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静行走白月光

什么季节,你最惆怅 ?放下忙乱的箩筐。

【ALL盾/ABO/主冬盾】向阳坡

背景:泪珠钻石+鸳梦重温AU,无能力AU,泪珠钻石里的贫苦农夫很可怜,情感上很压抑。冬盾的生死两茫茫,也十分适合鸳梦重温的剧情。想写一个在逆境中坚持自我的Omega,如同林间永远向阳的山坡!


警告:ALL盾请注意,盾受请注意,结局是冬盾1V1,安静写文不想撕,不适者请自行离开。


****************

本章有一笔带过的费雪/史蒂夫

***************************


第一章


史蒂夫干完一天的农活,拾掇干净粮仓,再把醉到不省人事的父亲搬上床,脱了鞋子盖上被子,在床头柜子上放一杯白开水,擦着汗跑回车上。他还要去精神病院看一眼妈妈,所幸现在有了辆跑车,时间还赶得及。


妈妈还是如往常般的不认识他,更加不会和他说话,史蒂夫的眼泪水含在眼睛里,“妈妈,我很快就会接你回家的,我和费雪·威露已经结婚了,她现在是我的Alpha。”


妈妈没有任何反应,史蒂夫没忍住,眼泪滴落下来,又急忙用衣袖擦掉,“妈妈,我明天再来看你,我会想办法,你要好好的!”快步跑下楼,开车一路狂飙,赶在吃晚餐的时间回到威露大宅。进卧室脱掉破旧的衫裤,洗了澡,换了体面的三件套西服出来。


进了餐厅却没看到费雪姑妈,黑苏茜迎了过来,“罗杰斯先生,费雪姑姑决定提前半小时开餐,今天的晚餐时间已经结束了,以后你在厨房里吃就可以了。”黑苏茜是个善良的好人,眼睛里流露出同情的光。


史蒂夫没说什么,走到厨房坐在佣人吃饭的餐桌前,“麻烦你了,苏茜,如果方便的话,你能每天早上装点饭菜给我吗?这样我就不用赶回来吃晚餐了,你知道我家里的农活还挺多的。”


黑苏茜抬手抚了抚史蒂夫的头,是在安慰这个可怜的Omega。她自己是个Beta,没有办法发散出温暖的抚慰人心的信息素,只能用动作来弥补。


史蒂夫笑了一下,接受了黑苏茜的好意,“这没什么,费雪姑妈一直不喜欢我,和我在一起吃饭,估计会影响她的食欲。我的活总也干不完,这样对大家都好。”


黑苏茜点点头,“你干活多饭量大,我每天装个大饭盒给你。”抬手指了指窗外,“小姐今天去参加芬斯特梅克家的舞会,估计很晚才能回来。”


“她每天都很晚回来,今天也不会例外!”史蒂夫无所谓的说,低头大口的吃咸肉和煮土豆。这是仆人们吃的伙食,史蒂夫并没有计较,费雪姑妈不喜欢他不是一天两天了。


“史蒂夫,我们都很担心你,下一个热潮期来临时,你一定要让费雪小姐标记你。你知道一个结了婚的Omega没有被自己的Alpha标记的后果吗?现在很多人都在议论你。”


“我知道,苏茜,谢谢你。”史蒂夫咧嘴笑了一下,露出洁白整齐的牙齿,衬着金发蓝眼,很美丽。


他可真不像个底层的Omega!看这白牙齿,看这壮身板,说是一个高阶Alpha都有人相信,可他偏偏就是一个贫穷的底层Omega。苏茜怜悯地看着史蒂夫,不再多言。


史蒂夫吃完饭,回到卧室洗漱完毕换上睡衣,等他的Alpha回来。先拿出本子计算下一次热潮期的时间,他从没漏算过热潮期。一个穷苦的底层Omega,如果没有做好防护措施,随便在外面发情,下场会极度悲惨。


在日历本上做好标记,又包好两只抑制剂放在外衣口袋里,史蒂夫叹了口气。苏茜是好心,所有人都是好心,提醒自己要得到Alpha的标记,但是费雪·威露迟迟不肯标记他。


新婚不久,他的热潮期就来了,当时他虽然不愿意,但是也没有太抗拒,结了婚的Omega被标记是必然的。他还记得在Alpha成结时,他低头露出了颈项,刚刚高潮过的Omega,腺体很明显。但是费雪·威露只是趴他背上嗤嗤笑,直接翻了下来,搂着他亲嘴。


史蒂夫由着Alpha亲,所有的不情愿不甘心,都在同意结婚的那一刻,被他强行压制在思维深处。他就是个底层Omega,能和整个孟菲斯最有钱的Alpha结婚,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呢?他想安心的过日子,最好还能生几个孩子,每天等待Alpha回来,张罗Alpha的衣食住行,这是所有Omega的人生,他没什么例外的想法,更没有例外的资本。


但是费雪·威露没有标记他,所有人都对他指指点点,史蒂夫其实不怎么在乎,他27岁了,几乎是在指指点点中长大的。


刚开始是因为总生病,特别瘦弱,被指点着说活不长。接着是带巴基这个受伤失忆的Alpha回家,被指点着说收留野Alpha,没有防人的心,万一野Alpha是个杀人犯怎么办?


当时他还没分化,父亲又是个低阶Alpha,还没人说他是小屁股痒。后来他分化成Omega,他一直记得自己是怀着多么欣喜快乐的心情,来庆祝自己的分化。他无数次地向上帝祈祷,希望能分化成Omega,这样他就可以和巴基结婚。


其实就算分化成Beta,巴基也一样会和他结婚,但是听说Omega会带给Alpha更多的快乐。他愿意为巴基带来快乐,只要是巴基,让他做什么都可以。


史蒂夫不知道在分化的那一夜,有多少Alpha在外面咆哮徘徊,因为他是整个孟菲斯唯一的一个顶阶Omega。他长的高壮结实,常年干农活还有八块腹肌,读书很棒,画画也画的很好,所有人都说他将分化成一个不错的Alpha。当时的他日夜担心,如果分化成Alpha,就不能和巴基结婚了。


幸好上帝保佑,他分化成了Omega,但是被底层生活的眼界所限,他不知道自己分化成了一个顶阶Omega。金发闪闪发亮,湛蓝的眼眸仿如最晴朗的天空,带着空山雨后的清新。


顶阶的Omega都是这么强大美丽的,史蒂夫不知道,巴基失忆了也不知道。巴基只知道守在史蒂夫的房间外面,拼命释放出信息素,吓退一波又一波的恶心Alpha。巴基是顶阶Alpha,虽然他自己不记得,但是这并不影响他散发出独占性的强势无匹的信息素。


当史蒂夫分化完成,打开房门看到整夜守护眼皮都不眨的巴基时,胸中幸福满溢。这是他的Alpha,他们会结婚,生一堆孩子。农活不忙时就去山谷里野餐。


在离家里不远的地方,就有一处向阳的山坡,草儿永远青青的,还有一棵大橡树,巨大的树冠,正好可以在下面铺野餐毯。


两个人计划着未来,那时候史蒂夫的父亲并没有酗酒,妈妈从精神病院接回来,病情得到了很好的控制。巴基写的小说被亚特兰大一家出版公司看中,约着他去谈合同。所有的事情都朝最好的方向发展,两个人约定了等巴基从亚特兰大回来就结婚。


史蒂夫的脑子里深刻着一幅画面:巴基在长途大巴中探出半个身体,晃着帽子向他告别,阳光很亮,巴基好看的钢青色眼睛眯了起来,他把帽子前后挥着,示意驱赶着史蒂夫,Omega要赶紧回家,他很快就会回来,回来就结婚。


史蒂夫手搭在眉毛前,一直看着大巴车变成一个微不可见的小点点,才跟着父亲一起回家。在路上,父子两个人还商量着要再搭一层楼出来,否则小孩子生出来会没有儿童房。


结果巴基一去不复返,他是一个未被标记的Omega,没有办法出远门。父亲一次次地去亚特兰大寻找,还登报纸找过。穷人家只有结婚才会拍张照片,巴基没有照片,就连巴基这个名字,都是史蒂夫给起的,因为巴基的钢青色眼睛如同小鹿仔一样澄明通透。


寻找一无所获,巴基的消失就如同他的来临,突然而来突然而去。家里的积蓄被花光,妈妈病情复发,父亲开始酗酒,幸福如肥皂泡般“嘭”地破裂,生活的重担全压在史蒂夫肩上。


年轻的Omega咬牙挺着,别人的指指点点他不在乎,有Alpha过来骚扰,他就用拳头打回去。他虽然不知道自己是顶阶Omega,但是能隐隐感觉到,他对一般的Alpha信息素并不敏感,对Alpha恶意的信息素压制有抵抗的能力。


史蒂夫守着这个家,等着巴基回来。也许巴基就是忘了回家的路,只要他等着,巴基就一定会回来。



长着一双心碎眼睛的Omega

评论(22)

热度(304)