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静行走白月光

什么季节,你最惆怅 ?放下忙乱的箩筐。

【ALL盾/ABO/主冬盾】向阳坡

背景:泪珠钻石+鸳梦重温AU,无能力AU,泪珠钻石里的贫苦农夫很可怜,情感上很压抑。冬盾的生死两茫茫,也十分适合鸳梦重温的剧情。想写一个在逆境中坚持自我的Omega,如同林间永远向阳的山坡!


警告:ALL盾请注意,盾受请注意,结局是冬盾1V1,安静写文不想撕,不适者请自行离开。


SY主页:请点击  同步更新 请惠存

AO3主页:请点击 同步更新 请惠存


前文: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


本章 万字更新~

本章 大老爷求婚了哟~

另外说明一下不是卡神导演的《泰坦尼克号》哈~是在真实历史事件的罅隙中寻找冬盾美好爱情的伟大与悲悯~

事件真实发生时间是1912年4月14日23时40分左右,本文中事件发生时间是1935年11月14日23时40分左右~

时间线不同,年代背景也就有不同~又是在ABO社会阶级架构下的~又有了冬盾在船上~所以事件走向会有本质的不同~

最主要是不想死那么多人~在事件中提到的人物都是真实存在的,根据情节需要会有小改动~但整体温暖人性的大方同不变~

特此说明,接下来的章节不再赘述~

正式进入完结倒计时~


***************************

 

第五十章


“再不会有像她一样的船了!”


史蒂夫穿着最时新样式的绒鼠大衣,戴着好看的德比帽,金头发在帽子底下闪闪发亮,湛蓝瞳仁里满满都是惊叹,抬头仰望着十一层楼高,四个街区长的泰坦尼克号。


“巴基,她为什么是永不沉没之船?”


“船底是双层的,一共十六个水密舱,冬夜航行最怕就是撞冰山了,泰坦尼克号能做到任何两个水密舱被撞击破损进水,都可以避免沉没。小史蒂乎你想想,没有什么冰山可以一次撞坏两个水密舱的,理论上她可以承受四个水密舱同时被撞击破损进水,她是我巴恩斯家族的骄傲,是我的心肝肉,是这世界上最美丽的存在了。”


巴基老爷语气中充满了自豪与骄傲,使劲握紧了小史蒂乎的手,“小史蒂乎,泰坦尼克号是世界上最美丽的船,才配得上我眼中最美丽的你,让我带你上船去看看她的身材,是不是同你的身材一样好看。”


史蒂夫脸红了,无论与大老爷肌肤相亲了多少次,纯真温顺的小史蒂乎仍然会脸红,这同他在情热时天真放荡的模样截然不同,大老爷爱死了这样的小史蒂乎,绝代佳人的绝世风情,只有最亲密的爱人才能看得到。


巴基老爷克制不住的微笑,一手拉着爱人,一手提着个随身皮箱,登上了泰坦尼克号。大老爷也穿了最时新样式的绒鼠大衣,戴了好看的洪堡帽。泰坦尼克号太美丽高贵了,值得所有人的尊重与礼遇,每一位乘客都是盛装出席,包括只买得起统舱位置的穷苦底层人,也都穿了最体面的衣服登船。


不同舱位登船的舱口位置各不相同,栏隔的很严密,头等舱乘客也不屑于去四处张望,全都在姿势优雅的缓缓登船。大老爷很满意,原本栏隔没这么严密,是他特意安排的。大老爷看了《泰晤士报》刊登的头等舱乘客名单,《泰晤士报》专门统计出这是一群身家超过七亿五千万美金的顶级大富豪。事实上统计的并不准确,因为有船王大老爷这颗沧海遗珠,大老爷不愿意让任何人打扰到他和小史蒂乎的好世界,躲在二等舱刚刚好。


游历欧洲整整两年,史蒂夫一直用绘画来记录心得,单是绘画本子就用了几十本,再加上四处收罗来的小玩意儿,好些个真正值得收藏的贵重宝贝,攒出来几十口大箱子。大老爷安排货轮提前运回了亚特兰大港,嘱咐克林特亲自带人带车运回咆哮山庄,箱子里好些个易碎品,开车一定要小心,慢慢开回家就好。


提前运箱子回去,纯粹是大老爷觉的东西太多,全搬到泰坦尼克号太繁琐了。大老爷只想和小史蒂乎一起漂漂亮亮的,轻轻松松的,带着个随身皮箱登船。大老爷一念之差,保全了小史蒂乎两年来的呕心沥血。价值连城的《鲁拜集》原稿就没这么好运气了,这人世间罕见的智慧珍宝,永远葬身在了北大西洋寒冷海底。


正所谓早知三天事,富贵一千年,可这世界上没人是真正的上帝,此时此刻的大老爷和小史蒂乎浑不知死神镰刀已经瞄准了泰坦尼克号。小史蒂乎在舱室里来回溜达,惊诧二等舱的豪华程度竟然不逊于陆地上的顶级酒店。这是因为泰坦尼克号本身装饰规格远超世界标准的原因,大老爷耐心解释给小史蒂乎听,把皮箱里的衣服一件件拿出来挂好。


两件绒鼠大衣属于有钱都买不到的顶级货,单凭大老爷畅销书作家的身份根本穿不起也买不到,这是从咆哮山庄新寄过来的。芭芭拉办事情很心细,做了最时新样式寄过来,大老爷很满意,准备回去再给巴顿一家涨工资。


史蒂夫本质上对穿什么用什么都没啥要求,不过他也不会特意刻薄自己,日子好过了就是好过了,没必要特别的去节俭度日。巴基是船王老爷,顶阶Alpha中的顶阶Alpha,理应有这样的生活品质,他站在巴基身边,是一定不能给巴基丢脸的。


这是史蒂夫既善解人意又端贵大方的性格体现,确实出身寒微,但血脉天赋给了他卓然不群的智慧,游历欧洲给了他蓬勃进取的自信,最主要是大老爷至死不渝的爱意令史蒂夫拥有了勇敢前行的灵魂基石,最情深爱笃的灵魂伴侣,必然是要相互成就,相互依存的。


“哦,巴基,你看,为什么我的十字花刀有变淡的迹象?这伤疤按道理是好转不了的,难道是佩吉寄给我的药膏起作用了?”史蒂夫洗好了澡,穿着睡衣趴在大床上打滚,露出颈子给大老爷瞧。


“我也不知道,我的十字花刀也变淡了,灵魂标记这事情谁都搞不明白,变淡了总是好事情的,小史蒂乎你这么白,这么嫩,这么滑,有个大伤疤可是太不好看啦。”


巴基老爷用鼻子使劲拱小史蒂乎的腺体,痒痒的,逗的小史蒂乎哈哈笑,主动去亲大老爷的甜嘴唇。两个人柔情蜜意,好一通覆雨翻云,成结的时刻大老爷紧搂着小史蒂乎,心想他们从不做安全措施,如果小史蒂乎还是个Omega的话,一棒球队的崽子都生出来了。唉!这确实是有点伤感,如果没有个亲生小崽子,小史蒂乎时不时的就会想起克里斯蒂娜。单是闹腾吵架大老爷不怕,关键是小史蒂乎会特别特别伤心,长久下来,会损耗心力导致早夭的,唉!这可要怎么办呢?


邮轮旅行就是这种懒洋洋慢吞吞的方式了,游历欧洲其实还蛮累的,现在可算松口气了,大老爷让小史蒂乎枕在他肩膀上,高举起手比划着说咆哮山庄里搭了个五层楼那么高的圣诞树,最上面的星星要小史蒂乎亲手挂上去。


史蒂夫心想我是回布朗学院,又不是回咆哮山庄,我是要给小饴糖起名字去。仰头看着大老爷的晶晶亮眼睛,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史蒂夫不想让大老爷难过伤心,可他生不出崽子了,更不能背叛他的小姑娘,克里斯蒂娜一直在向阳坡上等着他的,唉!这可要怎么办好呢?


史蒂夫的心绪称得上愁肠百结,夙夜难眠,想想几天后就要进纽约港了,许是近乡情怯,眉宇间愈发的郁色深重。史蒂夫不想让大老爷担心,尽量平复心绪,努力地绽放微笑。大老爷看在眼中,真真是痛惜在心间,想尽力法逗趣说俏皮话,引动爱人高兴开怀。


傍晚时分泰坦尼克号靠岸瑟堡港,大老爷同史蒂夫在船桥甲板上溜溜达达吹晚风,提起了伊斯迈一家。大老爷说伊斯迈太太做的家常菜太好吃了,他们应该已经到了咆哮山庄了,正好圣诞节可以让伊斯迈太太大显身手了。


史蒂夫一直很记挂白星号上的伙伴们,一听之下还挺开心,念叨起了伊斯迈家的三个小崽子。两个人正说话间,大老爷是天生的神枪手,眼神如同鹰隼一般,盯着统舱登船口微微一愣:“史蒂夫,你看,那不是伊斯迈一家?”


“在哪里啊?”史蒂夫顺着大老爷手指方向猛瞧,好一会儿才看得清楚,“哈!就是伊斯迈一家!还有杜根?他们是要去咆哮山庄吗?他们怎么才启程?”


巴基老爷想了想,拉着史蒂夫的手走到E甲板的工作走廊。这条宽敞走廊是从轮船一头走向另一头的最快捷径,船长和副手们称其为“公园大道”,船员私下里称其为“苏格兰路”。大老爷不知道这些称谓,大老爷只是对泰坦尼克号掌上观纹罢了,从设计建造伊始,图纸就看过无数遍了。


穿过“公园大道”,一路向下经过了三等舱,就到了最底层的统舱里。瑟堡港上客并不多,都在闹哄哄的找铺位放行李,大老爷一眼就看到了伊斯迈一家,果然是同杜根在一起的。大家伙儿两年没见了,再见面自然是亲热无比,相互拥抱着拍对方的肩膀,大声的问好。


伊斯迈一家早就准备好了启程去咆哮山庄的,是杜根要求伊斯迈一家等他几天。因为杜根帮着德拉普先生跑完了最后一趟船,终于赚够了帮Omega婊子赎身的钱,赎出Omega婊子一秒钟都不耽搁的结了婚。Omega婊子的名字叫茉茉莉,杜根看她的眼神极温和,从心里往外透着开心。


茉茉莉是个低阶Omega,长的勉强算清秀,小小的苹果脸,极羞涩。她同杜根在一起好几年了,赎身费很不容易攒,原本圣诞季是最能赚到钱的,但这是杜根一年中唯一能回到利物浦港的假期,她舍不得离开杜根。杜根刚开始对她并不怎么样,后来才开始一心一意的对她,两个人一起努力攒钱。现在好了,总算是熬到头了,杜根对她很好,她很知足了。


茉茉莉知道这次是去船王老爷的咆哮山庄,预想着要踏实做事,老实做人,不给杜根添一丁点的麻烦。真没想到船王老爷竟然也在泰坦尼克号上,船王老爷的心上人可真漂亮,茉茉莉很觉得自己脏污上不得台面,低着头紧缩在杜根身后。


史蒂夫听闻杜根结了婚,立即从手上褪下来一枚蓝宝石戒指,送给了茉茉莉,还很为戒圈太大而抱歉,希望杜根太太不要嫌弃。蓝宝石戒指是大老爷慧眼如炬在布拉格的跳蚤市场买到的,大老爷认为时间可以上溯到14世纪的卢森堡王朝。


史蒂夫喜欢它华丽繁复的造型花纹,矢车菊色蓝宝石星光深邃,一直都戴在左手中指上的,现在毫不犹豫的摘下来送给茉茉莉。史蒂夫的认可就是大老爷的认可,由此茉茉莉就能安心待在咆哮山庄了,杜根感动的不行。杜根是个粗人,说不出什么感谢的话来,只是拼命笑,拿出珍藏的小瓶葡萄酒塞进大老爷怀里。


巴基老爷也不推拒,好生生的放进口袋里,同伊斯迈和杜根聊起了登上泰坦尼克号的感受,这也算是最原始最真实的客户调查了。伊斯迈家三个小崽子也都长大了,全盯着史蒂夫发呆,Omega小姐姐已经十一岁了,眼神里带着小孩子独有的崇拜与爱慕,“史蒂夫,你的金头发好好看啊!你的蓝眼睛好好看啊!你怎么这么好看啊?你怎么越长越好看啊?”


史蒂夫被这孩子气的称赞说的直脸红,低头微笑着不知道如何回答。大老爷哈哈笑,从口袋里掏出块巧克力拿给Omega小姐姐。“小汉丽雅,史蒂夫是我的心上人哦,他是最害羞的人啦,你如果觉的他长的好看,请你每天向上帝祈祷,祈祷史蒂夫越长越好看,越来越长寿,好不好?”


汉丽娜用力点头,接过巧克力小心的掰开,分给两个小弟弟吃。比利时出产的实心巧克力又香又醇,三个小崽子吃的满手满脸,开心极了。


巴基老爷现在有随身带零食的习惯,因为他的小史蒂乎喜欢吃东西,高兴了难过了都要吃一点,大老爷宠惯着小史蒂乎,只要记得睡觉前刷牙,就随便他吃。


大家伙儿也分吃了一块巧克力,杜根说乔纳森和帕西瓦尔也在泰坦尼克号上。这两个小混蛋自从知道有咆哮山庄兜底之后,彻底放飞起了自我,说一直想当个歌手来着,趁这机会出去混混,混好了自然是好的,混不好就去咆哮山庄干粗活儿,总不会饿死家里人的。


杜根猛拍了一记大腿,“你猜怎么着?!这两个小混蛋竟然混好了,同一个挺高极的乐团签了约,这个乐团又同泰坦尼克号签了长驻约。前几天专门打电话给我,说上了船记得来找他们,说头等舱里有可些个好东西吃了,他们带我长见识吃好东西去。”


“哈!这可真不错,我们去找他们玩吧。”史蒂夫起了玩性,半夜里溜到头等舱去偷吃东西,怎么听怎么刺激。


巴基老爷心想至于去偷吃吗?如果真被人发现是船王老爷偷吃东西,这脸面可丢大了,站起身拉着史蒂夫的手就走,“杜根快带我们去长见识,我们这次买的是二等舱,头等舱还没去过呢,伊斯迈你就不能去了,别教坏了小崽子,伊斯迈太太再见,杜根太太再见,上帝怜惜Omega。”


巴基老爷担心人多坏事,伊斯迈是个老实人,手脚不灵光,还是别去了。大老爷顺着小史蒂乎的心思,不要脸面的去偷吃东西,可也没想着被抓现形丢人丢到家啊!


杜根其实是随口说说的,如果只是他自己,肯定真就找乔纳森和帕西瓦尔长见识去了,眼下是船王老爷和史蒂夫也要跟着去,心里面就打起鼓来了。心想泰坦尼克号都是你船王老爷的,你自己不坐头等舱肯定是有原因的,半夜里船王老爷在自己家船上偷吃东西,有这么编故事的吗?阿加莎·克里斯蒂娜都不会这么编!


杜根疯狂迷恋阿加莎·克里斯蒂娜,随身带着《皇家公主号谋杀案》,有空就拿出来看一遍。他可不知道阿加莎·克里斯蒂娜就在眼前,连便宜打字机都是他陪着阿加莎·克里斯蒂娜去买的。


巴基老爷为了逗爱人开心,可以说是拼了,脸面是什么,能当饭吃吗?先带着史蒂夫和杜根来到了二等舱餐厅里,夜色还没深,现在正是头等舱最热闹的时候,船王老爷是纽约社交季最耀眼的星星,一出现就得被抓现形。


巴基老爷当然不怕被抓现形,泰坦尼克号都是属于他的,他怕什么,可这是小史蒂乎起了玩性,如果被抓了现形,小史蒂乎是会不开心的,还会引动着随船记者添油加醋,说七说八的。


好在两年时间没见了,三个人还是有很多话说的,坐在二等舱餐厅小角落里,大老爷不担心被人认出来。二等舱餐厅对于杜根来说已经是很长见识了,杜根很开心,黑硬胡子翘老高,拍胸脯说跟着大老爷好好干,好好的赚钱,努力多生崽子。


史蒂夫瞄了大老爷一眼,转过头来同杜根说布朗学院也很缺人手,建议杜根可以先到布朗学院看看后再做决定,这是要同大老爷抢人呢。杜根自然是同意的,无论是大老爷还是史蒂夫,他都真心跟随。哈!大老爷完全没意见,他对白星号是爱屋及乌,只要是小史蒂乎所在意的,就是大老爷所全力维护的,杜根是个能为小史蒂乎挡子弹的好家伙,能跟着保护小史蒂乎那是最好不过了。


三个人闲聊了好久,喝了一肚子咖啡,都不肯多吃二等舱餐厅里的二等点心,为得是空出肚子去吃头等舱的头等好东西。时间差不多了,大老爷俨然是识途老马,带着史蒂夫和杜根七拐八拐来到了头等舱。吸烟室里已经没有人了,餐厅里还有零星几个客人在喝夜酒,巴黎咖啡厅里有几个年轻人在谈情说笑,乐队歌手们下班有一段时间了,乔纳森和帕西瓦尔穿着体面的黑色燕尾服,候在楼梯转角处聊天,杜根轻声打了个呼哨暗号,偷吃小分队胜利会师团聚了。


乔纳森和帕西瓦尔惊讶船王老爷和史蒂夫竟然也在船上,偷吃事情重大,来不及细说,带着偷吃小分队一路奔向厨房。这一路上巴基老爷耳听六路,眼观八方,唯恐碰到熟人,终于进到了头等舱厨房,好家伙!原来珀斯也在。


珀斯同史蒂夫关系最是要好,可是太高兴了,立即拿出了私藏白煮猪肘,白生生,水晶晶,搭配德国酸菜和最新鲜的煮土豆,端了整整一盘给史蒂夫吃。白煮猪肘称得上是德国国菜,在白星号上没有好猪肘,珀斯都没做过,这是泰坦尼克号上物质太丰富了,珀斯身为三厨助理,私底下做来自己吃的,毫不吝啬的拿给了史蒂夫吃。


史蒂夫先拿了个煮土豆吃,问珀斯怎么也上了泰坦尼克号。珀斯也是因为有咆哮山庄兜底了,就想着四处多逛逛混混,泰坦尼克号餐厅是由意大利人承包的,厨子都是法国人,他这个德国人能混成三厨助理,已经很不错了,他预备着跟船三年,手艺练好了再去咆哮山庄。


珀斯一边说一边手脚不停,收拾了好些个吃食,说大家伙儿不能蹲在厨房里偷吃,要找个僻静地方边吃边聊,还说头等舱客人实在是太浪费了,好些个吃食动都没动就撤了下来,都被厨房里的工作人员,收起来自己吃了。


偷吃小分队顺利转移到了船桥甲板上,再把伊斯迈一家也叫上来,白星号再次团聚了。史蒂夫前所未有的开心,星光下眼眸湛湛蓝,大家伙儿抢着吃头等舱的头等好东西,都吃的直打嗝。


巴基老爷由衷的微笑着,只要小史蒂乎开心,他就开心,抬头见夜深了,约好了偷吃小分队明天再会师的时间,再指点大家伙儿如何走通道回舱室,才带着小史蒂乎回舱室睡觉。


玩闹了半个晚上,小史蒂乎心满意足的睡着了,大老爷怀抱着爱人,亦是心满意足,唯盼这岁月静好,别再起风浪了。上帝他老人家从来都只愿意听坏的,不愿意听好的,看在大老爷虔诚祈祷的份上,泰坦尼克号又度过了三天风平浪静的日子,除了在昆士港上来一大堆兴高采烈的爱尔兰人外,没啥新奇的事情发生。


命运时针嘀嗒嘀走到了1935年11月14日23时40分。彼时大老爷正带着小史蒂乎观看“光胡子”,这是冬夜远洋航行才会出现的美丽景色——空气中如灰尘般细小的冰屑,在甲板灯光的映照下,会呈现出斑斓梦幻的绚丽色彩。


金头发的小史蒂乎站在这斑斓光影里,美貌的不似真人,大老爷蓬勃爱意止都止不住。巴恩斯家族祖传的红宝石戒指就揣在大老爷心口里,贴肉都捂热了,大老爷想求婚了,又担心小史蒂乎不同意,就这么纠结着,患得患失着,捧住小史蒂乎的脸庞深吻。


“小史蒂乎,我太爱你了,我都不知道要怎么表达我有多爱你。”大老爷用脑门抵住小史蒂乎的脑门,凶狠狠的表白心迹。


“巴基,我知道,我也爱你,我也不知道要怎么表达我有多爱你。”史蒂夫比大老爷要稍高一点,为了让大老爷亲吻的舒服,就微微斜靠在船舷上,同大老爷缠绵到极致的拥吻,雪白脸庞被寒冰冷风吹的冰凉凉,只除了嘴唇是热的,热的尽乎发烫。


巴基老爷情热如沸,搂住小史蒂乎深深吸气,“我的小史蒂乎,我们结婚好不好?”大老爷还是决定说出来,西伯利亚虎从不退缩,无论前路如何,总要趟过去才知道。


“小史蒂乎,你看到那些在昆士港上船的爱尔兰人了吗?你看他们每个人都很开心,都认为到了美国,就是到了新世界,可能并不觉的会发财,但温饱总能求得到。事实上美国本土的经济大萧条没有什么明显的好转,太多太多失业的工人,太多太多吃不饱饭的农民,爱尔兰人不知道,美国对他们来说就是个美梦,是个最美好的期盼。”


“这两年我们游历欧洲,目光所及,都是深陷经济危机泥沼的欧洲各国,小史蒂乎,你天生有强大的血脉天赋,想必能看得出也猜得到,在不远的将来,会有一次波及全世界的战争。这世界一直如此动荡,巴恩斯家族的羽翼算是强大的吗?我看未必!就如同这泰坦尼克号,看似庞然大物,可在这远洋深海中,一块不用多大的冰山就有可能把她撞沉。”


“现实生活是这么的不美好,我们的爱情就是这不美好中唯一的光亮,小史蒂乎,你总说我是最亮最亮的北极星,在寒冷冬夜里指引你前行的方向,可你要知道,我也会迷茫的,我也会不知道前行方向的,我一点都不坚强,一点都不明朗,我只想在这不美好的现世,抓住我唯一想要的梦想!”


“我的小史蒂乎,我们结婚好不好?如果将来真发生了战争,我想我为了保护祖国,我会去上战场,我不知道我能否活着回来,但我要留下足够强大的羽翼与荣耀,保护你一生一世。我不想……我死了都闭不上眼睛,担心着你,牵挂着你,你所进行的平权事业,是极度艰难凶险的,如果你头顶着巴恩斯家族的荣耀,也许能替你抵挡个一时半刻,如果我在,我会为你粉身碎骨,如果我不在,巴恩斯家族会为你倾尽全力。”


巴基老爷单膝跪地,拿出了热热的散发着他体温的红宝石戒指,戒圈已经重新改过了,芭芭拉做事情很认真,史蒂夫戴着会刚刚好。“我的小史蒂乎,我爱你,我们结婚好不好?就像这泰坦尼克号,其实现在的时局环境,不适合建造她,不适合让她下水,可我依然建造了她,依然让她下水首航,因为她就是一个美丽的梦想,是所有人对最美好生活的期望。”


“她是一艘希望之船,梦想之船,她曾经是我的精神寄托,每当我思念你成狂的时候,我就看看她的设计图纸。我梦想在她首航的时刻,我在千万人群中找到了你,上帝保佑Alpha,终于让我找到了你,让我带着你登上这泰坦尼克号。我的小史蒂乎……我爱你……我爱你……我想同你结婚……我想同你一起面对这人世间的风风雨雨,我想守护你直到我生命的最后一息……”


巴基老爷泪如雨下,他太爱小史蒂乎了,爱到恐惧,爱到担忧,恐惧将来他没办法保护小史蒂乎可怎么办?担忧现世不安稳小史蒂乎遇到危险可怎么办?小史蒂乎近乡情怯,彻夜难眠,大老爷其实也好不到哪去,大老爷只是硬忍着,如果他不忍着,小史蒂乎不知道要难过成什么样子。小史蒂乎心结无法解,大老爷全知道,可游历欧洲这两年,让大老爷对时局环境有了更加清晰的认知。


Old Money之间互通有无,判断基本都是一致的,这是一个最伟大的时代,可也是一个最动荡的时代,小史蒂乎所要做的又是最艰难危险的平权事业。大老爷每每思及,甚至有着深深深的胆寒,人力是无法回天的,大老爷不想让小史蒂乎一个人去面对,他要拼尽巴恩斯家族的力量,哪怕以家族为殉也在所不惜。他是巴恩斯家族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家主,是他将巴恩斯家族带到了世界船王的位置,那么在他手中肝脑涂地又能如何?!大老爷有这个勇气和担当,他要守护小史蒂乎,守护这动荡人世间最后的美好梦想,小史蒂乎是他的美梦,是他的归乡,是他永恒的灵魂羁绊,便算他粉身碎骨也依然是快乐无边。


史蒂夫跪下身体紧紧搂住了大老爷,他全知道,全明白。巴基太爱他了,由爱故生忧,由爱故生怖。游历欧洲更让他们认知到时局动荡的可能,经济危机几乎席卷了全世界,德国和意大利的情况很不好。珀斯说他想要在泰坦尼克号上待着,也是因为德国他几乎回不去了,他的家人也已经到了南安普敦港。老的老,小的小,一大家子人,珀斯说是要在泰坦尼克号上练手艺,事实上是拉不下脸面带这么多人去投奔咆哮山庄。


时代浪潮汹涌澎湃,庞大坚实如巴恩斯家族,也未必能保证巢穴不倾覆。这是巴基最深最深的恐惧,巴基在拼尽全力的保护他,这是巴基无可言说的爱意,他怎么能拒绝巴基?!他怎么舍得拒绝巴基?!


“巴基,我们结婚!我们回亚特兰大就结婚!我们要拍张大大的好看的结婚照片,我誓必要对不起克里斯蒂娜了,我担心她怪我,我担心她不理我,那我可要怎么办?怎么办?巴基,我好害怕……好害怕……”


史蒂夫呜呜呜的哭,他的一颗心分成了两半,一半给了大老爷,一半给了克里斯蒂娜。深深深的愧疚和自责时刻折磨着他,史蒂夫都想把心吐出来,一切两半,一半给大老爷,一半埋在孟菲斯的家,永远陪伴着克里斯蒂娜。这样他就不难受了,不愧疚了,他可以了无牵挂的向前走了。可他吐不出这颗心,切不成两半,分不出给大老爷,分不出给克里斯蒂娜,他只能这么忍着,忍着,忍着……


“小史蒂乎,你别害怕,有我陪着你,克里斯蒂娜也一定希望你能幸福快乐,我的小史蒂乎,我永远的心上人……”大老爷欣喜成狂,捧起史蒂夫的左手,往无名指上套红宝石戒指。


两个人都哭的太厉害,都浑身发抖的太厉害,连套了几下,竟然都没套上去。大老爷用胳膊擦干净眼泪鼻涕,深吸了一口冰冷的寒气,沉静了心魂,手稳定了下来,这下肯定能套进去——那是一声震耳欲聋的碰撞——两个人猝不提防全都翻了个跟头,“啪嗒”一声,红宝石戒指摔飞了出去。


巴基老爷反应神速,一只手拽住船舷栏杆,一只手拉住史蒂夫,眼睛还盯着红宝石戒指飞出去的方向。磨擦撕裂的声音很短暂,船体很快就平稳下来,大老爷飞奔过去捡起了红宝石戒指,伸手就给史蒂夫戴在了无名指上。大老爷是愈有事愈冷静的性子,拉着史蒂夫跑向右舷,看到落在井甲板上的巨大冰块,那是三等舱的休闲区域。


“史蒂夫,别怕,只要轮机不停就没事。”


话音未落,明显听到巨大轰鸣的轮机声响低沉下来很多,大老爷的铁石心肠终于抖动了一下——水密舱进水了——为什么水密舱会进水?事已至此,多思无益,转头朝着史蒂夫微笑,“别怕,史蒂夫,跟老爷走。”


“巴基,是撞冰山了吗?没事吧?”


史蒂夫曾经的水手经验,不足以支撑他做出正确的判断,只是紧跟着巴基一路飞奔向舵手室,关键时刻,史蒂夫从不拖后腿。


事实上撞击并没能引起太多人的注意,夜已经深了,绝大数乘客已经睡着了,睡梦中被惊醒,也只是翻了个身继续睡罢了。统舱乘客还跑到井甲板上拿起了冰块打闹,没睡的头等舱乘客也都报着玩闹的心态,走到散步甲板上看着底层穷人的打闹。


巴基老爷和史蒂夫一路飞奔,很快引起了头等舱乘务员阿尔弗雷德·克劳福德的注意。阿尔弗雷德是名有31年工作经验的中阶Alpha,服务过许多刁钻的乘客,他出于职业习惯的上前询问这两名不知道为什么跑飞快的乘客。


一名头等舱乘务员通常只负责八到九间舱室,但出于职业需求,每一名头等舱乘务员都会牢记所有头等舱客人的形容相貌。阿尔弗雷德经验丰富,在邮轮航线中素有名望,甚至有客人是专门跟着他四处乘邮轮旅行的,但他从没见过船王大老爷。


深夜寒凉,巴基老爷和史蒂夫都穿着华贵无比的绒鼠大衣,阿尔弗雷德是识货的,只是他从没发现头等舱客人里有眼前这两位存在,除非他们不是头等舱乘客,要么是二等舱的?那他们就不能随便闯进头等舱区域。


“请等一下,两位先生,您二位不是头等舱的客人,所以……”阿尔弗雷德没能说下去,因为船王大老爷发动了信息素攻击,皮毛味道瞬间爆起又迅速收敛。


“好样的,阿尔弗雷德是吗?我是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麻烦你尽量在不惊扰其他人的情况下,带统舱乘客伊斯迈先生一家和杜根先生一家来舵手室见我,非常感谢你的帮忙,上帝保护Alpha。”


巴基老爷看了眼乘务员的名牌,迅速读出了乘务员的名字,大老爷在最危机时刻仍然保持着顶阶Alpha绅士的礼节,爆信息素仅仅是为了证明自己顶阶Alpha的身份,全不停留的拉着史蒂夫飞奔。


顶阶Alpha中的顶阶Alpha,阿尔弗雷德没有任何怀疑,看来船王老爷是微服藏在了二等舱乘客里,毕竟是泰坦尼克号!最美丽梦幻的泰坦尼克号!阿尔弗雷德再不迟疑,快步跑去统舱。


舵手室的右舷船桥上,爱德华·约翰·史密斯船长正在默默观察,大副默多克和四副伯克斯哈尔都站在他身边,朝着深深黑暗中凝视。史密斯船长十分的镇定有条理,碰撞初起就派人去察看情况,安排木工去修补船体,同时派人去请托马斯·安德鲁斯。


托马斯·安德鲁斯是哈兰·伍尔夫船厂的总经理,身为泰坦尼克号的造船商代表,必然是要跟着邮轮首航的,整艘船上,只有他最有能力理清现状。


托马斯·安德鲁斯来得很快,迅速同史密斯船长汇合在一起去检查,走的是员工楼梯,情况未明,他们不想引起不必要的恐慌。他们几乎是同巴基老爷和史蒂夫同时进的舵手室,“天啊!巴恩斯老爷,您怎么在这里?!”


史密斯船长和安德鲁斯都认识船王大老爷,安德鲁斯甚至称得上熟悉,毕竟泰坦尼克号是船王大老爷亲自过问的项目,在设计建造过程中,双方交流过很多次。


“是的,我在这里,先生们,不多说了,泰坦尼克号是不是要沉了?”


***********************************

作者有话说:大老爷这一生中有很多闪亮的高光时刻,但在下一章,毋庸置疑是最高光的时刻!因为是温暖人性的光辉闪耀夜空!

***********************************

向阳坡丨本宣&预售丨❤️丨👇


收本请扫码或Q群号进群~Q群号:531594529~

会有进群小问题出现,热爱《向阳坡》的小亲亲都能回答上来~

高亮提示:初高中小亲亲不发货,小亲亲喜欢看文我是很开心的,但年纪还太小,好好读书最重要,所以请勿进群~

本宣&预售详细信息请点击



我船王大老爷~沉着冷静有担当~怎么能不爱他~



小桃子一直有一种少年感~这是我在文中着力体现的~岁月从不败美人~



再不会有像她一样的船了——泰坦尼克号~

评论(84)

热度(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