,再贴我就把你的胶布都扔掉。”


“好的,好的,我也换件衣服,我去隔壁舱室换,你在这里换。”大老爷飞也似的跑了,不跑不行,他要憋死了,他要去浴室里关起舱门解决一下,顺便洗个澡,涂点药膏在腺体上。


史蒂夫知道的,没拦着大老爷,自己换了衣服,擦干净头脸,还擦了护肤油,拾掇的干净整齐到甲板上等着大老爷。乔纳森到岸上找医生包扎了手指头,吃了止痛药,又开始活蹦乱跳了。大家伙儿也都各自换了体面衣服,德拉普先生还单独包了一大块奶酪送给伊斯迈,等到大老爷容光焕发的出来,大家伙儿唱着歌的出发了。


伊斯迈太太的手艺好到出奇,准备的份量也足够,大家伙儿放开肚皮这一顿狂吃。伊斯迈太太看到乔纳森受了外伤,还专门重又做了一些清淡吃食,盯着不听话的乔纳森都吃光。伊斯迈太太并不漂亮,却很干净温和,看向伊斯迈和家里三个小崽子时,眼神里湛湛然若有光。


伊斯迈常年在外跑船当水手,伊斯迈太太要当洗衣工贴补家用,还要带大三个小崽子,想必是极其辛苦忙碌的。便算是如此,伊斯迈太太依然是温柔坚韧的,家里收拾的井井有条,三个小崽子的衣服虽然破旧却很干净,看到大家伙儿一窝蜂的过来,也没有惧怕,而是有礼貌的打招呼,还帮助父亲和妈妈招呼客人。


这就是史蒂夫梦想中的生活,虽然贫穷,却很幸福,青梅竹马的长大,最好的Alpha和最好的Omega,相伴度过这美好的一生。史蒂夫眼睛里的羡慕遮都遮不住,转念想他已经割了腺体成了个Beta,生不出小崽子了,情难自禁的黯然。史蒂夫不想扫兴,提振起心情微笑,灯光火影里,美貌炫目之极,几乎晃花了大家伙儿的眼睛。


巴基老爷紧握住小史蒂乎的手,掌心贴着掌心,这是大老爷无声的安慰,无言的陪伴。史蒂夫转头看着大老爷微笑,两个人心意相通,一切尽在不言中。


伊斯迈太太知道二级水手巴基就是世界船王大老爷,心里面很有点紧张,大老爷适时的说了几句俏皮话,逗的伊斯迈太太展颜欢笑,又把小童车拿出来给三个小崽子骑着玩,可算是平复了伊斯迈太太的紧张情绪,同大家伙儿有说有笑起来。


史蒂夫的美貌引动着三个小崽子蹲在一边盯着看,史蒂夫喜欢小孩子,蹲下来同三个小崽子一起玩,很快就玩成了一团,吃饭时候都是坐在一起的。大老爷果然如同他自己说过的一般,使劲儿吃,猛吃,吃到直打嗝,实在吃不下了才捧着肚子躺到破沙发上喘气。


大家伙儿也都差不多,可算吃了顿家常饭菜,闷头狂吃,吃完了全都捧个肚子歇着,只有珀斯本着厨子精神,去找伊斯迈太太学了红酒蔬菜沙拉的做法。


史蒂夫这回吃的真不多,他光顾着同三个小崽子玩耍了,画画给三个小崽子看。史蒂夫很会画画,画什么像什么,说画什么就画什么,可让三个小崽子佩服的五体投地。


巴基老爷挣扎着打包了两份长棍面包牛肉奶酪酿馅,是把长棍面包斜斜切成大块,中间挖空,再把牛腩肉微煎成五成熟,塞进面包里,上面堆多多多的奶酪,最后在烤箱里烤上个二十分钟。麦香酥脆的长棍面包结合鲜嫩多汁的牛肉奶酪,大老爷恨不得有两个肚子,看小史蒂乎只顾着玩了,赶紧的给打包两份,诚挚非常的感谢了伊斯迈太太。


伊斯迈家很穷,毕竟有三个小崽子要养,大老爷赢了钱,随手撒出去一些,兜里还剩一把,也不知道多少,全藏在了沙发套子里。被小史蒂乎看到了,大老爷就挤眉弄眼的狂做鬼脸,逗的小史蒂乎咧嘴笑,白牙齿闪闪亮。


三个小崽子里的老大已经九岁了,是个Omega小姐姐,看到史蒂夫画画的太好看了,就把自己珍藏的一幅画拿出来,说这是教她画画的牧师太太送给她的。牧师太太是个特别美丽特别好的Omega,免费教周围的穷人画画写字,还经常送面包给她拿回家。


史蒂夫拿过画看了看,是一幅风景画,画的挺不错,就问这位牧师太太叫什么,住在哪?Omega小姐姐就说叫米勒太太,住在这里不远,拉着史蒂夫到门口比划了好久,还说明天早上她去学画画,史蒂夫能不能陪她一起去。


小孩子童言无忌,谁也没当真,史蒂夫却点头说可以,明天早上他过来陪Omega小姐姐一起去。大老爷原本舒服到了晕晕欲睡的地步,闻言立即醒了,拿过风景画看了半天,没看出什么来。大老爷的艺术鉴赏能力还是可以的,毕竟是有传承的世家子弟,风景画是挺不错,可也就是个不错的水平,距离成名成家还差得远,不知道小史蒂乎为什么一定要来看这位米勒太太。


史蒂夫没说,大老爷也就没问,白星号还要再停留一天时间,也不耽误什么,大老爷大清早的就陪着小史蒂乎来到了伊斯迈家里。早餐丰盛极了,大老爷看沙发套子换了,知道这是伊斯迈家无言的谢意,伊斯迈太太的好手艺,大老爷吃的很开心。


史蒂夫一直若有所思,盯着大老爷发呆,大老爷早上起来照过好几次窗户了,没发觉有什么不妥当的地方,只能静等着小史蒂乎想说时再问个明白。两个人远远跟着Omega小姐姐来到了地方,是一处挺不错的两层小房子,有一个不算小的院子,搭了花棚子,过来学画画的穷苦小孩子就在花棚子里支起画架画画。


米勒太太穿着朴素的布裙子,微笑着同每一个小孩子打招呼,阳光映在她的脸上,确实是一种很纯然的快乐。Omega小姐姐快步跑了进来,同米勒太太说今天有好朋友送她来的,还牵着米勒太太的手,出来见她的好朋友。


米勒太太非常有耐心,跟着出来没看到人,也没在意,只带着Omega小姐姐回到院子里画画去了。距离太远,米勒太太嗅不到大老爷刻意收敛的顶阶Alpha味道,大老爷可是吓了一跳。大老爷天生有过目不忘的本事,再说米勒太太容貌变化不大,一眼就能认出来。


“小史蒂乎……我……我……没特意安……安……安排,我不知道维杰里夫人嫁给了个法国牧师,成了米……米……米勒太太,真不是我特意安排的,我真没想让你原谅我的过去,真……真没有……”大老爷急死了,满头大汗,都结巴了。


“我知道,我只是很惊讶,昨晚看到风景画上的含羞草花样签名,这是维杰里夫人的信息素味道,她画的画都是这种签名的,我只是很好奇维杰里夫人竟然没被你弄死。”史蒂夫倒是很冷静,目光灼灼紧盯着大老爷。


“我没事儿弄死维杰里夫人干嘛,再说我也不是个坏蛋啊,喜怒无常到了随便弄死人的地步。她是挺讨厌的,无来由的搞事端诬赖你,可那都是生活所迫,算是一时被猪油蒙了心。寇森问了之前雇佣她的人家,品性其实还可以,搞事情无非是想长留在咆哮山庄里。她年纪轻轻的就成了寡妇,飘零时间太久了,看到咆哮山庄家大业大,难免心态失衡。我让寇森给她安排个好人家,警告她闭紧嘴巴就行了,这不是什么大事情,寇森会安排妥当的,根本不值得我去过问,更不值得拿出来说。”


史蒂夫点点头,“我也一直觉的维杰里夫人不是个坏人,只是你当时的样子可凶了,我还以为你直接就把维杰里夫人弄死了。”


“冤枉啊!冤枉啊!”大老爷看小史蒂乎并没有生气,赶紧的喊冤屈。


“我刚分化完成就当上了家主,我不装的凶点,可怎么服众。不过我小时候是装凶,失忆回来是真凶,可再怎么凶,我也不能随便跟个女性Omega计较啊。我又不是大法官,家务事也不需要述诸于法律,维杰里夫人就是太想有个归处了,安排个好归处给她,她如果是个知足的,就能恢复本性。看她刚才那样,应该挺知足的,挺好心的教小崽子们画画认字,这说明我当年没算看错。”


大老爷着急解释,可是急的跳脚,史蒂夫轻轻握住大老爷的手,放在胸口里暖着,“巴基,你不用着急,我没有怪你的意思。事情已经过去了,我只是发觉原来我所认识的巴恩斯老爷,竟然还是有温情的。想想也是,巴基和巴恩斯老爷是同一个人,融合成了现在的你。便算巴恩斯老爷冷肠冷肺,可巴基始终都是存在的,巴恩斯老爷只是忘记了巴基,忘记了曾经的温暖与良善。”


史蒂夫送上了鲜美的唇,极温柔极温柔的亲吻了大老爷,这是史蒂夫接受巴基老爷的开始,不只是巴基,不只是巴恩斯老爷,而是巴基老爷。


“巴基老爷,时光荏苒,此去经年,你可还好吗?”


***********************************

作者有话说:重校《向阳坡》, 竟然被自己写的文虐到了 >_<

实在没文看,又去看自己写的《河间沙》,再次被虐到的心肝痛 >_<

突然想起《寒武纪》的虐心虐身程度应该是《向阳坡》+《河间沙》的总和N平方,艾玛,作者瑟瑟发抖,抱住了胖胖的悲伤的自己 >_<

***********************************

《向阳坡》印调:第三十七章印调链接,请点击~

全款预售,小亲亲确定有收本想法的,请至37章评论中 “+1”

初高中小亲亲不发货的哈~请见谅~今年参加高考的可以发货到大学地址~

希望能有更多小亲亲收本~印数越多~越有动力呗~



小桃子这样看着大老爷,大老爷哪受得了啊~没人受得了~小姐姐更受不了~

评论(77)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